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闻香 作者:酿生贫

字体:[ ]

 
书名:闻香
作者:酿生贫
文案:
     夏侯命宛坐在窗边看着落下的白雪,干净地好像能够洗去一切的污垢,脑子里突然回想起花晓色曾经说过的话,幽蓝的眸子里,透着难以言说的故事。
 
“阿宛,任何人都不能让我失去你,包括你自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侯命宛,花晓色 ┃ 配角:夏侯衾容,水凝霜,殷不负 ┃ 其它:夏侯含宓,常折柳
 
 
==================
 
  ☆、第 1 章
 
  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一盏将要燃尽地油灯,昏黄的灯光照不出这件屋子原本的华丽,任何一件精致的陈设都只留下一个暗黄色的影子,没有一丝生气。
  屋子的内堂中,一个做工讲究、用料精细的雕花木架子上,以兵剑世家独有的机关之术扣着一个人。
  就在三天前,他的身上还有无数各式各样的伤口,就连身上的骨头也断了将近三成。
  而如今,他依旧被扣在那个精美的木架子上,浑身的伤口已经寻不见任何踪迹,断骨也已经接好,正在慢慢痊愈。
  他身上的衣裳很干净,整个人看起来很规整,甚至连一根头发都没有乱,但此刻,他已经昏睡过去。
  精致好看的脸,在如此昏暗的房间里,也显得那么阴暗腐朽,长长的睫毛上翘的弧度极美,他的父亲曾说,那双眼睛最像他的母亲,尤其是睁开眼睛的时候,会绽出浅浅的幽蓝的眸光来。
  门外的风呼呼地吹着,似乎在下着一场大雨。
  兵剑世家以铸术和机关之术闻名江湖,并在江湖占有不小的地位。在兵剑世家,大到世家重地,小到厨房厕所,都有兵剑世家独有的机关。
  那道门,也不例外!
  自从三天前那个人离开后,除了每日来送饭的人,那道门从来不会开。
  而现在,门却慢慢地开了。
  开门的是精通机关之术,故而连一丝声音也没有弄出来。
  冬天的闪电很罕见,却在今晚,门开的一刹照见了门里门外的两个人。
  门里木架子上扣住的人醒了,那双带着幽蓝眸光的美目看向珠帘后那个削瘦的身影,突然苦苦地笑了出来。来的人,正是他的亲妹妹——夏侯含宓。
  夏侯含宓的手中捧着一件狐裘,很小心却很平稳的走了进来。
  她才十三岁,还不到她的兄长的肩膀高,也很少笑,人也沉静,沉静地,像一潭死水。
  夏侯含宓将狐裘放在桌子上,敏捷的扭动机关,有一次扭错了,机关反噬,她的手上也沾上了兄长的血。
  不过,最终还是成功将机关破除。
  披上狐裘的男子心里十分愧疚,他对不起他的妹妹,但妹妹却从来都不说什么。
  “那只白狗,我埋到了南谷花藤下,你快走吧!”夏侯含宓如是说道。
  “阿宓……”看着这样冷静到极致的妹妹,他很心痛,阿宓,才十三岁啊!可他除了心痛愧疚又能如何呢?他能怪谁?怪他的母亲早去?怪他的父亲为了救母亲至今未醒?还是该怪那个伤他身心囚他至此的堂兄?
  他都怪不得,只能怪自己,自己没本事……
  又有谁能够想象,那个笑起来像是山间一股清泉的他,兵剑世家的少主夏侯命宛竟然在自己的家里弄得如此狼狈?
  他是夏侯命宛,江湖人眼中兵剑世家的接班人,随便拿出兵剑世家的一件器物都堪称江湖上的宝贝;他是逍遥江湖的翩翩佳公子,数不清的闺阁女儿对他倾慕真心;他是极爱干净的礼孝之士,任何人看到他都会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但,那只是外人眼中的夏侯命宛,只是夏侯命宛期望中的自己。
  风从门外灌进来,吹地夏侯命宛身上狐裘细腻的皮毛不停地颤动,夏侯命宛微微弯腰握住妹妹的手,两人是同样的冰冷:“阿宓,谢谢!”
  “快走吧。”夏侯含宓低声说道,反手握紧了兄长的手,这或许是她唯一表达感情的方式。他们的堂兄一直以来针对的都只是夏侯命宛,对于夏侯含宓这个妹妹,一直都很爱护,以前夏侯含宓也帮助夏侯命宛逃走,堂兄夏侯衾容半个字也没有怪罪过她,所以,夏侯含宓不怕,夏侯命宛才走地不那么担心。
  雨慢慢小了,夏侯命宛走在妹妹安排的小路上,撑着油纸伞,素有洁癖的他已经满脚的泥,可他却不能动用轻功,一来他的身体尚未恢复,二来他不清楚夏侯衾容究竟有没有在空中安置下细丝机关,若是不小心触碰到,那他就走不了了。
  夜分城里有一座老宅,宅子里住着一对年迈的老夫妻,老汉曾经是朝廷中人,后来告老还乡,与老夫人在夜分城也住了十几年,身子尚算硬朗。
  夏侯命宛一到夜分城便先去了那个老宅,因为他在老宅里藏了衣服以及银钱。不过老汉夫妻并不知道,甚至都不认得夏侯命宛。
  换好干净的衣裳,夏侯命宛便找了个客栈住下。
  路上,他花了两天。
  那是他常去的客栈,不过已经换了老板,只剩看门的小子还能认出他来:“诶?这位公子有一阵儿没来了!小的估摸着得有一年多吧!”
  夏侯命宛穿着他素爱的白衣,披着白狐裘,因为天冷,白狐裘上的兜帽还戴在头上,散在后脑的头发从兜帽中露出来,细腻乌黑,纤长皙白的手指略拨了拨挡住视线的兜帽帽檐,那双泛着幽蓝眸光的瞳子绽出清泉一样舒适的笑容:“难为你记得。”
  夏侯命宛的笑异常的干净清澈,没有任何杂质,好像他一直都是这样,那些灰暗腐朽的伤害都从来没有在他身上降临过,如他的衣裳一样,纯白无暇。
  小子“嘿嘿”地笑了两声,猫着腰引夏侯命宛进去。按着自己记忆中夏侯命宛的习惯,带他上了三楼左厢的雅间门口:“公子还是送些清淡的吃食么?”
  “嗯。”夏侯命宛点头,小子应了声,便飞快地跑去张罗,却在夏侯命宛正要进门之际,隔壁雅间走出一个淡紫色的身影,在冬天,手上还握着折扇。
  夏侯命宛不由得顿了顿脚步。
  “阿宛!”一把折扇被摔在地上的声音,夹杂着一个男人惊异欣喜的声音很快贴近,同样贴近地,还有那人身上极为雅致的白梅花香。
  果然是他——花晓色。
  “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花晓色一把搂住夏侯命宛的腰,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又是生气,一时间情绪太多,整个人的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身子无端受力牵扯,夏侯命宛不由得往花晓色怀里倾,却又轻轻用手肘往花晓色的胸口借力,好让自己站的端正些。一身洁白的衣裳在夏侯命宛站稳后慢慢停止了摆动,随意而平静。
  夏侯命宛轻轻用指关节敲了敲花晓色的手臂,示意他放开:“不过是回了趟家。”
  简单的七个字,加上夏侯命宛独有的如清泉一样干净温和的笑容,将一切都粉饰地十分完美,好像在夏侯命宛的记忆力,根本就不存在那些污秽。
  花晓色也放开了他,却拉着他进了自己的厢房:“你别唬我,我去过兵剑世家找你,可看门的说你没有回去过!”
  厢房的熏香是花晓色自己带的白梅香,清清淡淡的,与如今的夏侯命宛十分的契合。
  香炉边放着一架琴,想来是花晓色无聊地紧,准备弹琴玩儿。不过,虽说是玩儿,花晓色的琴技倒是无人不赞,只是花晓色虽自诩文儒君子,喜好附庸风雅,对音律倒是极有天赋,就是懒得自己动手,除非,他闲得慌。
  夏侯命宛站在琴边,光洁漂亮的指尖轻轻挑起一根弦来,琴发出嗡嗡的声音,好似女子低泣,但夏侯命宛不懂琴,只是听花晓色弹过几次,学地两分挑弦的指法罢了。
  “阿宛!”花晓色歪着身子在夏侯命宛耳边叫到,对于自己的问题被无视,他很不高兴,瘪着嘴,等着夏侯命宛的回答。
  夏侯命宛旋即坐在一个圈椅上,一手支着头,翘起了腿看着花晓色:“所以,你剥了他们的皮,做成皮筏,踩着皮筏,穿过了兵剑世家外面的那条河。”
  那条河很宽,却并不是夏侯命宛顺着走到夜分城的那条小河。
  花晓色坐在夏侯命宛对面,像蔫了不少气一般,低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并不说话。
  冬日的热茶水,白色的烟雾轻轻袅袅地从杯中升起,朦胧迷幻地飘过花晓色的那张十分好看的脸。夏侯命宛垂了垂眼睫,朝花晓色说道:“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么?”
  花晓色瞪着眼睛放下茶杯,杯中尚未喝完的半杯茶水溅落出来,打湿了他淡紫色的衣袖:“第一,他们骗我,死有余辜!第二,哪个王八羔子告诉你的?”
  还能有谁呢?当然是夏侯命宛的好堂兄——夏侯衾容。
  夏侯命宛还记得,当时正是六月天,身上不知道第几次的伤已经痊愈的时候,夏侯衾容提着一壶酒来找他,他告诉夏侯命宛,有人来兵剑世家要人,可惜吃了闭门羹,那个人气不过,就抓了十几个看门的人,将他们的半身的皮活活剥下来,又将他们丢去狼谷自生自灭,那些皮被做成了皮筏,那人乘着皮筏离开之后,又命人将人皮装满稻草,放在兵剑世家运送粮食的必经之路上,吓唬过路 的人。
  “古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夏侯命宛缓缓地说道,对于那些无辜受到牵连的人,他也只有同情惋惜罢了,毕竟,他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周全,而凶手又是那个他如何也不会伤害的花晓色。
  花晓色拍了拍手上的茶水:“我也只是答应你,不会再污了你的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小子端着酒菜去敲门,发现门开着,里面却没人,便小心地喊了两声。
  就在隔壁的夏侯命宛和花晓色自然是听到了,于是开门唤来一脸迷茫无措的小子,小子闻声又将酒菜送入花晓色的厢房,因为他端来的只是夏侯命宛一个人的分量,正踌躇要不要问问多加点菜,却听那个淡紫色衣衫的俊俏公子给了一块赏银要他退去。
  沉重的话题被打破,花晓色也乐:“等你吃完了,我带你去逛逛夜分城。”
  夏侯命宛自顾夹了几根菜放进嘴里,轻轻的点头。
  说实话,夏侯命宛虽然来过这个夜分城好多次,但却从来没有逛过。因为他有一个记不住路的毛病,若非从兵剑世家出来,到夜分城刚好与一条河是同路,这条河还非常善良地没有出现任何分支,否则他也找不到这里来。
  从前,为妨被夏侯衾容找到,他都走得很小心,就算经过了夜分城的哪个好玩儿好看的地方,他也没功夫去欣赏,但慢慢地,他每次出逃在不把心思放在躲避之上后,却也没有心思在这座小城闲逛。
  夜分城在商国文郡,乃文郡五美之最。
  夜分城的人对待这个城非常用心,就连路上一块看似随意摆放的石头都有它独特的美感,但夜分城中最稀奇地倒不是优美舒适的精致或好客的夜分人。
  很多到夜分城的人都想不通,为什么如此和谐安谧的一座城,里面的人却有七成的人会武?而这些会武的人却与江湖没有丝毫的瓜葛,每一个很符合简单的平民百姓的特点,除了一身的武艺。
  因为这一点,每到节气,夜分城就比其他的城热闹。
  而三日后的十一月初九,正是夜分城三年一次的“谢秋节”。顾名思义,便是感谢秋天,顺便迎接冬天。尽管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与秋天毫无关系,但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节日,夜分城的人并没有真正去计较什么,热情的夜分城人往往能从每一个节日中寻找道属于自己和他人的乐趣。
  离谢秋节还有三日,但精致美丽的夜分城早就开始为迎接节日而盛装打扮,花灯彩旗、琉璃金玉、锦绣丝帛、钗环脂粉、杂耍舞乐、美酒佳肴……
  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任何带有欢乐的节日气氛的东西事物,都能在夜分城中找到它的踪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