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宛童 作者:亚麻子

字体:[ ]

 
文案
苏家大公子素来喜穿白衣,相貌卓绝,明眸剑眉,身后常跟着黑衣的侍从,平日里常去自家经营的酒楼及铺子,自从两年前苏老爷从当家的位子上退下来并传给大少爷之后,他更是一月不着家几次,夜夜睡在酒楼后面的私宅书房里,硬是在一年内,苏家的家底添了一倍多。且大少爷此人乐善好施,不过几天便会在酒楼边搭棚施粥。百姓们见到他时总会喊他苏善人。
至于二少爷苏宛童,则并无传闻提及到,人人只到他爱穿青衣,而相貌蜡黄又普通,若不是平日里他带着假面皮,便是他白费了头顶着的苏家人之称,要知道苏府年前带夫人游历山河的苏老爷的相貌也是百里挑一的俊美,只是年纪有碍,平添了些许威严。而苏宛童也不常离开苏府,所以对相貌的描述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内容标签: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宛童,忘忧,南逐 ┃ 配角:苏宛君,苏白,苏易 ┃ 其它:美攻,年下
 
 
 
  ☆、河灯节
 
  苏府有大公子苏宛君和二公子苏宛童。
  苏家大公子素来喜穿白衣,相貌卓绝,明眸剑眉,身后常跟着黑衣的侍从,平日里常去自家经营的酒楼及铺子,自从两年前苏老爷从当家的位子上退下来并传给大少爷之后,他更是一月不着家几次,夜夜睡在酒楼后面的私宅书房里,硬是在一年内,苏家的家底添了一倍多。且大少爷此人乐善好施,不过几天便会在酒楼边搭棚施粥。百姓们见到他时总会喊他苏善人。
  至于二少爷苏宛童,则并无传闻提及到,人人只到他爱穿青衣,而相貌蜡黄又普通,若不是平日里他带着假面皮,便是他白费了头顶着的苏家人之称,要知道苏府年前带夫人游历山河的苏老爷的相貌也是百里挑一的俊美,只是年纪有碍,平添了些许威严。而苏宛童也不常离开苏府,所以对相貌的描述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二少爷!等等我呀。”身后小厮疾步想要追上苏宛童,奈何苏宛童曾练过些许轻功,脚步并不是寻常小厮便可追上的。
  “住口,你是不是要所有人都追上我来。”
  苏宛童定定的站在大门前,许是只一步便可打开。
  “二少爷莫怪,大少爷说了,您须得戴上这幅面皮才可出门,否则大少爷怪罪起来,小的家这二老妻儿可都得没饭吃了。”
  “那面皮闷的慌,哥哥为什么每次都叫我戴上这面皮,我是有多不能见人,那他怎得就不戴上面皮真面目示人。”
  “小的怎么会知大少爷的心思呀,许是大少爷怕您这相貌会吃亏吧,且那忘忧说您若不带面皮他可不保护你。二少爷您就行行好戴上吧。”
  “今儿我就不带,我就不信我没这忘忧就会有什么。”转头不再继续面对小厮,打开了大门提气就冲了出去。
  “二少爷!二少爷!小的这饭碗可是不保了啊!”小厮握着手中这蜡黄的面皮便跑去偏厅找苏管家了。
  要说这二少爷,不带上假面皮,饶是比苏宛君还要好看上三分,但苏宛君一身书生儒雅气,苏宛童却透出孩童纯净调皮的心气来,且说苏宛童应更是像母亲些,虽是男子却当的起美字。
  苏宛童出了门后便在大街上乱逛,当日正是河灯节,但还未入暮街上还是有些冷清的,除了街边小贩正在整理晚上要用的河灯及摆放桌凳,其他人不过寥寥。
  街上路人都盯着苏宛童,这倒也是,他还是第一次顶着自己的脸出苏府逛叶川。
  “公子,小店还没开摊,要不进来坐坐?招牌的甜豆花叶川人都知道的!等开摊了给公子您来一碗权当做今天河灯节的赠礼,您看如何。”
  “好,那我就坐下了。谢谢店家这美意。”
  “公子坐这来,这能看到晚上河灯,人人想坐我还不给呢。公子是哪人,看面孔生的很,不像是叶川人啊。”
  “我初来叶川,还望店家介绍一下河灯节。”苏宛童就着店家的手势坐了下来,听着店家滔滔不绝的讲述这河灯节的由来及传统。
  就在苏宛童在街边小铺坐下的时候。苏府中,小厮找到了苏管家。
  “苏管家,不好啦,二少爷没带着大少爷给的面皮出府了。我们要不要告诉大少爷啊。”
  苏管家那时正在偏厅清帐,却看到跟在二少爷身边的小厮急急忙忙跑来,心想定是这不按常理行动的二少爷没遵照大少爷的意思办事了。但听完小厮说的之后却笑了起来。
  “照我说,大少爷这是太过担忧了,二少爷武功虽不行,但轻功甚好不必如此担心才是,况且依照二少爷那古灵精怪的性子,怎么能吃亏?”
  “苏管家,你且不知,二少爷面孔生,这城镇虽小,不会有什么威胁,但今日是河灯节,这叶川四面八方的文人侠客都会来,若路途之中有人不知哪儿拂了二少爷意了,二少爷的脾气您也不是不知道,定会死磕,万一对方是个武功轻功顶好的人,二少爷伤到了,那可怎么得了,且这忘忧可说了,若二少爷出门在外不带面皮,恕在下难尽保护之责。”
  苏管家却不以为意只告诉小厮让他快快去苏府的酒楼布菜,若有人问起缘由,只说是二少爷晚上定会去便是了。
  小厮似是还是有什么话未说,却还是在苏管家的催促中下去了,只几步便碰上了一直跟着苏二少爷的苏易。
  苏易一看这小厮只身一人又急忙往府外赶的样子就知道,又是自家这少爷跑出去了,当下拉住小厮要他给讲的详细。听完,苏易摆了个臭脸,本清秀的面貌也因这表情变得刻薄来,“你说说你,怎么这么笨,二少爷要出去你不会抱住他腿吗。”
  小厮唯唯诺诺回了句不敢,苏易一下炸毛了,拍了拍小厮的后脑说道,“没用!布菜便由我去吧,反正大少爷要骂定是骂我的。”
  “这二少爷真是不让人省心,这忘忧也是,说不保护便不保护。”说着,还是从手边抽屉拿出一截小短笛吹了个短小的曲子,不一会儿有只黄犬自门外跑来,苏管家俯身拍拍那犬的头。
  “给我叫那忘忧来。”
  黄犬转身往门外跑去,没一会儿,忘忧身着灰色长衫站在偏厅门口。
  “苏管家,你找我?”
  “忘忧,二少爷出门了,你去保护他。”
  “好。”说罢,便提气要出去。
  “且慢,二少爷未带面皮,你就按着二少爷的样子去找。”
  “苏管家,我想您也是知道的,大少爷答应我了,若二少爷在外不带面皮我是不会去保护他的。”
  “你是寻渊阁派给二少爷的暗卫,若二少爷出了什么事,我想你在哪都不好交代,你也知你们阁主是极疼爱二少爷的,在外不带面皮不保护也只是大少爷答应你,这二少爷和阁主可都未答应。”
  “忘忧知此事轻重,谢苏管家告诉。”
  忘忧此人,是寻渊阁派来保护苏宛童的,且连苏宛童的一身轻功也是他教的,他武艺高强只是面上看不出来。相貌平淡,但他五官若单挑出来都是不差的,只是长在一块却并不让人觉得俊美,且麦色皮肤下线条起伏,让人顿生质朴之感。
  若说此人有哪里怪,莫过于他在来苏府那三年之前,对于寻渊阁来说是个资历既新又老的人。新,是指他在到苏府前一年才刚到寻渊阁,老,则是指他十岁便入了寻渊阁,只是不知因为何事在他加入寻渊阁七年之后,便消失了四年。其间四年如同烟尘一般消散于世间,连眼线遍布琼月国的寻渊阁都不曾找到其踪迹,但四年后他却又出现了,带着满身狼狈不堪的痕迹和虚弱的身体,然而阁主却似是知道一般仅是将他抱了回去,并对一众寻渊阁的人声明别问缘由。幸好养了几月很快便好了,但还是与以前有许多不同的。他比起以前,不爱笑了,表情中也鲜少流露出情感,偶尔细微的动作中竟有些许惑人的感觉,寻渊阁中不少人猜出了他不见的那四年被人抓走做了什么,却是碍于阁主之威不便讨论。
  远处山顶的天空渐渐黄了起来,将天空染成一片。苏宛童坐在河边小铺,手中端着刚刚店家送来的豆花。豆花的香甜之气充盈在他嘴中,便是看着河道的眼神都温柔了几分。
  苏宛童是极嗜甜的,照他的话说,若是终日有这些甜物伴着,连人都能多好看三分。
  “忘忧,来了便坐下。”
  “二少爷,你…”
  “苏叶,我现在叫苏叶。”
  “苏叶,你知你大哥答应了我,若是你出府不带面皮,我是不会保护你的。”
  “我并未要求你现在保护我啊,若你不想,现在大可以离开。”
  “你、我不想多说,既然我出来了,便会尽职。”
  “至青哥是不是又用你们阁主要挟你了。”只是抬头看了看忘忧的眼神,他便懂了。
  “阁主到底是有多恐怖,只是一提便煞白了脸,平日里我和阁主见面怎么就看不出来。来,吃豌豆花压压惊。”便又呼了店家端碗豆花来,推至忘忧面前。
  “并不,我只是感激阁主。”
  “感激?”我可不信,后半句并未说出口却是藏在了苏宛童讥讽的笑里。
  “你不是我。”忘忧如是说着开始动手吃起了豆花,往后苏宛童在说什么他也是不回复了。
  苏宛童一人讲了许多话,终于觉得没意思了,拉起忘忧在桌上拍下了钱就站了起来。
  “公子,您这就不看啦?这才刚放起河灯呢。”
  “谢谢店家的好意,我还另有事做,我下次再来。”
  “公子慢走。”店家扯下肩头布巾,手脚轻快的擦起桌子,新客人跟着就入座了。苏宛童同忘忧早已走远,忘忧低着头跟在苏宛童身后,一只手的手腕被苏宛童紧紧抓着,但他却步伐稳健,苏宛童总是转头来看看忘忧,想同他说说话,却没有回答,终是闭了声大步流星往远处走去。
  要说人生也是如此,一个不经意的回头或转身,下一个不同的境地就接踵而至,回头路也有,却是不多,披荆斩棘也许便能找出一二来。
作者有话要说:  
 
  ☆、南逐
 
  苏宛童拉着忘忧走街串巷来了苏家的酒楼,虽是细微的动作,苏宛童却也知道,忘忧并不喜欢他拉着他,轻轻挣了挣却又怕苏宛童不开心,又放弃了,只任由他拉着,表情却绷得紧紧的。
  他们刚一走到门口,小二便迎了上来。
  “客官楼上雅座还是楼下观席。”
  “带我去见你们当家的。”
  “这…当家的在后楼,客官有何事。”
  “别废话带我去便是。”
  “那您边上的这位……”
  “与我同去。”
  小二不多说话带着苏忘两人往酒家后楼走去,到了后楼,苏宛童斥开小二,令忘忧站在门口,进了屋却未见苏宛君,只听见里屋传来几声压抑的呻吟。
  “大少爷……唔嗯!”
  “苏白受着,莫喊。”伴随着话语的还有些许笑声,夹杂着喘息。
  苏宛童想了下又踹了踹刚关上的门,朝着里屋大声喊了句:”苏宛君,你弟来了,你理不理我啊!”
  “童童?你等等,我马上出来了。苏白,替我着衣。”
  “可是少爷,可是还未好,让二少爷稍等片刻吧。”苏白自苏宛君胯间抬头,面色潮红。
  “童童来了。”苏宛君手覆在苏白头上,发丝在掌心仍旧顺滑。苏白咬了咬唇,他知道的,苏宛童对于苏宛君来说,就像是一道令符,可以说是指哪打哪,苏宛君用了二十年来宠着苏宛童,就是因为苏宛君的宠溺,才让苏宛童成就了现在的性格。任性,霸道,肆意妄为,骄傲自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