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爷的男妾 作者:浮云的爱

字体:[ ]

 
备注:
文案
钟敏想过很多种可能,
可惜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 
他竟会替嫁!
嫡姐与人私奔,嫡母为了避灾,竟让他替姐代嫁!
代嫁就代嫁吧,问题是……他是男的!男的!
就算是病得快死了,也变不成女的呀!这嫡母的脑子让猪啃了吗?这样瘪脚的事也想得出来!
可嫡母的一句话就噎得钟敏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活不了几天,等王爷三个月回朝,你早烧成灰了。”
钟敏“……”
 
本文:1V1,主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敏 ┃ 配角:李睿 ┃ 其它:
==================
 
  ☆、第1章
 
  钟家在南朝也曾是名门望族的世家,也曾风光一时。
  只是到钟玉这一辈,家道已败。
  钟玉自出生就知道,做为家族中一个常年患病、母亲又过早离世的不受宠庶子,被当作家族棋子是必然的,他想过很多种自己的结局,最有可能的就是成人后结一门对父母有利用价值的亲,最坏的就是被家里人遗弃成为一名废子,在成人后能分得一份薄产,然后赶出家门。不论是哪一种,介于他“不争气”的身子骨,他都只能很低调的做人,希望行了十五岁的成人礼后拖着“奄奄一息”的病体,顺利地被家人赶出家门。
  可惜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
  他竟会替嫁!
  嫡姐与人私奔,嫡母为了避灾,竟让他替姐代嫁!
  代嫁就代嫁吧,问题是……他是男的!男的!
  就算是病得快死了,也变不成女的呀!这嫡母的脑子让猪啃了吗?这样瘪脚的事也想得出来!
  可嫡母的一句话就噎得钟敏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活不了几天,等王爷三个月回朝,你早烧成灰了。”
  钟敏“……”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他因体弱生病少惹了许多麻烦事,可如今也因为这,要做替罪羊。还真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反抗无效的钟敏顶着头盖,以嫡姐钟玉梅的身份从偏门嫁进了王府,成了王爷的第九个妾侍。好在王爷不在,又是妾侍,加上钟敏病若西施的身子骨,人们怕传了病气,鲜少有人到他居住的园子里来,倒也没让别人瞧出什么破绽来。
  可恨地是钟家害怕三个月后王爷归来,钟敏没死成,事情败露对钟家有害,便在钟敏上花轿前强行逼着他服下只能活三个来月的慢性毒药,只等王爷归来好领他死后的赏金贴补家用。
  这简直欺人太甚!
  本来还打算假死、息事宁人的钟敏改主意了。
  这么想让他死,他还偏不死了,不但不死,还要惹得事出来,恶心恶心钟家人。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啊!
  好吧,钟敏其实是一个带着空间的穿越者,天生带修复异能,不然也不会在钟家病那么多年也死不下去。
 
  ☆、第2章
 
  杨柳垂岸,春风拂面,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淡淡的清香,钟敏轻轻弹了弹衣领上的灰尘,深深嗅了一口清新干净的空气,唉,这样好质量的空气由于环境的污染后世已经再难闻到啊!
  嫁入王府已经有两个月了,虽然王爷去平乱还没有回来,但王府的总管家唐坚绝对是个非常称职的管家,王爷虽有九个妾却一直没有立王妃,府里的大小事务均是由总管唐坚说了算,这总管差不多就是半个主人。平日里钟敏这些个侍妾有什么事也得唐坚点了头才行,出门自然是不容易的。钟敏这也是申请了几次,唐坚才点头同意让钟敏的陪嫁丫环出去采办钟敏特用的药材。借着这个由头,钟敏才好不容易溜出来,让陪嫁丫环冰雁扮成他的模样卧床在家。
  两个月没去自己的医馆看看,心里委实放心不下。说起这医馆那可是钟敏在这世里的唯一的私产。在钟家呆着得这十五年也幸亏是个没人在意,任其自生自灭的庶子,让他有很多自己的时间忙着制造药丸,忙着溜出家门卖药,偶尔替人看个小病,好容易才攒下一笔钱买下了一间四十平方的小铺面,请瘳大夫替自己坐镇,总算让钟敏找到了一点自己活着的价值。
  “掌柜,快!快!来了一位极重的病人,眼前就要不行了!瘳大夫让小的来叫你快去看看!”远处奔来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远远的看到钟敏就扯着嗓子地叫喊。
  钟敏刚买了新出炉的糕点,还没来得及放进嘴里。就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见是自己医馆的伙计其一李照,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总是一惊一炸的。不过听到有重病病人,心里还是慎重起来,迎着李照向自己的那间名叫“济世堂”医馆的方向边走边问道“别急,慢慢说,”
  原来是一位急性腹痛的老者,由家人送来时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瘳大夫下了几针,也没能为者人止住痛,反而令老人昏厥了过去,药铺的人这才急了,急急奔来找钟敏。
  瘳大夫是钟敏请来的老大夫,医术虽算不上顶好但一般的疑难杂症也是难不住他的,要不然钟敏这深居简出的也无法料理好自己悄悄开得这个小医馆。别小看了这小医馆,五年过去了,钟敏的小医馆在这京城里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想不到今日会遇到连瘳大夫也措手不及的病患,钟敏只能哀叹自己运气不好,刚从医馆与廖大夫结了结账,正打算顺道散散心,必竟从王府出来一趟不容易,想不到就这样没有了。
  赶到医馆,里面已经挤满了人,吵吵嚷襄的。李照吼了一嗓子钟大夫到了,人群立刻让出一条道来。里屋床上侧躺着一位病人,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两眼紧闭缩成一团。瘳大夫正准备扎针,一见钟敏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钟敏仔细查看后,蹙了下眉,对廖大夫和医馆的伙计们吩咐“是急性阑尾炎,必须立刻手术。”
  急性阑尾炎?瘳大夫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钟敏,钟敏常常会嘣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病症名称,虽然他早已经习惯了,但仍是控制不住心底的好奇。这大概是所有好学之人的毛病吧。
  听到吩咐,瘳大夫和李照不敢迟疑,立刻去做手术准备。需要做手术的病人并不多,一般都是极重的病人才会做手术,之前钟敏也做过几个,所以廖大夫和李照等人一听要做手术片刻也不敢耽搁。
  手术一般都是钟敏独自完成,不需要任何帮助。必竟他用得是异能修复。若被人知道了定然会被当作妖孽处死,所以他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生恐出了差错。好在他也曾学了不少医理,这一世在钟家也看了不少医学书,倒也不怕穿帮。
  半个时辰之后,钟敏打开门走了出来,廖大夫和李照立刻迎上前来。钟敏先冲瘳大夫点了点头,瘳大夫会意,知道病人已脱离了危险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而李照非常有眼色地拧了一张干净的帕子过来。
  钟敏会心一笑,冲李照赞赏地点了点头,便接过李照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每次用过异能他都会感到疲惫,这在末世时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钟敏想了想大概是源于这身子骨常年受损的原因吧。
  “先在医馆呆一天观察观察,若没有发热症状再让他家里人带回家休养。”钟敏将擦了汗的帕子还给李照,吩咐了一句方坐在休息的椅子缓了一口气,端起李照早就放在桌子上替他上好的茶,浅浅喝了一口。
  得了准信,瘳大夫立刻就冲进屋里去看病人了,而李照听了钟敏的吩咐则去通知守在屋外的病人家属。
  不一会儿,病人家属先去看了病人,又出来谢了谢钟敏,然后留下一家人回家去了。
  “我父亲真的没事了?”留下来的病人家属,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青小伙子,这时揣着小心,怯怯地看着钟敏寻问。显然不太相信这位看上去太过年轻的大夫,要不是刚才那位资深的老大夫也说不打紧了,他是断不会相信这位年轻大夫的。实在太年轻了,他都怀疑他有没有成年!
  “放心吧,只要今夜不发热,明日就可以回家休养了。以后在饮食注意一些就好。”钟敏面无表情地端起茶喝了一口,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可靠。没办法他这张脸连他自己都觉得太嫩。
  小伙垂了垂眼睑,想了想又抬眼看了几下钟敏,最后还是决定进屋去找瘳大夫去了。
  钟敏无奈地撇了下嘴角,下意识地揉搓了一下脸。
  十五岁的钟敏哪怕芯子是经历了末世拥有异能的成年人,可外表仍旧是个长得清秀纤弱的少年,一副病若西施的样子,难怪没有说服力。
  在医馆又坐了一会儿,见没什么要帮忙的,钟敏松了一口气,摸了摸有些扁了肚子,准备再去卖点“香满堂”的点心,刚才卖得那些个没来得及吃的点心都送给瘳大夫和李照李明两个伙计了;末世后粮食缺乏造就钟敏对吃得东西特别执着和珍惜。
  看着天,钟敏默默算了算时间,打算先去瞅瞅要卖得几味制药用的药材,等回了王府再从空间将里面种植的这个世界极为稀少的那味药材拿出来给高冷的唐坚大人过目,基本就可以安然回到自己居住的“绿汀园”。
  想到这,钟敏又有悲愤了。好容易快熬到十六岁成年,又被黑心的钟家丢进了王府这张虎穴。要不是他从出生就带着异能和空间,只怕早就死得渣渣都不剩了。即便是这样,他这身体也受损严重。谪母一个不开心就喜欢乐此不疲地找他的麻烦,在这个孝大于天的世道,钟敏觉得能活着真得很幸运。当然他也绝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将买得点心和药材放进空间,钟敏正打算躲藏到附近的胡同里换装。他观察很久才选的地方,这胡同鲜少有人来,而且隔几条街就是王府的后门,方便;胡同一面又是京城最大最豪华酒楼的贵宾楼,来得都是大人物,自然没人敢在这胡同里犯混,安全而且不易被人发现。
  突然,阁楼里传来极轻的打斗声,而且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钟敏立刻躲藏到墙角处,心里不由疑惑,这里可是京城有名的酒楼,听说酒楼的幕后老板可是有太后的亲戚,如今这朝堂上皇上软弱,大权基本上是掌控在太后手中,你说谁这么大胆敢在这里行凶?
  钟敏并没有困惑多久,因为屋里的行凶的人已经从二楼的屋里冲了出来,而且还顺手给了钟敏一刀。好在钟敏早有所感,虽然避过了要害处,到底因为身体本身的不给力,寒光闪闪的刀尖还是将手臂滑了一道口子。
  凶手一身黑衣,蒙着面,身手敏捷,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一看就是个武林高手。
  黑衣凶手刚一落地,两道寒光一闪就到了他的跟前,他大刀一挥,寒光闪闪的东西就落到了地上。钟敏低头一看,竟是两把做工精致的柳叶刀。
  黑衣凶手没有停顿,冷冷地扫了一眼钟敏就飞身而去,转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漂亮的身手!
  钟敏嫉妒、羡慕加恨!想他前世也曾这般英武,可现在……唉!
  “啪!”一包东西落在了仍旧在发呆的钟敏面前。
  “刀上有毒,赶紧去看看吧。”
  钟敏回过神,只听到贵宾楼上关窗户的声音,连哪一间都没来得及看清,再一低头,果然看到手臂上有黑血浸出。
  麻的!这是要灭口的节奏。怪不得刚才那凶手仿佛看死人一般看了他一眼。
  钟敏冷冷一哼,不屑地撇了撇嘴角,想害他可没那么容易!
 
  ☆、第三章
 
  回到王府,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钟敏坐在床上用异能为自己驱毒,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事先吃了一颗清毒丸。陪嫁丫环冰雁小心地守在屋外,防止有人突然来打扰。每次少爷出门回来就会显得异常疲惫,这次是最为严重的。
  冰雁是钟家的家生子,家里只有一个兄弟,她八岁就派来侍候钟敏,整整十年了,倒是个老实本份的人。其父母是钟府做杂工的,没什么地位,兄弟倒是个能说会道的,跟着钟府的总管接了外面采办的肥差,可惜不孝顺,倒是冰雁时常帮衬家里的父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