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子吃药否? 作者:芬伦

字体:[ ]

第1章 第一章:媳妇儿追求计划-壹
 
    扬州有一府,住着疯皇子。
 
    疯癫无人治,锁链困其中。
 
    鲜血洒华毯,尸体墙外堆。
 
    若是府中入,九死难一生。
 
    ——《民间童谣-疯皇子》
 
    第一章:媳妇儿追求计划-壹
 
    三月初春,扬州城内风景自是一番美好。
 
    独有的杨柳随风柔美摆动着细长的柳条,在青色的湖水中划出一圈圈涟漪,鱼儿沿着波痕嬉游着,像是欢迎着游人的到来。
 
    雀鸟从天上俯向水中,一下下点着荡漾的湖水,船只在桥洞下来来往往,粗犷的嗓音歌唱着扬州的民歌。
 
    若问扬州最有名的地方在哪儿,随便向一个游人打听,他们都会笑着告诉你:“缘起湖。”
 
    缘起湖有着扬州最美丽的风景,百年鸣唱,百鱼齐游,湖畔全栽种着嫩绿的垂柳,地上全种植着青翠的小草。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们都会在初春之时过去游玩,并在此寻找自己的姻缘。
 
    即使找不到也没有关系,在红色的布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挂在柳枝梢,说不定来年此时,便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
 
    而与缘起湖相反的,是位于缘起湖的另一端,与其相连却不同的湖,名曰缘灭。
 
    缘灭缘灭,缘分已灭。这块的风景比缘起湖几乎是天壤之别,林中树木都是黄褐色的,落叶一地,枯黄的草随处可见,远远看过去,颇为诡异。
 
    缘灭湖的背后,是一座低矮的小山,在那小山的顶端,有一座小寺庙,称作云起寺。由于缘灭湖的不吉,使得来到寺庙的香客并不多,每个月所获得的香油钱加上种植田地买菜的钱,堪堪能让寺庙的和尚们填饱肚子。
 
    而小寺之后,又有一间竹屋,竹屋虽是位于小寺后方,却离得甚远。若是仔细看向那间竹屋,便能够发现竹屋“很新”,上面的划痕少之又少,大约是近几年才盖好的。
 
    竹屋前有一口小井,一石桌椅,空旷的土地上还架起了竹制衣架,洗净的衣物挂在上面随风飘摆。
 
    就在那飘着的衣物之下,一名小和尚正端坐在石桌前画着什么,时不时仰着头望向竹林深处,像是要从中看出什么似的,看够后才会提笔继续画。
 
    说是“画”也不尽然,毕竟叶琏是认认真真地练字,虽说这字……凌乱地像是符画一般,但好歹也算是字。
 
    叶琏表示,就算跟狗爬一样,那也是字,与画有本质的区别。
 
    不知过了多久,青衣小和尚才将毛笔放了下来,吹了吹自己练完字的纸张,又整理好用来当范本的书册,起身悠悠然进了屋。
 
    在书桌前放下手中的东西后,叶琏便弯下腰对着书桌上一早就放置好的盆中清水,看着自己在水中的清晰倒影,弯唇一笑。
 
    同样,水中的小和尚也对他笑了起来。双眼微眯着像一个月牙似的,嘴唇微张,露出了小口白牙。小和尚对着水中的自己偏了偏头,青色的宽大帽子便歪斜起来,一不小心便露出了其中藏着的黑色发丝。抬手将帽子正了正,“小和尚”边将露出的发丝塞进去,边嘟囔道:“看样子得找什么东西填实一下帽子里面,不然头发露出来就不好了。”
 
    实际上,叶琏并非一个真正的和尚。多年前叶琏是方丈带回云起寺的,当年他才十岁,正发着高烧,却没想到那场高烧来的气势汹汹,一不小心就将叶琏十岁前的记忆全部烧没。幸好叶琏的生活常识还没有忘了,否则还真会成为一个傻子。
 
    那时的方丈还没有躺入黄土之下。方丈告诉叶琏他的名字,教导他学习佛法,并将他安排在寺庙后的竹屋内,日复一日地过着日子。
 
    方丈告诉叶琏,他不可以剃度出家,因为他的父母还在等他,只不过他们现在还未找到他罢了。他终将回到尘世之中,过上一般人的生活。
 
    来到寺庙里的大多都是走投无路之人,而叶琏不是。方丈说,这里只是他暂时休憩的住所,时日到了,自然会离开。
 
    对此,叶琏深信不疑。即使方丈死去,寺庙里换了一个新的方丈,即使时光匆匆,转眼便过了五年之久,他依然在这,没有离去。
 
    寺庙不收无用之人,尽管叶琏身子比较娇弱,但他时常会出去跟随其他和尚们一同做事。因为长发过于惹眼特殊,叶琏决定将一大半头发剪去,剩余的藏在帽子之中,装作和尚。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些向来看他不顺眼的和尚以外,叶琏交到的朋友可不少,与他们日日相处在一起,他也算是半个和尚了。
 
    说起来,若是叶琏食量小些的话,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和尚恐怕也会少一大半。
 
    叶琏有个优点,那便是不记仇,当场被得罪后他会当场解决,绝不拖延到下次。叶琏也有个缺点,便是食量太大,一人能顶三人饭,吃空存粮都不算事儿。
 
    这让部分的和尚们颇为不服气。毕竟叶琏没帮寺庙做什么重要的事情,却能够吃最多的饭,住最好的屋,甚至他根本就不是个和尚,怎能不让那些人嫉妒?
 
    也幸好叶琏的竹屋与寺庙的距离隔得有点远,没什么人闲的无聊特地过来找茬,否则叶琏非得糟心死不可。
 
    昨日叶琏才解决完一件糟心事,今日便不打算去寺庙那里帮忙了。整理完每日必做的事情,叶琏便收拾好自己悠哉悠哉地下山去。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路上踢到了一具“尸体”,温温热热的还会动弹,看上去好像还没死。
 
    叶琏低头,面无表情地对着这个衣上染血的男子又踢了踢,颇为严肃地想:要不要再给他补一刀一了百了?
 
    ………
 
    叶琏没敢真的给那人戳一刀,但也没有好心到什么人都拖回去养伤。
 
    男子身上除了血之外,还有着少许不大不小的划痕。那些伤口看着貌似很严重,可实际上用清水和药物将这些伤口稍微处理一下就行了。没道理这个男子会面色苍白的晕倒在地,还恰好是他即将路过的地方,怎么看都有些刻意。
 
    于是在观察完毕得出结论后,叶琏便迈开步子跨过男子,径直往下走去。
 
    只可惜将将迈出一步,叶琏的后脚便被人扯住了。
 
    “咳、咳咳!”白衣男子边咳嗽边虚弱地睁开眼,直视着叶琏黑色地瞳仁,几乎用乞求的语气问出来,“我身子有些不适,恐怕无法行动。你能否帮我将衣袖里治咳的药物拿出来?”
 
    叶琏着实被男子这突然睁眼吓了一跳。他僵硬地低头回避那人的直视,蹲下身胡乱摸起那人衣襟处,甚为心虚。
 
    男子虚弱一笑,苍白的面颊在阳光下竟白的有些透明:“谢谢你。”
 
    ……叶琏动作一滞,吸了吸鼻子,脑中回荡着“这个会说谢谢的一定是个好人”,又继续自己摸索的动作,不过动作比之前更快了。
 
    男子只是温柔地微笑,为了方便小和尚的搜寻,他的双手搭在小和尚的腰上,那双注视着小和尚的眼里,只剩下了小和尚一人的倒影。
 
    其他景物,都成了陪衬。
 
    于是在苍青大树下,一个青衣娇小的少年扑倒在一个高大男子身上。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恐怕会以为是男子环抱着少年,与他一同躺在地上玩耍。一切就像是画中的美景一般和谐。
 
    半天没有搜寻到药瓶子的存在,叶琏不禁有些泄气,扭头看向那名男子,试探性地问道:“……请问你的药放在哪里?”
 
    男子一愣,又轻咳一声,可嘴角的笑意缺怎么也掩饰不住:“约莫是在袖口处吧,可惜我的双臂好像骨折了,抬不起来。”
 
    叶琏原本的不满也被“骨折”二字砸愣了,倒吸了一口气,咽了咽唾沫道:“骨折?”
 
    “是啊。”男子说的云淡风轻,好像对这个并不在意,“我咳嗽时没看清楚路,一不小心就被石头绊倒了,刚好那石头前面有一个滑坡,我就……”
 
    ……到底是有多看不清才会从那边滑坡摔下来啊!摔不死都算走运的了!
 
    叶琏抬头望向一侧蛮高的土坡,默默地摸了摸自己的双腿。
 
    幸好自己没摔下来,这条路人烟稀少,到时候怎么死的恐怕都不会知道。
 
    边想着,叶琏边取出男子袖中的药瓶,也没责问男子为什么不早告诉他药瓶放哪里了,直接倒出倒出一粒给男子咽下去。
 
    “还需一粒。”男子微笑道。
 
    叶琏不甚在意地又倒出一粒给男子塞进嘴里,却没想到这一次塞药时,手指不小心触到了温热的舌头。
 
    另一只握着药瓶的手紧了紧,叶琏不动声色地将那只喂药的手缩了回来,握好药瓶将它放置回去,不大在意地随口问道:“你骨折了不宜出行,不如暂时住我这里,如何?”
 
    “好。”男子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叫什么名字?”叶琏吃力地将人背了起来。
 
    “沈清。”男子笑着在叶琏耳边回道,喷出的气息让叶琏微有不适,“可别忘了我的名。”
 
    >>>小剧场
 
    媳妇儿追求计划-壹:
 
    首先,你要安排个好的相遇,切不可惹恼对方。若是英雄救美,则效果最佳。
 
    沈清(若有所思):如果对方性情刚硬,那我送上门让他救,应当也是个好的相遇吧。
 
    侍卫(单膝跪地):主上英明。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三更,累死orz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