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武林秘闻录 作者:长安十年(上)

字体:[ ]

 第一章
    
    正是人间三月好风光,水漫河堤,满山绿杨飘飞絮,灵音寺里众僧在习早课。
    寺外塘边,远远地走来个小和尚,二八年纪,一路踩落了青草露水,昨夜刚下过雨,泥土微湿。
    他走到河畔,无处落脚,只好停住,压低了声音道:
    “师兄,好了没有师叔等得急了……”
    自古秋冬水落石出,如今是初春,水涨到堤岸边的青石板上,浸没了年纪稍长的和尚一双白净脚踝,他回过头,踏水而来:“等等,还有一条大鱼……”
    小和尚摸了摸脑袋,张口无言,直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见他捉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朝岸上走过来。
    “修空,师叔还在老地方?”
    小和尚点点头,领着他往后山走。
    辽远天地间忽然“咚”地一声,小和尚一惊,拽了拽师兄的僧袍:“糟了,一定是他们下了早课!”
    “怕什么,师叔还在等我们,快些跟上来。”
    两个人兜兜转转,来到后山,师叔在树下打盹,被摇醒了:“修缘,怎么这么久,这灵音寺里的番薯,快被我全拔出来烤光了。”
    说完扔给他一只大的,还有两三分热:
    “将就着吃,修空,你来烤鱼,好了叫我。”
    修空一边静心聆听远处寺里的动静,一边惴惴不安:
    “师叔,万一被住持师伯发现,我们……”
    师叔用木鱼敲了敲他的脑袋:
    “阿弥托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是正经。”
    修空露出不解神色,不过很快被手中阵阵鱼香吸引,便按捺不住先咬了一口。
    三个人将鱼肉番薯等吃干抹净,火也彻底灭了,溜回寺里,才各自走到禅房,修缘就被招去见住持大师。
    修空着急,在房里来回踱步:
    “一定是住持师伯知道我们破戒,先传师兄,然后再各个击破。”
    师叔半躺在榻上,十分放浪形骸:
    “如果这算破戒,十几年来慧智师兄怎么不管管我。”
    “师父。”
    修缘面前的老和尚慈眉善目,正是本寺住持慧智。他凝神望着自己的小徒弟,叹一口气,问道:“修缘,你进寺多久了?”
    修缘低头:
    “自徒儿有记忆起,便一直在寺中诵经念佛,习武修身,不曾离开。”
    慧智大师点头,缓缓开口:
    “眼下有一件事,十分急迫,为师如今只能想到你。”
    修缘怔了半晌,才道:
    “师父请讲。”
    “嵩山少林与我们素有往来,你轻功好,脚程快,替我将这几册经书送过去,速去速回,途中莫要耽误。”
    修缘接过包裹,暗暗吃惊,师父这是要他即刻启程了。
    修缘叩了头,刚要出门,又被师父拦下:
    “修缘,你第一次下山,切记非礼勿视,非礼勿言,做好你的本分便可。”
    夕阳古道,一袭素色长袍灌风飘扬,修缘御马疾驰,从江浙灵音小寺,赶往河南嵩山少林。
    修缘下了山,这是他第一回离开灵音古寺,但心里记挂着师父的嘱托,万不敢耽搁片刻。日夜兼程,风餐露宿,虽然一路上新鲜事物应接不暇,却荒废了这一番良辰好光景。
    昨日刚过春分,阴阳相半,日头渐长,江南雨水也多,淅淅沥沥如牛毛,还带了点春寒料峭。修缘半夜在树下歇息,一路上尘泥掺染,衣裳半湿,在荒郊野外只得将就,生火取暖,把包裹里的干粮拿出来充饥,毕竟是毫无心事的年轻人,渐渐便倚着老树根,再睁不开眼,迷迷糊糊睡着了。
    篝火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修缘怕冷,只能闭着眼往马背上摸索包裹,抱在怀里缩成一团,抵御风寒。
    睡到一半,身上居然暖和起来,脸却痒酥酥的,有什么毛茸茸的物件,来回扫荡,弄得修缘仰着脖子,侧过头就要避开。
    修缘半梦半醒间,只得睁开眼,一条赤红色长尾巴扫过他的脖颈,大毛团察觉出修缘醒了,跳出他怀里,在草地里滚了两遭,便要逃走。
    修缘疾走两步,一把抓住毛团子,抱在怀里左看右看:
    “原来是只赤狐。”
    这小狐狸浑身耀眼的赤褐色皮毛,只有胸腹和尾尖一点白,一双眼氤氲着雾气,望了望修缘,又要跳开。
    “这里山高水远,你一定是离群索居了。”修缘摸了摸赤狐的大尾巴:“来,我这儿有一点干粮,你要不要?”小狐狸手感极好,皮毛光泽柔顺,不像是自生自灭的野物。
    修缘将薄饼撕成小碎片,放在手心上,狐狸摇了摇尾巴,耳朵蜷缩起来,先用舌头试探一二,舔得小和尚忍不住笑出声来:“快吃罢,一盏茶的工夫,我便得走了。”
    狐狸转了转眼珠,埋着头将修缘手上的薄饼全吃了。小和尚躺在树下,想着待会儿少不得要绕去集镇上添一件蓑衣斗笠,春雨像长了根似的,一刻不歇,打在苍茫大地上。修缘离了这片树林,光脑袋便要遭殃。
    休息够了,他见雨势小了些,摸了摸毛团子的背,十分依依不舍:“好了,小狐狸,有缘再见。”
    修缘去了最近的集市,这地方炊烟袅袅,新奇玩意儿满目,好不热闹。
    “小兄弟,喝杯茶暖暖身子?”一位六旬老头儿一面招呼修缘,一面取下肩上巾布将板凳桌椅擦干净。
    小和尚浑身冰冷,点点头进去了,与茶博士寒暄两句,又问他蓑衣斗笠要去哪里添置。
    老头儿一一耐心答了,给修缘添茶倒水,坐下来看街上行人,匆匆忙忙,三三两两,只有身边这小和尚形单影只。
    “老伯,前头那铺子是做什么的,一堆人拥着。”
    茶博士抬眼一看,笑道:
    “猪肉铺子,有猎户打了好野味,要换几个钱,也拿过去。那猪肉王看上了眼,便当场宰杀,卖个好价钱。”
    修缘登时变了脸色,只见那猪肉王手上提的,正是自己晨间在林子里遇到的小狐狸,它抱着尾巴,眼眶里都溢着水,仿佛知道命不久矣,小爪子挣扎几下,也就不再动了。
    “老伯,这是茶钱……”修缘背上包袱就走,他轻功极好,三两步便走到那猪肉摊前:“施主,莫要杀生。”
    “小秃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狐狸是我花大价钱跟猎户买来的,不杀生难道做善事么,一边呆着去。”
    修缘动也不动,狐狸听到熟悉的声音,朝修缘眨了眨眼,松开大尾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猪肉王对他推搡两下,抓住狐狸尾巴,将它倒提过来,另一手执刀:“先剥了皮才好,活着剥皮毛色最漂亮。”似是在自言自语。修缘内心震颤不已,夹了右手中食二指,直点他脐下一寸半的气海穴。
    “得罪了。”
    猪肉王立时便不能再动,直愣愣看着小和尚夺过他手里的狐狸,脚下运功:“过一个时辰,穴自动可解。”猪肉摊边虽然热闹,却没一个人拦得住小和尚,刚说完这话,他便消失无踪。
    
    第二章
    
    修缘轻功极好,兜兜转转,待到了无人地方,将小兽从怀里取出,摸了摸它沾湿的毛发:“小狐狸,你生得这么呆,难保下次不会再被人捉了去,就先跟着我,等到了河南嵩山,再做打算,如何?”
    赤狐极亲昵地朝他甩了甩大尾巴,眯了眯眼,横卧在修缘怀里,便要入睡。
    修缘叹一口气,又笑它毫无烦恼和戒心,一路带着小兽朝驿站去了。
    不料早有嵩山少林弟子在驿站等候,来人自称“戒十”,站在门槛边朝他双手合十:“修缘师弟,我奉家师之命,在此候你,一道去少林回话。”
    修缘笑道:
    “师父可没跟我说过有少林来的师兄接应,这下可好,不必我独自摸索着去河南嵩山了!”想了想又从怀里把赤狐摸出来:“师兄,这小东西为我所救,我恐它再被捉去,能否……”
    “好了,既是如此,你带上便是。”戒十显然不愿意多说,带修缘简单用过斋饭,又领他去了住地:“先在此将就一晚,出家人在外,多有不便,明日辰时,咱们便上路,你早些休息。”
    到了睡觉时辰,修缘把小狐狸放在自己枕边,顺了顺它的毛:“待下了嵩山,我便带你回灵音寺,放你在后山,既无豺狼虎豹,又可跟我作伴,小东西,你看如何?”
    小兽居然横躺着,朝修缘露出肚皮,卷起尾巴,火红色的毛发油亮光滑。
    修缘也躺下了,第二天还要赶路,在寺中他习惯早睡。
    小和尚闭了眼,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狐狸甩甩尾巴,照着他的大腿就是一口,留下一串小牙印儿,轻轻浅浅的,没有破皮。
    “小东西,做什么咬人?”
    修缘只当它野性上来,把它的脑袋揉到一边,佯装发怒,不再理它。
    不过片刻,修缘昏昏沉沉将睡未睡,又被呆狐狸咬了一口,这次它不仅咬了小和尚,还耀武扬威地用大尾巴来回扫荡修缘的脸,又酥又痒,修缘打了个喷嚏,从榻上爬坐起来,拎起狐狸尾巴,假意要把它扔掉:“坏狐狸,我见你落魄,才要救你,没想到你这小东西,竟然恩将仇报。”
    狐狸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跳下床去,修缘伸手,没抓住它的大尾巴,落了个空。
    “我知道,你饿了是不是?”修缘琢磨了一会儿,把门打开,捞起狐狸就往厢房外头走。
    他轻功好,大晚上特意屏息提步,如果不是内功深厚之人,很难觉察出修缘的行踪。
    狐狸也乖觉许多,缩在修缘怀里不再动弹。
    “主人书信里说了,少林已在掌控当中,你只需把慧智老头交给那小和尚的明澜经夺过来,便可回去复命。”
    修缘不敢置信,只能凝神去听,这间厢房在走道尽头,相当隐蔽,小和尚对此地格局并不熟悉,因此误打误撞,才走到戒十门前。
    “上使所言甚是,只不过属下妄自猜想,慧智临终前明知有难,还把经书交与小和尚,若非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恐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秃驴摆了一道障眼法,另找人把秘籍送出去了”
    “主人布线千里,岂是你我能妄加猜测的你只需做好分内之事,其他自有人接手,不劳你费心。”被称作上使的人声音里明显带上了不悦,戒十似乎十分惶恐:“上使教训的是,属下谨记。”
    修缘听到“临终前”三个字,目瞪口呆,茫然若失,唇动了动,无声道:“不会的,不会,我走之前,师父还好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