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前有只病弱受 作者:大路有水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以第一人称写的关于一个病弱受与忠厚攻的故事。
 
据说第一人称很雷,据说第一人称很雷,据说第一人称很狗血。
于是在中二的年纪写了这篇玛丽苏文。
这文放在电脑好多年,前几天整理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翻到。为了庆祝新文首次上榜,就把这文放上来记录上榜时间吧。
喜欢的亲可以捧个情场,不喜欢的可以捧个人场O(∩_∩)O
 
内容标签:甜文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受的名字没想好,张家卖伞的 ┃ 配角:宁大哥,苏君,红雨 ┃ 其它:病弱受忠厚攻,HE
==================
 
  ☆、让人眷恋的温暖
 
  
  “小南,你知道我最就接受不了的就是……你……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不想再等了,我等不起,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我看着站在我面前的男子,往常让人沉沦其中的温柔笑
 
容已不复存在,那沉郁的脸色清楚地说明了他的愤怒。
  他的性子一向温柔谦和,难得发怒,即使发怒了也不过是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无视对方的存在然后转身离开。而如今他
 
却没有这样对我,我该满足了,不是吗?
  “小南,今天的话我可以当没听过,你我还像从前一样,可好?”
  “不,不好!已经回不到以前了,即使你可以,我也做不到。”我不想退缩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跟他表白心意,
 
我不想退缩,“宁大哥,我喜欢你,不管你是否接受,这个都是不争的事实。”
  “好了!够了!”他突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厉声吼道,“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我明明已经给你们机会了,
 
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回头?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愿意回头?”
  “因为……因为无法回头啊!”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的温柔对喜欢你的人来说有多残忍!你给了人希望,你不忍心
 
伤害他人,到头来却将人伤得至深。我伸手抚了抚他紧皱的眉头,后面一番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宁大哥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龙阳断袖之恋,也知道向他表白的后果,曾经就有这么一个人和我一样跟他说了爱他
 
,结果他们十几年的交情说断就断。
  我与他相识不过三年,会有怎样的结果我再清楚不过。可我还是义无反顾飞蛾扑火,我不想一直到死都还只是他的一
 
个普通朋友。
  “小南,我已经失去他了,我不想再失去你这个好友,为了我,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或许你对我的感情并不是爱
 
呢?”
  我摇摇头说:“宁大哥,我不是三岁小孩,我的感情我很清楚。宁大哥,我喜欢你,你可愿意接受我?”
  “小南!”宁大哥脸上已有厉色,双手握住我的肩膀,手上的力度让我的肩膀隐隐作痛,“别逼我!”
  我坦然地看着他说:“宁大哥,你喜欢我吗?”
  “你心中早已知道答案,却为何还要问我?”
  “我不知道,我要听你亲口说予我听。”只有听你亲口说了我才死心。
  沉默。
  他修长好看的手握着我的肩膀松开又握紧,握紧了又松开,如此来来回回,最后他说:“抱歉,我无法接受。”至于
 
无法接受什么,他却连说都不愿说,原来他对于龙阳断袖之恋已厌恶到了连说都不愿说出口的地步。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不是吗?不可以流泪,不可以让他为难,不可以……
  “你别胡思乱想,安心养病,有什么需要尽管跟陈叔说,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告辞。”
  “宁大哥……”我下意识地上去抓住他的衣袖,看向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带着些哀求,“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你身体不好,需要静养。”
  他没有回头看我,答案却已然清楚。温柔善良如他,即使我们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他亦不会说出什么狠话,更何况我
 
们曾经还是知己好友。
  看他如此,我又怎么忍心步步相逼?有些话等他说出口不如我主动提出来,将来即使回想起来心中或许还能找到一些
 
安慰。
  “宁大哥,这些年来谢谢你的照顾,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也很照顾我,但是我总不能一直
 
活在别人的羽翼之下。宁大哥,我想离开这里,到外面去看看,你知道,我一直都想到外面去见识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
 
  “可是……”宁大哥回头,看着我的眼里满是担忧,“你的身骨子不比常人,如何受得了这舟车劳顿?我怕……你…
 
…你不能留下来吗?”
  我心中一动,差点就要开口说我不走了。可是,只怕我若是不走,将来我们之间或许只会变成相见争如不见的地步,
 
与其将来变成相互折磨,不如早点放手。
  “宁大哥,我还没弱到风一吹就倒的地步呢,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何况大夫不是也建议我多出去走动走
 
动的吗?说不定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的身体会比现在更好了呢。”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笑着的,大概是跟他在一起的时
 
间太久了,不自觉的就沾染了他的气息。
  “你……你已经决定了吗?”
  宁大哥眼底透着忧伤,我心中一阵难受,但还是坚定地点点头说:“嗯,我已经决定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
  “这么急?”他顿了顿,又说,“那好,我让陈叔安排。”
  最终还是到了离别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难过,然而我昨夜却睡得很安稳,今天早上的精神也很好,我一路从住处走到
 
宁府门口居然连气都没喘一下。以前有宁大哥扶着我也很难走完这段路,现在我自己一个人居然一口气走完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当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总是学不会坚强,一旦失去了依靠却能迅速成长起来,如我。
  宁大哥没有来送我,意料之中的结果,说不出是不是难过,只是觉得心里有某处空荡荡的,有些茫然。
  永别了,宁大哥。我在心里默念道,然后抬脚跨出宁府的门槛,跨出我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小南……”
  身后传来一声轻唤,这一声真的很轻,若不是我对他那般熟悉,一定会以为是自己有了幻听。
  “宁大哥?!”我回头,果然见他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他在我身后站了多久,以他的个性,就是从我离
 
开住处便一直跟着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们静静对望着,他明显憔悴了许多,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两眼通红布满血丝,不用想也知道他昨天定是一夜
 
未眠。我鼻子一酸,眼泪涌上眼眶,我连忙转过身去,趁着声音没变调之前说:“宁大哥,我走了,保重。”
  我话还没说完便觉得左手一轻,然后听见他说:“我扶你上车。”
  这是最后一次了,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我喜欢被他扶着,每次这样我都会趁机窝在他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让人
 
留恋。
  事实上,让人留恋的何止是他的怀抱?
  临上车之前,他拉着我的手说:“在外面若是累了,就回来吧,宁府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
  我还能回来吗?我口中一阵苦涩:“宁大哥,谢谢你来送我,保重。”我不敢说再会,再会对于我和他来说太遥远了
 
  “保重。”
  我转身上了马车,却不敢掀起帘子看他,我怕,我怕我的心会动摇,我怕我会忍不住跳下马车。他的温柔有时候真的
 
好残忍。
  马车动了,车轮辗过路面扎扎作响,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
  原本我们可以不用走到这一步的,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守着一份没有希望的爱直到死去。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些年来一
 
直靠药物维持着生命,精神状况也时好时坏,最近越发的严重了,有时候在睡梦中都会有醒不过来的恍惚。
  于是,我用自己的人生做了一场赌注,若赢了我便许他一辈子,若输了,我便远走他乡,断了他的一切,了无牵挂。
  既然输了,便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吧。首先要做的就是切断与他的一切联系,车夫就是最先要摆脱的。
  马夫是宁大哥专门安排来照顾我的衣食住行的,他十分尽职,把我照顾得很好,事无巨小都无须我操心分毫,这让我
 
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废人。
  自小我的身体就比常人来得荏弱,据说是因为母亲在怀着我的时候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我先天不足落了病根。大概
 
是出于对我的亏欠,父亲事事都顺着我,家里的事从来不需要我操心,就连他死后,我的将来他都为我安排妥当。
  父亲死后我便搬去了宁府,在那里我认识了宁大哥,他的体贴温柔让我沉醉,即使知道自己是男子,还是忍不住对他
 
产生了仰慕之情。
  或许这样的结果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既然选择了放手,那就断得彻彻底底。
  于是,在我坐在马车上颠簸了五天后,便寻了个借口支开车夫,然后留下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件后我独自驱车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相遇在夜晚
 
  我一路北上,走走歇歇过了近两个月才到达我要去的乡原镇附近一个小村庄。这小村庄大概人口并不多,入夜后大家
 
都熄灯歇息了,只稀稀疏疏地看见几家隐约透着亮光。
  我原打算像往常一样在马车上歇息,马车很大,宁大哥考虑得很做到,不仅在马车上铺了厚厚的垫子和棉被,还装备
 
了一些书籍和生活用品,更重要的是包袱里装着足够我不愁吃不愁穿的银子。
  我驾着马车在村子里兜了一下,想找个客栈投宿一宿,赶了一天的路,总希望能舒舒服服地泡一下热水的。
  可是,这个小村庄似乎没有客栈,我驱车走了一会儿也没见到可以投宿的地方。看着不远处一户还透着亮光的人家,
 
我一番犹豫后还是决定上去碰碰运气。
  “请问有人在家吗?”我敲了敲那户人家的门问道。
  “谁啊?来了。”里面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门嘎吱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眼前突然出现的高大黑影让我一愣,因为那人背对着光,一时没看清他的面容,不过他站立在我面前的的气势还是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