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侠,有钱好说话 作者:青骨逆

字体:[ ]

 
 
文案
 
人的一生总要有个梦想,比如说唐无暝。
“我有一个梦想,长大要成为侠客!”
“哈哈小伙子,晕血当什么侠客!杀猪都干不了。”隔壁杀猪老王哈哈大笑
被世界的恶意深深击中后,唐无暝终于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门派。
侠客算什么,有钱能使磨推鬼,能使侠客去杀猪!
可惜他忘了,自己没钱。
 
面对土豪,唐无暝恶向胆边生!
“我不是那种人!”
“三百两。”
“你把我当什么人!”
“四百两!”
“今晚我是你的人......”
 
在金钱利诱下唐无暝终于抛弃了本就不多的节操。
然而天道终归眷顾无节操者,唐无暝最终迎嫁高富帅,出任庄主夫人,走上人生巅峰......
 
总之就是一个告诉我们 做人就是不能要节操的小故事√
 
 
秦兮朝:不是说给钱就干吗?
唐无暝:=口=!不是那个干!
 
此文又叫 #一封情书引发的血案# #霸道土豪爱上我# #我爱你的银子胜过你# #论给钱就干是哪个干# #唐小暝的作死路#
#逗比中带点正经 萌中来点小虐 狗血洒洒有福利#
 
——————————————————温馨提示——————————————————
 
作者√填坑技能√狗血√架空√bug√和谐√宠√1v1√HE√
智商×逻辑×节操×小白×生子×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无暝,秦兮朝 ┃ 配角:温牧云,琉华 ┃ 其它:宠,伪一见钟情,霸道土豪爱上我
 
==================
 
  ☆、第1章 财迷
 
唐无暝是个财迷。
    而且他从不信奉什么“那啥爱财,取之有道”的鬼话,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君子。不然他也不会二半夜趴在别人家客栈的屋檐顶上,往漏风的瓦片缝里捏西红柿汁。
    唐无暝伸着脖子看那悬挂在窗前的“尸体”,在小风的吹拂下晃荡的甚是合心,他左手一只细木条,右手几根细丝线,身旁还摆着一兜没拧完的红硕大番茄。
    俗话说,月黑风高日,杀人放火时,唐无暝以多年的职业水准断定,再有一刻钟,就是执行任务的最好时机。
    而这层瓦片屋檐底下,就是他今夜的任务目标:天下第一庄,江南第一富商,扶风山庄的庄主——秦兮朝。
    可唐无暝并不是个杀手,虽然他隶属于江湖最大的暗杀组织——钱满门。
    十年前,他饿的还剩一口气,恰遇钱满门弟子在巷子里暗戳戳的传教,为了一口吃食,他五两银子把自己卖了进去,原以为抛弃良知就能够成为一个刀锋饮血的凌厉杀手,再也不会受冻挨饿。
    却没承想,他连第一关试练都没能过去。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食堂的赵师傅手提一把大砍刀,在他们新入门的少年面前晃了一圈,只见赵师傅胡子一抖,一个漂亮的手起刀落……唐无暝就两眼一黑翻了过去。
    和那只可怜的羊羔一起,一只被丢下了锅,一只被丢进了钱满门外门,名曰万生堂,实则是个只要给钱,万事都做的杂事铺子,里头汇聚了各色没能通过试练的淘汰品。
    对,淘汰品,这是内门弟子对万生堂的嘲讽。
    而因为晕血这个理由不能成为杀手的,唐无暝是十数年来第一个。
    结果,他最后那点良知是丢掉了,却依旧为生计四处奔波劳碌,干的比别人多,吃的比别人差,赚的还不如内门绝命堂剁人一根手指头的价钱。
    唐无暝表示,他也好想剁剁手指头,划划脑袋,就捞得大笔银钱进账啊。对一个从小就在钱满门这样的地方长大的人来说,着实不能要求他有多崇高的价值观。
    感叹完,转眼一刻钟就已经到了,月亮西斜的恰到好处。
    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让这个负了千万少女心的渣男好好悔过一番,最好吓的他阳痿不举,从此再不能祸害别家的姑娘小姐们。
    唐无暝抻着细枝条“咣咣”的敲了两下客栈的窗户,竖耳听得里头有了动静,立刻拉绳引线,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念出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台词。
    咣咣又是两声。
    窗户应声被推开,一具丧衣裹身的女尸嗵的栽了下来,衣裳斑斑驳驳的暗沉血迹,两只纤细玉足青透发紫,红筋累爆,湿漉漉的头发前披在脸上,只露出了半只乌红发亮的眸子,惨兮兮的盯着窗内的男子。
    腥臭的液体滑腻的滴落在窗沿上,两只手僵硬的抬来举去,似乎是要去抓什么。
    男子愕然笑道,“这位……鬼小姐,是有什么话想对秦某讲?”
    唐无暝暗暗嘿了一声,夜半见鬼,他丫竟然这么淡定。既然如此,那只好继续第二步计划了。
    “秦兮朝……秦兮朝……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已经默默注视你很久了,在你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夜里走路的时候……”
    幽幽的声音从女鬼头顶漫来,时扬时抑,或短或低,飘荡无根,“秦兮朝……我那么喜欢你,像喜欢棺材一样喜欢你,我的姐妹们也很欣赏你……”
    说着,乱腻的长发下,似乎是嘴的位置,还留下一串殷红的液体。
    “地府月好,不如下来与我们共醉一场罢……”女尸的手一勾一勾的,要将秦兮朝真的勾进地府里去。
    秦兮朝手指在窗沿上抹了一把,两指一捻,鼻底一嗅,勾唇笑道,“好啊,既然这位小姐这么诚挚,连夜来邀请秦某,秦某自当不胜欣喜。”
    唐无暝趴在顶上,抻着脖子也不可能看得到屋里头的动静,更加不可能知道秦兮朝的动作,以他的职业素养,他只知道计划似乎没有成功,秦大少根本没有被吓到。
    不可怕吗,哪里不可怕!
    这可是他花了三天三夜做出来的逼真女尸,衣裳是他乱葬岗里捡的,头发是捞隔壁湖里的水藻,手脚的青蜡可都是难得调制成功的颜色,就连那颗半露不露的眼珠都是他压箱底的宝贝红琉璃!
    唐无暝不服气,就这造假尸的手法,在外门间可是连续畅三年,具具好评,不吓疯几个也得吓尿几个好麽,你秦大少这么淡定简直实在侮辱我的事业。
    女尸的手也跟着唐无暝的心情,愤懑的凭空抓举了几下。
    秦兮朝抬头看了眼屋顶,顺手拎起一旁斜靠着的长剑,“秦某都这么热情的答应姑娘了,姑娘何不下来与秦某一聚?”
    聚字落地,手中剑未出鞘就破空而去,径直向那头顶的三尺方圆地铿锵掷去。
    唐无暝正趴在那要挤一颗西红柿冒充血浆,只感觉身下瓦片震动,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身下屋顶就破了一个大洞。
    稀里哗啦,砰……
    霎时尘土飞扬,汁液乱溅,唐无暝一声救命都没喊出口,就四脚朝天砸在了地板上,烂番茄砸了他一身。女尸没了绳索吊着,也头重脚轻的从窗户口里栽了进来,整好脸对脸趴在唐无暝脑袋顶上。
    唐无暝当即眼一闭,“啊!!——鬼啊!”
    下一刻,整个屋里都回荡着尖厉的惨叫。
    尘土散尽,秦兮朝耳里被叫的发矒,一脚勾起地上的长剑,两下将那“女尸”挑远了,才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影,“自己被自己做的东西吓着,不丢人?”
    唐无暝眼眯开一条缝,已不见那女鬼,却隐约见到面前站着一名年轻男子,月光倾照下,面容俊朗,身姿挺拔,即使只披一件白衫也是个风华浊世的佳公子,怪不得能引得那么多姑娘的怨恨。
    地上的人上半张脸都遮在铁器面具之后,只见秦兮朝面上微带戒备,开口问道,“怎么,还打算让秦某扶你起来?”
    唐无暝抬手摸到脸上面具还在,随即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后跳两步就要摸自己的武器,却是左右都没有,扫了一圈地上的狼藉残末,也没见自己那把机簧轻弩的影子。
    “你可是在找这个?”秦兮朝从背后拎出一个包裹,半截弩口从布包里探了出来。
    没了武器,唐无暝瞬间没了底气,从袖兜里摸出一把散钉防在手里,“你……你要做什么!”
    秦兮朝出声笑说,“是你夜半要来约我共饮,反倒问我要做什么,岂不是显得秦某我喧宾夺主了。”扫了一眼对面那人衣肩上的铜钱纹饰,问道,“钱满门的?”
    秦兮朝随手将轻弩包裹向他一丢,“我又得罪哪家小姐了?”
    唐无暝趁黑白了他一眼,颇有自知之明,看来没少受各家小姐的怨闷之罪。
    秦兮朝看他也不肯说个只言片语,笑叹道,“罢了,你走吧,回去就跟那家小姐说,秦某吓昏的不省人事,刚才那声尖叫就当秦某的好了,记得说的声情并茂一点。”
    “……”
    看了看窗台底下横卧着的人造女鬼,又道,“以后装血浆,不要用西红柿,味儿太大,秦某不喜欢。”
    “……”
    “水藻也应该洗一洗,太臭;还有,青蜡调的太重了,应该再在里头再加点石黄。”
    “……”唐无暝嘴角已经抽搐,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质疑我的业务,这每个尸体都是我的亲闺女,你怎么能挑剔她们的容貌!
    失败,太失败了,这是今年最失败的一桩单子了,这事儿要传回外门去,都要被师兄们笑掉大牙了。
    见秦兮朝也没有要怎样的意思,唐无暝挫败的收回手中暗器,捡起脚边的包裹往身上一背。
    几步夺到窗口,刚要翻身跳去,忽又想起什么,弯腰一把抠去了尸体眼中镶嵌的红琉璃,宝贝似的擦了两擦,塞进袖子里。
    任务失败就已经很赔本了,可不能再搭一颗上好的琉璃珠。
    秦兮朝抱臂看着,在他弯腰抠眼珠的那刻,忽觉视线里闯过一个熟悉物件,一扫而过,再细看就埋隐在唐无暝的衣摆里了。
    那是……
    “等等——”
    唐无暝哪里听得这句等,他一武艺不行,二又不晓得秦兮朝的武功底细,不过想人家可是扶风山庄的庄主,游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被各家花痴小姐们的爹娘弄死,料想绝壁不会太弱。
    那他还不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就跑多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