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临简 作者:包子馒头一家亲

字体:[ ]

 
 
 
  ☆、第 1 章
 
  春日里难得不落雨的天气,街道上一时热闹非常,路边的小摊贩脸上满是笑意,应付着来往客人。
  方临早早将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便和自家小厮一齐到这来凑了个热闹。
  泊水镇民风开放,女子出行并不需要素纱遮面,因此同儿跟在方临的身后,可是大大的饱了眼福--瞧这个姐姐,长得秀气又温柔,身材纤纤,细腰轻晃,又看那个妹妹,水晶珠般滴滴亮的大眼,吃东西来嘴巴一嘟一嘟,简直可爱死了。
  --还不到十四年纪的同儿看姑娘看得眼睛发亮,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方临将街道扫视了一番,没有发现挂着“特色糖葫芦“的招牌,转过身正要问问自家小厮,就看到他这痴呆呆看姑娘的傻样,不由失笑道,“ 别看了,姑娘都被你吓跑了。“
  同儿的魂总算被自家少爷的话招了回来,听他这么一说,再看那些个姐姐妹妹一个个的先是瞪眼望着自己,再一个个面带羞涩的望着自家少爷,很是失败的垂下头。
  “少爷你就别笑了,再笑满街的姑娘都要凑上来了…“
  同儿小声嘟囔着,自家少爷的模样有目共睹,孩童时就是精致的瓷人模样,唇红齿白,少年时五官张开后,更是皎然出众,如今已及弱冠,风姿面貌上是更极一层风采,虽是站在这人潮拥挤的长街上,依然没法被淹没……
  只是--同儿苦着脸,揉了揉自己被撞了好几次的胳膊,现在可不是少爷您笑的好时机啊,这些狂蜂浪蝶都快把你家小厮给挤埋了……
  或许方临真的听到了他家小厮的心声,发现视线被人群遮挡住后,他的面孔就冷了下来,不管面前是哪种模样的美人,照样释放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被他这种气息一影响,很快他家小厮就能安安稳稳的跟在他身后了,方临清冷着一张面孔,皱眉问道,“阿简最喜欢吃的那个特色糖葫芦小摊怎么没有?”
  其实同儿还是比较习惯自家主子的冷脸样子,毕竟这是自家主子的主要面部表情,至于那难得的笑面,也只有他刚刚口中说出的那个名字的主人才有机会享有,也只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自家主子才会这样上心……
  同儿在心里狠狠的嫉妒了一把,无奈地指着长街后面,有气无力道,“那个摊子在后面后面啊,您轻轻这么扫一眼当然看不见。”
  不理会自家小厮口中的嫌弃之意,方临点了点头就往长街后头走。
  总算在最后面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了那个挂着“特色糖葫芦”的小摊,方临舒了一口气。
  小摊的生意还不错,在方临前面排了好几个人,大多是女子,看到这么一个俊俏公子跑这里买糖葫芦,均在心里想着,是哪个姑娘这么好命。
  方临确实是在给别人买糖葫芦,但是好命的人却不是个“姑娘”。
  浑身是汗的少年刚刚从练武场下来,随手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毛巾擦汗,然后拿起桌边的茶杯喝水。
  冰凉凉一杯凉茶下肚,他缓缓舒了一口气,将内力在丹田绕行一圈,平复下气息。
  房里实在太安静,他有些纳闷道,“小一?”
  回应他的不是小一生气勃勃的一声“哎”,而是一双清凉的手,他“咦”一声要转过头,手的主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方临笑意清浅的举起手中的糖葫芦小包,“呐,你的最爱。” 
  何简皱着眉头接过来,满脸的不赞同,“这才不是我的最爱。”
  方临只笑不说话,于是,片刻之前说“这才不是我的最爱”的人拆开纸包,认真吃了起来。
  这个特色糖葫芦之所以有特色的缘故就是它的馅并不是完整一颗山楂,而是去掉核的山楂剁碎后加陈皮和冰糖,芝麻。所以这种糖葫芦不会太酸也不会太甜,而且还不用吐籽--单单这一条理由就足以令害怕麻烦的何少爷爱上他了。
  何简认真吃糖葫芦的时候,方临就拿出上次放在这里没看完的书出来看。
  春寒料峭,小窗拂过来的风还隐隐有些寒意,方临倒是不冷,可是何简却还是只穿着一身练功时候的单衣,被风一吹,不由缩了缩脖子。
  “冷……”他也没放下手中的糖葫芦,只朝着方临那边伸长脖子,拖长着声音。
  方临假装不知道,嘴角却轻轻勾了起来。
  何简没等到自己要的反应,也不厚着脸皮再说什么,只一门心思铺在糖葫芦上,反正--他知道,有人更舍不得自己冷。
  认真将糖葫芦吃掉一半后,身上果然被人覆上了一层衣裳,他眼里现出一丝笑意,口上却不说什么,只将剩下的一半糖葫芦递到方临面前。
  “剩下的,你吃完。”
  方临坐在他旁边,顺手接了过来,纸包里躺着个头大大的糖葫芦,他是买糖葫芦的人,自然知道自己买的糖葫芦不可能全是这个大小,有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成熟懂事也不可爱,但是一向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的这个习惯他最是了解,也不说破,只皱着眉头为难道,“这么大,我一口吃不下……”
  何简看了看纸包的糖葫芦,摇头道,“哪里大了,你看--”他伸手拿了一颗,丢到嘴里,咬了几口含着满嘴糖葫芦解释,“泽样次刚刚好…不会次不下…”
  方临笑得眉眼弯弯,朝他点头,“嗯,我知道了。”
  何简被他笑话了,只哼了一声,捂着脸快速将口中的糖葫芦吃完,便朝他道,“那你也这样吃给我看。”
  方临用手捻起一颗糖葫芦,放到嘴里小口小口的咬,动作秀气又斯文,何简拿眼瞪着他,他舔干净指尖上的糖渍,满脸无辜道,“不能一口吃下,但是我没说我不吃啊,分几次吃刚刚好。”
  他捉弄何简的手法巧妙到高超,何简心里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对上他无辜的表情也只觉得好像真的是这样。
  “帮我吃掉几颗,这么多我吃不完。”方临说着,手已经捻起一颗递了过去。
  何简瞪眼看着这颗糖葫芦,红色的糖衣发出香甜的气息,他本来要说我已经吃饱了,但是又受诱惑的收住口,将嘴边上的糖葫芦一口吃了。
  没关系。他在心里说,就吃这一颗,剩下的绝对要让他吃。
  可是等他嘴里接连喂了好几颗之后,他不开心了,推开面前白皙修长的手,皱眉道,“剩下的你要全部吃完。”
  方临看着面前人别扭的样子,好笑的将最后一颗糖葫芦吃完,“呐,都吃完了。”他给他看了看空掉的袋子,凑在他面前轻声道,“这是你爱吃的你多吃几颗没关系,等下次买到我爱吃的,你多让点给我吃就好了。”
  何简上前咬了咬面前湿润香甜的嘴巴,摇头道,“等下次买到你喜欢的,我要全部让给你吃。”
  方临轻轻笑,“好,都听你的。”
  “不过--”,何简突然皱起眉头,严肃着一张脸看他,“臭豆腐你还是不准吃。”
  “嗯?”方临失笑,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你还记得啊。”
  何简神情一丝不苟,“当然不能忘记。”
  关于臭豆腐这个典故要追溯到十多年前,那时候,方临是个唇红齿白,面容精致的稚童,何简是个和现在一样,缩小版本的别扭孩子。
  方家和何家是泊水镇的两家大户人家,方母和何母是从小交好的金兰姐妹,方父和何父更是生意往来上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这样的背景下,方临和何简想不认识都难。
  也是在夏天,方临带着小自己两岁的何简逛大街,那时候何简就喜欢甜食,什么杏仁酥,绿豆糕红豆饼之类的,他都喜欢,可是那时候他很悲催的长了虫牙,只能看不能吃。
  方临不爱甜食,他爱的是街头那家人群泛滥成灾的臭豆腐摊上的油炸臭豆腐。
  可是他从没去买过,身边有娘亲跟着时,他说想吃,娘亲会冲他摇头,“我们家这么香喷喷的临儿,怎么能吃那么臭臭的东西。”下人跟着时,他叫他们去买,他们会摇头,“少爷你这么金贵的肚皮可不能让这种东西糟蹋了。”
  他觉得纳闷,臭豆腐是这样杀伤力大的东西?可是那些排队吃它的人看起来很高兴,他们脸上明明显得很满足。
  虽然心里很诧异,但他作为一个人人都说乖巧的孩子,所以不管怎么疑惑,他也照他们说的做了--每次经过那个摊子,他再不会说要买,至多不过多看几眼。
  这次带上何简逛这条长街,他其实心里挺高兴,因为这算得上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玩伴,而且,何简很可爱,个头小小的,生起气来嘴巴嘟起来,像是那个泥塑摊子上摆着的嘴巴鼓嘟嘟的泥娃娃。
  他毫无理由的对他有好感,尽管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弟弟从不叫自己哥哥,而是叫自己“阿临”。
  既然何简不能吃甜的,他就准备给他买些好玩的玩意,想到何简的小模样,他眼前一亮,心里想到,正好给他买那个泥塑摊子上的泥娃娃,他肯定喜欢。
  这样想好后他就准备转过头跟他说,可是等他一转头,哪里有人,他连忙问跟在后面的下人,可是他们一脸茫然,“…刚刚何小少爷还在这里的…”
  他心里顿时急了起来,踮起脚来四处看,脑子里有好多种想法,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牵着他的手,怪下人居然看个小孩子都看不住……
  他茫然无措的在人群中找,可是自己本身也只是个小孩子,身材高大的行人完全把他的视线遮挡。
  他急得冒汗,突然想起自己还可以喊他的名字--“阿简!阿简……”
  没有人回应他,就在他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的时候一只软软的手碰了碰他的手,同时还有袭到鼻头的熟悉的气味和让他放下心的声音--“阿临,给你吃。”
  小小个头的何简举高着手上的臭豆腐盒子,眉眼亮晶晶的,像是在等着他的夸赞。
  方临本来要怪他乱跑的怨气顿时没了,给他擦了擦汗,轻声笑道,“我们躲起来吃。”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两个孩子轻松的甩掉后头跟着的下人,坐在一个被人群忽略的角落里吃臭豆腐。
  臭豆腐的味道如方临想象中一样的好,他自己吃完一块,要给何简吃,何简捏住鼻子,躲得远远的,瓮声瓮气的说话,“我不要吃。”
  看他如此嫌弃的模样方临觉得好笑,但想到他这么讨厌这种味道还挤在人群里给自己买,又觉得很感动。
  “为什么知道我喜欢?”吃完臭豆腐后方临才想起来要问他。
  “因为你看那里的眼神像我看我最喜欢的红豆饼的眼神。”何简老老实实的回答,然后将衣兜里的手帕递给他,“给你。”
  方临接过来,擦了擦嘴巴边上的辣油,有些不好意思,“弄脏了…”
  这种事情上何简表现得空前的大方,“没关系,手帕家里多得是。”
  于是方临本来想着到时候洗干净还给他的想法变成了洗干净自己留着。
  不远处断断续续的传来了两家小厮喊人的声音,方临此时“坏事”已经做完,正要应声,何简踮起脚捂住他的嘴,“等一下--”
  他边说边拉着他来到一家卖冰镇酸梅汤的摊子,小大人似的掏出钱买了一杯酸梅汤,递到他面前,“漱漱口,雅哥哥说,做坏事要把物证全部清除。”
  他的眼睛亮亮的,方临很配合的接过来,将那杯酸梅汤喝完。
  后来,方临想起来,自己会这样照顾他,不过是跟他学的罢了,如果何简照顾起人来,才真正是全心全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