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嫡子难为+番外 作者:石头与水(上)

字体:[ ]

 
 
文案
 
这年头儿,庶女要奋斗,庶子要夺嫡。
 
身为嫡子,好像除了做炮灰已经别无他用了。
 
明湛却觉得自己连做炮灰都有些不够格,他是个哑巴。
 
根本不用人家费八辈子劲儿的来夺嫡,本身便已失去继承权。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明湛 ┃ 配角:凤景乾、魏宁、凤景南、魏安、卫颖嘉…… 
 
 
编辑评价:
 
风明湛是镇南王唯一的嫡子,身份尊贵,却是个哑巴,注定没有继承世子之位的命!
 
即是命该如此,明湛只能尽敛锋芒,在人前装出副半死不活的蔫儿相。
 
谁知镇南王最终还是要把他送到皇伯伯身边做质子。
 
身为质子的明湛野心不大,只是小手一伸,搅混了帝都这潭深水,趁机争取可以安身立命的权力和靠山。 
 
作者笔下的明湛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胖墩,不会刻意讨喜,但一张小脸白里透粉,
 
乌溜溜的眼珠子笑起来灵气十足,肉呼呼的身子更显孩童的憨态可掬。
 
本文是一篇侧重于有缺陷的嫡子在皇家以求安身立命的宫廷文。
 
这里每个大人物似乎都有翻云覆雨的权力,但随着而来的是更多的责任与无奈……
 
 
    1、明湛
 
  明湛是个哑巴。
  不过,明湛是个不自卑的哑巴。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惋惜惋叹惋怀的目光注视着他,明湛却觉着他们是在杞人忧天。他生在镇南王府,他亲爹是镇南王凤景南,正经的土皇帝,连当今正儿八经的皇帝都要相让三分。
  他亲娘是镇南王正妃,虽然舅舅远在帝都,不过也是侯门贵第,非同凡响。
  而他,则是镇南王唯一的嫡子。
  瞧,多么尊贵的身份。
  而且,因为他不能说话,被排出在继承权之外。可这有什么关系呢,依着他爹的身份,他娘的嫁妆,就算日后分家他也能分到一份不菲的家资,足够他花用八辈子。
  明湛从没觉着做世子有什么好的,他爹不是普通的王爷,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最遭帝王恨被称为帝王心腹大患的藩王,权掌云贵二省,手下兵精将广,随时扯面大旗就可以“清君侧”。
  以至于明湛每每想起都要为他爹心惊胆战,生怕什么时候被送到帝都当质子;或者远在帝都的皇伯父哪天吃错药下道撤藩的圣旨,之后风起云涌、血流成河、爱恨情仇啥啥啥的。
  亏得他是个哑巴,轮不到他做质子,也就轮不到他入帝都为质。
  其实,说质子太难听了。
  整个大凤朝也只有一个藩王,镇南王。
  镇南王的来历比较传奇,传闻首代镇南王乃开国太祖的亲弟弟,江山打下来了,兄弟二人分脏不均,太祖亲弟一气之下带着人马跑到云贵,做了土皇帝。太祖无奈,为了面子上好看封了个镇南王。连同云贵二省的官员任命、苛捐税收都一并交由镇南王自行管理。
  听说俩人死不对眼,不过这位镇南王终生无嗣,最后还是跟太祖要了个小孩儿过继膝下,继承了王位。
  之后更玄幻的事情发生了,数代镇南王皆不育,清一色的过继当朝皇子。有人说,镇南王的王位曾经受到诅咒,凡继承王位者都子息单薄,甚至终无所出。
  这种说法在凤景南这儿被证实了完全是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子虚乌有的谬论。
  镇南王凤景南如今不过三十有五,膝下四子四女,儿女绕膝,别提多闹心了。打他生了第一个儿子,他那高居帝都皇位的同胞兄长就开始话里话外的打听世子之位啥啥啥的。
  倒不是皇帝心眼儿小,实在是镇南王之位太过重要,他能登基为帝和自己的亲弟弟凤景南当年被过继镇南王为嗣有极大的关系,亲娘尚在,俩人一直保持极亲密极友爱的兄友弟恭。不过是人就有私心,例如做皇帝的总会想着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兄弟的儿子;那么将心比心,做王爷的也会盘算着把王位给自家儿子继承,而不是过继兄弟的儿子为嗣。
  皇帝凤景乾身为兄长,很能理解弟弟的心情,以他和凤景南的关系,也相信凤景南的忠诚,不过,镇南王世子的忠诚得让他亲自培养才是。
  所以,自明湛出生,凤景乾就开始盘算着待明湛大些接明湛来帝都居住学习,提前与皇子们搞好关系,也能就近瞧瞧明湛的品行。
  没想到,苍天跟他儿子开了个玩笑,明湛是个哑巴。
  那会儿凤景南的庶长子凤明礼已经十岁了,凤景乾有些急了,直接在奏章里问他弟弟,“你打算让哪个儿子做世子?”
  凤景南回,“臣弟尚未至而立之年,皇兄远虑至此,弟甚是感怀。”
  凤景乾再次建议,“可择一二子入宫与皇子为伴。”
  凤景南再回,“臣子尚小,资质难辨。”
  兄弟两人一问一答,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五年春秋。
  如今,明湛十岁。他的龙凤胎姐姐明淇,当然也是十岁。
  
 
    2、明淇
 
  明淇一身青衫男装,鸦翅般的青丝梳成男人的发髻,随意的别一支沉香雕花簪,腰系寸宽锦带勒出盈盈一握,脚踏漆色鹿皮靴,英姿飒爽。
  “母亲,今天我猎了些兔子野鸡,还有一只黄羊,都交给厨下了。”明淇声音清脆,带着勃勃的生机,臂挽宝雕弓,仍是学男人一揖行礼。
  明湛喜欢明淇这样的打扮,既有男子的英气又不失女人的柔美,带着雌雄莫辩的迷惑性。明湛是弟弟,起身对姐姐见礼,明淇笑着将弓递给明湛,“这是父王新给我的,给你瞧瞧。”
  明淇喜欢骑射,弓箭刀枪向来不假于他人之手,都是自己打理,寻常人摸一下都不成。不过,明湛不在此列,俩人是龙凤胎,有着血液中与生俱来的亲近,尽管他们的爱好性情天差地别,仍然要好的仿似一人。
  明湛接过握在手里,见弓面露出一种雅致的骨黄色,知这是上好的牛角弓。按一按箭弦,笑着对明淇竖了竖大拇指,明淇抚摸着弓弦,如同抚摸至宝,欢喜道,“这弦是用牛筋拉的。有劲道的很,用着很顺手。”
  虽口不能言,明湛耳朵却没问题。因这个,凤景南给他请过不少医生,就是皇宫里的太医也不远千里的来为他诊治,结果可知。后来凤景南便不再多提此事,明湛方远离了让他痛苦万分的药渣子生活。
  “我叫厨下收拾一条烤羊腿。”明湛喜欢吃烤羊腿,明淇是知道的。
  卫王妃正在对着一盆大山耀眼的山茶花浇水,头也未回,温声道,“明淇,你大姐姐已经赐婚了,接下来就是你了,也该学些女红针指厨艺烹饪,以后也莫要再做这种男装打扮,叫人瞅着不像。”
  明淇双手叠在脑后,仰靠着软榻,两腿交叉,逍遥一笑道,“莫非母亲还怕我嫁不出去?我不好那个,父王都没意见,母亲你就别哆嗦了。”
  明湛狗腿的端了茶来喂明淇喝,明淇是个很强势的人,当然这与凤景南有关。
  明湛是个哑巴,凤景南看到他犹如看到一件失败品,向来话少。明湛也不是热络的热脸贴人冷屁股的性子,凤景南对他不理不睬,他也当衣食父母是个死人。
  倒是明淇与凤景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缘分,子女中,唯一令凤景南另眼相待的便是明淇。明淇的骑射武功都是凤景南亲授,而且明淇自幼与明湛一道听先生上课,完全是当成儿子一样栽培。
  如果明淇是个儿子,明湛毫不怀疑他会成为镇南王府的世子。
  明淇与凤景南关系之亲呢,犹如明湛对卫王妃的贴心。
  卫王妃将花草拾掇好,洗过手,见明湛在给姐姐揉按肩膀,无奈道,“湛儿,让丫头们伺候你姐姐吧。”
  明湛笑嘻嘻的捏的更带劲儿了,明淇笑的懒洋洋,“您当他无故献殷勤呢,定是有事求我。”
  明湛拍拍自己的心口,又去拍明淇的,意喻心有灵犀。不想明淇已经开始发育,明湛摸到小小的一处柔软,明淇饶是爽气也禁不住俏脸一红,反手给了明湛一巴掌,压在榻上好一顿打,骂道,“你再碰一下试试!抽不死你!”
  卫王妃瞧个正着,哭笑不得的去拦,明湛身上挨了几下子,火辣辣的疼,忙躲的远远的,委屈的小眼神儿能要人命。
  明淇气犹未消,遥指明湛的鼻子尖儿,恨声道,“看在母亲的面子上,饶你一回!过来给我捶腿!”
  明湛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扯着卫王妃的衣袖,死不上前。明淇霍的跳下榻,纵身就是一个饿虎扑食,明湛就地十八滚,撒腿往外逃命。
  明淇也不在追,站在门口叉腰骂道,“别以为你把我吴道子掉水里的事儿我不知道,敢回来,非扒了你的皮!”
  明淇喜欢书画,前儿凤景南得了一副吴道子的真迹便送给了爱女,明淇爱之如宝。明湛对这种东西没啥兴趣,他纯属财迷,非讨来看,明淇对弟弟素来大方便借他赏鉴,哪知明湛不小心掉洗脚盆里弄湿了,一想到明淇的脾气,吓的三魂出窍,还是卫王妃托人送出去重新修整,希图能瞒过明淇。
  因做了亏心事,明湛对明淇往死里巴结讨好,不成想人家早知道了。本来明淇想佯做不知,今天明湛胡乱摸索,彻底把明淇搞得火大,发作了一番。
  
  说话明湛似有狗撵似的跑出梧桐轩,后头跟着清风明月两个大丫环,明月捂着肚子,纤腰似风中嫩竹,俯身直喘,“四爷,您歇歇吧,二姑娘没追出来。”
  明湛脸颊透出粉粉的红,乌溜溜的眼珠子笑起来灵气十足,摸出帕子擦额上的汗。如今姐姐正在气头上,还是先避一避的好,明湛就带着两个丫环瞎遛哒起来。
  其实明湛没什么可去的地方,内院里住的都是他爹的小妾,他不好意思去串门儿。明湛晃晃悠悠到了内院的花园里,他爹是土皇帝,听说这花园子也只比帝都皇城的御花园里略逊一筹而已。
  园里有水有石有亭有桥有花有草,云南花草繁茂,园中更是百花吐蕊,芳华含香。明湛寻了一处假山旁的石桌石椅,径自坐了,托着下巴瞧湖里摆尾的游鱼。阳光正好,碧水染金,鱼儿也似格外逍遥自在。
  清风柔声道,“二姑娘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四爷不必担心,一会儿咱们回去二姑娘也就好了。”
  我根本没担心好不好,明湛腹腓。他在这儿等援兵着。
  做为明淇的龙凤胎弟弟,明湛对明淇了解极深,明淇是个很要面子的人,甭管手有多痒,心有多气,多么的想收拾明湛,不过在外人面前绝不动手。
  外人的范围就广了,在明淇的概念里,除了亲爹亲娘都是外人。尽管他们有许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却又似乎从出生时就带着无可逾越的疏离。
  明湛等的援兵就是庶出的四妹明雅。 
  明雅放学回母亲侧妃杨氏的菊花苑,这内花园是必经之路。
  
 
    3、明雅明菲明艳
  
  “三姐姐,这就是父王赏给姐姐的金项圈吗?”一个穿着鹅黄衫的小女孩儿,粉雕玉琢,圆圆的脸上带着笑,视线在姐姐项中精巧雅致的赤金璎珞上一扫而过。
  身为镇南王之女,虽非嫡出,好东西也见多了,自然不会眼红一个璎珞项圈儿,不过这个项圈儿是父亲考查功课后的赏赐,姐妹中只有明菲一个人得了,明雅羡慕的也只是被父亲另眼相待的宠爱罢了。
  明菲大方的解下金项圈儿,递到明雅手中,亲热的说,“妹妹喜欢,就送给妹妹玩儿吧。这项圈儿是我亲自设计的,普天下独一份儿。看这上面是迎春花儿,正适合这个季节戴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