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姜胡不宜 作者:蹦跶的蛋蛋

字体:[ ]

 
 
文案:
老主持说:人终究逃不过命数,与其逃避,不如顺应。
堂堂面瘫受胡宰相胡一归大人明明心有所属【当今长安城皇帝贞德忽二烈】,偏偏被新进二状元姜子楠看个正着。
种种迹象表明这姜子楠也是个狠角色,把可怜【?】的宰相大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义正言辞的说道:喜欢我好不好?···
姜子楠到底有何目的?胡宰相是否会改变心意?
还有那不断阻碍剧情向HE发展的圣上【男宠】德璟小主最后结局如何?
种种风花雪月【匪夷所思】的恩怨情仇,种种颠沛流离【打情骂俏】的宫廷争斗。
假面瘫真二逼的宰相受X假慈悲真腹黑的帝王攻
此老梗戏码尽在《姜胡不宜》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恩怨情仇 悬疑推理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一归,姜子楠 ┃ 配角:贞德一家,赫连环,穆七喜 ┃ 其它:
 
 
  ☆、胡爱卿
 
  说起胡一归,那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的朝廷乃至江湖名角。
  当朝天子每每提起这位宰相总是痛心疾首的扶额叹道:“胡爱卿不在,朕,当真是茶饭不思,无趣的很吶!”···不要误会,即使明贞时期盛行男风,当今圣上也有那么一两个男性侍宠。
  总的来说,他和当朝宰相胡一归的感情还是很纯良的【】。
  至于天子提到胡爱卿不在朝野的事情,那还得从三年前一场朝中变故说起。
  三年前天子十六岁登基,封国号明贞,那些年大陆中部地区基本都是贞德族统治。天子本名贞德忽二烈【蒙古音译】,是个地道的纯种贞德人,会说一口流利的贞德语。忽二烈年纪轻轻即位是靠爬着兄弟们的尸体上来的,唯独除了他同父异母的小妹贞德忽湘子,他对其他兄弟的基本待遇就是相爱相杀。典型例子就两个,一个现在依旧养在深闺人不识的六弟实则男宠,六弟是上任皇帝和觉罗族第一美人生下的,貌比潘安;一个是大陆南部落草为寇的二哥贞德忽达姆。
  小妹贞德忽湘子那年刚满十四岁,恰逢殿试放榜,上街凑热闹途中偶遇姜子楠,一见钟情之下恳求实则威逼利诱二烈把姜子楠许配给她。
  湘子怎么说也算是一美人吧,谁知作为堂堂上榜二甲进士出身的姜子楠,拒绝了公主,他站于大殿之上,缓了口气才双手抱拳道:“回明德公主,在下一介草寇,何德何能娶公主为妻,再者··· ”姜子楠又把身子对往大堂龙椅上的贞德忽二烈:“臣子喜好男色,如若臣子迎娶公主,岂不犯了欺君之罪。”整个宫殿大堂安静的只听得到明德公主也就是湘子急火攻心的喘息声,紧接着就是本朝明德公主刺激过大潇洒倒地的倩影。二烈不愧是踩着兄弟鲜血上位的天子,他正襟危坐,掸掸衣衫上的灰尘道:“姜子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若你刚才所言有假,那,朕又该如何处置?”姜子楠豆大的汗滴已经顺着脸部曲线滴进了汗衫里。忽二烈没有耐心等他,随口叫了一声胡一归,这一声却活活促成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恩怨情仇。
  “胡爱卿,朕想请你来说说,这事该作何处置?”胡一归本来站在一群文武大臣中闭目养神,一听天子直呼自己名字,极不耐烦的抬起眼皮强装笑颜跨出一步拱手说道:“回圣上,按我朝律法,违抗赐婚者理当满门抄斩。”回答干脆利落掷地有声,惹得前面形单影只的皇榜二甲姜子楠虎躯一震。二烈很满意胡一归的回话,微微笑道:“想必姜大才子已经听得很明白了,退朝。”靠在柱子旁昏昏欲睡的杨公公也是虎躯一震,甩了把拂尘夹着嗓子喊退朝。
  从朝堂上下来,姜子楠皱眉思索着回去的路怎么走,发现不远处一堆形形色色的文官中夹杂着胡一归那一身特殊的朝服。官服本来都是统一的酒红色风格,然而胡一归的朝服却是墨蓝色基调。姜子楠兴趣大发,毫不犹豫的向那堆人走了过去。
  胡一归感觉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回头意外的发现居然是今早朝堂上的那个进士。眼神明显带着点打量的意味。姜子楠一身简单的庶民打扮,发髻高高的盘在脑后显得有些傻气,手中一柄折扇却略微突出了个人品味。
  “在下冒昧,想必大人就是圣上所谓的胡爱卿吧?”姜子楠笑的无害。
  “是。”冷冷清清两个字,胡大人继续走自己的路。
  姜子楠不依不挠:“那···在下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讲。”这次是冷冷清清的一个字。
  “你身上的朝服为何与其他官员不同?”姜子楠眨着无害真诚的双眼。
  “我朝宰相皆如此。”终于超过一个字了。
  姜子楠想继续话题,可惜胡大人没有给他机会,一个优雅的转身把他甩在了两尺外。
  ··· ···姜子楠追了上去,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后面,无耻得就像胡一归的书童或者跟班。
  慢慢的他发现胡大人走的方向好像不太对。
  “胡大人,我们这是去哪啊?”姜子楠依旧笑脸相迎。
  “我们?”胡一归的音调在“们”字上打了重音符号。
  “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大人这是要去哪?”姜子楠笑的更谄媚了。
  “怡红院。”胡大人字正腔圆,一脸正经八百样。
  “···啊?哈哈,胡大人怎么跟在下开起玩笑来了?”姜子楠的嘴角有点扭曲,不要让我新官上任第一天就被安个罪名送交官府呐胡大人!
  胡一归却在这时候突然刹了车,长袍在空中转了个弧线面对着姜子楠:“你要跟到何时?”
  姜子楠被他问的一僵,继续谄媚道:“在下敬仰大人已久,想跟随大人学习为官之道,还恳请大人不要把在下拒之门外。”
  胡一归皱了下眉毛,姜子楠觉得这个动作跟胡一归的气质真配。
  “殿试二甲姜子楠是吗?我记住了,你走吧。”
  “哦。”诶?!姜子楠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急急冲上去拦住胡大人。
  “胡大人!学生真是一心求教,别无他意!”
  胡一归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了,他略显急躁的推开挡在面前的姜子楠,往青楼的方向加快了脚步。
  ···姜子楠彻底愣神了,居然还有人光天化日下赶着进妓院的。                        
作者有话要说:  
 
  ☆、青楼乌龙事件
 
  目送自己“仰慕”的胡大人进妓院这种事,姜子楠是万万忍不得的。
  可是目送自己“仰慕”的胡大人捉奸,那就另当别论了,捉奸对象还是我朝天子,那就很刺激了。堂堂天子刚下早朝就往青楼赶这要传出去又是千古笑话。
  天子忽二烈灰头土脸跟在宰相大人身后,在见到他六弟(实则男宠)时那异常精彩的表情。可以用风华绝代来形容的美男子一手提着天子的耳朵招摇过市真是闻所未闻,几乎全城老百姓都来围观两个大男人当街拉拉扯扯,那场面真的是···姜子楠莫名觉得看到了自己生为断袖的春天。二烈凄惨的求饶:“六弟!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下次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听在旁人耳里和杀猪无异。何况那所谓的风华绝代美男子一身轻纱,身段若隐若现,简直就是个极品美人坯子,姜子楠眼睛都看直了。美男子回眸一笑,姜子楠感觉七魄丢了六魄:“忽二烈,你刚才叫我什么?!”美人的声音堪比天籁。二烈整个人都快尿失禁了,哭丧着脸向看戏的胡一归抛媚眼:“胡爱卿!”胡一归淡漠的眼神飘来,紧跟着淡淡的拱手一句:“圣上多保重,臣告退。”丫的胡一归!朕要你何用?!朕要诛你九族!
  “陛下,按我朝律法,微臣罪不当诛。”
  姜子楠看到胡大人这般冷酷无情的做派后深受感触。
  姜子楠明明是尚书府一名新进小学徒,没官衔,没后台,偏偏跟着当朝红人胡大人屁股后面混,这说明什么?说明···拍姜子楠马屁就等于拍胡大人马屁。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姜子楠的生活如鱼得水。
  不过好景不长,在青楼事件过去后的第三天,姜子楠很荣幸的被二烈男宠也就是二烈口中的六弟传唤了。
  六弟依旧风光夺人,这次换了身乳白色的长袍,质地顺滑,价格不菲,正慵懒的躺在美人椅里笑眯眯的看着来人。姜子楠镇定恭敬道:“臣见过德璟小主。”二烈的男宠六弟全名贞德璟,跟个女人的名字似的,人长得就够女人了,还真是···
  “姜子楠是吧?”德璟小主坐了起来,随意的束了下自己的长发,侍从赶快送上头绳给他,然后小主才赤脚慢慢走向姜子楠。
  “在。”姜子楠惶恐。
  “抬起头来。”
  姜子楠抬头,却看一张异常暴戾阴沉的脸横在眼前,接着就是德璟小主用冰凉的五指捏住他的衣领,不容反抗的说道:“前几天的事你也看到了,识趣的话,以后就替我办事。”
  “是!”姜子楠说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
  德璟很满意姜子楠的回答,于是口气缓和的来了句:“好了,胡大人你出来吧。”德璟虽然有点女人,但是说话声调听起来也不算难受,很清冽。胡一归很规矩的从屏风后面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姜子楠的眼睛里几乎噙满了泪花。
  “德璟,你就不要再牵连他了。”口气虽然冷,但是明显态度柔了三分。
  德璟悠哉的瞟了姜子楠一眼,撇嘴不满道:“诶哟,胡大人什么时候学会体贴人了?”
  姜子楠的思绪已经呈现很明显的放空状态。还是胡一归一席话机智的打醒了他。
  “姜子楠刚混迹官场又拜我为师,仅此而已。”
  出了德璟小主居住的檀香苑,姜子楠就一直用异常复杂的眼神盯着胡一归···的背影。
  胡一归转过身:“有话直说。”自从三天前的乌龙事件后,胡一归对他的态度也稍许变了些,不再是完全冷漠,而是有些师徒情谊在里面,其实跟姜子楠进士二甲的头脑在尚书府里的优异表现也脱不了干系。而且有个关系在尚书府对于胡一归来说完全是百利而无一害。
  “大人,你跟德璟小主···为何关系这般好?”姜子楠单刀直入。
  哪知胡一归听到德璟两个字表情就放柔了,姜子楠惆怅了,脑子里冒出了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场景,甚至还有德璟小主和胡一归缠绵悱恻等等···
  “我们两家是世交。”
  ··· ···
  世交?
  “怎么?”
  “师父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姜子楠的声音有点抖。
  “不要叫我师父。”
  “大人你们家···祖上是做什么的?”
  “你不知道?”胡一归的口气明显充满了怀疑。
  姜子楠停顿了数秒,转而微笑着回答:“哈哈,没有,我当然知道了。”
  胡一归更加不解的看着他徒弟。
  这之后,两人沉默的各自回到府中。
  姜子楠中途特意掉头跑去东厂【叨扰】。杨公公见到他亲自登门吓得本来就煞白的脸更加惨白。
  “姜···姜公子,何事劳烦你来寒舍···”东厂公公的尖嗓子直接走调成了被阉掉的旱鸭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