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冷君悄悄拐回家 作者:箫溪(上)

字体:[ ]

 
    文案:
 
    至高无上,唯我独尊的楚王陛下,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兴趣。
 
    本想着是揶揄,是玩乐,是一时兴起,
 
    却没想竟被那样一个如玉温润的男人狠狠摆了一道,于是楚王陛下震怒,收拾了这个敢于欺骗他的男人,却又在发现这人真实身份时,惊诧与恼怒,
 
    如月光华的美人儿竟是傲然尊贵的冷君,
 
    于是,有些事情就变得不好收拾了……
 
    标签: 楚渊  萧琤墨  绝色  耽美  强强  箫溪
 
==================
 
    
 
    ☆、第一章 来人不是他
 
    
 
    对于楚国来讲,今天是个庄严而隆重的大日子,对于楚渊来说,今天并非只是他登基之日那么简单,他的心里还有着别人所不知的心思。
 
    繁缛的礼节仪式都已经完成,现在坐在高高的金殿上的人已经是他楚渊,伴随他数年的太子身份,在今天终于将他推上楚国的最高位,成为了楚国至高无上的帝王。
 
    晚宴之上,周边小国来贺的使者都已经入席,就差翌国这个可以和楚国相披靡国度的来使觐见。
 
    楚渊面容庄正严肃,眼神淡漠倨傲,唇角微扬带着意味深长的桀骜和深沉。站在恢宏壮丽的高台上,看着下方恭敬拜贺的人来人往,心头只浮现那个人的身影,带着期盼和希冀……
 
    “翌国使者到!”
 
    随着太监高声而沉长的通报声,大殿外走进来两排端着各种珍奇宝物的人,托盘里的宝珠在烛光下大放异彩,绚烂夺目。可这些,并非是楚渊所在意的,他在意的只是走在队伍最前方的来使。
 
    没有人知道,坐在高台上看似冷傲平静的帝王,在这一刻拢在袖袍之下的手掌不自觉的握起,心头甚至有着丝丝热气蒸腾,让他从来冷漠坚毅如磐石的心,微微激烈的跳动。
 
    只是,下一刻,才被异样热度温暖的胸膛,蓦然的沉下来,眼神微眯泛着冷意,周身霎时散发出强烈的凛然之气,带着冰冷的弑杀。
 
    那个人,不是他……
 
    楚渊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因为紧张而微微蜷缩的手掌,现在则是用力的紧握,他在以此克制自己疑惑而暴虐的情绪。
 
    “孔大人,怎么是你?”等着来人道完长长的恭贺之词,楚渊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不带丝毫情绪的开口。
 
    “楚王陛下,请恕罪……”孔邵龄躬身抱拳,带着满满的歉意,内心似乎做了一番挣扎,才声音沉缓道:“臣知道楚王何意,苏大人能得以陛下看重,我王万分喜悦,此次来贺也理应由苏大人前往,可惜……”
 
    “如何?”楚渊沉静了心神,微微调整了下身体,使自己的坐姿越发的端正巍然,眼神淡淡看过去,不由得散发出迫人的压力。
 
    “这……”孔邵龄踌躇,低着头郁闷的抽了抽嘴角,感受着上方投过来的视线,总觉得额头布满一层并不存在的冷汗。“楚王陛下,今日是您登基的大日子,有些话实在不应当讲,还请陛下能允许臣之后向您解释清楚。”
 
    孔邵龄这么一说,在场的大臣也都隐隐猜到了什么,如果说苏大人出了什么事情,那么在这样的场合上,还真的不适合说出来,不然这可是犯了忌讳的。
 
    “很好……”楚渊淡淡的应了声,但是那话语里的阴沉所有人都听了出来,这让孔邵龄不由得心里发毛,暗自叫苦为什么非要委以他这次的重任。
 
    宴会结束,孔邵龄还没走出殿外的长廊,就被人有请到凌云殿。看到负手而立那位君王的背影,孔邵龄暗自叹口气,抬了抬下巴,努力直起身躯。
 
    “说吧,为什么来人不是他?”楚渊的话语沉凝深重,那人明明答应过他,会在他登基之际亲自前来恭贺,共同见证他站在最高处的辉煌,可是……
 
    “楚王陛下,您能如此看重苏大人,是我国之荣幸,我王也希望苏大人此次能前来,更加促进我们两国的友好邦交。很遗憾的是,苏大人年前染疾……”
 
    “怎样?”楚渊沉声,有些急切的问道。
 
    “……”孔邵龄心里抽抽,他是真没想到楚渊这样的人,还真能如此看重一个他国的来使。当然,这对翌国来说绝对是件好事儿,可是现在……
 
    “陛下,苏大人此次染疾,病情来势凶猛,虽然极力诊治,可还是……我王深表惋惜,国人也深表沉痛,只是事已至此,还请陛下节哀……”孔邵龄一向能言善语,可这么的一句话,实在说的他颤颤巍巍,脚底都发软冒寒气。
 
    “……”
 
    许久,楚渊都没能说出一句话,直到孔邵龄面对着冷凝的气氛都有些站不住脚,楚渊才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大殿内只剩下楚渊一个人,贴身的小太监跟在孔邵龄身后,悄然退了出去。楚渊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一地的月光白,突然间有些恍惚,好像看到了那个如月光华的男人,伸出手,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那个男人,曾是翌国来楚的使者,清俊儒雅,有着卓然洒脱的超凡气质,他在那人身上看到点点慢慢溢出的闪光,纯粹而澄清,吸引了他的目光,让他为之着迷!
 
    
 
    ☆、第二章 初见惊华
 
    
 
    翌国和楚国友好邦交,翌国是仅次于楚国存在的大国,繁荣程度和楚国不相上下,但是翌国国君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人,总想着要借鉴楚国的优势,来发展自己的国家。
 
    楚渊当时还是东宫太子,而楚王因为身体抱恙,不能亲自接见来使,便下令由楚渊亲自接待。那时,楚渊早已太子身份监国,他地位稳固,手中又有权势在握,所有人对他都是听之任之。
 
    楚渊有足够高傲的资本,但他还是亲自摆了仪仗迎接,算是给足了翌国的面子。除去这一点,他亲自出面相迎也是不吃亏的,那是在他看到苏子澈的第一眼。
 
    楚渊分明看到,那个翌国来使,在抬头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睛里有着一瞬的惊艳,而后便是极快的审视,最终放在他身上的目光,则是一种欣赏和肯定的认同。
 
    此人绝非一般人,不然也不能被翌国王上委以重任,楚渊深信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小看了这个温润儒雅的从三品文臣。
 
    而后,苏子澈面对楚渊有着不卑不亢,谦恭却又自信的姿态,这样一个不奉承、不恭维的人本来是不讨喜的,可是楚渊偏偏对这么一个人多了份关注。
 
    这之后,很多的事情都证明了苏子澈并非一般人物,他的从容优雅、渊博大方,都是极为吸引人的。偶尔的时候还会有很纯真的俏皮,每当楚渊看到那样清浅纯净的笑容,心里都会有着类似于甘甜的暖意,楚渊这才知道,这个人的笑竟然有着如此功效。
 
    不得不说,楚渊觉得很茫然和诧异,可他还真就被苏子澈身上那种云淡风轻的优雅迷住了,看到他会心静,所以在很多时候倒是愿意更多的靠近。
 
    相处的时间一长,楚渊会发现苏子澈并非是一个无趣的人,他虽恪守礼仪,有的时候却也有大胆洒脱的一面,一些话语竟也颇具幽默之感。再者便是因为楚渊的真诚相待,苏子澈感激备至,两个人甚至能忘却身份,如知己那般轻松相处。
 
    这期间没发生什么大事情,但就是一些小小的谈话,每一次的喝酒谈天,都让楚渊倍感温馨惬意,现在想起来也甚是怀念。只是,当时经历的那些事情,那种感觉,若让楚渊现在去详细说明,他还真是觉得模糊了。
 
    独独忘不掉的,便是苏子澈离开之际……
 
    楚渊还记得苏子澈当时表现,在冲着他点点头,向前几步走之后,突然扭过头看向他。苏子澈的眼睛沉静而真挚,望着楚渊目不转睛,那一瞬的气氛甚至让楚渊感到有点窒息般的凝重。
 
    当时苏子澈心里怎么想,楚渊并不知道,只是当那人坚定的大步走向他,在他面前与他平目相对,楚渊忽然间感觉到了紧张。
 
    而后,那个人便出乎他意料大胆的,说了句让他震动又惊心的话,听完那句话,楚渊的心是颤抖着发热发紧。
 
    “太子殿下……”这一句,楚渊记得苏子澈的声音有些微的沉哑,接下来却是神情肃穆,声音郑重,“他日……称帝,我必来贺!”
 
    在当时,苏子澈这话,是犯了大不敬的,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不仅苏子澈性命难保,甚至是会牵累楚渊。可那个人,竟然那么坦然又直率的说出这么冒险,却是能通达楚渊内心深处的话语。
 
    楚渊有智慧有抱负,生在帝王家他又有足够的资本,该有的野心和信心他一样不缺,他本就该是那傲视天下的帝王!
 
    苏子澈的话楚渊听到了心里,可他会当做苏子澈什么都没说,因为那是对他好。
 
    在苏子澈登上马车,即将前行之时,楚渊在他身后沉沉的说了三个字:我等你!
 
    这三个字所表达的意思,两个人的心里均是清楚,苏子澈身形一顿之后,回以楚渊的是一个满含祝福和信任的微笑。
 
    自从苏子澈走了之后,楚渊恍恍然的意识到什么,身边少了这个人的存在,多少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日益长久,脑海里苏子澈的身影非但没有渐渐散去,反倒是印刻的更加清晰。对于这点楚渊是有些惊讶的,他认为苏子澈就算非同一般,但是能让他这么记在了心里,还真是难得。
 
    楚渊期待再次和苏子澈相见,那时候也许他会弄明白他对这个人感兴趣的所在,是一时兴起的趣味,还是真被勾了心绪。
 
    虽是这样,楚渊却并不焦躁或急切,因为他们曾经有过承诺,会在那么的一天再次相见。而且,那一天不会太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