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夫人 作者:纯海带

字体:[ ]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欢迎观看。
  (别PIA俺...)
  众所周知,珞王爷楚承奕是个很麻烦的人物,有事千万不能找他...
  京城里的人一听到珞王爷这三个字都会吓得回家关门,热闹的大街只要有珞王爷出现马上就会变得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珞王爷我本人也不清楚!
  皇兄难得来我府上一次,这一来就当着我府上的小厮们正色道:“你说你无权不上朝也落个清静,你自己清静倒好,整天去烦城中百姓又是为何?”
  本王在城里尊老爱幼,怎么传到皇兄耳朵里就变味了?
  我给皇兄嘴里塞了一块梅花香饼,又给他倒了杯茶,在走到他身后给他揉肩捶背的说:“皇兄,苏老爷非常感谢臣弟出面帮他退了与刘家的婚事,他儿子苏景焕亲自给我做了梅花香饼送过来了!”
  我这一说,皇兄就猛咳了几下,一脸痛苦的不知该把喉咙里的梅花香饼咽下去还是吐出来。他还是选择了咽下去,皇兄喝茶,我给他拍背顺气。
  “怎么这么酸?”
  “皇兄在宫中就跟在我府上吃糕点一样,明明是甜的,你都能吃出酸味...”
  我接着说:“这云雾呢,是环州商人罗小虎为了感谢臣弟帮他跟京城富商刘老爷之女刘素素…”
  正在喝茶的皇兄一嘴的茶水往外一碰,嘴角上还沾了两片茶叶。
  皇兄和颜悦色的说:“你竟然也做了两件好事?”
  我说:“岂止两件啊!皇兄,城外十里坡的王大叔牧羊的时候,臣弟还特意带着小然去跟着守羊了两天呢!”
  小然一旁点头,皇兄说:“然后你看到饿狼来了还送了两只羊给狼。”
  “那狼饿坏了!它都走不动了,臣弟看王大叔的羊那么多,就…”
  皇兄就给我细算我做的其他事:“徐太傅家的千金出嫁你干嘛半路给人送回府里了?”
  我回忆了下,这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我说:“臣弟帮王大叔牧羊回来,遇到迎亲队伍,哭声大过了民乐,就救了她。”
  皇兄脸都黑了,他说:“你不懂什么叫喜极而泣吗?”
  我乐呵呵的说:“知道啊!皇兄,你想啊,半路听到那么惨的哭声,连王大叔都说这新娘子多半是不想嫁…”
  皇兄大力的拍了下桌子,怒了,不让我给他继续捶背,让我跪下。他说:“那是她太高兴了!太后都知道你惹了不少事,还提议让你去景陀寺思过。”
  这下真是应了府上管家兴叔的那句话了,兴叔曾说,王爷,先皇在王爷这个年纪太子都会走路了,当今皇上在您这个年纪妃子都好多个了,您要是再不成家,就等着出家吧。
  我哭丧着鼻子说:“皇兄,臣弟哪里错了可以改啊!”
  皇兄叹气,说道:“长兄如父,也怪朕只顾着治理江山没有好好陪你。这珞王府也该有个王妃了,朕为你做主,帮你…”
  我可不想活在女人的醋味堆里,得找个理由让皇兄放弃给我赐婚。
  在我想不到理由的时候,又随手拿着一块梅花香饼往皇兄嘴里塞。皱着眉说:“皇兄,臣弟对女子无爱。”
  皇兄嚼着梅花香饼,那平静的神情像是有备而来,我又说:“皇兄,臣弟喜欢苏景焕…”
  要是苏公子知道了,会不会拿着菜刀切了本王?
  皇兄哦了一声,皇兄又给我说了下,京城百姓最怕听到珞王爷这三个字。说我一出现,他们准倒霉。
  这半年来,我没事儿就去做一些善事。这些善事每次都弄巧成拙的变成了坏事,罗小虎取了刘素素得了妻管严,王大叔丢了两只羊现在处于心塞状态中,春风楼的老鸨钟妈妈也因为我曾在她店里揍过客人,现在客人越来越少,姑娘们跟钟妈妈整天在喝西北风……
  “皇兄!起码还有一件事情是对的啊!苏景焕不就挺好的么?”
  皇兄意味深长的笑着,我府里的小厮小然给皇兄重新倒了杯茶,他闻了闻,用嘴唇抿了下,说:“我家弟弟做善事得来的报酬,这喝起来确实非同一般呐。”
  皇兄是天子,要什么都能得到,在我府里喝了茶说出这番话,让我这个弟弟心里乐滋滋的。
  
 
  ☆、第二章
 
  
  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午,小然从府外就直呼‘不好了,不好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杀鸡一样的声,书房外,另一个小厮小猛让小然小声点,说我正在书房打盹。
  小然才懒得管我是不是打盹中,他跑进书房拿开盖在我脸上的兵书,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王爷,王爷!别睡了!皇上送了个人给您了!”
  我坐起身,从小然手里拿回兵书说:“王府的下人都闲的脑袋长草了,送回去,本王不缺人伺候。”
  小然眉头一皱递给我一封书信,接着说:“人恐怕是送不回去了。”
  皇兄要做什么一道圣旨不就可以了?还特意给我写什么信?
  我看了下信中内容气的揉成一团往地上一扔说:“小然,放苏公子走,本王不需要男宠。”
  当时只是一句戏言用来当借口的,皇兄真把人送我府上来了。苏老爷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儿子成为了我的男宠不得活活气死。
  王府里所有能说话的都去劝苏公子离开了,他就是不离开,府上的管家兴叔抱着一只养了两年的公鸡过去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个时辰都没劝动人走。
  兴叔劝不动苏公子就来劝我了,他说:“王爷,老奴已经问过了苏公子,要是苏公子离开了珞王府或是伺候王爷不周到,恐怕他一家老小性命不保啊。”
  我皇兄什么时候学会了利用人了啊?最后这是让我来当恶人了吗?
  “兴叔,要是你怀里的鸡下蛋了,本王就留苏景焕在府上。”我跟苏公子之间目前相处的还算好,要是因为皇权才留下,恐怕本王以后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兴叔怀里的那只鸡真的当着我的面下了鸡蛋后,我就知道这是小然想出的计谋,小然从小就在我身边服侍我,也知道些我的性子。
  他先是来在我面前说大家都没有办法让苏公子离开了,连兴叔都抱着公鸡去劝说了。兴叔平时无聊就喜欢跟公鸡对话玩,小然知道我在看兵书的时候说话是从来不会抬头的,兴叔抱着公鸡还是母鸡我是根本不知道的。
  小然忙前忙后的亲自给苏公子收拾好了厢房,等他把苏公子安顿好了才记起来我这个王爷还没有安慰好。
  小然低着头双腿在我面前一跪,毫无诚意的说:“王爷,皇上再宠您,可您也不能得罪他啊。要是龙颜大怒,这牵连的可是整个王府啊。”
  这王府到底是谁做主了?他跟其他人串通好让苏公子入住了王府,这样一来,珞王爷有龙阳之癖的说法就完全被证实了啊!
  我一脸困意说:“随你们吧,本王乏了,你退下吧。”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被小然带去绸缎庄里量身定做婚服,人留下了,还定做什么婚服?我一怒之下让小然不许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在我从绸缎庄里出来时碰到了小猛跟一身玄青色衣着的俊俏公子苏景焕!
  小猛喊了声王爷,苏公子也给我行了礼。小猛也来这里就说明,苏公子也是来定做婚服的。是定做婚服跟我成亲的!这么以来,没有听起太后说起要我娶妻一事也算清净。被小然他们这一搅和,我头都晕乎了。
  “哎!王爷!”
  “别跟过来。”这几个人都忙着自己乐在其中,完全不顾我到底是怎么想的,看来是这些年我把他们给惯成这样的。
  自己管教无方,也认了。
  一个人安静了一整天,回到王府里也没有什么不对劲。走到院子里就发现太不对劲了!这张灯结彩喜庆的布置是怎么回事?
  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兴叔。里面还有几个小厮在忙着准备装饰窗户,兴叔出门望了下屋檐说:“小然,小猛,大红灯笼怎么还没有挂上?”
  那两个小子就各自提着红灯笼哎的一声跑过来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他们爬着梯子上去把灯笼挂好。兴叔还满意的点点头说,好,好!
  要是他们再不理我的话,我真以为自己已经死掉了,就只是个游魂了。
  他们一忙活完,所有人都站在兴叔身后低着头不语。兴叔摸了下自己下巴那里没有多长的胡子说:“王爷,王府一直没有喜事,就算您不愿意娶王妃,不愿意跟苏公子拜天地,这洞房花烛夜也是要做个样子啊。”
  小猛这才出来跟我解释说,昨晚发现王府有不明人物夜闯王府,那人看起来不像是刺客,更像是来查探什么的。
  小然就分析出,是皇兄派人来看苏公子有没有好好服侍我…
  他们的胡闹也是出于对我的关心,我也极度不愿意的配合着他们的计划。他们在王府摆了喜宴,一个个好吃好喝着。
  我在房内跟苏公子两人面面相觑,我实在是饿的头晕眼花了,才开口说道:“先用膳吧,本王是真的饿了。”
  苏公子为我斟酒,我说:“本王滴酒不沾,你也动筷吧,要是你饿晕了,兴叔又会抱着那只公鸡来跟本王谈人生了。”
  苏公子抿嘴一笑,就动筷开吃了,我用余光看了下他,他的一举一动都温文尔雅。说真的,我真怕他一怒之下把我给灭口了。
  苏公子绝对有着大好前景,不应该在我府上这样过一生。
  这么说来,也怪我…
  要不是我那么一句话,皇兄也不至于把人给弄来府里送给我。我皇兄是明君自然不会笨到以皇上的名义去把人弄过来,他让王公公去传了圣旨,说是我看中了苏公子,他三生有幸被我看中…
  苏公子肯定在后悔当时的梅花香饼里没有放点老鼠药吧…
  晚膳过后,我迟迟不肯说出要睡觉的话,小然这次真是对我太狠了。他知道我认床,我来珞王府折腾了半年才习惯这张床,现在我的床被布置成了婚床,不睡也得睡。
  窗上贴着大红喜字,枕头绣着鸳鸯戏水,大红的被子上散了些莲子跟花生。他们也真是会布置,什么细节都不会放过。我们两个男子,哪能早生贵子啊!
  我是真被气的头晕了,我扶下额头,苏公子把位置挪了下靠近我,他用力揽过我,我的脸贴到了他的胸脯,他挥了下衣袖把桌上的烛台给弄灭了。
  他故意放大声音说:“王爷,春宵一刻值千金。”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皇兄以为我抱得美人归,殊不知我整晚在家抱枕头。
  苏公子是习武之人,他说,习武之人都有高于他人的警觉性。
  所以,在那晚,他察觉到了门口有人在,要不是那时他在我耳旁小声说了句‘门口有人’,我还真以为他对我有那点意思。
  苏公子等人走了后才松开我,我还特意去确认了下会不会是小然他们在门外偷看。小然他们早就一个个喝的烂醉如泥倒地就睡了,害的我跟苏公子两人守了一夜王府。
  我让苏公子有空就教我个一招半式好用来防身,学了几天,我终于发现,我天生就不是练武的料。小时候还曾因为父皇不让我习武而赌气了好多天。第三天我就趴在床上动弹不得了,苏公子说有法子让我舒服点,接着就是给我把酸疼的关节处狠狠的又按有揉的,我疼的没忍住喊了出来…
  小然悄悄问我:“王爷,您怎么成了下面的那个了?”
  我不解的反问:“什么下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