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上:李公公,快把王爷叫来+番外 作者:花猖

字体:[ ]

 
 
文案:
     “李公公,这情人花海是何人布置的,如此有心意?”
 
   “回皇上,是披香宫淑妃娘娘为皇上您准备的。”
 
    皇上漫步入红艳似火的情人花海之中,同时,从花海中央款款走来一位粉妆玉琢的绝世美人,美人淡淡的行了礼,便清雅一笑:
 
    “皇上喜欢就好。”美人心中窃喜,却并未现于表面,“为了布置这花海臣妾整整花了......”
 
    “朕很喜欢。”皇上打断了淑妃的话语,勾着唇角欣赏着花海。
 
    “皇上,一个人观赏风景可谓寂寞,更何况观赏情人花呀。”淑妃的声音细软如糯,伴随着她倒映星月的杏仁大眼,几乎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这深邃而美丽的诱惑,却奈何皇上注意力根本不在此处。
 
    “不错,确实寂寞。李公公,马上把王爷叫来。”
 
    “喳。”
 
    “皇...皇上....那臣妾呢?皇上!!皇上!!!您别走啊皇上!!等等臣妾啊。”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上王爷 ┃ 配角:嘎嘎 ┃ 其它:小白文
 
 
==================
 
  ☆、花海求相约
 
 
  第一幕
  “李公公,这情人花海是何人布置的,如此有心意?”
  “回皇上,是披香宫淑妃娘娘为皇上您准备的。”
  皇上漫步走上花海中的小路,红艳似火的情人花海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沁人心扉,同时,花海中央款款走来一位粉妆玉琢的绝世美人,她便是披香宫的淑妃娘娘。美人淡淡的行了礼,便清雅一笑:
  “皇上喜欢就好。”虽美人心中窃喜,却并未现于颜面,“为了布置这花海臣妾整整花了...”
  “朕很喜欢。”皇上打断了淑妃的话语,勾着唇角欣赏着花海。皇上正值风貌之年,气宇轩昂高大挺拔给人以无限的安全感,各位妃子也在拼命争宠,今日的难得机会淑妃绝对不会放弃。
  “皇~~上~~~,一个人观赏风景可谓寂寞,更何况观赏情人花呐。”淑妃的声音细软如糯,伴随着她倒映星月的杏仁大眼,几乎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这深邃而美丽的诱惑,却奈何皇上注意力根本不在此处。
  “不错,确实寂寞。李公公,马上把王爷叫来。”
  “喳。”
  “皇...皇上...那臣妾呢?皇上!!皇上!!您别走啊皇上!!等等臣妾啊。”
  大约十几分钟后,李公公就急匆匆回来了:“皇上,王爷到了。”
  淑妃恭恭敬敬的站在皇上后面端着茶,心中却是十分不爽,自己有家室有外貌皇上不要,偏要这个小王爷。而这个王爷又并非皇上亲故,仅仅是将军家子嗣,毫无功勋却在一年前无缘无故坐上王爷之位,并被皇上留在宫中,从此皇上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他,也再不关心妃嫔了,这作何道理。
  皇上本来在花海中央的石台上品尝进贡的香茗,玉桌上立着两个金杯,皇上拿着一杯,另一杯却不属于淑妃。
  公公话音刚落,皇上就已经站起来,让公公去请王爷进来。
  外面的人应声进来,看起来年龄比皇上还要小一些,他默默的也淡淡的,穿着白色却又有隐隐约约淡蓝色的长袍,发型随意,仿佛不是去见万人敬仰天子而是去见普普通通的好友,他倒是不高傲但也没有王爷应有的非凡的气度,淡淡的,也怯怯的。
  皇上在花海中向岸上的人招手,岸上的王爷见了马上径直往花海里走,完全没有看到花海中的小路。
  白中略带淡蓝色的人影在火焰似的花海中游走,时不时带落的几片红瓣点缀了简单的衣装。几阵香风过后,红瓣飞舞宛若莺燕,这一瞬间美得燕妒莺惭。
  王爷走的时候感觉怪怪的,没几步就停下来,然后又加快的走,却又会在不远处停下来。
  近了淑妃才看清这个王爷哭笑不能的表情,走出花海了,便是淑妃忍俊不禁了:原来是情人花的尖刺刮坏了他的袍子,因为花实在是太多,连里面的衣服也未能幸免,瞬间衣服就破破烂烂的了,这样面见皇上实在有失礼仪。
  王爷走到皇上面前,脸上写满了尴尬和难堪,怯怯的,不敢正面相对,脸上也少不了点点灿虹。但越是这样皇上却越觉得小王爷可爱。
    皇上拉起王爷的手,毫不介意的将他带到玉桌前。但后者却扭扭捏捏,极其不情愿却又不敢表达出来,目光也只能躲躲闪闪。
  皇上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淑妃感到气氛不妙,自以为小王爷要遭殃,但是皇上却拉着王爷往小路走,并没有责怪之意,末了还丢下一句:
  “这些妖花竟然刮伤了爱卿,给朕全部销毁。”
  皇上绝尘而去后,淑妃默默的坐下来,看着她精心栽种的花海,想着自己种这花海的初衷,苦不堪言。
  
 
  ☆、宫廷狩猎
 
 
  第二幕
       当今国泰民安,臣子们都很能干,皇上的事情并不太多,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最近亲王远道而来,皇上便计划着出宫狩猎,方便增进感情。
  皇上心里打着这个算盘,他的亲信李公公自然是明白的,立即就去准备了。以往的狩猎都要准备得非常久,不仅是因为要准备的物品繁多,要保证皇上的安全,而且要邀请很多名门贵族,有些皇亲贵族有功有势嚣张拓跋,即使是皇上也拿他们没办法,总不能莫名其妙的定人家罪吧。所以邀请起来十分麻烦。而现在就省事多了,万事带上王爷,皇上准高兴。
  当天,皇家狩猎队几千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皇上身披金色战甲很是威武,但是紧随其后的王爷却依旧穿着自己钟爱的白色中略带淡蓝色的广袖长袍,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件这样的衣服。关键这次是狩猎,王爷这么穿是根本就不打算动手吧,虽然王爷是习武世家的子嗣,却并不擅长武功,甚至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而皇上又非常疼爱他,偏偏将一匹“好马”分给他。这匹好马健硕有力,毛色光亮,还是皇上亲自驯养的,只是听说性子极烈,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甚至只听皇上的命令。以至于王爷一脸担忧。
      一路上亲王一直盯着这个明明很弱小却骑着皇上最心爱的马匹和他并排走的家伙,使后者一路上都十分紧张。皇上倒是没注意这些,他是亲王的亲哥哥,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而王爷也是他心爱之人,所以心情异常的好。
  刚进入皇家狩猎区,一匹毛色鲜艳,体格强健的梅花鹿就映入眼帘,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但注意力还是集中在皇上身上,因为一般情况都是皇上先动手的。皇上弯弓搭箭,对准梅花鹿,手劲一松,箭直接斜插入梅花鹿腹中。梅花鹿吃痛开始逃跑,灵活的跳过树丛,但是受了伤跑得并不快,皇上立刻下令:
  “追!!”
  这一个追字不要紧,却使王爷的烈马兴奋起来,向前一翻腾便不要命的往前冲,王爷直接就被摔下马背,马儿很快就消失在树丛之中。
  众人看着这一幕人前人后,看见的没看见的全都忍俊不禁:这下王爷不仅丢了皇上的马,还丢了皇上的脸。而王爷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傻愣愣的坐在地上。现在即使是亲王也憋红了脸,连皇上俊朗的脸上也有微微的笑意。
  众人都在窃笑,没有人去解救这个无辜的王爷,他手足无措的看着周围,表情活像被欺凌的女子。
  突然,有一双手穿过笑声将王爷托起来,送上了自己的马背,他当然是皇上。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只有李公公习以为常。亲王感觉十分不可思议,皇上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仁慈,想当初皇上可算是心狠手辣之人,不少亲信都死在他手上,他也毫无悔恨之意,仅仅冷笑带过,如今竟然如此有人情味,真是千古奇观。
  随后,皇上也翻身上马,坐在王爷后面,越过王爷手持缰绳。这个动作就像是将王爷揽在怀里一样,后面的随从简直不敢直视,却无人胆敢议论。
  最后风风火火的众人还是抓住了受伤逃跑的梅花鹿,也追回了那匹烈马,除此之外,并无收获。但皇上还是很高兴,他下令将梅花鹿留下来饲养,那么大伙吃什么呢?当然是将惹了大祸的烈马给吃了。亲王吃得五味杂陈,因为他记得这匹马貌似就是他送给皇上的,而且皇上当时明明很喜欢它啊,亲自将其养大,怎么会有一天上了餐桌呢?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相的王爷,亲王一头雾水。
     宴后,亲王找皇上说想和他聊聊,皇上欣然答应,毕竟兄弟情同手足。
  “皇兄啊,今日狩猎我见那位王爷气质不凡,想了解他的来历,也好与其相谈一番。”
  “甚好,秦王爷是朕的义弟,要好好相处啊。”皇上淡然的笑着,却不再详细说。但亲王终究是亲兄弟,皇上的小心思还是略知一二的,他俩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聊天结束后,皇上回到金碧辉煌的寝宫,细想着今日的场景,欣然而笑,却又有一丝淡淡的苦闷:
  “朕的王爷啊,你终究不明白朕的心思。”
  李公公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皇上自言自语,最后却笑着说:“皇上,奴才知道一个俗世奇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身份...”
  “没关系,什么人都行。”皇上立即有了兴致,“李公公,务必要将这个俗世奇人请来。”
  “喳。”
  亲王回房后,仔仔细细的将这个完全外人的王爷调查了一番:原来这个王爷是秦大将军的长子,性格懦弱且不善武力,喜好医术,至今并无功勋。
  毫无功勋而又并非亲故,却当上了王爷;性格懦弱皇上却百般讨好。喜好医术,这样的话......
  亲王眼前一亮。
  这个王爷一年前进的宫,而一年前..
  
 
  ☆、一年前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狗血慎入。
  话说这些华丽的成语已经要穷了.....
  第三幕
  一年前,淑妃进宫。和所有刚进宫的妃子一样,带着紧张与担忧,一步一步的走进这个看似金碧辉煌的地方。
  在这里很多女人要去争夺一个男人;很多女人为此孤独一生;也有很多男人女人再也没有走出宫门。
  淑妃进宫非常的顺利,她本身的姿色再加上自己的祖母和太后关系非常好,堪比闺中密友,所以有太后引荐刚来就是个淑妃。
  进宫后,她却发现了奇怪的事情:这里的妃子不多,冷清后宫里所以的妃子行礼时都是行颔首礼!
  由于没有皇后和公主,所以妃子们中的区分便是得宠的与不得宠的,得宠的妃子应该行‘道万福’礼,而不得宠的妃子则应该行‘颔首’礼。  也就是说,整个皇宫中没有一个妃子得宠?!!!怪不得这里的妃子都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反而是情如姐妹。但这对于淑妃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
  但是这个机会极其难把握。
  果然在她当上淑妃走入披香宫的第一晚皇上并没有来。
  淑妃没有气馁,她相信自己,以自己的姿色一定能让皇上迷上自己。她第二天便向太后诉苦,太后自然要为她做主。
  第二天晚上,在太后的压力下皇上果然准时到达,当他屏退后人,看到的便是楠木雕花床上半卧着蝉衫麟带的绝色美人。
  但皇上却是淡淡的走到床的一边上,在满床的绫罗绸缎中默默的坐下。而淑妃看着皇上却是自觉脸上发热,眼前的是皇上,是天子,他将长发规规矩矩的束起,反而完美暴露了他无可挑剔的绝色脸庞。最令她着迷的是年轻的他在眉宇间已经出现了威严庄重的气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