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死之人的死亡史 作者:童格

字体:[ ]

☆、【第一章】地狱无门闯入来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有人说小孩不够萌,所以童格大受打击,怎么不萌哩,这么可爱的,一逗脸就红,脾气倔强,生人勿近的小狗,你看他的尾巴摇得多欢啊,你怎么忍心说不萌。怎么可能不萌,怎么可能不萌啊~~~(打滚ing)所以童格决定回头修改,结果一改就改得有点长有点...诡异。怎么会这样,拍桌再三强调,这不是恐怖文,也不是僵尸文,这是轻松活泼可爱的父子文(勉强算吧,虽然仔仔已经长大,老爹还是原来那个样)。
  我相信看文的都是海容百川、包容大度的有耐心的人,所以,咳咳,原谅我吧= =|||
  对了,大家是不是很雷父子文,那妖孽受哩?女王受哩?诱受哩?
  【第一章】地狱无门闯入来
  午门问斩,观者如海。
  楼随流脑袋低垂,看上去像在为自己犯下的罪行而后悔内疚,实则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虽说已是秋天,但响午的太阳依旧毒辣不减。而毫无遮挡之物的刑台更是闷热不已,再加上里三圈外三圈不停提供热量的围观者,本就昏昏欲睡的楼随流更是困倦难耐,眼看就要睡着。
  “砰。”利器插入木板的声音如平地惊雷,震醒了楼随流。他眨了眨眼睛,总算使自己清醒了一些,这才扭头转向声源。
  “抖什么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袒胸露臂的刽子手一脸厌恶,朝脚边的死囚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死囚脸上的平静再也装不下去了,肥硕的双唇登时一片惨白,而那肥得滴油的脸更是死灰一片。
  见胖子终于卸下面具露出惧色,刽子手脸上也不由浮上得意之色。他看了看身后的人群,然后炫耀似的大手一挥,轻轻松松将插在地上的大刀拔起,架在肩膀上。
  围观的百姓顿时发出洪涛般的惊叹声。
  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刽子手将巨大而又沉重的大刀砸在一脸平静的胖子身边,说了一句话,吐了一口水,然后胖子就面无人色一副脑袋已经搬家的样子,刽子手形象登时伟大起来。
  刽子手一边享受着人们的敬佩之情,一边拿下大刀,在胖子眼前晃来晃去,语气不善:“待会儿我一刀下去……”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胖子不等他说完,竟就吓得尿湿了裤子。浑黄的液体顿时流到刽子手脚下。
  刽子手岂可容忍如此侮辱,抬起脚就要朝那人脑袋踢去。然而脚刚抬起来,却发现那人居然两眼一晕,昏了过去。
  “真他妈倒霉!”刽子手看了看湿了的地板,一边捏着鼻子,一边骂骂咧咧地朝另一侧走去。
  经过其他三个死囚时,他们都下意识地向后一躲,用惊惧的眼神望着他。刽子手顿了顿,看了看那三人,最后朝最边上的那个死囚走去。
  那人四十几岁的模样,顶着一个鸡窝头,留着一圈络腮胡,两只眼睛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一点也不像犯了死罪的人。倒和隔壁输光家产的冯二有些相像,都是一副破败相。
  刽子手瞟了眼他身后木牌上血红色的名字,阴恻恻地冷笑:“萧熊一,马上就要死了,有什么遗言没来得及说吗?”
  楼随流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过了半响,才意识到刽子手口中之人指的就是自己。
  于是他忽视凶神恶煞的刽子手,垂下头,很认真地思考:如果是真的萧熊一,他此刻会说什么呢?求求你饶了我?这太废话了吧,又不是心软就能不杀的。我很后悔?对不起,后悔这两个字,从没在楼随流的字典里出现过……
  楼随流很苦恼地皱起眉毛。其实他只见过萧熊一一面,并且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没有印象。再说了,每天都要见那么多人,卖豆浆的阿婆,挑担子的大叔,喜欢小狗的孩子……他哪里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记一个过了今天就不再相见的人。
  刽子手将楼随流的沉默自动理解为害怕,于是想用刀柄挑起他低垂的脑袋,想看清楚他惊慌失措的死人脸。
  谁知刀柄还未触碰到他的脸,楼随流蓦然抬首。
  烈阳之下,楼随流的眼神却比寒冬腊月的雪还要冷。
  刽子手感觉他的眼神似乎化为一双厉手掐住自己的脖颈,不由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虽然他双手双脚皆被束缚,但刽子手却有一种置身于猎豹雄狮爪下的战栗感,竟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而手上的刀也跟着离开了他的下巴。
  见刀已经离开自己,楼随流眨眨眼睛,扬起的脑袋重新低下。几卷杂乱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视线。而那股摄人之势也随之消失不见,只有天上的白云,优哉游哉地飘着。
  刽子手心惊胆跳地盯着楼随流,然而不论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眼前都只是个颓败之人。难道刚刚不过是错觉?一想到刚才自己的反应,刽子手的脸隐隐有些发热。
  楼随流安安静静地跪坐在地上,仿佛脖子上的项械太过沉重而一直低垂着头。在所有人里,只有他是从头至尾最为安静的一个,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即将迎来的斩首。
  哼,表面上装得一点也不在乎,心里怕得比其他人还厉害。
  刽子手在心里安慰自己,同时发现楼随流依旧保持着开始的模样动也没动一下,心中越发不爽,抬脚踢了踢楼随流。
  楼随流这才有了反应,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掀开眼帘睨了眼刽子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很明显,他并不是怕得不敢动,而是睡着了。
  竟然有人在行刑前睡着了!
  刽子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刽子手半天都没说话,楼随流又打了个哈欠,眼皮一下一下地又要合起来。烦死了,中午就应该睡觉,当初到底是谁那么无聊把行刑的时间定在午后。
  “喂!你就一点也不怕?”刽子手挑衅道,“还是说,你是已经怕的没有表情了?啊哈哈……”
  楼随流只觉得刽子手破铜锣般的笑声像失控的气球,在自己脑中横冲直撞,难受至极,不由打断他的笑声:“还有多久才开始啊?”
  “哦,你终于怕了。”刽子手道,“不怕不怕,还有一炷香的时间给你慢慢悔过。”
  “怎么这么长?”楼随流抱怨似的嘟囔了一声。
  刽子手闻言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地问:“你马上就要被斩首了,为什么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害怕?”
  楼随流愣了愣,不回答,只是探头朝刽子手身后看去。
  监斩官坐在临时搭起的亭子里,不耐烦地靠在椅上,扭过头和身边的人说话;而离得最近的死囚已经吓晕;台下的百姓隔得也比较远。很好,不会有人听到我们的谈话。楼随流扭头望着刽子手,一脸严肃:“你说人有几条命?”
  刽子手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担心待会儿的斩首,死心吧,我一刀下去,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得人头落地……”
  “如果我说,这不是我第一次被斩首,你信不信?”楼随流打断他的话,低哑的嗓音带着一丝神秘。
  刽子手一愣,楼随流接着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直起身子,一字一句道:“如果我说,这已是你第八次砍我的脑袋,你信不信?”
  楼随流一扫先前的慵懒,骤然变得阴郁而尖锐,一双眼睛清亮得不符合年龄。他很平静地说着,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却叫刽子手的心咯噔一下漏跳一拍,下意识地相信他说的话。
  “如果我说,我是在耍你,你信不信?”
  沉默,还是沉默。
  楼随流笑眯眯地看着刽子手,看着他那张惨白的脸,渐渐变黑,又变青,接着涨红起来。然后一脚重重地踢在自己身上,气冲冲地离开。
  重击之下,楼随流忍不住咳了出声,但嘴角的笑容依旧无法掩去。他一边咳一边轻笑:
  “感谢老天,世界终于安静了。”
  时间简直爬得比蜗牛还慢,即使和刽子手闹了这么一出,行刑的时间还是没有到。
  楼随流合上眼睛想继续睡觉,但无奈被聒噪的刽子手一搅和,睡意全无。百般无聊,他便开始打量台下围观的百姓。
  戴头巾的汉子,叼烟斗的大爷,一脸兴奋不停搓手的流氓,穿梭在人群间卖食的小姑娘……几十年前什么样,几十年后还是什么样。人啊,对血又害怕又向往,这种矛盾的心理也许几百年后依旧不变。
  楼随流从左向右一扫而过,张嘴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只觉得无聊到了极点。
  蓦地,他的动作顿住了。
  孩子,他居然在这种地方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孩子!
  孩子脸颊因饥饿而深陷,但一双眼睛却大得出奇,比例失调的脸显得有些吓人。浓秋天寒,他却只有一件薄衫庇体。他是那样的瘦弱,仿佛随便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这是一个极普通的穷人家的孩子,无论走在哪里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偏偏楼随流却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死死地盯着那孩子。
  孩子本来睁着一双大眼盯着神气十足的刽子手,似乎感受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忽然扭头望向楼随流。二人的目光穿过了重重阻碍,在空中相遇,仿佛在进行无言的交谈。
  楼随流隐隐有些生气。
  刽子手踢他的时候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被这么多陌生人看着赴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高兴的,但惟独这个格外突兀的孩子却让他有些不悦。
  孩子!一个孩子竟然来看死刑!这是谁家的小孩,教育也太失败了一点吧,怎么可以这么早就让他接触这么血腥的东西。
  一个孩子来看死刑!
  这究竟是谁家的父母这么不负责!
  楼随流陡然扭过头去,不再看那孩子,一些久远的回忆撞得他有些头晕。
  但终于他只是叹了口气,然后重新眯起眼睛。罢了,他又能做什么呢,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一炷香的时间没有想象中那么漫长,斩首也比围观者想象的更简单,更没有发生砍了十七八刀才把犯人脑袋摘下来的闹剧。
  然而刽子手和小孩的眼睛却始终忍不住瞟向楼随流。
  他始终漫不经心地耷拉着脑袋,像睡着的老狗。样貌普普通通,反应平平淡淡,但就是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像一口看不见深浅的古井,你永远也猜不透里面有什么。
  只可惜这个人马上就要死了。
  终于轮到楼随流了。其他死囚脚下都混杂着难闻的汗液和尿液,唯独他脚下方寸之地格外干净。
  刽子手没有立马举起刀,反而停在他身边:“到你了。”
  “嗯,辛苦你了。”他呼出一口气,笑了一下,语气依旧平淡。
  真是怪人,哪有人对要杀自己的人说辛苦了。刽子手皱起眉:“有没什么话要讲?”
  楼随流眯起眼睛,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尸体如果无人认领的话,是不是还是按惯例丢到城东的乱葬岗?”
  “当然了。”
  “太好了,我的尸体不会有人领,所以你们不用保管,直接丢乱葬岗就行了。”
  刽子手诧异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监斩官尖锐的叫声就响了起来:
  “时间到!”
  楼随流笑眯眯地将头转向正前方,没有一丝反抗或者犹豫。感谢上天,终于结束了。
  但蓦地,他的动作停滞了。
  孩子!
  又是那个孩子!
  骨瘦嶙峋大眼睛小孩站在正前方,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楼随流。
  孩子看了看斩首的大刀,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寒光,孩子惨白的脸越发没有血色了。他猛咬下嘴唇,力气大得连嘴皮都咬破了。
  但他却没有离开,强迫自己抬头看着,似乎不想错过每一个细节。
  楼随流看着孩子,嘴角的笑意渐渐散去。
  他忽然觉得他孩子的神情很熟悉。很多年前,自己也是这样一脸惨白地看着杀人场景,但那时自己比他要好一些,至少不是独自一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