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苦寂 作者:菩提若寂

字体:[ ]

 
苦寂 BY 菩提若寂
 
文案:
虐、美攻强受
一个出家人的红尘俗事。
 
  我是一个武僧,入佛门的那一日,也是临江公子娶妻过门的日子。
 
  我觉得这日子挺好,他终于摆脱我了,我也终于循规蹈矩起来。
 
  以前总是我缠着他,我逼着他,他大约也烦不甚烦了。
 
  若不是因着一点欲的诱惑,想必他也不会理我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我自小在他家里长大,虽说我是下人,却因为父亲是他府上尽心尽力干了二十年的老管家,所以我自幼便与他玩的好。
 
  小时候他很喜欢我,因为我长的比别的孩子高大壮实,我敢爬树去掏鸟窝,他们不敢。
 
  过年过节,我敢去点炮竹,他们也不敢。
 
  玩藏猫猫时,我敢在假山里躲一夜,他们还是不敢。
 
  那时候在府里长大的孩子,都喜欢与我玩耍,个个都当我是小英雄。
 
  临江公子也不例外,他总是叫我去他的书房玩,叫我陪他看书。
 
  我坐不住,就爬到他书房窗外的树上给他掏鸟窝。
 
  看到小小的湿漉漉的雀儿时,临江公子却哭了。
 
  他告诉我,他就是一只雀儿。
 
  后来十几年过去,临江公子长大了,我也长大了。
 
  大家都变了样,不喜欢到处疯跑,不喜欢讲话大声,连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
 
  只有我还是一样,我被父亲打过了几回,便学乖了一点,不在他面前疯癫就是了。
 
  在临江公子面前我还是一样,话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路该怎么走就怎么走。
 
  后来府上老爷说临江公子要考科举了,谁也不许打扰他,父亲便求了个请,把我送去五台山练武去了。
 
  父亲说,若我还想在府里待着,自然是要学会一些本领。
 
  我想待着,我想在临江公子身边,因为我喜欢他。
 
  我喜欢他的事,我谁也没说,可我父亲就是知道了。
 
  他逼我去练武,逼我离开临江公子身边,就是怕我像晚儿堂里的兔儿爷一样,以后要给人玩屁后头。
 
  我想我肯定是不一样的,起初我父亲不信,等我从五台山学武归来后,他信了。
 
  我往那水井里一照,也知道我父亲为什么放心了。
 
  要知道,晚儿堂里的兔儿爷都不长我这样。他们又白又嫩,身子骨也软趴趴的,除了下边,哪儿不像娘们似的。
 
  我却觉得我父亲放心的过早了,毕竟那时候我心里想的不是给人玩儿后边,而是去玩临江公子的后边。
 
  当然我这个想法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尤其是我父亲。
 
  对于临江公子本人,我倒是有过几回暗示,比如我曾带他偷摸着去那晚儿堂看兔儿爷。
 
  我问临江公子,对里边发生的事有什么想法没有?
 
  临江公子红着脸打了我一拳,居然转身跑了。
 
  于是我顶着黑眼圈蹲在晚儿堂后墙上流了一夜的鼻血。
 
  到了第二日,我想玩临江公子的心便更坚定了。
 
  可惜我还没施展我的计划,我父亲就将我打包丢去了五台山。
 
  刚到五台山的几月,我一直想着,也许临江公子发现我没了会哭几句 也许明天就来看我了。
 
  我蹲在山路口等了好几个晚上都没等到,最后我就想通了,这是上天对我和临江公子的考验,看看分开那么久,我们还能不能爱一起。
 
  那时候我只想着我爱临江公子就行了,没想过临江公子会不会爱我。
 
  所以在我学武回去后的一个晚上,我失恋了。
 
  那时候我欢欢喜喜的回家,听说临江公子去年就考上了状元,可惜他不爱当官儿,于是皇帝老儿赏了他一堆好东西,一边夸他出淤泥而不染,一边把他放回家了。
 
  其实临江公子家中几辈子不愁吃穿,考那科举也是府上老爷好面子的缘由。
 
  我自小和临江公子在一起,自然清楚他为人有几分聪明,当然,比起我来,他还是差远了。
 
  我想我爹要是让我去考个武状元,皇帝老儿肯定要招我做驸马的。
 
  我觉得我看人的眼光也是顶儿好,比如被我相中的临江公子。
 
  他面相好,身材虽不如我壮实,身高却与我相差无几。
 
  我自小野惯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白的,他与我不同,他是公子哥,平日里总关在屋子里,被一大群丫头片子老妈子围着守着伺候着,便是出门也有小厮打伞遮阳,或以轿子马车代步。
 
  别人家的少爷若白嫩成这样,我肯定指着鼻子骂他娘们,可到了我家临江公子身上,这就是典型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考过了状元的临江公子在我眼中又更不一般了,我本来就已经很喜欢他了,如今几年未见,他出落的更好看,面儿身段都长开,简直是说书人说的那些什么貌比潘安的人物,也比不上的。
 
  我为了给他多年未见你又帅了的第一好印象,连我父亲也没空理会,关进屋子里把身子擦洗的干干净净,还泡了半个时辰的花瓣澡,又换了一身过去舍不得穿的大红衣袍——那是上五台山前那年除夕府中厨娘给我做的。
 
  我把自己打理的英俊潇洒,又去后园子采了株大红花儿,决定在今夜向临江公子表明心迹,毕竟我是五台山上最受峨眉山女弟子青睐的俗家弟子。
 
  然而就算我准备的再充分,如果表白心迹的对象正和别家姑娘在房中卿卿我我,那也没有用武之地啊。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觉得颇为无趣,于是我猫着腰跑到窗下,那里窗正开着,不但里头的情形能够看的一清二楚,连话语也都能听清清楚楚。
 
  我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府上老爷也开始准备临江公子的成人礼了,里面那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正是府上老爷送给临江公子的通房丫头。
 
  毕竟临江公子寒窗苦读了十年,都快憋成柳下惠了。
 
  其实我也憋的厉害,因为心里面喜欢着临江公子,就不想去碰别人,狐朋狗友带我去晚儿堂时,我也只是捂着鼻子仔细的学习经验,毕竟以后我要让临江公子快乐的。
 
  可是现在不得了了,老爷给童子鸡临江公子备了开荤菜,他要是识得温香软玉的好处,到时候接受不了我这个粗汉子怎么办?
 
  那晚我挺惆怅的,但我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
 
  幸好临江公子暂时对大姑娘没什么兴趣,炕戏还没开场就让人家回去了,这才给了我表白心迹的机会。
 
  我趁着临江公子扶窗远望伤春悲秋的时候突然从窗底下站起来,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谁知道最后成了惊吓,他啪的一声抽掉了撑木,差点把我头夹掉,幸好我身手敏捷逃过了一劫。
 
  可惜手中的大红花就没那么好运了,我决定丢掉它们单打独斗。
 
  我整理好发冠跑去敲临江公子的房门,他打开门看见是我愣了愣,然后有点高兴的说,你回来啦?
 
  我忙点点头,一把推开他赶紧走进去,就怕他高兴过后不让我进门。
 
  看到我火急火燎的样子,他无奈的摇摇头,跟在我后面说,你还是没变。
 
  我挺高兴他这么说的,我当然没变,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喜欢他。
 
  我想玩弄他的心也是一点都没变,当然,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也可以给他玩一下。
 
  我装模作样的在他的桌上倒茶喝,以掩饰我其实有点紧张的心情。都说重逢后应该说一点过去的事情怀念一下借此消除大家不在一起很多年的尴尬,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小时候带他去偷隔壁高家姑娘的小肚兜那事最值得回味。
 
  可是当我洋洋洒洒顺便添油加醋把这事说出来让大家高兴一下后,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半晌,然后劝我莫再少年心,什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什么男儿应有担当,年少那些混账事不许再做了。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我肯定打的他满地找牙哭爹喊娘屁滚尿流,可是他是我心内的一朵花,我忍了又忍,还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我点头连连称是又情不自禁握住他的手说这些年我很想他他为什么不来看我是不是有别人了?
 
  他愣了愣,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最后还是秉持君子风范没有甩开我的手,但是最后我还是失恋了,因为他说那些肉麻话应该说给姑娘们听而不是说给他听。
 
  我心想这话不肉麻啊!啊呸!重点错了,这话就是因为他我才说的啊!
 
  换到别人那是我听他说的局面啊!
 
  可是我爱临江公子这事让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于是我呐呐的点头说完你早点睡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的话就回去了。
 
  回到房间醒悟过来的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五台山几年我是白学了不成?乘胜追击永不言败都不懂啊?
 
  我难过的跑到酒窖里挖出了府上老爷的藏酒下定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我大醉酩酊后居然跑回临江公子的卧房献身去了!
 
  一夜里我胡言乱语哭的稀里哗啦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次日醒来时发现我似乎把人给办了?看到一塌狼藉还有临江公子含羞带怒瞪着我的样子,我高兴的找不着北了。
 
  但马上我就乐极生悲了,如果是我办了临江公子没道理我连塌都爬不起来而他却神清气爽有力气指着我念道德经啊。
 
  我将信将疑的把手指往后头摸,黏糊糊的,柳下惠也知道那是什么啊!我还想着一点不痛原来早给肏麻木了啊!
 
  以我这种情况放在姑娘身上应该一把鼻涕一把泪讨还清白了,奈何我是男儿身被肏到没知觉也不会十月怀胎啊!于是我哽咽再三,决定以死明志!
 
  当我好不容易从房里把我的大环刀拖出来时,临江公子已经出门参加诗会去了。
 
  我立在秋风中怎个辛酸了得。
 
  后来几天不管我怎么找临江公子他总是在诗会,守在府中也总不见人回来,我便知道他在躲我。
 
  我心想吃亏的是我凭什么啊!于是我也决定去参加诗会。
 
  听说参加诗会的都要拿扇子,我勾搭了府里手工最好的小红让她给我做了一把折扇,然后翻进临江公子的书房,研磨了一碗墨水含在口里往扇面上一喷,顿时一把毫不起眼的普通折扇有了几分诗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