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帝难为+番外 作者:石头与水(一)

字体:[ ]

 
  
文案
 
自来皇帝登基之后,必有恩赏。
 
赏皇亲贵戚,赏文武百官,赏天下黎民,甚至连牢里的犯人也有甜头儿??大赦天下。
 
原本该砍头的,改二十年监禁。原本该服刑二十年的,改十年。原本十年的,改八年。
 
小偷小摸儿进去的,当天就能放出来。
 
所以说,皇帝登基的确是天大的好事,全天下的人民都盼着呢。
 
明湛先翻帐本子,嘴里嘀咕,“他们给朕送了多少礼啊,就叫朕赏!
 
赏!赏!赏!赏你妈个头!朕快穷死了!赏!赏你妈个纂儿!”
 
都说他命好,不是皇子硬能做了皇帝。
 
不但做了皇帝,他的前一任皇帝伯父还是盛世明君。
 
可翻于帐本子才知道,盛世明君家也没有余粮啊!
 
一场登基大典能花去百万雪花银,守着这群败家的臣子们,明湛真要愁死了!
 
《嫡子难为》第二部,大家有空来捧场吧。
 
内容标签:强强 灵魂转换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湛 ┃ 配角:阮鸿飞
 
 
编辑评价:
 
人都说凤明湛命好,不仅把天仙儿似的阮鸿飞追到手,抱得美人归,而且不是皇子硬能做了皇帝。
 
可不当家不知当家的苦,不称帝不知皇帝的难。明湛想要接成了皇太后的母亲入宫,难;
 
选个如意的春闱恩科主考官,难;着手盐课改制,难;要把面服口服心不服的文武百官收服,难乎其难!
 
看似春风得意的明湛暗地里真要愁死了!七窍玲珑心,幸得君王命,不是皇子的明湛竟继承了帝位。
 
虽说皇帝难为,但厚脸皮的明湛原本便聪明狡黠又有手段,还开着阮鸿飞这个外挂,
 
因此在龙椅之上做的也是有模有样。作者文风一如既往的稳重,颇显浓厚的文学功底。
 
人物关系框架庞大,情节紧凑,高潮迭起,又于细节处彰显勾心斗角的紧张气氛和尖锐冲突,步步引人入胜。
 
 
 
    【卷一:风云初起】
 
  1、登基 ...
 
  自来皇帝登基之后,必有恩赏。
  赏皇亲贵戚,赏文武百官,赏天下黎民,甚至连牢里的犯人也有甜头儿——大赦天下。
  原本该砍头的,改二十年监|禁。
  原本该服刑二十年的,改十年。
  原本十年的,改八年。
  小偷小摸儿进去的,当天就能放出来。
  所以说,皇帝登基的确是天大的好事,全天下人民都盼着呢。尤其此次明湛登基,更不比以往,还兼有凤景乾的禅位大典。
  明湛坐在昭德宫龙椅之上,庄严亮丽的如同一架珠宝展示台,接受了文武百官的三跪九叩之大礼。
  真正的正日子,其实只有一天,不过前面酬天祭神叩祖拜庙来使宴饮等等事件,致使整个禅位大典与登基大典持续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
  明湛回到昭仁宫换了衣裳,一步儿都不想迈了,对着阮鸿飞伸手,“累死我了,飞飞,快抱我床上去。”
  阮鸿飞正在与凤景乾下棋,没理会明湛。倒是凤景乾瞪了一眼,意味深长的望着明湛,明湛马上识趣的自己过去了。
  观棋不语真君子,明湛本身对这些琴棋书画没兴致,他瞅了两眼,觉得自己身体劳乏了一日,如今看棋还要继续精神劳作,十分不人道,遂去了里间儿榻上,唤了侍女朱颜来给他按摩。
  朱颜是当时明湛央求魏太后替他选的那批宫女中的一个,那批宫女大部分都被明湛赐给了安悦公主府做女官,朱颜因略通医术穴位按摩,被明湛留了下来。
  能被送到明湛身边儿的,起码都不笨。
  没有多少时日,朱颜便摸索出了伺候太子殿下的力道。这不,刚按了没一盏茶的时间,明湛已经舒服的喔喔叫了。
  阮鸿飞与凤景乾对弈正到兴处,听到明湛在里面跟叫|春似的没个消停,面儿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搔痒难耐,三五下的便将棋给输了。
  凤景乾笑着唤一声,“明湛,你过来,外头的庆典结束了吗?”
  这一日,明湛是主角儿。
  凤景乾自然不会夺明湛的风头。
  明湛见俩人终于肯理他一理,便穿了鞋出来,踢踢塔塔的在阮鸿飞身边儿挤了个位子。阮鸿飞与凤景乾原盘腿于榻上对坐,中间摆了棋枰,如今明湛便挤过来,阮鸿飞只得在里挪了挪。
  “嗯,父皇走后,我看下面的百姓太热情,就多站了一会儿。”明湛完全享受了现代领导人在建国大典上阅兵的风光。大凤朝自太祖建国,因这家人姓凤,自认为与上古神鸟儿凤凰有些亲戚关系。譬如太祖皇帝本名便叫凤毛,后来觉得这名子不雅,改为凤翎。
  虽说皇族向来以龙为尊,大凤朝的皇帝穿的也是龙袍,不过,他们是觉得自己应随着古来风俗才穿龙袍。为了不忘凤氏族人身上流敞的神鸟儿血脉,他们将皇宫正门命名为朱雀门。
  明湛道,“朱雀门外真是人山人海呐。”也只有在这种大的庆典节日的时候,朱雀门外的广场上才允许百姓聚集庆祝。
  若不是条件不允许,没个喇叭扩音器什么的,明湛真想来一场即兴演讲。就这么着,他也不顾龙袍的厚重,硬是朱雀门的城楼上兴奋的对着百姓挥了半天手,把个礼部尚书欧阳恪老大人闹得三五次在明湛耳边小声提醒,“陛下您注意龙威。”您可是天之子,怎么能跟八辈子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
  春寒料峭的,明湛热出浑身大汗。兴奋的回来想跟阮鸿飞显摆显摆,不承想阮鸿飞凤景乾都不理他这茬,把明湛憋的够呛。
  如今凤景乾主动有问,明湛顿时打开话匣子,“我看礼部跟内务府的人累的跟狗一样,真不好意思说他们不好。不过,的确不咋样,我觉得起码应该准备辆辇车,咱们父子站上头。再有,把九门提督、巡城军、禁车、还有帝都府的官兵,都拉出来,排成队跟在咱们的辇车后头,这样在朱雀街上走一圈儿,才叫威风呢。算了,等我禅位时,我就这么搞。”说起来,还是稍稍有点儿遗憾的。
  明湛的话,不论何时听起来都这样的熨帖,凤景乾笑,“这我可就管不着了,到时就看你的意思吧。”
  明湛倒不这样看,他手里捏着个小桔子剥皮说,“瞧您跟我父王的身子骨儿,再活二十年完全是小意思,到时我禅位您能不来看看,多难得啊。介时,老中青三代帝王,咱们祖孙三个就坐着辇车,后头跟着九门提督、巡城军……”
  “好了好了,一会儿还有国宴,你赶紧去换衣裳吧。”凤景乾不得不打断明湛的唠叨,你倒想的长远,刚登基就把禅位的事儿都想好了。凤景乾如今倒不担心明湛会眷恋皇位了,你这是不是忒不把皇位搁眼里了。
  明湛捶捶胳膊道,“这累的,要是有个假期就好了。”掰一瓣桔子给阮鸿飞塞嘴里,又递了半个给凤景乾,凤景乾扫一眼,“我可忒稀罕你。”给贱人拿剩的才给他,凤景乾根本没理会明湛的桔子,起身。
  阮鸿飞的声音那叫一个优雅动听,“很甜呐,比往年的都要甜。”
  明湛讨好的对凤景乾赔笑,“哪里甜了,酸死人了。”说着还巴唧两下嘴,苦巴下脸。
  “嗯,就是啊,甜中带酸。不是一般的酸,是……”阮鸿飞的嘴叫明湛剩下的半个桔子堵住了。若是阮鸿飞敢说“跟醋一样酸”,大喜的日子,明湛可不想挨揍。
  凤家兄弟都擅长欺软怕硬,像先前凤景乾多有风度一人,近些天被阮鸿飞折磨的够呛,偏又打不过阮鸿飞。只得时不时拿明湛出气,倒是隔山打牛,把阮鸿飞心疼的够呛,也稍稍收敛了些。
  正当凤景乾与阮鸿飞面对面笑的不善时,冯诚及时雨一样进来提醒,“陛下,晚宴的时间快到了。”
  明湛松口气,急忙大声唤人进来服侍换衣。
  凤景乾与阮鸿飞相视一眼,转而各换各的衣裳。
  明湛庆幸的是终于可以不必穿那二十来斤重绣着金龙腾云宝石珍珠的大礼服了,虽然现在要换的仍是一件明黄的皇袍,不过相较于登基典礼那一件,实在是轻省多了。就是龙冠,也完全是用金线织的,经过改良,完全不扯头皮,不压脖子。
  凤景乾已经把去云南的事都安排好了,如今不过是为明湛撑撑场子。
  阮鸿飞的衣裳最轻省便宜,人家大小也算个开国之君了,爱穿啥穿啥,哪怕就是不穿,也可以说是人杜若国的风俗。
  明湛瞧着阮鸿飞一身仿魏晋古服的玄裳,别提多养眼了,忍不住说,“我来帮你系腰带吧。”自发过去,从摇光手中接过缀了玉片的锦带,帮阮鸿飞扣在腰间,趁机揩把油。
  凤景乾暗思量:这贱人换身儿体面衣裳,更加要人命了。
  尽管明湛非常愿意拉着阮鸿飞的手一道去参加晚宴,YY一下,多么的有国母国父的感觉啊。不过,阮鸿飞仍是先走一步与自己的属下汇合,在宴会中找到自己的位子,静待明湛与凤景乾的御驾。
  这父子二人来的也不慢,明亮如两座会移动的明黄的烛台,灼的人眼睛痛。
  明湛个子不高,也没凤景乾那种久居上位高深莫测的雍容霸气,这一身龙袍在他身上就显的格外俏皮些,尤其这小子也不喜板着脸装深沉,他唇红齿白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眼睛弯弯的看谁都和气。左颊边还有一俏皮小酒窝儿,以至于不了解帝都的人对于新出炉的皇帝陛下怎么看怎么觉得亲民。
  凤景乾先讲了几句开场白,明湛跟着说了几句废话,大家一祝太上皇万寿常青,二祝皇帝万岁万岁,三祝天下太平,喝了三巡酒。
  鞑靼使臣先举杯道,“小臣谨代表我鞑靼大汗愿我鞑靼与天朝永结万世之友谊,祝皇帝陛下龙御天下,愿太上皇陛下永享万年。”
  瞧这话说的多刁啊,别看天朝人总称北方游牧民族为蛮人蛮子,其实人家挺有心眼儿。这不,明湛刚登基,他们就知道挑拨明湛与凤景乾的关系了。
  明湛笑道,“多谢你们想着了,听说你家大汗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大灵便,不然请他来参加父皇的禅位大典与朕的登基大典岂不好呢?”
  “我家大汗国事繁忙,实在没空,不然定会来此与皇帝陛下一见。”使臣道,“前我家大汗有迎娶贵国昭和公主之美,今听闻陛下登基,我家大汗愿为我家三王子再聘天朝公主为妻,以续两国秦晋之好。”这都是屁话,娶了昭和公主,这群人该抢也没少抢,只是凤景乾登基后平阳侯于西北练兵,大胜了几场,这群人方安分了些。
  明湛和气的脸上绽出一抹和悦的笑,他转头看向凤景乾,宫里倒是还有两位公主,不过七八岁。
  凤景乾不动声色,“明湛,你说呢。”
  “好虽好,只是门不当户不对哪。”明湛叹一声,笑看鞑靼使臣。
  那使臣脸色一冷,问道,“陛下的意思是我大汗王子,配不上贵国公主吗?”
  明湛笑而不语,指了指理藩院大臣林永裳,林永裳起身道,“使臣莫恼,我家陛下并无藐视之意。据我所知,你家大汗王子就有十五个,如今这三王子可并没有册立王太子吧。你家王子多了去,若个个儿想迎娶我朝公主,我朝也没这么多公主可许哪。”
  这在都察院历练过的嘴皮子,果然不一般哪。林永裳一番话硬是说的情真意切,且他人生的俊俏年轻,亦不能让人生出厌恶之感。林永裳又道,“先前有你家大汗迎娶我朝昭和公主之例,如今我朝新帝登基,他日待你家新汗王登上汗位,若有求亲之意,我家陛下定会慎重考虑与贵族新大汗结亲之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