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阶下囚的自觉呢+番外 作者:芝小之

字体:[ ]

 
 
书名:阶下囚的自觉呢
作者:芝小之
 
文案:
     封小鸟: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安小猫:(一口吞掉)
 
长老汪:(绕着转圈)吐出来!吐出来!快给我吐出来!!!
 
长老狐:(点着下巴,在一旁笑得意味深长)
 
清冷禁欲渣攻X自恋纨绔诱受
 
大纲文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文鸿,封琦华 ┃ 配角: ┃ 其它:
 
 
==================
 
  ☆、楔子
 
  楔子
  安文鸿五岁那年,教主选亲传弟子。
  云津教教主年近五十了,唯一的一个儿子十年前卷入正魔两道大战,没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要选继承人。
  安文鸿根骨极好,入内阁候选,凭着坚韧的心性,自十多名孩童中脱颖而出,正式成为了教主亲传。
  所有人都用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注视着他。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安文鸿成为正式弟子的第二个年头,小夫人有喜了。
  次年,婴孩出生,是个根骨极佳的小公子。
  教主老来得子,欣喜若狂,大宴三天,为孩子起名封琦华。
  安文鸿的骄子生涯只持续了三年,自小公子出生的那天起,他便显得多余,那些羡慕嫉妒转瞬间化做了同情或嘲讽。                        
     
 
  ☆、第一章
 
  第一章
  ***
  封小鸟得到了一个金丝做的窝,这个窝好大好大,大得它经常觉得好冷。
  某一天封小鸟在睡觉,突然窜出过去的小伙伴安小猫,安小猫伸出爪子就把它从窝里赶走了。封小鸟翅膀被抓伤了,还掉了好多好多漂亮的羽毛,它看着安小猫在金丝窝里磨了两下爪子,占着它的窝睡了下来,封小鸟又生气又委屈,哭了起来。
  安小猫看了一眼哭泣的封小鸟,不怎么耐烦地往里面挪了一下,空出一个小小角来,封小鸟小心翼翼踏上去,挨着安小猫团了下来,安小猫帮它舔了舔伤口。
  封小鸟突然就觉得,这个好大好大的窝不那么冷了。
  ***
  十五元宵刚过,十六日安文鸿就收到外派的任命了,老教主让他去凤州发展分舵,同去的还有他一干心腹。凤州分舵不算偏僻,也没多重要,本不用他们这些教中精锐去开荒,选中它的唯一原因就是远,远到光路途就要大半年的时间。
  安文鸿继任云津教护法已经八年了,虽一直认真地完成护法的使命,可心中惦记的从来都不只是护法的位置。似乎那缺心眼的老教主临死终于聪明了一回,意识到他那亲传徒弟安文鸿一点都不安份,是个披着羊皮,实则冷血冷情的白眼狼。于是自前年起,当师父的老教主再没传安文鸿什么有用的功夫。安文鸿的魔功只学到第五重,他花了两年,全凭自身将魔功突破到第六重,可他那亲传师父宁可看着他走火入魔,也不透露一句第六重的口决。
  只可惜那被捧在老教主手心里的小公子是个废物点心,不论怎么传说他根骨清奇、悟性极佳,至今他魔功还卡在第三重。这些还是其次,他这小师弟从小被宠坏了,个性纨绔嚣张,在教中也没干过什么实事,完全没有威信,甚不得人心。
  前年,封琦华束发了,老教主和两位长老开始试着让他处理些教中事物,原想是等他及冠再担下这教主之位,可现在眼见着老教主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日程,也只好提前了。
  首先被处理的,自然是如安文鸿之类居心不轨之人。
  安文鸿冷笑着看着手中的调令,前年流放了右护法,今年终于轮到他这个左护法了,就不知那些老家伙还能护他小师弟多久。
  云津教护法带着他全部的亲信去了凤州,安护法前脚刚走,后面封绮华就被推上了教主之位,就像是他终于排挤走了这位师兄。
  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
  立夏的时候,老教主去了,封琦华身边只剩下两个半隐退的长老支撑。安文鸿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安文鸿一行原本就未去凤州,而是潜伏在庭州,离总教相当接近。只三天的时间,他们便摸回了云津教,趁着天光未明,同留在总教的内应里应外合,不出一个时辰就攻了进去。
  封琦华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面爬出来,昏头昏脑连敌人是谁都没弄清楚,就被迫赶鸭子上架地同袭击者对持,结果给他师兄揍得屁滚尿流,还好让及时赶过来的二长老护着跑了,算是暂时留下了一条小命。
  一个上午过去,教中跟随安文鸿反水的人越来越多,原本护卫两大长老与教主的教众,转眼间化做了搜查他们的猎犬。
  大长老沉不住气了,带着他的人手找安文鸿和解,承认安文鸿为新教主,甚至承诺会辅佐他安定云津教,条件也很简单,要他留封琦华一命,且不可虐待他,反要护他一世无忧。
  安文鸿考虑了一下,认为他那个废物点心师弟是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的,这份交易相当划算,于是同意了。
  在大长老的带领下,半个时辰不到,安文鸿就找出了封琦华和二长老,大长老做说客让他们放下了武器。
  安文鸿扫了一眼跟在二长老身后的小师弟,封琦华还穿着一身中衣,原本纯白的真丝衣如今染了半身血,基本都是封琦华自己的,一些已经变成深褐色,一些却依然鲜红,显然伤口没有好好处理。
  安文鸿皱了下眉,道:“带小师弟去陇极峰疗伤,今后陇极峰就送给小师弟了……”安文鸿又左右看了看两位长老,警告道:“陇极峰到底是闭关的好地方,小师弟在那潜心习武,两位长老以后若没什么事,也别往陇极峰走动的好!”
  这算是将封琦华软禁在陇极峰了。
  二长老最终一声叹息,回了他自己隐居的西院。
  封琦华原本一直在二长老身后低着头,直到被教众拉走时,才抬头向安文鸿的方向看了一眼,七分怨毒三分委屈。
  只一天时间,云津教便彻底换了天。
  一番激斗下来,教中诸多事物要收拾,教主连着两次更替,安文鸿需要应对的繁多。
  进入雪烟居的书房,安文鸿深切地感受了一回什么叫不务正业!正对书桌的方向不是什么椅子,是张铺着柔软棉毯的小塌,小塌左右都有架子,左边架子上是一些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右边则是瓜子坚果等一堆零食。书桌上砚盘不知为何盖在笔筒上,安文鸿掀起来一看,一只蟋蟀欢腾地蹦跶了出来,安文鸿抽了抽嘴角,坐下来翻看桌子上的文书,第一页是教内这月开支的帐目,第二页是藏在下面的志怪小说。
  新教主忍无可忍地将他小师弟的东西都丢出了窗外,总算可以认真工作了。
  好景不长,他那金子做的小师弟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闹腾起来了,下人们抗不住将消息递了上来,最先去处理的是安文鸿的心腹张艺,张艺大概又顶了一柱香的时间。
  于是两柱香之后,好不容易安下心来的安文鸿看到张艺万分尴尬地站在他面前,欲言又止。
  “怎么?”安文鸿挑了下眉,继续看手中书信。
  “是小公子……”张艺苦着脸,边说边偷看教主的脸色:“他说教主把他打得伤势过重……他要千转回雪丹……”
  千转回雪丹是疗伤圣品,教中一共才三粒,是只有教主重伤时才能使用的,封琦华这要求提得实在有些不知死活。
  “给他。”安文鸿头都没抬。
  张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回想起那位小祖宗闹腾起来的样子,又默默咽了回去,转身离开了。
  掌灯的时候,张艺又跑过来了。
  “小公子嫌晚饭太过难吃,诬陷下人克扣他吃食……”
  安文鸿神色安稳:“把原来给他做饭的那批厨子送去。”
  又过了一会儿,张艺再一次站到了安文鸿的面前,这次显然连同封琦华周旋的时间都省了,直接来请示安文鸿的。
  “又怎么了?”
  其实张艺也不想总拿上任教主的事来烦自家主子,但是他需要知道,教主对封琦华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张艺是在云津教内长大的,所以有些人不知道的事他多多少少听过一点,比如封琦华小时候常常是安文鸿带的,虽然两人现在看起来势同水火,虽然安文鸿看起来一直是冷血无情的那类人,但这种事,不好说。
  所以张艺硬着头皮说了:“小公子嫌床铺不够软,他睡不着……”
  “……”新任教主揉了下额,显然十二万分地清楚他那师弟是什么货色,宣布:“把他那一堆骄奢的东西全搬过去……他用的下人也都调过去……全给他弄过去!”
  张艺懂了,恭敬地退了下去。
     
 
  ☆、第二章
 
  第二章
  ***
  封小鸟被安小猫欺负了,很不开心很不开心很不开心。
  这样的安小猫有些可怕,这样的安小猫是个大坏蛋!
  封小鸟去找千年狐评理,千年狐让封小鸟去下一窝蛋,然后它就有了一窝小鸟,那个大大的金丝窝便再也容不下安小猫了。
  从前千年狐会带着封小鸟和安小猫玩耍,从前安小猫还会听封小鸟唱歌。
  为什么大家都变了呢?
  封小鸟一点也不开心。
  ***
  云津教一直以来亦正亦邪,却在江湖上有不小的势力,缘于它有一套至强的武功--紫川功。安文鸿向来将这套人人趋之若鹜的功法称做魔功,云津教高层基本都学过这套功法,尽管大部分只学到第三层,安文鸿自己也练的这套功法,所以他知道,紫川功是要配合药物修习的,大约一个季度要服一次药,若不服用,除了影响武学精进外,练功的人还会间隙性失去意识,功力越高,发作次数越多。
  安文鸿认为这套功法是云津教控制教众的一种手段,紫川功的完整心法和药物的配方,只掌握在历代教主的手中,这也是他让封琦华好好活着的原因之一。
  安文鸿看着手中的药方发苦。
  “这上面有十多种药材我听都没听说过,据我所知,紫川功的辅药只有两味是教中特有的,其它都是普通药草--或者我应该换种说法,你至少写错了十一种药草的名字。”他说。
  桌边的封琦华不大在乎地甩甩手,道:“我又没学过医毒之术,能记得这些算不错了!”
  “容我提醒一句,你自己也是要吃这药的!”安文鸿冷冷看着他。
  “师兄你昨天才把我打成重伤,还把我关在这又冷又脏又破的鬼地方,我想我就算昏倒,也只会昏在这破烂房子里的……”封琦华幽幽地控诉着,一面拿起桌上的云片糕啃了起来,那样子看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安文鸿极为不耐地磨了磨牙,陇极峰素来是教主闭关的地方,虽然有些朴素,但绝对跟破烂搭不上边的;就算他真的把封琦华揍出个好歹来,昨天他要的那颗千转回雪丹也够他恢复的了,否则他现在能活蹦乱跳地坐那吃零食吗?
  安文鸿阴森地将那盘云片糕拿开,威胁道:“你若今后还想有好日子过,最好好好动一下你那饭桶一样的脑子,把药方和心法都好好默出来!”
  封琦华在他师兄吃人的视线中怂了,认认真真苦思冥想了一个上午,结果是--“你至少写错了八味药材的名字。”
  这样的药方安文鸿不敢用,同理可证,封琦华默出来的武功心法安文鸿也不敢练。安文鸿全身阴冷的气场几乎将他小师弟冻成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