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卿,请负责 作者:公子兮风华

字体:[ ]

 
书名:爱卿,请负责
作者:公子兮风华
文案:
     “爱卿,朕好看吗?”
 
“嗯。”
 
“爱卿,朕饿了。”
 
“嗯。”
 
“爱卿,今晚由你侍寝。”
 
“嗯。”
 
“去把容莞卿给朕绑到床上去。”
 
“爱卿,请你不来,朕,只好来硬的了。”
 
“皇上,微臣政务繁忙,请···”
 
···
 
“吐!容莞卿,你往哪跑?”
 
“皇上,负责。
 
内容标签:生子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漓、容卿 ┃ 配角:南宫漓渊、木桑华 ┃ 其它:
 
 
==================
 
  ☆、爱卿,哪里逃
 
  夜尽时,一位衣着华丽的男子负手走进瑞麟殿,面色静如水。后面跟着一群公公,一群提着莲花灯的宫女。
  “冯公公,你们在外候着。”男子声若寒冰,划破这殿内唯一的灯火温暖。
  “是,皇上。”
  男子抬步进去,冰冷的面色瞬间一变温和,桃唇噙着笑。
  容莞卿,今晚,朕看你往哪里逃。呵呵!
  那边灯下,一位英俊的男子提笔正在看着朝中的折子,浓眉剑形,点点不是认真。对南宫漓弦的进来也不知是知还是不知?
  “爱卿,幸苦了。”南宫漓弦行至桌前,倾身含笑弯身,温和的说道。
  男子闻声,不见慌张,有条不乱的放下笔,起身出去,跪身行礼。道“微臣拜见皇上。”
  南宫漓弦的鼻子抬得老高,瘪瘪的坐在桌上,拿起毛笔在眼前晃来晃去,不急不慢的说道“爱卿,这么晚都还在皇宫不回府,难道明早准备不上朝?”
  “待剩下三本处理完,便回府。”男子恭敬的跪着,言语淡然。
  “丞相您老相貌英俊,是朕皇宫里宫女妃子个个梦寐的夫郎,这大半夜的在宫里走。朕担心您老身子危险啊!”
  “微臣不及皇上一貌倾覆天下,皇上安心。”
  南宫漓弦一笑,放下毛笔,跳下桌子,弯身去扶起这人,害羞的说道“朕真的如爱卿你说的这么好看吗?”娇羞啊!柔软啊!小巧啊!
  男子面色不变,只是微微后退半步拉开彼此的距离,一本正经的说道“天下无人可与皇上美貌相比。”
  男子撤开,南宫漓弦娇羞的斗着食指前进半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食指,念道“丞相的容貌也是天下无人能比。”
  男子再后退,道“微臣这就回府,皇上早点歇息。”说着便要离去。
  南宫漓弦哪肯啊,一改娇小玲珑抓住他的腰带,转到他面前去。故作酒醉的倒入他怀里,念道“朕,朕醉了。爱卿,爱卿,送朕回乾龙殿。”身子无力,手却死死的抓着男子的手臂。嘿嘿!容莞卿,看你今晚哪里逃。
  南宫漓弦忽然倒入怀里,一本正经的容莞卿英俊的面色终于变了,有些惊讶。低头看了看怀里人半醉不醉的样子,面色微红却不是酒醉,何况全身清香,何处来的酒气。
  “皇上,微臣这就让冯公公来接您。”
  “不行。”软弱无力的人忽然条件反射的站直身子愤怒喝道,容莞卿嘴角擒笑看着他。
  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的人再次软弱倒下去,白净的手在容莞卿脖子间乱走,道“冯公公老了,扶不住朕。”、
  屋外的冯公公摸了摸自己的脸,问身边的小太监“我老了吗?”
  小公公摇头。“很年轻啊!”
  “那皇上想如何做?”容莞卿淡然,任着这人挂在自己身上。
  “抱朕回去。”
  “这不妥。”
  “朕是老大,朕说了算。抱。”听闻那话,南宫漓弦立刻发神经,双手自个儿的环上了容莞卿的脖子,一条径直的抬起了。
  容莞卿看了看这滑稽的样子,并未动手。
  “抱。”再次命令,抚眉的眸子狠狠的像是一把温柔的刀似的。
  容莞卿听话的弯身将人抱起,抬步出去。
  “这才乖嘛!待会儿朕好好赏赐你。”南宫漓弦心里怦动怦动的,感觉要挑出来了。第一次这么激动,比刚刚见到他还要激动。
  屋外的一等人就这么看着朝中的丞相大人抱着自己的皇帝大人从屋里出来了,而且,皇帝老大为什么笑得那么害羞啊!
  南宫漓弦不好意思的将脸埋进散着浓浓男人味的怀里,小心跳啊跳,跳啊跳!
  容莞卿直接无视了这些人,直接朝着乾龙殿走去。
  后面的冯公公呵呵的在那木讷的笑着。“皇上,皇上,我的天啊!皇上,那还是冷冰的皇上吗?”
  “爱卿,朕好看吗?”路上,南宫漓弦不知抱人者的苦自顾自的调戏,一会儿摸摸这,一会儿摸摸那。
  “嗯。”容莞卿看着路,根本就看过怀里故作娇羞的人。正经的不能再正经,完全调换了两人身份了。
  “爱卿还没娶媳妇吧?”眨眼,希翼。
  “嗯。”
  “爱卿觉得朕如何?”
  “很好。”
  “是吗?”羞羞哒!不要看啦!不好意思了。
  其实,容莞卿真的很正经的走着。
  回了乾龙殿,容莞卿将人放到龙床上,这就准备离去了。这里伺候的人这么多,不劳他动手。
  “爱卿。”南宫漓弦趴在床边,伸出手像是挽留出征的人似的,双眼可怜,叫的那叫全身酥酥的悲伤。
  容莞卿止步回身,淡然的看了一眼,拱手道“皇上还有何事?”
  “朕,朕,腰酸。帮朕捏捏。”为了证明,忙的开始捏自己的腰。就是不信压不了你。
  容莞卿收手抬步上前去,跪在床边,为他捏腰。
  南宫漓弦羞涩的抱着枕头将头转向另一边,享受着幻想了无数次的人给自己带来的刺激。
  “嗯!痒。”
  汗颜。
  “呼!疼。”
  黑线。
  “哇!酥。”
  忍耐。
  “唔!舒服。”
  放松。
  “慢点,太慢了。轻了,快点。唔!哇!就这样。哦!哇哦!”
  屋外的人听着里面的声音,个个都呆了。
  而屋内容莞卿依旧跪在那被皇帝□□。
  “舒服,哦哦!舒服,慢点,轻,哇哇!”
  “皇上,舒服一点了吗?”忍着。
  “舒服,舒服。卿卿手艺不错。”
  卿卿?卿卿垂眸。
  “轻点,疼。”
  “皇上,臣该回府了。”
  南宫漓弦这时不怀好意的回头,抛了个媚眼去,娇媚的笑道“卿卿为朕付出这么多,该朕回报你了。”说着,手不安分的抓住那双腰间的手,缓缓移向上面。
  容莞卿弦断。
  二日一早。
  “皇上,五更了。该早朝了。”冯公公第一次来。
  “皇上,皇上。”
  “皇上,大臣都到了。”转身,继续睡。
  “皇上,皇上,某某大臣又开始闹事了。”翻身。
  “皇上,皇上。”
  ···
  一个上午,整个乾龙殿就这般过去了,而某人就睡在哪雷打不动。
  饷午时。
  南宫漓弦掀开了惺忪的眸子,伸手胡乱在身边摸了摸,也就是这么一动。
  “啊!!!!!!!!!!!!!!!!11”
  整个乾龙殿顿时鸡飞鸟跳,城墙摇晃,声音刺破天空,露出太阳公公。
  “把容莞卿给我拖来。”
  正在瑞麟殿处理折子的容莞卿很认真的看着折子,丝毫不乱。
  “丞相,某处水患,还请丞相向皇上说说。”一位白发老臣迈着身子上前说道。
  容莞卿抬头看去,温和的笑道“大人放心。晚辈一切备好,已经吩咐人去处理了。”
  老臣满意的点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啊!!!1是一时兴起,希望不要坑。
  没有宫斗,没有朝斗,没有虐。
  算是宠吧!!
 
  ☆、丞相很忙
 
  【】
  冯公公十万火急的跑到瑞麟殿,到了屋外才收起着急样,一本正经的进去。此时,屋子里的大臣们也不多,都在忙着手中的事情,也没去招待他。
  容莞卿放笔之时无意间瞧见了冯公公,剑眉一挑,嘴边噙着一抹诡异的笑。缓缓起身走出案桌,道“冯公公。”
  一见到容莞卿,冯公公立刻又不正经了,着急的说道“丞相大人啊!你快去乾龙殿啊!皇上,皇上现在正找您呢?再不去,我们这些奴才就得被扒皮了啊!”想起他的皇上趴在床上不起床又闹的样子就觉得着急,好端端的一觉醒来怎么就那样了,还要召见这位丞相。
  冯公公进来,容莞卿便知是为了何事,也能想到那人在床上的样子,不过,他不急。回身做回去,道“告诉皇上,微臣这里还有折子没看完呢?请他稍等。”
  “唉!丞相。”听这话,冯公公急了,忙的不顾形象跑前去,低头哈腰道“您去吧!皇上在那闹呢?您要是不去,皇上今个儿,今个儿是床都不起啊!”
  提笔黏墨,挽袖在折上画下一个红色圈,淡若止水,道“皇上不起也非一日两日的事情,公公莫急。您先回去。”
  “丞相。”
  “阿初,来请冯公公出去。”
  一个大汉从一边走了出来,木等等的看着冯公公。
  “呵!”见这块头,冯公公吓得顿时没了脸色。
  乾龙殿里。
  “容莞卿这个畜生啊!吃干抹净就不负责了啊!我的命真苦啊!遇上了这没良心的东西啊!”南宫漓弦抱着枕头在趴在床上哭诉自己的心酸啊!这腰酸啊!酸的比酸菜还酸,不,比醋还酸。明明他压他的,为什么最后颠倒了啊?醒来了吧!这人还不见了。
  坐在旁边的同样倾城的男子端着瓜子磕得很尽兴,听这人说,也没感觉,就当是没事闲得慌。
  “要不,把他丢到牢狱里去,关他一个月、半年的。”悠闲。
  “感情他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听这幸灾乐祸、毫无同情的语气,南宫漓弦就来气。以前真想过把他强上了的,可,失败啊!药也没用,他可是皇上,得光明正大的来。没想到,没想到。。。
  “放着如花美眷不要,偏要招惹这容莞卿,你老还真是口味特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