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缘劫易结不易解 作者:翻滚的水壶

字体:[ ]

 第1章 第一章
 
    我在佛前百年跪求与你一世尘缘,佛说,色即是空。美丑皮囊,终了不过黄土白骨。世人不知嗔痴贪念不过浮云一梦,终了成空。
 
    你对佛说愿用三生三世换我,悟空。
 
    如果让我再世为人,我一定不要再遇到你。三生三世的追随,这一世容我一人离去。
 
    云现双虹,天降祥瑞。楚皇宫喜得麟子,其子额间有朱红胎记,红若火焰。得道圣僧真言此乃真龙之子,帝大悦大赦天下,金笔玉批赐名:楚虹。
 
    虹者红也,红天下第一色,非皇族不得著红,非皇帝不得著红。以虹为名可见其宠爱不可一斑。
 
    楚虹,楚皇宫大皇子。目若星子,唇赛桃瓣,聪慧不凡。楚虹一岁能行能言;五岁识字断文;十岁为战事出谋划策,献计破敌;十五岁领兵征战,手段狠戾得战神称号;十八岁立位太子。
 
    太子宫,合欢树下的躺椅上躺着一修长身影。金色四爪莽服,腰间系朱红色镶玉绸带。脸上盖着本书,书名:龙阳术。
 
    从外面走来一名小太监,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他走到躺椅旁看着那人嘴一撇,道:“殿下,方才三皇子来,奴才说殿下正温兵书呢,三皇子说他就不打扰殿下了,就走了。不成想。”
 
    那人慢慢把书拿开,放到一旁,露出貌若神人的脸,手一伸把小太监拉入怀中,修长白皙的手在小太监尖尖的下巴暧昧的流连。薄唇张开:“不成想什么”
 
    小太监也不怕他,道:“不成想殿下却看的是这等书!”
 
    楚虹低声呵呵笑,嘴唇在他剔透的耳边舔弄,惹得小太监也呵呵笑。
 
    “匀儿是否不喜欢我看这等书?可我若不看这等书晚间却不知道如何伺候匀儿呢。”他轻轻舔咬着吴匀的候部,手已伸入吴匀的衣内,不轻不重的揉捏着他的两点朱果。吴匀闭着眼仰着头轻轻喘着,已不能自已。
 
    吴匀呼吸渐重,楚虹突然终止所有动作,开口:“既然匀儿不喜欢那我不看便是了。”手把吴匀轻轻推出怀内。
 
    吴匀在一旁平复呼吸,看着他说道:“王总管说今日早朝大臣们进言要殿下立太子妃,陛下回他们这事依殿下的意思。”
 
    楚虹只是那样嘴边带笑,不说话。吴匀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殿下是早知道了他们会那么说,今日才称病不上朝?”
 
    说是他知道那群老家伙的预谋才不去,倒不如说是他们知道今日他不去他们才敢开口。
 
    楚虹看着吴匀道:“匀儿,你跟着我有好多年了吧。”
 
    吴匀看着他说:“奴才跟着殿下有五年了,自从殿下救回奴才,奴才就发誓要一直跟随殿下。”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刚刚恰到好处。
 
    楚虹握住他的手,慢慢揉捏着,说:“你说我立你为太子妃如何?反正也没有谁不知道我楚虹是断袖不是。”
 
    吴匀慌张的抽回手,跪下道:“奴才惶恐,请殿下饶了奴才,奴才从来以殿下为主子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楚虹看着他蓝色的太监帽,过了一会把吴匀扶起来,笑道:“匀儿这是做什么,我就是开个玩笑。既然他们想我立太子妃我就立好了。不过立一个是立,立两个也是立,赵国过来的公主不是还在驿站吗。不如我们封个良娣给她如何?”
 
    吴匀道:“殿下以国家为重是我大楚的福气。”
 
    楚虹喔一声,看着低着头的吴匀说:“匀儿果真这么想,以后我的夜晚就又多分给两个女人了,匀儿不吃醋么?”
 
    吴匀抬头,微笑的看着他,道:“上天让匀儿遇到殿下又留在殿下身边,这就是匀儿的福分了,别无他求。”
 
    好一个别无他求,楚虹深深噙住他的嘴,把他压倒在身下,吴匀也搂住他。
 
    吴匀,你最好记住今日你自己说的别无他求!
 
    合欢树上合欢鸟,合欢树下合欢人。
 
    诏曰:护国将军之女班玉兰德才兼备,温婉贤淑,特封为太子妃入主太子宫。赵国公主赵静淑封良娣,愿楚赵两国百年修好。
 
    太子妃日后的皇后娘娘,既然是未来的国母那立妃仪式是必不可少的。且整个楚国,有一半的兵权在护国将军班石手中,那他女儿的立妃仪式更是非办不可了,不但要办还要举国同欢,要街知巷闻。
 
    太子妃的立妃仪式是在护国寺举行的,仪杖队以三马为首,队伍浩浩荡荡从皇宫出发,热闹非常。皇帝的仪杖队出行以九马为首,太子的仪杖队出行以六马为首,皇后的仪杖队出行也只有三马,而皇子王爷,妃子级的仪杖出行也只有二马为首。这边太子妃的仪杖队用了三马,不仅史无前例,更有点视祖宗规矩不顾的意思。朝中自然有人不满却也没人敢发声,若换说是当今楚皇提出的,那是肯定有不少提出不合礼数。但这可是太子提出来的,是楚虹开口说的。
 
    当时已确定太子妃人选,礼部也已经列好仪式所用器数和流程,礼部尚书正在金殿上给皇帝和百官述读。正读到仪杖队以二马为首时,楚虹发话了。
 
    “既然太子妃既是日后皇后,那以三马为首也无不可。”
 
    礼部尚书当时腿就软了,视线在皇帝和太子之间徘徊,所有官员当时也是呼吸一滞,大气都不敢喘。最后还是皇帝开口。
 
    “就依太子所言”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班石连忙多谢陛下和太子的厚爱,老脸笑成一朵迎春的菊花。
 
    当日,楚虹骑着匹白马,身著金色鎏朱莽服,外面是青纱罩衣。额上系的朱色额带中间镶中指指甲盖大小的白玉,正好掩住那火焰一样的胎记。让他少了份妖魅,加上他微笑的脸,传说中的战神竟也有了一丝和亲。
 
    金辇上的班玉兰看着前面的俊俏郎君,心怦怦跳,眼里唇边是藏不尽的娇情春色。她觉得自己是全人类最幸福的女人,人人都说太子是断袖,她偏不信。这世上她还没看到过一个男人可以全心全意爱一个男人,太子不也是男人。
 
    主持仪式的是护国寺最年轻最有慧根的长老,了空。他是继上一任主持皇家仪式长老的衣钵,也是历来主持皇家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位。
 
    楚虹是见过他的,在他的立太子仪式里就是他主持的,不知怎么的,楚虹很不喜欢了空。立太子的仪式后需要太子听主持长老讲禅一日,当时楚虹对了空的第一句话是:卿本佳人,奈何做秃子!了空不愧是长老仍能面不改色继续讲禅。
 
    楚虹素来不喜欢和尚,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好似从根里就带来的厌恶。像了空这样好看的和尚更令他厌烦。其实了空并不是有什么赛潘安之貌,之所以说好看是那双眼睛。楚虹看人不看容貌只看眼睛,像吴匀那样有好看的脸还有灵动的眼的人不多。了空就是他有一双温柔的眼,了空的眼与其他佛门中人对众生慈悲为怀的眼不同。在他的眼中你看不到众生只看到你自己,就好像他的眼只看着你,他的慈悲和温柔只对你。
 
    初次见了空,楚虹就有这样的感觉,好像了空的眼中只有他,好像无数的日日夜夜了空就是这么看着他,只看着他。所以楚虹不喜欢他。一个有这样眼睛的和尚是不应该存在的。所以他才笑着说了那句话,只是这笑依旧没有深入他的眼底。
 
    繁琐的仪式终于完毕,所有人退下只留太子和太子妃一同进入禅房听禅。
 
    楚虹和班玉兰坐在了空对面的蒲团上,了空稍微低着头闭着眼转动手中佛珠,嘴里飞快的诵经。楚虹看不到他的眼睛,只看到他头顶的戒巴,莫名心中一阵烦躁。
 
    一旁的班玉兰好像听得很认真的样子,楚虹唇角一勾对着了空说道;“了空长老深通佛理,能否说说太子为何必须要立妃,且非女妃不可?”
 
    班玉兰脸色一白看着了空,了空睁开眼睛,慢慢开口:“太子乃日后的一国之君,国不可无君自然国也不可无母。寻常百姓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国君乃真龙之子,自然也要为天下表率。”
 
    班玉兰脸色缓,腰也挺直了,脸上笑的弧度更大了。楚虹看在眼里,心里冷哼一声,面上还是一派笑意,道:“了空长老也觉得作为子女必须是要有后的?”
 
    了空看着他道:“自然是的。”
 
    楚虹哈哈笑道:“长老说的自然是对的,世俗中人就该遵守世俗的规矩,连长老这样脱离世俗的都如此说,我们这些世俗中的俗人自然是更要听的。”
 
    了空古井无波的脸也有那么一丝的微愣,楚虹的眼渐眯渐深,却没有温度。
 
    看来,班玉兰是注定不能有孩子了。
 
    
 
    第2章 第二章
 
    
 
    
 
    洞房花烛之夜,太子宫内喜气洋洋,宫里新立两位妃子,太子妃位份高于贤妃,这洞房第一夜自然是到太子妃宫内。只是眼见着夜色渐浓,太子却丝毫没有动身的意思。
 
    吴匀看着灯下不紧不慢翻阅兵书的楚虹,频频看着外面的夜色,忍不住开口提醒了,:“殿下,时候不早了。”
 
    楚虹放下书,看了下窗外,道:“匀儿觉得我是先去太子妃那,还是赵良娣那好呢?”
 
    吴匀道:“奴才相信殿下自有主意。”
 
    楚虹只是看着他笑,匀儿啊匀儿今日你总是走神,恐怕连你自己都知道吧。
 
    这时一名小太监端着一个碗过来,楚虹看了一眼道:“匀儿你把着碗凉汤给太子妃送去,就说夏日暑热要太子妃仔细着点自己的身子,我过会就过去。”
 
    吴匀接过凉汤,答:“是。”欲走,楚虹又说:“回来你自己便去歇息吧不用伺候了,今夜我去赵良娣那里,看看那温婉贤淑的良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