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错花轿嫁对郎 作者:娜小在(下)

字体:[ ]

 
 
  ☆、第70章
 
  泰玄和祈禄、祈寿坐在同一船上,而那三名士兵和庄晗的坐骑赤兔在同一船上。
  泰玄望着这江水,重重叹了口气,心道,不知晗儿现如今怎么样了?唉……若不是自己一味的自不量力,也不会玩火*落得这般下场,还害的晗儿为救自己沦为阶下囚。
  “小兄弟,我们过江大概要多久?”泰玄问道。
  祈寿看了他一眼,“我们明早就能过,可是你怕是要永远过不了这江了。”
  泰玄一惊“你什么意思?!”
  祈禄下了一下,“你寿爷爷的意思是,你要沉入江底,在这江里度过余生。”
  闻言,泰玄瞪大眼睛,怔楞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半响,他恢复常态,冷哼一声道,“敢问两位,是你们家王爷的意思吗?”
  祈禄和祈寿同时看了她一眼,而后都不说话,只见,俩人走近泰玄,泰玄怒道,“你们干什么!?”
  说着踉踉跄跄的往船一头走去,最后被逼的走投无路,他咬牙切齿道,“晗儿若是知道吴文轩让你们杀我,定会对他失望至极。真没想到,晗儿竟爱上这种卑鄙之人。”
  “你是我们王妃师傅,不也照样背地里暗算我们王妃,惹的他失去自己的骨肉,痛不欲生。”祈禄正颜道,“我们王爷只是替他那孩儿报仇,一命抵一命,况且那是我们的小世子,你这条烂命不亏。”
  听了这话,泰玄在心中感叹,自作自受啊,这就是报应。他长吁一口气,道,“我确实该死,用计害死晗儿的母亲和他的孩儿,已经没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只是希望,你们王爷能真心待晗儿,我就一个要求,不要负他!无论如何都不要负他!”
  说罢,只听“扑通”一声溅起丈高的浪花,纵身跳入那江水中,不一会便没了人影,江面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祈禄和祈寿互相看了看,而后撇撇嘴,舒口气,皆坐在船上发呆。
  半响,祈禄道,“你说,王爷这么做,怎么就不考虑咱王妃的感受呢?若是王妃知道自己的师傅是因咱王爷而死,那……王妃不得恨咱王爷啊?”
  祈寿看着平静的江水,“你问我,我问谁啊,如若真有东窗事发的那一天,咱们就往自己身上揽,反正死无对证,一口咬定是泰玄自己跌入江中。”
  “他本来就是自己跳下去的。”
  “那你还问我?”祈寿怒。
  “这不是王爷有令,对此人杀无赦嘛,若不是……”
  “行了!”祈寿打断道,“烦死了,死都死了,还啰啰嗦嗦干什么……小路子我跟你说,咱们是奴才,主子的命令就是天,咱们只管听就好。”
  祈禄轻轻叹口气,他怎会不知,奴才嘛,有些事即使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有些事不愿意做也得硬着头皮做,只是他心疼他们的庄王妃,每个他的亲人都背地里算计他……
  唉……只愿,王爷真不要负他啊……
  很快,他们过了江,到达军营,吴文轩瞧了瞧,没有看见庄晗,狠狠抓住一人的肩膀怒问,“我晗弟呢?”
  “回王爷,属下,不,不知……”那人吱吱呜呜答道。
  “混蛋!”吴文轩一把将他甩在地上,道,“怎会不知?”而后揪住祈禄的衣襟,气急败坏道,“你们临走时,本王是如何吩咐道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复命的吗?”
  祈禄心中一怂,“王爷……奴才……奴才该死。”说着跪倒地上,祈寿和那三名士兵也跪在地上。
  “那你们都给本王去死!”说着,吴文轩如同一头发了疯的猛兽,拔出一侍卫的剑,挥剑杀了那三名士兵中的一名,而后又要砍其他人,连着把那两名也杀了,而后毫不犹豫就要挥剑砍向祈寿他们。
  “王爷!”祈福忙上前阻止道,而后跪下,“王爷息怒!王爷息怒!王爷你饶了小路子他们吧……”
  吴文轩手中的剑停住,祈福带着哭腔道,“王爷……”
  剑落地,吴文轩颓然的推开祈福,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两步,而后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晗晗……晗晗……你们把晗晗还给我……”
  三人吓的跪在地上不敢吱声。
  许久,吴文轩淡淡道,“泰玄那个老狐狸呢?”
  没有人回答,吴文轩怒吼一声,“问你们话呢,回答!”
  “回王爷,已经跌入江中。”
  吴文轩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半响,问道,“他有说什么吗?”
  “回王爷,他说……”祈禄欲言又止。
  吴文轩皱眉,“说什么?”
  “说请王爷好生待王妃,勿要负他!”
  “只有这一句吗?”
  “是的,王爷。”
  吴文轩长吁一口气,“你们俩做的很好,退下吧。”
  祈禄和祈寿忙磕头行礼,欠身退下。
  吴文轩坐在帐内,许久,才回过神来,暗叹一声,心道,晗晗,若是日后你知道了,希望你莫要怪我。
  想了想,对外道一声,“来人。”
  祈福入帐,行礼道,“王爷。”
  吴文轩喝了口茶,问祈福道,“小福子,你该知道,张妈也留不得;去吧,利索点,办完回来复命。”
  祈福神色一顿,咬了咬下唇,而后行礼道,“是,王爷。”
  待祈福再回到帐篷的时候,吴文轩正在饮酒,喝的已经有些微醉,见祈福来了,问道,“张妈,是不是也说了什么?”
  祈福微怔,神色肃然道,“是,王爷。”
  “那她又说什么?”说着仰头喝了一杯酒。
  “……她说,请王爷莫要负王妃。”
  闻言,吴文轩将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祈福吓的跪倒地上,低下头不发一言。
  吴文轩苦笑着点点头,“好,这一句就够了。”说着拿起酒坛喝了一大口酒,而后问祈福道,“你也认为我做的不对吗?”
  “……”祈福看了一眼吴文轩,回道,“回王爷,这话从何说起?”
  吴文轩不用看刚刚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对自己的做法甚感不同意,他放下酒坛淡淡道,“别装聋作哑,回答我的问题。”
  祈福抬起头,尝试着开口道,“王爷……我们,我们跟随你多年,没有过二心,可自从王妃来了,我们四个,包括云儿在内,我们就觉得又多了个主子,而且也是从心里就决定誓死效忠你和王妃……可,可……”
  “可什么?说下去。”吴文轩紧皱眉头道。
  “可实在不明白,王爷为何要这样对王妃,王爷你可知除了你,怕是泰玄、张妈是这世上王妃仅剩的在乎的人了,若是……王妃知道他们的死和你有关,王妃他断然是舍不得伤你,但就怕……王妃他离开你……”
  “啪”的一声,酒坛被吴文轩猛地摔在地上,吴文轩“腾”的站起身,怒道,“晗晗不会离开我的!他在乎的其他人全部死了,他只能留在我身边!别无他选!”
  说着一拳头打在桌子上,桌子立时裂开。
  祈福吓的低下头,连连点头道,“是,王爷说的是,奴才知罪,还望王爷恕罪。”
  吴文轩深呼一口气,“滚下去。”
  祈福磕头道,“是,王爷。”
  祈福退出帐外,正巧遇上云儿,云儿低声道,“王爷……没事吧?”
  “你觉得能没事吗?”祈福沉着脸,“王妃不知去向,刚刚我们差点就死于王爷的刀下了……”
  云儿紧皱眉头,不知如何说什么好,于是苦着脸道,“我相信王妃定会没事的,他那么善良……”忽想到什么,忙问道,“哦,对了,你看见张妈了吗?我熬好了药,却不见了她的人影。”
  听后,祈福皱起眉头,恼怒道,“没见!”说罢,甩袖离去。
  云儿纳闷,嘟着嘴道,“没见就没见……一个个跟吃了火药一般……王妃生死未卜,我也着急啊……哼……”说着望了一眼吴文轩帐内,也气喷喷的走了。
  ……
  “谁让你锁的门?”楚殇站在门外骂道,“快给我开门!”
  “是,是大人……”
  门打开,庄晗正坐在床边,祈安正和他谈笑,楚殇上下瞧了他二人一眼,轻声咳了一声,可庄晗却连头也没抬,直接忽视楚殇的到来。
  “你倒挺悠然自得。”楚殇走近他说道。
  庄晗嘴角弯起,一个冷冷的笑容落入楚殇眼中,不由的让他心下一寒,这个人,就只会对吴文轩笑的那么温暖吗?
  “不知楚大人前来干什么?”庄晗问道。
  楚殇挥了挥手,只见丫鬟端着一身漂亮女装,低着头呈在庄晗面前。
  庄晗一愣,沉下脸来,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庄小姐是聪明人,岂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哼!”庄晗冷哼,“我不是庄小姐,请你搞清楚。”
  “也请你搞清楚,你在你爹心中,在所有庄府上下人的心中,以及在苏阳城内,你庄晗就是庄家的二小姐,这一点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庄晗语塞,而后道,“你到底是何意思?你也说了,我这庄家二小姐的身份,众所皆知,故,这女装,我穿与不穿又有何区别?”
  楚殇挥手让丫鬟放下衣服退下,而后又对祈安道,“你出去。”
  祈安不为所动。
  楚殇神色略微一沉,庄晗看他脸色,而后扬声对祈安道,“小安子,你先出去。”
  “可是主子……”
  庄晗一抬手,“无碍的,相信楚大人不会为难我的,毕竟我是庄家二小姐,他是我姐夫。”
  “是。”祈安请了安,便退下了。
  待祈安离开,庄晗神色自若道,“楚大人有什么话请直说。”
  楚殇开门见山道,“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下个月十五,是你我大婚之日。”
  闻言,庄晗侧头,瞪大双眼看着他,“大婚?什么大婚?”他的手在袖中暗暗攥紧拳头,咬牙切齿道,“谁要和你大婚?你不要太过分!”
  “就是我楚殇和你庄晗的大婚,是皇上亲自赐婚,你若不嫁,那等着庄家上下被砍头吧。”
  “你……”庄晗满脸怒气。
  “你别无选择,更无退路。”楚殇正色道,“庄家上下几十口人的命,在你庄晗手中。”
  “楚殇,你不念在和我姐姐一场夫妻情分吗?”庄晗质问道。
  “你姐姐已经被我休了,若不是顾念往日情分,你们庄家现在早就锒铛入狱了。”
  庄晗皱眉,“你什么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