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世情缘,相思意 作者:烟织楼

字体:[ ]

 
文案:
     锦字画遍笑鸳鸯弄偶,自古常恨不白首。
 
搜索关键字:主角:冷惜玥,白慕翔 ┃ 配角:玉锦晨,唐傲,司徒雪瑶 ┃ 其它:虐恋情深
 
 
==================
 
  ☆、故人长辞
 
  “公子,外面风大,您还是披上吧!” 
  “不必了!想来堡主也无大事,无非是喝茶对弈罢了。”冷惜玥朝追出来的丫鬟摆摆手,径自向花园走去。 
  午后的花园分外宁静,偶有几声清脆的鸟鸣,此时也显得异常嘹亮。远远地可以看见唐傲伟岸的背影,他的对面是看不清容貌的客人,一袭白衣清爽利落。 
  “又抓人来对弈了,这人真是的!”冷惜玥脑中不禁浮现出平日里两人对弈时,唐傲被逼绝境时眉头紧缩的苦相,微微笑出了声。他好奇的缓步向他们走近,却在霎时停住。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唐傲对面的客人,忍不住簌簌战栗起来。 
  “他……那个玉树临风的男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我怎能忘记。18年——刻骨深情,刻骨相思,刻骨仇恨,那本该化为灰烬的一切,撕裂般迸发出来。” 
  “白慕翔?”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在他叫出那三个字的时候。随后,他听见了杯子滑落的声音,棋子掉落在棋盘上,砸乱了整盘布局。 
  “你……?”男子抬头望着他,眼神甚是诧异,更多的却是不明的陌生与探寻。 
  “慕翔……!”冷惜玥上前一步,紧紧抱住眼前的人,行动早已冲破了理智。那一瞬间,他想痛哭,也想狂笑,甚至想杀了他!可是他没有,只是这般紧紧地抱着他,哽咽地唤着“慕翔”…… 
  唐傲起身,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脸上挂着常年不化的温暖微笑,“玥儿……”一声“玥儿”将他唤醒。如此失礼之举,让他甚是错乱,转身却是另外一个温暖的怀抱。 
  “玥儿,这位是白墨轩,百花谷白谷主。” 
  白墨轩也是见过世面之人,一个男人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并未让他慌乱,只是眼中诧异依然。他浅浅地笑道:“在下久闻唐家堡有位谪仙般的公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方才,公子唤在下‘慕翔’,莫非……您就是家父所念的那个……?” 
  “什么,你父亲?你……你是白慕翔的儿子?”相比之下,冷惜玥激动的情绪与声嘶力竭的语调,又是如此的突兀。“你爹他……现在……现在可好?” 
  “家父早已故世,我……从未见过他。” 
  “故世?”冷惜玥心头一颤,从唐傲的怀里挣脱出来,缓步至白墨轩面前,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那张如出一辙的脸。他颤抖着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中渗透着深深的恨,还有深入骨髓的凄凉与悲哀。 
  他的双手缓慢地游移在他脸上,“这就是你背叛的印记!白慕翔啊,白慕翔,当我在黑暗中辗转挣扎,当我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狼狈呼号,当我在心理无数次咒骂却又想念着你的时候,你竟然已经死去……呵!居然还娶妻生子。白慕翔,我恨你!” 
  白墨轩纹丝不动的站在他面前,任他的双手在自己脸上游移“眼前的男人,无疑是引人注目的。他的容貌漂亮精致到雄雌莫辩,睫毛像扇子般覆盖在小巧的脸上,唇齿虽因愤怒而变成了水色,却平添了一份楚楚动人的韵味。时光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肤白如雪,身姿绰约。那种我见犹怜的模样,父亲又怎会不动心?” 
    
 
  ☆、两相执着
 
  冷惜玥双手抚琴,眼光却从未离开过林中那个跳跃的身影。他有些后悔当初为何没有同他一样练剑防身,只因他说过会保护自己一生一世。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冷惜玥怎么也不会料到有人会看上他,而且同样是个男子,甚至是个强势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子——我要带走你,除非他有本事灭了我!世间入得了我眼的东西不多,你,我是夺定了! 
  一个漂亮的收剑,树上的叶片纷纷震落。白慕翔转身跃出林间,脸上洋溢着春风般柔和的笑。他是一个刚毅的男子,永远的青衫,俊雅脱俗。“玥儿,你看我这套剑法练得还成么?现在就只差最后一层了,等炼成之后,咱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不必再受那人的胁迫了。” 
  冷剑入鞘,“哧……”一声长音,冻的人心头发颤。 
  冷惜玥起身,执起他的手,一个个浑圆结实的茧子,刺伤了他的眼睛。依上他的肩头,目光涣散,那种担忧却只有他自己一人深知。“慕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这最后一层,据说几百年来无人能成,更有走火入魔者无数。你……还是放弃吧……” 
  “不能放弃,怎能放弃?”白慕翔激动起来。那个被自己捧在心尖上呵护的人,怎可轻易地让给别人。他平稳了下情绪,伸手抓起冷惜玥散在肩头的长发,在指尖一圈圈地缠绕起来。对于那个要夺走自己心上人恶徒,论手段论阴谋,自己又怎是他的对手。他深深吸了口气,语气中满是自责:“玥儿,都是我没用……但是,我不能把你让给他,绝对不可以的。” 
  “慕翔,我不会跟他走的。”冷惜玥答的坚定,答的深情。甜言蜜语,他不需要,自己终究不是女人,但那种触动灵魂深处的誓言,却足以让他沉沦。带着迷惑的气息,他倾身吻上了他的唇。 
  风吹动着林间的树叶,沙沙作响,两人的呼吸也愈发沉重起来。
  ps:因为被河蟹,不想改了,此处省略**字,大家自行想象
  紧紧抱住了身上的人,冷惜玥的内心再次纠结起来,“慕翔,我也爱你!所以,我更不能让你出事……” 
    河蟹神马的,我也很无奈。。。
 
  ☆、形同陌路
 
  玉凝宫,江湖上人闻及色变的魔宫,宫主玉锦晨性格残暴,处事不择手段,平日里一贯冷脸对人,从未有人见他笑过。此时的玉凝宫却是难得的歌舞升平,宾客们在厅堂畅快的举杯对饮,时不时还高声呼叫两声。 
  白慕翔步履沉重的迈过门槛,脸上挂着比哭更为撼人的微笑。玉锦晨从他进门的那刻起,便伸手搂紧了身边的人,在他脸上轻啄了下。他霸道而张狂的笑着,似宣言又似警告:“玥儿,你此生就是我的人了!哈哈……”。 
  冷惜玥因他那个吻,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牵扯着嘴角,给了他一个极动人的微笑。 
  殊不知那个吻、那抹笑深深刺痛了白慕翔的心。他在两人面前停下脚步,嘲讽的话语在厅内响起:“玉宫主好大的排场……只是,这手段也似乎太卑劣了些吧……” 
  “白慕翔,这个你可错了,人家可是自愿的。”玉锦晨说着又紧了紧手臂,将怀中之人搂得更紧了几分。 
  “是吗?既然,玉宫主你心愿所成,那在下也该献上点什么,聊表心意……”白慕翔飞身而起,一个转身夺走了琴娘手中的琴,缭绕的琴声顿生止住。玉锦晨大手一挥,撤走了手足无措的琴娘与一脸诧异的舞娘们,她们纷纷退了下去。白慕翔盘腿席地而坐,朗声道:“就让慕翔为二位敬献一曲,也不至于扫了在场各位宾客的兴致。”说罢,便伸手扶上了琴弦,厅中琴音再起,只是美妙的音乐中泛着浓浓的令人心酸的哀婉。 
  “我看着眼前相拥而坐的两人,心痛如绞,颤抖着为他们抚琴。玥儿对着他微笑,看向我的眼神却是一片清明的陌生……那个本该被我拥抱着的人,那个本该对着我微笑的人,如今却在别人的怀里……我弹得食指鲜血涔涔,也不肯收手。终于,如断弦般崩溃……”。 
  “噗……”一口鲜血从白慕翔的嘴里喷薄而出,染红了手下琴弦,胸前的青衫。在倒地的瞬间,他失色的眼神,突然漏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恍惚中,我似乎看见了玥儿关切、心痛的眼神……”。 
  冷惜玥挣开玉锦晨的环抱,快步向厅中倒地的白慕翔奔去,焦急的唤着:“公子,公子你醒醒!”他用力摇了他几下,可那人却似睡着了般纹丝未动。冷惜玥收了手,望向玉锦晨的眼神多了分真挚的祈求:“宫主,你救救他吧……他似乎是郁结攻心,乱了心脉。你若不救他,他就完了。” 
  玉锦晨被他的眼神激怒,飞身跃至他跟前,一把抓起他跃回原位,浅笑道:“呵……怎么,你心疼了?我的玥儿,似乎……对旁的男子比较上心嘛!”他不明白为何服了“忘情散”,他仍会心系着那个讨厌的男人?既然当初选择跟随了自己,他就妄想背叛!“呵呵,白慕翔……你千选万选,就不该选破冰神剑;千错万错,就不该错在想练这最后一层心法,你不该和我争的!玥儿……他注定是我一个人的!” 
  见搂着自己玉锦晨目光悠远而愤怒,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但人命关天,冷惜玥轻声的唤了句:“宫主……”。 
  玉锦晨猛地抚上他的后脑,欺身狠狠吻向他的唇,沉声警告:“我可以救他,但……绝对不许你和他接近。” 
  冷惜玥喘着气道:“嗯……惜玥明白……” 
  “玉锦晨,我失忆后见到的第一个的男子——他英俊,霸气,有着一身好功夫。他一人掌管着江湖上有名的魔宫——玉凝宫。他对所有人都严厉、冷酷,唯独对我,宠着、腻着……只是绝口不提任何有关于我失忆的事情。他不说,我便不问,虽然有时对着他歉疚、不安的眼神,我会疑问、会猜忌……今日,唐突出现的这个男子,彻底将他激怒了。他挑衅的、不安的、微怒的笑,一点一点扎在了我的记忆中,伴随着那个男子愤怒,忧伤、心痛的眼神……在他倒地的瞬间,有个声音在呼唤我救他,他在喊着‘玥儿……玥儿……’。” 
  玉凝宫的厢房,白慕翔满腹疑惑的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一切:“这里是……?”他掀开被子,从床上撑起身子下床,缓步踱到窗前推开窗户,揉着额头回忆起来“似乎……”先前那一个个片段逐渐清晰起来:玉锦晨的霸道,自己夺了琴娘的琴,还有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公子,公子……”他心潮澎湃起来,虽然依旧疑惑“玥儿,是玥儿救了我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长相清秀的丫头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个青花瓷的碗盏。看见站在窗边兀自愣神的白慕翔,不禁焦急起来:“公子,您怎么下床了?”她将轻轻摆在盘子桌上,快步跑去关窗。“冷公子吩咐过,让奴婢好好照顾您,您还是回去躺着吧。” 
  白慕翔本未在意她的话,在听见“冷公子”的时候,却上前紧紧抓住她的双肩,激动的情绪不言而喻:“你方才说冷公子?是冷公子,对吗?”不甚触动了手上的伤,他轻呼了一声,微皱了下眉头,那股兴奋劲却丝毫未减:“玥儿……真是玥儿救的我……?” 
  小丫鬟被他晃的有些晕,被他捏的有些痛,终是忍不住叫了声:“公子……”。 
  白慕翔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遂松开手,歉疚地笑了笑:“哦,呵呵……抱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