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嫡子难为+番外 作者:石头与水(下)

字体:[ ]

 
 
  147、番外三
 
  凤景南自认英雄一世,凤景乾自认聪明一世,却不料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兄弟俩个竟落入故旧仇人之手。
  其实,认真说起来,他们与阮鸿飞算不上仇人。
  即便叫凤氏兄弟说,阮鸿飞对他们也足够客气,他们并未受到虐待。不仅如此,还有吃有喝有美人解语,一天三顿外加霄夜下午茶。
  当然,这个时候,兄弟二人也没有听花解语的心思。
  不过,阮鸿飞种种举动,已是不俗,更添涵养。
  一架藤萝下,微风吹拂过初夏的炎热,一串串的紫藤花轻轻摇曳,伴着淡淡花香,阮鸿飞提着一把外类紫玉、内如碧云的紫砂壶,优雅的倒了三杯茶,略显苍白的脸不掩其英俊霸气,他略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挺寻常的一个手势,做出来硬比别人养眼三分,声音更是低沉动听,“乡下地方,没好东西招待,皇上、王爷可尝一尝野味儿,也有几分野趣呢。”
  到这个时候,兄弟二人倒不惧阮鸿飞给他们下毒什么,人家要毒早就毒了八百回。二人分别拈起一盏,略略沾唇,微苦,回味还有几分清香。
  “我闲来无事,用后园的莲子芯来泡的茶。”阮鸿飞仿似在与好友交谈,轻松惬意,“不过寻常的莲芯太苦了,空有禅意,反失了茶意,故而我对这莲世做了一番功夫。先说这用来泡茶的莲芯,是我命人用鲜花的花蕊烘焙过的,故此,不仅稍去莲芯中的苦意,也带了花的清香。皇上、王爷若是喜欢,我让人多送些来。”
  如今别说什么野莲芯茶,就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这兄弟二人也无心品尝。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凤景乾温声道,“那就有劳鸿飞了。”人家有修养,凤景乾一个皇帝自然更显雍容。
  一国之君被俘,若依凤景乾的脾气,早便自尽了。只是自他落入阮鸿飞之手,这阮鸿飞除了给他们用了些压制武功的药物,再派人看守外,未对凤家兄弟有一丝半毫的羞辱。
  这些天,凤家兄弟物质上真没被亏待,阮鸿飞有空还来与他们说话聊天。故而,被敌人以礼相待的凤家兄弟暂时还没以自尽保尊严的想法。
  “您太客气了。”阮鸿飞人物出众,精致如同玉骨雕琢的指尖儿晕着夕阳的微光,指着翠竹几上的几样点心介绍道,“这是藤萝糕、榆钱饼、玫瑰酥、莲粉角。这是我特意从帝都请来的小仙居的厨子,小仙居的掌柜家里是御厨出身,手艺也是一流,想来能入皇上、王爷的口。”
  经他这样一介绍,凤家兄弟彻底饱了。
  阮鸿飞得多好的心情,才来这里陪他们喝茶吃点心啊。而让阮鸿飞心情好,只能有一个原因,他要大仇得报了。而阮鸿飞的大仇……
  凤景南问的直接,“帝都还好吗?”
  “帝都?”阮鸿飞头微微侧偏,几缕青丝垂落,衬得他愈发肤如美玉,人物俊美。凤景南心里暗骂,怎么好眉眼偏生在了畜牲身上!
  阮鸿飞浅笑,对凤氏兄弟赞道,“好的不得了呢。本来依我算计着,早该乱上一乱了,谁知道世子殿下硬是千里迢迢的不辞辛苦的从云南跑到了帝都来,硬生生的把乱作一团的帝都给稳住了。”
  “皇上、王爷俱是人才出众,原本我看几个皇子实在是子不类父,未继承皇上的英明神武。不过王爷倒是有个好儿子,世子模样一般,手段倒是好。”阮鸿飞说的神采飞扬眉飞色舞,击节赞道,“不简单,他小小年纪,胆色一流,只身一千护卫兵进城。先在慈宁宫里上演一出中毒计,不但震慑了那些想对他下手的人,还把太后娘娘惊的病了半个月。您瞧,这下子,太后娘娘吓的也不敢随便说话了。”
  “不仅世子殿下的行为出乎我的意料,连永定侯何千山侯爷亦是忠心耿耿,令在下颇是叹服,”阮鸿飞遗憾道,“在下派了三拨人劝服何千山侯爷造反,他硬是不依,皇上选人的眼光真是精准。”这样的木头脑袋也不好找啊。
  凤景乾平心静气道,“鸿飞,我们争斗,并非有仇怨,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我们兄弟落在你的手中,自然随你处置。凤氏子孙有今日之劫,谁胜谁败谁活谁死,亦是他们的命运,我不怨人不怨天。只是望你手下超生,给帝都百姓留一条生路。”
  阮鸿飞笑了笑,“自然。当年皇上、王爷害我之时,帝都百姓又没插手,我怎会跟那些平头百姓计较。皇上有此心胸,真不愧一代英主。”
  “你过奖了,还是我无能,方有今日劫难。”阮鸿飞的赞赏好似一种讽刺,凤景乾再有心胸,心中也难免耿耿。
  阮鸿飞正色道,“非也。皇上有今日之劫,并非皇上无能,而是皇上的对手是我与方皇后。当年方皇后救我一命,又将手中势力尽付我手,我有今日的威能并不为过。事实上,即便是我也要苦苦等待二十余年,方有今日一击得中。再看皇上登基这些年,称得上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您治理天下的才能是无庸置疑的。先帝立您为太子,实在是他这一生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我已经尽力。”凤景乾叹道,“对国家,对百姓,我已经尽了全力。”
  “当年,戾太子真的死了吗?”凤景南问,阮鸿飞竟然好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以至于凤景南不得不有此一问。
  阮鸿飞笑,“当然,他对我做那种事,当然得死。我让方皇后杀了他,方皇后真是个伟大的女人,她恨你们恨的牙根儿痒,可是你们上位已经其势难挡。除了她,最恨你们的自然是我,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将报仇的希望交给我。我对她说,你是愿意你儿子死的猪狗不如,还是愿意让他安稳的没有一丝痛苦的上路呢?她最终听从了我的建议。”
  如今说及往年不堪之事,阮鸿飞脸上没有半分不悦,仿佛当初那种不甘愤恨怨毒都已随风化去,从未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我看皇上、王爷仍如当年,丝毫不显老态,”阮鸿飞叹道,“我偶尔对着镜子时,也觉得自己还似当年,其实早就不是了。当年,我一心想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不想最终学的竟是屠龙术。”
  “前些日子,我回去看望父亲,发现他是真的老了,脸上的皱眉好似祠堂里祖父的画像。这些年,我时时留意他的消息,发现父亲常常施粥舍米、济赈穷人,许多人都说北威侯是难得的好人。”阮鸿飞勾起唇角,他对这些早已经释然,说起来连半分心痛的感觉都没有,“那时候,我就悟了。我的仇人可能是别人的恩人,同样我的仇怨与其他人并无干系。当初我刚养好伤时,满心毒怨,那会儿就算帝都血流成河都不能让我快活。幸而到了今日,我方有报复的力量,也少造杀孽。”
  “你能这样想,真是百姓之福。”凤景乾笑一笑,赞许道。他是真的欣赏阮鸿飞,男子汉大丈夫,快意恩仇。阮鸿飞出身不差才学更佳,可是他真的是运气不好,被亲爹卖给凤家兄弟做了凤家兄弟上位的踮脚石。
  这世上,没有比阮鸿飞更难报仇了。一个贱人爹,一个皇帝,一个藩王。
  可是,这仇,就让他报了。
  凤氏兄弟硬是落在他手里,如果现在阮鸿飞肯在阮侯爷面前露一露容貌,估计阮侯爷得给吓去半条命。
  长子对任何男人都是不一样的,何况是嫡长子。又是阮鸿飞这样出众的嫡长子。如果不怕,缘何做这些年的善事?如果不悔,又为何下死命的栽培阮鸿雁,满心的督促着阮鸿雁提名金榜、天街夸官、文武双全?
  阮鸿雁当然出众,可是每每见到阮鸿雁时,哪怕凤景乾也会暗暗的想,如果是阮鸿飞,可能做的更好。
  这样的一个人,死的何其不堪,何其可惜。
  在许多年里,凤景乾想到阮鸿飞仍免不了一声惋叹。
  如今,阮鸿飞坐在凤景乾的对面,依旧是阮郎美姿容、一笑醉春风,不过,阮鸿飞已不是那个才华满腹的年轻官员,数年经营,让他的眉间多了几分坚毅霸气,雍容之处不让凤景南。
  这样的阮鸿飞,无疑更让人心折。
  不,你以为阮鸿飞会用什么手段报复。
  让他自己所经受的再让凤氏兄弟经受一遍吗?
  当然不会,那样,他又与当初的戾太子有什么分别呢?他岂不是入了北威侯的下流手段!
 
 
  148、将乱
 
  明湛对人好向来不藏私。
  他喜欢魏宁,便处处想讨好魏宁。
  拉着魏宁去家宝库里翻腾宝贝,宝库里到处是木箱,当然不可能像电视上那样金银珠宝堆成山,能灼瞎人的眼睛。这里头东西分门别类的装箱封好,妥当保管珍藏。
  魏宁是读书人,自然喜欢书画一类。
  明湛着人搬了两箱子出去,拉着魏宁的手问,“你还喜欢什么,阿宁?”
  魏宁笑,“自来都是别人给你送礼,哪有从你家往外搬东西的?叫人瞧见又不知该怎样琢磨了。”
  “没事,我叫人偷偷给你送去。”明湛道,“就算叫人知道我与你交好又有何妨呢?阿宁,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走近一点儿没事的。我看以后你就跟我去云南,自来外戚难做,皇伯父在位时,还好些,总有些幼时情份在。日后不论哪个皇子登基,都不会重用你。与其受这种防备,你倒不如跟我去云南,我们那儿地方虽不比帝都宽阔,不过我做得了主,断不会让人受委屈的。”
  魏宁听明湛一片赤诚对他,点了点头,“好。”
  明湛欢喜的捏一捏他的手,侧头对着魏宁笑,眼睛弯起来,明亮璀璨如同辰星,让魏宁心中一暖,“走,我们出去瞧瞧这些字画。”
  明湛是个很有本事的人,他虽然才学很一般,在云南时,有些老臣看不惯明湛作为,便会有奏章中用极艰涩深奥的古文委婉的讽刺他一番,明湛常常看不大懂。当然就是后来懂了,他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不过,明湛很懂人心,他送人的东西,永远是最合适的。
  魏宁虽出身寒门,却是自幼便投奔了凤景南去,从小也是博学鸿儒教出来的,在皇子府长大,见识品味自然不差。
  明湛坐在书桌一侧听魏宁讲解书画,“这副《兰亭》虽是摹本,也极为难得了。你看,用笔深厚,点画沉遂,虞世南得智永真传,这魏晋风韵真是神形俱全。”
  明湛对于什么用笔啥的屁都不懂,他在盯着魏宁清秀的侧脸瞧,线条柔和温润,眉目温润,唇色稍浅,咬起来时有些凉,像在吃果冻……明湛一面意淫,还不忘脑袋依旧似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时不时说一声,“唔”“是啊”“就是这样”“原来如此”。不懂装懂,充有学问。
  魏宁捧着卷轴赞叹,“虽无福见一见《兰亭》真迹,能得虞本一观,也是生之大幸。宫里藏有褚本,我以往有幸得见,称得上是风身洒落,点画湿润。《兰亭》绝世之姿,当真令人神往。”
  明湛给他酸得一个跟头,眼睛扫了那幅字一眼,忍不住说道,“不就是幅字么?什么时候我也给你写一幅,那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荗春松’。”明湛得意的问魏宁,“是这么说的吧?”
  魏宁笑叹,“你字虽烂,不过地位在这儿摆着,你硬说自己有王右军的水准,想来也不会有人多驳你的。”魏宁简直爱不释手,“这幅字你真送我了。”
  这东西在魏宁眼里万金不换,明湛却无所谓,不过,不占点儿便宜真不符合他的个性,趁机提条件,“今天晚上你得让我,我才给你。”
  魏宁立马丢开手,奚落明湛,“要这样,明天我给你搬一箱子来,你天天让我上。”
  “阿宁,昨天就是你在上头,起码得轮替着来吧。”明湛武力值差劲儿,只得跟魏宁说软话,一个劲儿的拿小眼神儿可怜巴巴的瞧魏宁。
  魏宁心一软,叹道,“好吧,一人一次,轮替着来。”
  明湛顿时没看画儿的心了,拉着魏宁道,“这些东西,什么时候瞧都来的及,哟,这都快晌午了,咱们先去用午膳。好不容易今天休沐来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