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木 作者:绿野千鹤

字体:[ ]

 
 
文案
 
寻木刚刚化形不久,就成了山头有名的钉子户,拒不给山大王纳贡。
 
发在《蓝色》杂志上的短篇,贴上来给大家看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词:主角:寻木,玄玖 ┃ 配角: ┃ 其它:1v1
 
(一)纳贡
 
  苍梧山的百丈崖上,长着一株寻木藤。此乃一种上古神木,世间罕有,但通常活不过百年。百丈崖上的这一株,却已经千岁有余。
  
  寻木刚刚化形不久,就成了这苍梧山有名的钉子户。
  
  第九次前来百丈崖催缴贡金的黄鼠狼兄弟,站在山洞门前,互相看了看。
  
  瘦小的兄长黄大,紧了紧腰带提气道:“兀那藤妖,今日交月贡,百丈崖一众老小,当交五十两银子。”
  
  壮硕的弟弟黄二,露出满脸凶相,“就,就,就是……快交银,银子!”
  
  寻木面无表情地看了身着黄色皮毛短打的黄鼠狼兄弟一眼,复又低头,将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上,“没银子。”
  
  “自打你化形,这百丈崖已经三个月没有纳贡了!”黄大被噎得胸口生疼,百丈崖上天材地宝数不胜数,要说这千年藤妖没钱,鬼才信。
  
  黄二继续摆出讨债应有的表情,“就,就是!别以,以为,你长得好,好看,就,就能不交……哎呦!”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兄长照着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我告诉你,这次再不交,就让大王来收拾你!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黄大抽出腰间的刀,一把拍在石桌上,不过因为弟弟的话,忍不住多看了那藤妖一眼。
  
  寻木乃是草木所化,穿着一身淡青色广袖长袍,眉目精致,带着草木独有的温润,着实俊美。不过,正如弟弟说的,就算长得好看,也不能抵银子!
  
  石桌上的黑白棋子被震得凌乱,寻木微微蹙眉,抬手,打了个响指,两根褐色的藤条拔地而起,卷起黄鼠狼兄弟,连同桌上的大刀一起远远地扔出去。
  
  兄弟俩被那藤条甩在地上,滚得灰头土脸。
  
  黄大爬起来捡起自己的大刀,呲牙咧嘴道:“你给我等着!”
  
  黄二挪着高大的身体躲在哥哥身后,抬头看看冷着脸负手而立的藤妖,“对,等,等着!”
  
  苍梧山方圆百里,皆归一个名为玄玖的大妖管辖,山头上但凡化形的精怪,都要按时给这位大王上供。
  
  黄鼠狼兄弟走后,寻木捡起散落的棋子,将方才的棋局重新摆好。上古神木化形缓慢,往常的精怪几百年便可化形,他却用了千年。如今有了人形,对许多先前不能做的事都很有兴趣,比如这下棋。
  
  身材矮小的老人参打草丛里钻出来,看了看那两兄弟离开的方向,颇为担忧地摸了摸长胡子,“那玄玖很是厉害,你何必招惹他。”
  
  传闻玄玖乃是一只十分威猛的上古神兽,随便跺跺脚,整个苍梧山都要抖三抖。
  
  “什么神兽?”寻木好奇道。
  
  老人参摇了摇头,别说是他,就是玄玖的那些亲信,也没见过大王的本体,想必是太过威武巨大,不能轻易显于人前吧。
  
  事不过三,百丈崖的月贡已经拖了三个三次了。
  
  果不其然,几日之后,寻木所居的山洞便被一帮山精妖兵围了起来。
  
  这百丈崖所在的山头,阳面为悬崖,阴面为山林。百丈崖虽不高,却十分陡峭,石壁光滑如镜,而山林因常年少见阳光,山岚雾霭缭绕不去。
  
  寻木住的山洞,就在山顶接近百丈崖的地方。山洞门前是一片平整的地,搭着个精巧的木架子,木架之下,乃是一方石桌,桌上放着一盘未曾下完的棋局。
  
  这些个精怪小兵修为尚浅,多数还未化形完全,有头上支楞着毛耳朵的小狼崽,有身后摆着大尾巴的紫貂,还有走两步就会两腿打结的蛇精。黄鼠狼兄弟还算是法力比较高深的,只有手背上留着两片没有化去的皮毛。
  
  妖兵们手持刀枪剑戟,站在洞门前叫嚣不停。
  
  洞门打开了个小缝,白白胖胖的灵芝娃娃探出个脑袋来。
  
  “小孩儿,叫你们头儿出来!”狼精呲着獠牙吓唬他。
  
  灵芝娃娃缩了缩脑袋,正要回去,山洞的门轰然打开,一身青衣的寻木走了出来,扑面而来的强大灵力使得狼崽子连连后退了几步。
  
  “大,大,大王,就就就,就是他!”黄二赶紧躲到后面,指着寻木对一人说道。
  
  “便是你不肯纳贡吗?”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精怪们立时分成两路,迅速让出一条道,露出了说话之人。
  
  那人身形高大,穿着一身玄色衣裳,腕上扣着一对样式繁复的银护腕,宽肩窄袖,气度非凡,正是这苍梧山的霸主玄玖。
  
  寻木还未说话,玄玖便已瞬间欺身到他面前,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瞳孔骤缩,寻木抬手握住玄玖的手腕,细细的青藤由指尖迅速蔓延过去,将那有力的手臂紧紧缠住,使得对方动弹不得,慢慢将自己的脖颈挪开,“大王明鉴,非是我不肯纳贡,乃是这百丈崖实在没有银两。”
  
  玄玖冷笑,一双美目满是寒光,“当本大王是傻子吗?这百丈崖上天材地宝数不胜数,随便拿一个,也足够你交岁贡了。”这般说着,猛然握掌成拳,附着在手臂上的细藤齐齐断裂。
  
  眼前的人法力比他高强,寻木识相地没再出手,而是轻叹一口气,温润的眼中满是惆怅,“草木皆有心,我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子民交出子孙给我换钱?”
  
  玄玖显然从未听过这等说辞,着实愣了愣。
  
  正愣神间,无数的藤条拔地而起,齐齐朝着玄玖攻去,反应过来的山大王一跃而起,足尖点在藤条上连连点了几下,在空中灵巧地翻身,稳稳落地,却已然远离了洞口。
  
  无数的藤条交错从横,将山洞口护得严严实实,上古神木,刀砍不断,火烧不损,一时间精怪小兵们都无法靠近。
  
  玄玖看着那胆敢算计他的藤妖,微微勾唇,“本大王谅你爱护子民之心,且饶你一月。”说完,转身便走。
  
  小兵们面面相觑,冲着寻木呲了呲牙,纷纷跟着离开。
  
  待众人离去,白须白发的老人参这才颤颤巍巍地走出来。“何必如此,五百年份以下的草木又没有灵智,我们自己也常拿去换钱,”这般说着,抬手拔了根白头发下来,那银色的长发顿时化作一根长长的万年参须,“再不济拔根头发卖也行呀。”
  
  一根万年参须价值千金,足够交几年的贡了。
  
  “对,我是有钱,但我凭什么要交给他,”寻木收起藤条,在石凳上随意坐了,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有这点银子,莫不如留着给灵犀猫买鱼吃。”
  
  老人参把参须揣到袖子里,摇了摇头,“那小猫只有你开花的时候会来,旁的时候,老头子还真没见过。”
  
  寻木藤之所以活不过百年,就是因为此藤百年一开花,花开之时,香飘百里,会引来一种名为鬼头的恶虫。此虫不仅啃食花叶,还会侵蚀藤的根本,世间的寻木藤大抵毁于此。鬼头虫身带剧毒,百鸟皆不食,只有一种名为灵犀猫的上古神兽,可以自身灵火烧死这种恶虫。
  
  而灵犀猫是比寻木藤还要稀少的东西,仙灵界曾以为这种神兽已经绝迹,却没料想苍梧山上竟有这么一只。自打寻木第一次开花,那小猫便每百年来守他三日,替他烧死那些恶心的虫子,待藤花开遍,就把花摘走,蹦跳着消失在山林间。
  
  “它就在这山上,总能遇见的,咳咳……”寻木说着,突然蹙眉咳嗽了两声。
  
  老人参对他时不时的咳嗽习以为常,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回头让蒲公英他们再去打听打听。”
  
  玄玖说话算话,果真一个月都没再有人来找麻烦,寻木也乐得清净。
  
  黑白玉石打磨的棋子,在石头画刻的棋盘上错落摆放,草木不喜思索,老人参教会了寻木便时常躲的没影,其他的草木都不肯学,寻木找不到陪他下棋的人,只能自己跟自己对弈。
  
  石桌周遭的木架上爬满了青藤,青衣广袖的俊美男子单手支颌,捻着一枚棋子,眉头微拢,青藤顶端的嫩芽随着寻木蹙眉,也跟着打了个结。
  
  两只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黑子,“啪”地一声落在棋盘上。
  
  “对,就是这里!”寻木眼前一亮,笑着抬头,待看清了来人,顿时愣了愣。
  
  眉目俊朗,器宇轩昂,正是玄玖!
  
  
(二)灵犀
 
  “怎么,才几日不见就不认得了?”玄玖俯身看他。
  
  青藤芽拆开结,向后缩了缩。
  
  寻木干笑了两声,“怎么会呢,大王到此,荣幸之至。”
  
  玄玖勾了勾唇,一撩衣摆坐下来,抓了一把黑子在手,“继续。”
  
  难得有人陪着下棋,且不管这人突然来这里做什么,下了再说。寻木捻起一粒白子,果断地落下。
  
  玄玖的棋艺可不是寻木这种半吊子初学者,几招下来就把他杀得片甲不留。
  
  然而,初学棋的人往往是越挫越勇,尽管输得很惨,寻木依旧下得兴致勃勃,头顶的青藤芽跟着一晃一晃的,显示着他的好心情。
  
  “你怎的还邀他改日再来?”老人参很是担心,料想是难得有人陪他下棋,寻木一时忘了这人还是他的债主。
  
  “怕什么,”寻木笑了笑,“等他与我相熟,就更不好意思管我要月贡了。”
  
  敢情还是为了银子。老人参不知道说什么好,叹了口气,摇头晃脑的走了。
  
  山中日子寂寞,寻木离不得这片山崖,平日里除却下棋喝茶也没什么可打发时间的。玄玖似乎也并不忙,便隔三差五的过来与他下棋。
  
  一来二去,两人倒是越来越熟。
  
  “大王在这山上时日颇多,可见过一只通体漆黑足尖踏雪的小猫?”寻木沏了杯茶递给玄玖。
  
  玄玖端起那晶莹剔透的玉盏,闻言顿了顿,却没抬头,只看着那色泽清亮的茶水,“见倒是见过,单不知是不是你说的这个。”
  
  寻木眼前一亮,蒲公英散了不少的种子出去打听,还是没有任何关于那只小猫的消息,苍梧山都在玄玖的掌控中,这山上有什么他必然比谁都清楚,“不知你可听说过灵犀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