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夜久 作者:墨囚

字体:[ ]

 
书名:夜久
作者:墨囚
 
简介
尽自己所有的对爱的人好,这是九七一直以来所肯定的。
然而流尽碧血换来的结果是什么?被利用?被抛弃?
当一切真相浮出水面,当那个呆傻的人失去一切,一切是否还来的急等他追回。
残忍腹黑教主攻和呆萌痴心影卫受
 
小说关键词: 主角:九七,夜枫 ┃ 配角:白墨劫,寒,蔚,断隐,七九 ┃ 其它:渣攻,先虐受后虐攻
 
☆、九七
 
  ·序
 
  这片大陆,名为大昼,善恶自居,只在人心。
 
  大昼上的有三块令牌,恶,善,白。
 
  掌恶令在如今的骸教中,骸教是教主夜枫对自己一派的简称,专掌惩恶扬善中的惩恶,夜枫行事果断狠劣,不讲人道,是大昼上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掌善令在如今的染教中,染教是教主蔚被人拥戴而成的一个教派,专掌惩恶扬善中的扬善,行事温和,从容有度,是大昼上一个令人倾慕的偏偏君子。
 
  白教至今是最为神秘的一个教派,很少在大昼活动,通常在善恶两派不能维持平衡时出来调控一下,至今无人知晓白教的教主姓甚名谁,长相如何……
 
  大昼在几千年的历史上虽经历几次大劫,却也都安稳度过。
 
  现今却出现了一桩大事……
 
  一月之前,骸教教主派遣自己的死士和隐卫在一夜之间,竟然掳走了染教教主——蔚。
 
  在这之前谁都没有注意到,骸教落到第九任教主——夜枫手里会变得如此强盛!导致染教对骸教一点对策都没有,只能干瞪着眼睛,却没有人赶出来挑衅。为了继续维持大昼的安稳,蔚的心腹就此被执掌掌善令,暂代教内之事,不使大昼陷入慌乱。
 
  而白教对这件事没有丝毫动静,让人摸不着头脑。
 
  正文
 
  大昼正值三月,阳光明媚,可谓草长莺飞,杨柳堆阴。
 
  在骸教所管辖的一处小镇上,有条弄堂甚是奇怪,虽地处偏僻,可那家小小的云吞店却排起了长队。
 
  队中的人大多是妇人,因此,在队伍里,那个灰发的男子在里面极其的显眼,那人约莫二十几的年华,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衫,腰带紧束,显出那人高挑的身段。那人眉眼有些淡然,给人的感觉就是冷冷的,不好惹得主。
 
  因此,妇人们好像感到此人的不同寻常,使得男人前后都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让这个本就显眼的男人愈发的显眼了。
 
  男人长相甚是平凡,但是却干净,简单,有一种淡淡的清香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像是草药的味道,不算好闻,也绝不难闻。
 
  店主早已认识这个在他的店里算是比较突兀的男人。
 
  几乎是隔三差五,这个男人就会来这里带走两份云吞糕,桂花味,一份要甜,一份不要……
 
  男人总是留下钱就带着东西离开,几乎不会开口说什么。
 
  九七(咳咳,这是人名。)手拿着两份热腾腾的云吞糕,在屋檐上疾步奔走,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春风渐暖,但他还是用衣袖护住了手中的云吞糕,他知道教主不喜欢冷掉的云吞糕,两个教主都不喜欢,一个是跟了十五年的教主,夜枫,二而另一个,想到这里,灰发男子的脚步微微慢了一下……
 
  另个是教主一心一意想得到的人——染教教主:蔚……
 
  一个月前,被自己从染教掳去,半个月前,被教主囚jin在卧房的俊美男人……
 
  九七,到了这时,你是不是该放下你那愚蠢的奢望和妄想?
 
  没错,九七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想法:深深被教主吸引,他明白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教主时自己就陷了进去,呆在教主身边一十五年,对那个嗜血如麻的人依旧有着深深地感情,无法摆脱!
 
  也许在第一眼,自己就注定已经没有自己的人生了……
 
  灰发男子丝毫没有意思到自己脚步慢了下来,只是专心的陷入了自己的记忆。
 
  那应该是12年前的一个午后,当时是冬天,大昼的冬天总是那么寒冷,那么干涩。那时自己应该是9岁,一个本该儿绕母膝的日子,而自己却被套上颈圈,拴在外面,供人赏玩,供人买卖。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家里穷的连老鼠都饿死了,恰在此时母亲生了重病,一向深爱着母亲的父亲没有丝毫犹豫就把家里唯一值钱的自己——他们的儿子,卖了。
 
  自己本就瘦弱,在那些孩子里更本是最不起眼的,没有几个卖家愿意甚至是多看我一眼,哪个人会买一个还要自己养胖的人干活?
 
  在笼子里的日子,自己只是望着天空不断飘下宛如棉絮一般来的雪花,要是能和棉絮一样能相拥取暖就好了……
 
  只有在这时候自己才意识到,自己不想死!!绝对不想死!!
 
  无论怎么样,都想要活下去!
 
  那一天,一向剧烈的风微微有些收敛,雪却愈加的大了,像一片一片的白色羽毛无悲无喜的降临到这个世界。
 
  对于自己,那依旧是平常无比的日子,然而却成了我生命中最不同的日子。
 
  因为那天大学他出现了。
 
  “抬起头让我看看。”
 
  想起在自己头顶上方的明明是一个少年的声音,但是声音中却带着令人俯首称臣的命令色彩。像极了君临天下之人的口气。
 
  我抬起头的时候,那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神,你高高束起长发在风雪中飞舞,若纯白宣纸上的泼墨,在我的眼底晕染开来,浸透了我整个生命。
 
  一双黑色的眸子犀利而明媚,没有轻视,没有鄙夷的看着狼狈跪在雪地里,脖子中还有链子拴在一旁桩子上的我,当时,应该有雪花落在你的睫毛上,颤动,飘落……
 
  好美的人……
 
  那是九七见过最美的人,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都不曾改变。
 
  “这双眼睛到是生得不错。”
 
  你走进我的身边,一股仿佛来自雪山白莲的清冽从我通红的鼻翼中划过,怔住了我,只能愣愣的看着从泛着水光的黑色貂裘中伸出的手,抚摸了着我的眼睛,然后手指向下,点了一下我脖子前的锁链。
 
  “啪啦”一声,链子应声而下,落进雪里。
 
  “我买下你了,要么跟我走,要么死在这里。”说完,转头,只留给我一个遗世独立的背影,那一霎那,九七就认定,这条命以后就是这个人了。
 
  少年身后的随从扔了一件棉袄在我身上,便再没有看我,直接跟上了他的主人。
 
  我回过神,立马穿上那件灰色的棉袄,跑着跟上去……
 
  当时我以为我走出了地狱,后来知道,不过是另一个地狱罢了。
 
  灰发男子自嘲的笑了笑,突然意识到以及慢了,立刻加快脚步,很快就消失在春色之中……
 
  灰发男子登上大昼最大的一座山,骸教的宫殿就坐落在这山的半山腰处,被各种树木围绕,现在恰是正午,烟雾被阳光冲散,宫宇被撒上一层淡淡的金光,九七直接跳上了偏殿的一角。一闪身,就进了偏殿。
 
  九七停在门口,轻声道,“少主。”
 
  不久,里面传来懒懒的声音,仿佛是刚刚睡醒的兽王。
 
  “进。”
 
  九七推门,垮进房间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晴欲的味道。很明显是教主和那被锁在床上的人制造出来,九七心中一片苦涩。
 
  回过神的第一眼便看到了窗前卧榻上黑衣半敞的男子,那人眉目低垂,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黑色的睡袍懒懒的开了个口,露出他完美的胸膛,以及锁骨处艳红色的火焰纹身……性(河蟹)感而散漫……
 
  有黑色珠子串着的线在他的周围绕着,在他的脖子间,锁骨处驻足,又像有生命力一样一圈一圈的缠在夜枫露在袍子外面的胳膊上,一直到手掌心,微微的垂在手掌心,景象有一种极尽禁欲的妖冶……
 
  九七听到他家教主说:“九七,比上次又慢了。”
 
  “属下知罪。”九七乖乖递上怀里的还有余温的云吞糕。
 
  夜枫手指探了一下温度,道:“比上次凉了三度,去刑堂领三十鞭。”
 
  语气依旧寒烈,冰冷,没有感情。
 
  “是。”
 
  夜枫看着没为自己辩解一句话的影卫走了出去,笑的妖冶……
 
  “真是个不知道进退的笨蛋。”
 
  而走出房间的九七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即使知道这个高高在上的人永远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对于自己,就是一个十分好用的工具罢了,但是九七的心中还是那么小小的疼了一下,也就小小的,九七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九七退出的时候,看见他家教主从塌下拿出一本画册慵懒的翻开,视线扫过床上的时候又瞥见了重六重床幔中延伸出来的陨铁制成的锁链……
 
  那块陨铁是自己和九二,九三寻了整整两个月,寻来的,九二还因此丢了性命。
 
  如今教主将这陨铁做成了锁链,一头锁在床柱上……
 
  而另一头,锁着的是自家教主一心一意想得到的人。
 
  九七突然觉的有那么一点不好,心里不好。他那张平常的脸仰起头望了望天空,心想,今天的太阳真烈,刺得他眼眶都湿了……
 
  九七努力眨了眨眼睛,然后走向刑房。
 
☆、七九
 
  推开那扇不知道一个月要去多少次的刑房的门,九七提前用胳膊挡在脑袋上方,果然不出所料的挡下了迎面而来的一拳。
 
  “老六……都说过多少遍了,很痛的。”老六其实叫八六,第八任教主的第六位影卫。
 
  屋里传来雄浑厚重的男声,“小七,又来啦?又怎么惹到教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