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燕过无弦 作者:倚歌长聆

字体:[ ]

 
书名:燕过无弦
作者:倚歌长聆
 
文案
“有人说,尽管我们毫发无损,但内心受到重创,也是会灰飞烟灭的。”月无弦伸手捂住心口,玛瑙似的赤红色的双瞳仿佛泛着流光,璀璨星空也在此刻黯然失色。他望向身前之人,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子燕,你可曾听说过?”
凤子燕轻轻点头,面容清冷,神情淡漠:“听说过,所以呢?”
月无弦走近一步,凤子燕近在咫尺的脸又一次让他感到锥心疼痛,半晌,他终是收回目光,微微一笑道:“是吗?原来你知道。”他握住凤子燕的手,将他微凉的指尖贴在自己胸口:“感觉到了吗?这里,在疼。”
凤子燕却反握住月无弦的手,亦将他的掌心贴上自己的胸口,沉声道:“你是不是什么也感觉不到?它不会疼,因为死了。”
 
 
“燕过无弦,燕过无弦,无弦,便无燕,无燕,也无弦。”月无弦望着凤子燕渐行渐远的背影,令人生不如死的疼痛自心口处传来。
撕心裂肺,想来也就是这样了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子燕,月无弦 ┃ 配角:月临,祀尧 ┃ 其它:妖魔仙冥
 
 
  ☆、第一章
 
  天上一仙界,仙界一仙君,地下一冥界,冥界一冥王。也只有在仙冥两界君主更替时,才会热闹得整个尘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仙界与冥界都是子嗣继位,而天地之间的魔界与妖界则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有最强的力量,就有绝对的服从。
  听闻今日仙界的十六少君凤子燕要继位,各界之首无一缺席,都怀着各异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位仙界最为年少的少君究竟是何许人物。
  白雾茫茫,烟雾缭绕。
  远远望去,坐在正前方最高处的便是仙君,仙君左侧坐着仙后,右侧便是凤子燕,身前是另十五位少君。几人皆是银发金瞳,白衣白纱。
  最高处的仙君已在众人的恭维下笑得合不拢嘴,周围的人也皆是谈笑风生,只有仙君右侧的凤子燕沉默寡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不被干扰,安静得仿佛四周都是一片虚无。
  妖界少尊月临扯了扯魔尊月无弦的衣袖,指着高处的凤子燕道:“弦哥哥,他好漂亮。”
  月无弦甩开月临的手,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半晌无言。
  月临撇了撇嘴,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无辜。见月无弦迟迟无动于衷,只好悻悻回了自己的座位,但那双神采奕奕的眸子,依旧停留在月无弦身上,不曾远离,不曾动摇。
  冥王祀尧端着酒杯踱步而来,身后照旧跟着一男一女两位护法。他抬手搭上月无弦的肩,笑道:“几百年前的事儿了,还记着呢。”
  “冥王好生悠闲,旁人都忙着恭维新上位的仙君,您倒是问候起我的私事了。”月无弦与祀尧碰杯,唇边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赤红色的眸子却宛如鲜血欲滴。
  祀尧笑道:“活得久了,这种话听烦了,也说烦了。”
  不远处的月临见此又赶忙跑来,月白色的长衫在半空中划出好看的弧线:“祀尧大哥!”
  祀尧还未来得及回应,月临便纵身一跃挂在他身上:“祀尧大哥,给月临带礼物了吗?” 
  祀尧打趣道:“又不是你继位,要礼物做什么?”
  月临又从祀尧身上跳下,碧蓝色的双眸瞪得大大的:“迟早的事!”
  祀尧揉揉月临的发,笑着说:“好好好,月临继位的时候,要什么都给你。”
  而一旁的月无弦始终望着远处的凤子燕,生怕稍不留意,他就不见。
  月无弦终是没让自己留到最后,盛宴还未正式开始,就带着魔界的人早早离去了。而月无弦一走,月临也呆不住,立即带着妖界的人跟着月无弦一并离开。倒是冥王祀尧端着酒杯四处游走,好不悠闲。
  圣座上的凤子燕这才轻舒口气,方才被月无弦炽热的目光盯了个彻底,竟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情绪缓过来时,才发觉指尖几乎要掐进皮肉里。
  魔界继位从来都与身份地位无关,魔尊退位时,即便是少尊主想要继位,亦要与魔界众强者血战一番。而月无弦便是浴血奋战,孤身一人,势不可挡。有最强的力量即可说服一切,月无弦相信这一点。故此,半魔半妖的他登上尊主之位却从未被反驳。
  凤子燕初见月无弦之时,便是在三百年前的魔界盛宴。
  凤子燕代表仙界前来祝贺,他本就不是习惯阿谀奉承之人,献了礼,表了意,与几位相识的友人问候几声就转身离去。
  总算是在众人前进时退出了偌大的殿堂,谁知,寻摸良久都找不到方才在外等候的二位护法。正无奈之时,目光瞥见不远处的巨石上斜躺着的月无弦。颀长的身材,红发黑衣,好不威风。
  凤子燕朝月无弦走近了去,三步之遥时停了下来。这时他才看清月无弦的模样,不同于其他魔族的白皙皮肤与浅色的唇,长至锁骨的红发微卷。凤子燕霎时忘了自己的来意,直到月无弦感受到他的目光似的缓缓睁眼。
  一双充满野心的赤红色的眼。
  那双眼睛亦看向凤子燕,二人相视,久久无言。
  好在凤子燕并没有沉默太久,对上那双赤红色的眸子,轻声道:“公子可否见到过两位仙界护法?”
  那双赤红色的眸子重新合上,亦不作答。
  凤子燕以为他不知仙界人是何模样,又道:“就是……银发金瞳,竹青色长衫,呃……”
  话未说完,就见月无弦坐起身来,眼中是毫不保留的不耐烦。
  “你受伤了!”凤子燕也不顾月无弦的情绪,只见他微敞开的胸前赫然一道狰狞的刀痕,未流血也未愈合。凤子燕在心里感叹魔族人就是魔族人,连自己受伤也不管,嘴上却道:“我给你包扎吧?”
  月无弦总算开口,声音低沉且略微沙哑,像是很久没有与人说过话:“你是何人?”
  “仙界少君凤子燕,来给魔尊送贺礼。”凤子燕唇角微扬,金色的瞳眸中出现月无弦从未见过的神色。
  偏偏月无弦也不过是问问而已,完全没有要介绍自己的意思。点点头,又归于沉默。
  凤子燕终于是觉得尴尬了,微微蹙眉,决定不和眼前之人继续交流:“公子若未见过,那子燕就先告辞了。”
  语罢就要转身,却被扯住了衣袖。他顺势抬头,却见月无弦微眯着眼,懒懒道:“不是说要给我包扎?怎的,没见过你要找的人,就不愿意了?”
  凤子燕愣了愣,倒不是把自己说的话忘了,只不过觉得对方好像明显透露着一股“不需要”的气势。但他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待月无弦松手,他立即从自己衣袖上扯下一块,一边上前给月无弦包扎一边笑道:“公子怎么称呼?”
  “月无弦。”很平淡的语气。
  凤子燕停在月无弦胸口的手顿了顿。月无弦?是那个月无弦吗……
  月无弦却在此时对他伸出手:“给我的贺礼呢?”
  凤子燕在月无弦胸口顿了顿的手又抖了抖。半晌才抬起头对月无弦狡黠一笑,指了指殿堂的大门,道:“给了一个不知道的谁,你一会儿找他要吧……”
  月无弦的眉毛跳了跳:“你都不知道的谁,那我去哪找这个谁?”
  凤子燕正准备回答,就见素雪、澜月两位护法已经从殿堂里出来,想必也是方才进去寻凤子燕未果。凤子燕对着月无弦笑笑,道:“我要找的人到了,你的贺礼……我下次再补过!”
  话音落下即是白光一闪,与不远处的二人一齐消失。
  月无弦望着方才凤子燕所站的地方出神,修长的指尖抚上自己的胸口。
  从未有过的感觉,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月无弦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魔界主殿堂之外的庭院中。庭院已经不似百年前荒芜缭乱,可当年那块横在之中略显突兀的巨石却一如从前的模样。像是仙界与魔界之间一个值得取笑的界点。
  月无弦伸手抚上巨石,一刹那仿佛冰凉蚀骨。
  “你跟过来做什么。”月无弦也不回身,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感情起伏。
  “……”他身后的月临微怔,他只是方才一直跟着月无弦罢了,来魔界做什么?这种事,他自己也不知。
  月无弦却也没有要等月临回答的意思,他总是如此,说话只是他此刻想要这么说罢了,而旁人如何作答,他不曾在意。
  月临扯了扯和月无弦一样红色微卷的发,唇角闪过一丝苦笑。一样的发色又如何呢?一个为妖,一个为魔。想到这里,月临碧蓝色的眸子亮了亮,突然道:“哥,下个月,是父亲的生辰,你……”
  “与我无关。”月无弦转身看向月临,赤红色的眸子里是火焰般的野心:“魔界自会派人前往祝贺,但我此生绝不会踏进妖界一步。”月无弦将界字咬得更外用力,话中的生疏再明显不过。
  月临却没有丝毫气愤的样子,点点头,平静道:“可惜了,如果哥在的话……”在的话,又怎样?后半句,月临自己也接不上。
  月无弦笑:“如果我在的话,和你父亲血战一场,然后妖魔两界皆归我所有?若是这样的话,去也无妨。”
  “哥想要妖界?”月临全然不在意月无弦话中的含义,眼里清晰的写着认真:“月临可以帮你。”
  月无弦挑了挑眉:“这话要是被你的妖尊父亲听见了,你准备受多少杖刑?”
  月临迎上月无弦有些讽刺的目光,沉声道:“不怕。”
  见惯了月临扯着他的衣袖撒娇的模样,这般认真的态度倒是让月无弦有些不适应了。好在月临不一会儿就噗哧一声笑出来,一边后退着一边对月无弦笑道:“骗弦哥哥的!才没那么容易呢!”
  话音落下便紫光一闪,人亦消失。
  月无弦这时才忍不住笑了笑。正想回后殿休息,却察觉到身后仿佛有一丝异动。难得的笑意立即敛去,冷声道:“谁?”
  “魔尊好是自信,明知有异动,也不回身看看。”一缕白光从强烈到微弱,白光中的人影亦从模糊到清晰。
  月无弦微微蹙眉,但转身时,眉心又舒展开,嘴角又是那抹若有若无的笑:“仙君也好是悠闲,盛宴还未结束,就委身来魔界闲逛了。”
  凤子燕踱步上前,又是离月无弦三步之遥时停了下来,伸出手,微微一笑道:“今日子燕继位,来找魔尊大人要点薄礼。”单纯的模样与盛宴上高坐着的凤子燕判若两人。
  “哦?”月无弦唇边的笑意更甚,他指了指上方苍蓝色的无际天空:“代表魔族送上的贺礼,在那儿呢。”
  凤子燕偏了偏头:“只要您不用比如‘给了一个不知道的谁’这样的话来搪塞子燕就行。”
  “这话倒是成了用来搪塞了……”月无弦收回手:“你在说你自己么?”
  凤子燕笑道:“当然是只说你。”
  “不公平阿。”月无弦耸肩:“不过我不介意。我这里还给你留了一份,以月无弦本人而不是魔界尊主送出。”
  “为什么?”凤子燕咋了眨眼,金色的瞳眸中如百年前清澈:“明明以魔尊的身份送会更加有面子。月无弦是谁?不认识不认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