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上林春+番外 作者:飘绿如意

字体:[ ]

 
书名:上林春
作者:飘绿如意
 
内容简介:    NP慎入:弱受美人小侯爷与四位攻君的故事,又名皇家那些事。
 
* NPNPNP,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一受四攻,美人弱受,略苏。
* 攻君中有一对是父子。
* 受是穿越的,但是隐藏的很好,而且基本上没有金手指(他的身份和美貌大概已经是最大的金手指了2333),想看大杀四方爽文的抱歉了。
* 有一点点NTR情节,尤其是前期。柔嫩多汁的小美人被迫酱酱酿酿到哭哭啼啼什么的,不能更美了!
* 在lz仅剩的一点底线下,小美人满十五岁后才被吃干抹净的,所以想吃肉的先跟攻君们一起忍一忍。
* 架空背景,非全民BL,攻君们的身份也决定了有妻有子,不过lz会尽力把故事圆上。
 
 
    1.
 
    身为大周朝身份贵重的安乐侯,卫泠卫小侯爷心目中的男神只有一个:裕王荣至宪。而他的人生目标,目前,那个,暂定为压倒男神,实在不行,被压也可以(好可怜)。
 
    目标设立的太宏大,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第一,对方身份太高。皇帝的亲侄子,因为早年失怙,打小在皇后跟前养大,跟亲儿子也差不了多少。待到成年,放出去建衙开府,一下子就是超品的亲王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相较而言,卫泠这个安乐侯虽然也是皇帝御笔亲封,不过沾了他娘福宁长公主的光,到底差了太多。
 
    第二,武力值……没法比。大周边境驻跸军队里至今还挂着裕字旗,杀人不眨眼的名头太响,“裕王爷来了”据说能止小儿夜啼。
 
    第三,年龄差。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嗯,其实也不老。可是男神都三十了,自己这个身体才十四岁,卫泠忧郁了,卫小侯爷要哭了。小爷明明二十多了!他内心哀怨,低头看看自己的豆芽菜身形,更伤心了。
 
    第四,最最关键的,男神目测是直的,儿子都十多岁了。
 
    前路渺渺,卫小侯爷红了眼,握紧拳头:努力!
 
    这个身体才十四岁——没错,他是穿来的。身为豪门巨贾卫家的大少爷,他在医院病床上到死都没等到合适的RH阴性血型的心脏供体,不甘心的咽下最后一口气,再睁开眼就到了这里。醒来时吓了一大跳,迎面是两只大桃子——金尊玉贵的福宁长公主——卫小侯爷他娘,哭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看见不省人事大半个月的心肝宝贝独生子终于睁开眼,一时惊喜过度,直接厥了过去。满屋子鸡飞狗跳。
 
    天晓得,他才是被吓到的那个好不好!
 
    可怜,胆战心惊装失忆装乖巧外加暗地里拼命恶补了两年,总算勉强松口气,日常细节再注意点,估计不会再有人怀疑他是这个时代的冒牌货。
 
    说到这里,真该感谢前世逼着他学书画学围棋学茶道乃至英美文学法语德语……的严厉父亲,道是大家子弟,必须腹有诗书。而且,由于身体的原因,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静养,杂学旁收、打发时间,也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阴差阳错,倒是打了好基础。至少,繁体字古文完全不成压力。
 
    阿弥托佛。
 
    凭心而论,卫小侯爷觉得自己穿的还是很运气的。这辈子,基本上,只要他不烧坏脑子搀和什么政治风波,简直可以混吃等死纨绔一世。顶顶关键的是,这个身体很健康,心脏跳跃简洁有力,真是太美好了。
 
    没有健康顾虑了,保暖思……那个啥,自打某人印入眼帘开始,春天的小野草们压也压不住的往外钻。
 
    还是一年前的凯旋宴上,咱们卫小侯爷头一回见到大马金刀眼神冷厉的嫡亲表哥裕亲王,立刻像被砸了一记重锤,人也傻了话也不会说了,人生从此翻开新篇章,竖起遥不可及的目标:拿下男神!
 
    目标立起来容易,实现起来真心困难重重。
 
    卫泠有点嫌弃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杏眼薄唇,姑娘似的,还这么白!未成年不能梳髻戴冠,只好扎辫子,更像姑娘了,糟心啊!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肯定不喜欢这种娘儿兮兮的,对吧?话说前世自己虽然有心疾,好歹也算翩翩佳公子一名啊!
 
    卫小侯爷内心焦躁,只觉自己的前进道路布满荆棘,比当年的企业并购案复杂难搞多了。
 
    不过前人说的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小侯爷咬咬牙,自己给自己打气:加油!
 
    第一步,从创造接触机会开始。
 
    裕王爷自班师回朝后就开始坐镇兵部,连带京畿防务一把抓。而自己么,打从两年前“摔伤”之后一直在家“养”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功课都是请了大儒在家教,宫学里是早就不去了。其实去了也白搭,臣子们日常办公在别处,而进宫汇报工作的地方跟皇子贵胄们上课休闲的地方完全两个方向,根本碰不上。
 
    那么,就得另想办法。
 
    卫泠抿一口温温的蜂蜜水,这还是他穿来以后立下的规矩,每日晨起洗漱完后喝杯温蜜水,养胃。看一眼窗外天色,估摸了下时间,仿佛不经意的顺口问道:“母亲起了么?”
 
    大丫鬟青檀上前接过茶盏,笑着回话:“我的爷,公主卯初就起了,现下正在议事厅听管家媳妇子们回话呢。”
 
    卫泠老脸一红,随即挥挥手:“罢了,早饭还是在这儿开吧。”
 
    福宁长公主舍不得让他日日早起请安,只说身体要紧,孝心也不在这上头。于是卫泠从善如流的每日睡到日上三竿,连功课都依次往后挪时间。
 
    迄今为止,他的功课只限文课,至于骑马射箭之类的,想都不要想。他当初就是从马上摔下来受的伤,多少人被折腾的要死要活,太医们胡子都白了一茬,皇帝一怒之下还撤了个院判,如今谁还敢让安乐侯从事任何带有危险系数的活动?
 
    看看书写写字吃吃东西打发时间,终于打听得公主娘亲主持完府中日常中馈回主院暂歇,卫泠放下茶杯起身振振袖子:“走,去给母亲请安。”
 
    青檀忙取出天水碧的蜀锦披风,澄心顺手接过就要替他穿戴,卫泠一挥手:“今日和暖,不必穿了。”二人对视一眼,知他年纪虽小,主意却大,便顺从的叠好,只交给玉版、罗纹带上跟在他身后。
 
    一路分花拂柳,已是暮春天气,福宁长公主府的花园是京城里排的上号的精致,卫泠住芙蕖院,院如其名,占着潋滟湖边绝好的一片地势,入夏便是满眼的袅袅婷婷,如今还不到时间,只是满池嫩绿新荷已经冒了头,衬着丝丝飘荡的软烟柳条,卫泠不知不觉就看住了。
 
    东晃晃西晃晃,待他磨磨蹭蹭终于来到庆禧堂,这边厢已经要开午饭了。
 
    吸吸鼻子,卫小侯爷笑眯了眼:“好香,母亲这儿做了什么好东西?”抬脚就大步往里走,一边冲身旁身后那些行礼的丫鬟嬷嬷们胡乱摆手:“免了免了。”
 
    “阿泠快过来!”福宁长公主看到他,眉开眼笑的从美人靠上下来,一手拖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拿着绢子往他额上小心擦拭:“这又是哪里蹭的,磕破皮可了得?手这么凉,这个天出来披风也不穿,青檀这蹄子竟这样不上心!”言罢板起脸。
 
    玉版罗纹心里暗暗叫苦,又不敢分辨,正待低头认错,卫泠嘻嘻一笑,拖住她的袖子摇了摇:“带着呐,是儿子自己不乐意穿的,行动不方便——母亲您看!”招手让后头捧着汝窑薄胎甜白瓷净瓶的小丫鬟上来,“园子里西府海棠开的正好,儿子想着,这么漂亮的花儿,也只有母亲这里配摆了,因此亲手折了最好的枝子来孝敬呢!”满脸得色,一付“快表扬我”的表情。
 
    福宁公主欢喜的眉眼弯弯,咯咯笑着把那葱管似的手指往他额上一点:“小鬼头,说吧,又看上什么好东西了?”儿子早先被他爹养成了小大人似一板一眼的性格,这两年到是活泼了些,在自己跟前也越发晓得撒娇撒痴了,只哄的一颗为娘的心软成蜜糖水,基本上要星星不给月亮。
 
    卫泠抿嘴一笑,把他娘重新按到塌上歪着,笑嘻嘻拿过小丫鬟手里的美人锤,没轻没重的一顿砸,嘴里拉长音:“娘亲——”
 
    “罢哟罢哟,娘这身老骨头可经不起这磨搓,快说什么事!”福宁公主握着绢子,快笑死了。满屋子丫鬟婆子也乐的不行。
 
    “孩儿想跟宪表哥学骑马射箭……”双手扒着她膝盖,卫泠努力让自己做出一付顶乖巧顶无害的天真表情。
 
    “什么?!”福宁公主瞬间直起身,半秒钟便反应过来,刷的黑了脸,“不行!”
 
    2.
 
    卫小侯爷最终还是说服他娘向裕王府下了帖子。只是,福宁长公主的眼里堆满了忧愁,捻成线简直能纺出一车布来。这让他很是内疚心虚,在接下来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将乖巧孝顺听话儿子的角色扮演的无微不至。
 
    他用的官方理由是,一个月后皇家狩猎,他不想被宫里宫外那些大小表哥甚至侄子们看笑话(作孽,好些侄子都比他大),尤其不能堕了卫国公府的名声——他爹是老卫国公的嫡次子、现任国公爷的兄弟,按照那府里的排序,他算卫家七爷。
 
    祖宗是马背上得的天下,儿孙们总不能连弓马都拈不起来吧?
 
    好说歹说,总算哄的他娘含着眼泪点了头,转身递了牌子进宫,哥嫂跟前央求一回,把御马监里大宛才进贡的最温驯的一匹未成年小马讨了来。
 
    卫泠目瞪口呆,对他娘的战斗力评级又上个新台阶。
 
    什么叫关系户!看到没!
 
    想到第二天就能见到久违的男神,卫小侯爷激动过头,辗转过了三更还未睡着,翻来覆去的在他那价值不菲的黄花梨千工拔步床上反复焦灼。
 
    明天穿那件月白的织锦袍子会不会太素了?这个时代的贵人们好像普遍都喜欢鲜艳一些,可是深色会不会显得自己脸色更加苍白了?
 
    见了他,自己用什么态度更能博好感?是落落大方客气点呢,还是走自来熟的亲热路线?打招呼时叫王爷还是表哥?
 
    他要是拒绝的话,怎样才能扭转局面呢?……
 
    患得患失,卫小侯爷更睡不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