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伤,情殇(BL师徒训诫)+番外 作者:雪羽清扬

字体:[ ]

 
文案
短篇师徒训诫小说。BL师徒恋,爱之至深。写个短篇过过瘾。很短的文,希望大家喜欢。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影,北宫御天 ┃ 配角:凌风,夜清晨,叶秋灵,牧威 ┃ 其它:BL师徒恋,训诫,短篇,耽美
 
 
  ☆、第一章 鞭挞
 
  阴暗的牢房,冰冷潮湿,一缕缕阳光从装着铁栅栏的窗户外射进,给这黑暗的牢房增添一点明媚。
  阳光懒懒地照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他感受到了温暖,努力想睁开眼睛,但身体的疲劳让他连动一动的力气也没有。借着光亮,可以看到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干裂,身上密密麻麻全是鞭痕,或紫或青,有的地方已经撕开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他似乎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宫主!”牢门被打开了,随着侍卫恭敬地喊叫,一名男子走了进来。他走得很沉,没有任何波澜,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长相。看到地上的那名少年,他的眉头稍微一撇。
  少年感受到有人的走近,又听到那声“宫主”,终于动了动身子,他启唇,轻喃一声,“师父……”
  “怎么,还是不肯承认吗?”男子开口,声音如同清泉一般冷冽,但又是那么清脆好听,牵动着少年的心扉。
  少年勉强扶住地面爬起,跪在了他的面前,泪水夺眶而出。他摇头,“弟子所言句句是实,我真的……真的不是细作……”
  听过无数遍同样的解释已经让男子厌倦。他微微有些动怒,吩咐守门的侍卫,“拿鞭子来!”
  “师父……”
  “是,宫主!”
  很快,一根韧性很好的鞭子就递到男子手上。
  男子用手把玩着那根鞭子,眼睛看都不看地上瑟瑟发抖的少年,径自说道:“说实话!念你我师徒一场,为师会从轻处理。”
  少年身体瑟缩,摇摇头。他用悲痛的眼神望着男子,苦涩地开口,“师父……弟子真的,真的没有说谎……”
  “啪!”未等少年说完,男子手中的鞭子便狠狠地落下,在空中发出飕飕的声音,如同利刃一般打在少年的背上。只是一鞭,少年本就伤痕累累的背绽开一道口子,鲜血卷上了鞭子,斑斑点点的殷红。
  “呃……”少年吃痛,向前一倾,幸好双手及时撑住地面,露出了整个后背。他白皙的后背上已经没有一处好肉。但这却没有博得男子一丝半点的同情。又是凌厉的一鞭子狠狠落下,和上一鞭子交织着布在少年背上。
  少年手一抖,勉强撑住地面没有让身体塌下去。
  第三鞭,第四鞭汹涌着来临,一样落在背上。鲜血飞溅,巨大的痛觉让少年疼得打颤,泪水流得更多了。
  “呃……师父……”第五鞭的力道更加重了,少年终于支持不住,扑倒在地。那强烈的痛觉如同汹涌的海浪一样不可抵挡。身体仿佛被撕碎,一点力气也使不上,疼,好疼!
  男子看着少年的身体在颤抖,眼色深沉,一句话也没说,又是两鞭落下,这次,是落在了腰上。
  少年死死咬住嘴唇,直至鲜血淋漓,但却是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师父已经是那样厌恶他,如果再像狗一样的向他求饶,他会更厌恶的吧!
  “还不说实话!”男子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用鞭梢指他。
  那声音,如同九天寒冰,冷冽至极,没有一丝情感夹杂其中,让少年深深打了个寒颤。
  少年选择了沉默。该说的他全都说了,师父不信他,他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男子压下去的愤怒又一次成功被勾起,夹杂着内力的一鞭贯穿少年的后背,覆盖住其余的伤痕,是那样殷红。血肉翻滚,碧血横飞。
  “啊!”少年终于忍不住如此暴戾的一击,喊出了声音,同时一口逆血喷涌而出。
  疼!好疼!
  滔天的痛意刺激着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他觉得天旋地转,头昏脑花,马上就要昏死过去。
  伏在地上,少年如同小兽一样呜呜地哭起来。
  “你委屈?”见少年哭得如此伤心,男子皱皱眉头,扔下了手中的鞭子,半蹲下来,把他拎起,向墙上一甩,然后扼住他的脖子,死死压在了墙上。
  “你骗了我十年,你有什么好委屈的?!”
  男子手的微凉让少年有些害怕,但不自觉地,他抬眸看向男子。
  那双紫色的眸子中透露着无限的妩媚,是他最喜欢的。但此时,却是浓浓的杀意。男子手下使力,少年觉得渐渐喘不上气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师父!他,是想杀了自己吗?
  “师父……我从来……没有背叛过……背叛过您……”少年勉强喃喃一声,用悲怆的眼神看着男子。他教导了他十年,十年养育之恩,他无法回报。死在他的手里,他无憾了。死就死了吧,还好,不会让他知道他那卑贱的心思。同是男性,却喜欢上了他,默默地,根深蒂固的。
  就这样死,说到底,总是有些遗憾的。
  少年不愿再看到男子决绝的神情,因为这样的他,是最让他心寒的。十年师徒,就一点情意也没有了吗?
  少年闭上了双眸,等待死亡的到来。泪水和血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滴落在男子手上,微微的凉。
  男子陡然觉得心一疼,如同针扎了一样。
  面对他的暴打,面对他的虐杀,竟没有丝毫躲避,也没有丝毫怨怼,他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是吗?
  终于,男子无力地放开了少年,转身离去。他还是不想杀他,哪怕是把他打得遍体鳞伤也不想就这样杀了他,哪怕他骗了他整整十年。
  牢门又一次重重关闭,少年无力地扑在地上,泪水朦胧了双眼。
  师父……师父……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一次?为什么不相信我此生此世不会背叛你?
  我爱你,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回忆1
 
  少年在牢房缩成一团。背上的伤,很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师父恨他的隐瞒,恨他的欺骗。回忆起他的过去,少年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
  十年前。
  巍峨雄伟的皇宫处于一片刀光剑影中,两兵交战,势如水火。
  金戈铁马,碧血横飞,断壁残垣,喊杀声,哭喊声响彻不绝,皇宫弥漫着浓浓的悲凉气氛。
  一名卫士抱着一名七八岁的男孩冲出乱兵的包围,策马离去。风呼呼地刮着,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后面紧跟着一群人马,他们誓死也要把这两个人杀死。因为马上的男孩,是当朝皇帝的第七子。皇帝的弟弟宁王叛乱,弑兄夺位,封宁帝。他必须把皇兄的后代斩尽杀绝,以免遗祸。
  马疯跑了许久,终于在悬崖边停下。
  天要亡我呀!卫士感叹一声。现在是插翅也难飞了。
  男孩身体瑟缩,今夜发生的一切,是他今生今世难以遗忘的梦魇,无时无刻不在摧残着他的神智。
  “不要跑了,你们逃不掉了!”
  “束手就擒吧!”
  眼见着大军逼近,卫士咬咬牙,抱着男孩一跃而起,坠下悬崖。悬崖下,正是滔滔不绝的江水,不时拍打着岸边。
  下落的速度很快,在半空中,卫士把一颗避水丹给小男孩吞下,温柔地对他说:“好好活下去!”
  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小男孩感觉四肢发凉,江水汹涌着进入他的喉咙,他头昏脑涨,不知不觉昏了过去。
  。。。。。。
  江的尽头,坐落着武林第一魔教——北冥宫。青山绿水环绕,雄伟的宫殿林立,天空蔚蓝深远,薄雾笼罩,鸟儿的叫声嘤嘤成韵。这里,似是人间仙境。
  “禀告宫主,在江边捡到了一个男孩,似乎还有气息。”一名侍卫单膝跪地,向一名穿着紫衣的男子禀告。
  男子忪懒地点点头,开口没有一句废话,“救。”
  “遵命!”
  。。。。。。
  等小男孩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于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宽阔的大殿里没有任何装饰,干净明亮。
  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男孩疑惑,坐起身,却发现几案前坐着一个男人。
  小男孩的眼睛顿时放亮,这个男人,居然,居然可以长得这么美!
  他身着一身紫衣,精致高雅。墨色的头发没有束起,而是如瀑布般倾泻下来,覆盖在英挺的背上。肤色白皙,优美英俊的鼻唇,还有那双眼睛,更是美到了极点。长长的睫毛如同蝶翼,那双眸子,是罕见的紫色,里面流淌着琉璃一般的光彩,眨眼之间,都透露着扣人心弦的美感。
  目若秋波,面如桃瓣,上天是怎样把完美给予这个男人的呀!
  小男孩感觉心怦怦直跳,脸颊上不禁带上一丝绯红。
  碧落黄泉,你我可曾见过?
  “醒了?”男子见他醒来,淡淡打量了他一下。声音清冷好听,但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小男孩一惊,点点头,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他觉得自己喉咙干渴,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里是北冥宫,我,正是北冥宫的宫主。”
  “北冥宫?魔教?!”小男孩震撼得跳了起来。
  男子看向他,“知道得还不少。”
  “那……是你救了我?谢谢你!”
  男子懒散地用手撑住头,回答道:“本宫没有救你,你自己顺水漂过来的,大难不死罢了。”
  小男孩嘴一抽,这人太实诚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落入水里的?”
  小男孩一惊。他不想对面前这个男人说谎,但他的过去,他实在不想说,太可怕,太难受了。何况他是皇室的人,不便开口对魔教中人说这件事。
  小男孩苦涩地开口,“我叫牧影,我父母被土匪杀了,我拼命逃出来,但被他们追杀,遇到了悬崖,走投无路,便跳了下去,没想到却没有死。”
  男子点点头。他对他的身世不感兴趣,只是顺便问问而已。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牧影摇摇头。
  家已经被皇叔灭了,父母也全都死了,天下之大,哪里有他容身的地方?
  男子站起身,“就住在这吧,什么时候想离开就离开。”
  什么?!他愿意收留他?牧影不可思议地看向面前这个男人。
  他不是魔教的最高领袖吗?魔教不都是应该杀人如麻,冷血残酷的吗?为什么他会这样的温柔,为什么他愿意收留他?
  男子无视牧影的呆愣,径自走出去。他对这个小男孩没有多大兴趣,应该说,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兴趣。
  “等等!”牧影见男子就这样漠然离去,有些不舍,开口挽留。
  男子站住,但没有回头,等待他的下语。
  牧影不好意思地开口,“你……您能收我为徒吗?我想跟随您学习!”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地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不想让眼前这个人就这样离他而去。
  “为什么?”男子回过头,面无波澜。
  “因为我想变强!”牧影说出了心里话,他想学到本领替父皇报仇,只有变强,他才有这个资格。
  所以欺负他的人他都要欺负回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魔教在江湖上传言怎么怎么可怕,可那又如何,只要厉害就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