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听说神医要嫁人/锦上寒舟 作者:云树绕堤沙

字体:[ ]

 
 
 
 
  ☆、正文之前
 
  正文之前
  要说江南锦城最大最热闹的茶楼,那一定是行歌茶楼。原因无他,只是这茶楼里啊,有个说书的老汉,一身普通的儒衫,手里拿一把扇子,声如洪钟,说书说的那叫一个精彩。从上古传奇到历史趣谈,他是无一不精。后来,这老汉又开始讲江湖大事,今天,他要讲得就是关于倾雪阁阁主和神医的故事。
  只见老汉一袭长衫,前边放着曲柳木做的长桌,桌上压着一个止语。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老汉开始说书,“今天我要给大家说道的,就是上官瑾飒和神医沈寒舟的事儿。”
  底下听书的人一听来了兴趣,上官瑾飒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当朝丞相上官楚长子,七岁随前任武林盟主谢靖南上南山习武,十八岁学成下山。因为不愿入朝为官,便已一人之力挑战上官家族三大长老,接下江湖最大势力倾雪阁,五年时间威逼利诱,手段雷霆,竟让全江湖都服了这上官公子。
  上官瑾飒长相极为俊美,一双桃花眼当真是勾魂夺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红颜蓝颜无数,偏偏是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绯闻无数,但没有一个人真正进入上官瑾飒的心。所以这江湖上的人,最喜欢听到就是关于上官公子的事。
  至于沈寒舟,就是所谓的圣手神医。医术高明,天下无双。所以说书先生话一出来,所有的人都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其中一个细节。
  只听这说书先生道,“现在,我就先告诉大家一个消息,上官公子和沈神医要成亲!”
  此话一出,当真是一滴水溅进油锅里,底下的人瞬间沸腾,这花花公子,最后居然折在了沈寒舟的手里。
  又是一声脆响,大堂瞬间寂静,老汉接着道,“若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云绕的新文,大家不大意的来收藏了吧!
 
  ☆、青楼寒舟
 
  第一章青楼寒舟
  春江绿水,莺歌洽洽,画楼西畔,琵琶反弹,暖风处处,便是江南。
  江南锦城,大靖最富庶繁华之地。而这锦城最热闹的地方,便是秦月楼。秦月楼,秦淮河畔,月华宝地,香脂艳粉,绝代佳人。
  秦月楼最有名气的女子是花魁静烟姑娘,静烟并非以身侍人,她是乐妓,一曲《烟愁可卿》当真是唱尽了人间悲欢离合,喜乐苦多。静烟之所以成为秦月楼花魁,倒也不是她长得有多么漂亮。江南名妓聚集之地,她的容貌并不比其他女子出众,但是她身上的气质,却是人人都望尘莫及。
  今晚,是静烟姑娘一个人的夜晚。每个月的十五日,就是她的演出之夜,每到这个时候,锦城的富家公子,名人名士,都会到秦月楼来看静烟演奏。
  舞台之上,轻纱曼舞,静烟隐隐在轻纱之后,轻弹一曲《小霓裳》,虽无人伴舞,但这渺渺的琴声仿佛将人带入那盛世大唐之境。绝色女子,轻舞霓裳,当真是曼妙非常。
  只是今天好像有些不同,因为第一排坐的那个男子吸引了大家更多的注意力,一身白衣飒沓,一支玉笛轻别,一把折扇轻拿,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勾魂夺魄,看来定是倾雪阁主上官瑾飒无疑。
  听静烟弹琴是一种至美的享受,只是月华渐退,这演奏也终于结束,静烟起身朝着底下的观众行了一礼,随后便上了楼,任凭下边人吵吵闹闹个不休。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竟然有一个不速之客。
  看见坐在桌旁怡然自得品茗的人,静烟笑了笑道,“我竟然不知道,上官公子还有这种随意进人闺房的雅兴。”声音清冷,完全没有一个女子应该有的温柔,反而更像是男声一点。
  上官瑾飒放下了手中茶杯,回了一笑道,“我也不知道,这位公子竟然有男扮女装的癖好。”
  静烟眼睛微眯,随后又轻轻勾了勾唇,“上官公子的确眼神犀利。”
  静烟话音刚落,上官瑾飒身形微动已经到了静烟面前,轻轻一扯,静烟脸上的人皮面具便被撕下。上官瑾飒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有一张清秀的脸,白皙的皮肤,眸若星辰,鼻梁微挺,嘴唇微薄。比不得上官瑾飒的俊美,但也算是个美人。
  一番打量之后,上官瑾飒在静烟耳边轻轻道,“沈寒舟,下一次可要伪装的像一点。否则,要是被别人发现,那沈神医可就要消失在江湖上了。”
  说完之后,上官瑾飒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接着喝茶。
  听见这话,沈寒舟一惊,实在没有想到,上官瑾飒这么快就能看出自己的身份,除非,上官瑾飒从一开始便知道,今晚的静烟就是沈寒舟。微微想了想,沈寒舟开口,“不知上官公子要我做什么事?”
  上官瑾飒拍了拍手中的扇子,“沈神医果然快人快语,我只是想要沈神医帮我救一个人而已。”
  沈寒舟坐在了上官瑾飒身边,“是要我救上官公子的什么红颜蓝颜吧,难不成这人是得了什么花柳病,要是这样,上官公子可要小心一点了。若是名满天下的上官瑾飒死在了美人的床上,不知江湖人是要嘲笑上官公子,还是要赞一句您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上官瑾飒眼神微眯,看了看沈寒舟,没想到这人看似一副清冷无害的模样,嘴竟然这么毒,“沈神医当真是辜负了你这张脸。”
  沈寒舟笑了笑道,“上官公子倒是没有辜负你这张桃花脸。”
  上官瑾飒挑了挑俊眉,起身到沈寒舟面前,轻轻挑起沈寒舟的脸道,“那沈神医应该知道,我可是男女不忌的呀。”说完,上官瑾飒还趁沈寒舟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
  没等沈寒舟作出什么动作,上官瑾飒已经坐回原位,半是调笑的看着沈寒舟脸上难辨的表情。
  沈寒舟没有想到上官瑾飒竟然会做出这种动作,当下就愣了。待到反应过来,上官瑾飒已经回到了原地,浅抿一口茶,上官瑾飒道,“至于救什么人,去了便知。”
  “上官公子怎么这么确定我一定会去?”
  上官瑾飒笑了笑,突然逼近沈寒舟,“因为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话音刚落,上官瑾飒两指并拢轻轻一点就封住了沈寒舟的穴道。随后两臂微弯,横抱起沈寒舟从后窗飞了下去。
  沈寒舟死死盯着上官瑾飒,上官瑾飒毫不在意,反正他也没有反抗的机会。策马狂奔,两人共乘一骑连夜奔走,终于到了天绝峰倾雪阁。
  到门口的时候,上官瑾飒才解开了沈寒舟的穴道,长时间不得动弹,沈寒舟腿一软就向着一边倒去,上官瑾飒将缰绳丢给旁边跟上来的小厮,一把接住了快要软倒的沈寒舟。眼睛微眯,唇凑近沈寒舟的耳朵道,“怎么,这么急就来投怀送抱啊。”
  沈寒舟白了上官瑾飒一眼,推开他自己站了起来道,“你要我救什么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上官瑾飒也没在意,抚了抚刚才弄皱的衣服,对沈寒舟道,“跟我来。”
  沈寒舟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看上官瑾飒进了另外一座阁楼,二层的建筑物,修的却是磅礴大气,雕梁画栋,镂花空窗,无一不透着一种精致的美感。
  上了二楼,推门而入,房间里倒没有外边看起来那么富丽堂皇,仅仅是简单的放了一张梨花木做的桌子,两张藤椅,一个书架,一面锦绣屏风,再就是一张雕花大床。
  只是床上的不是沈寒舟以为的红粉佳人,而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在闭目养神。见了这人,沈寒舟微微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啊。
  见沈寒舟站在门口不动弹,上官瑾飒向他招了招手。
  仔细打量了片刻,沈寒舟还是走上前去,双指搭上了老人的脉搏,强劲有力没什么毛病啊。
  沈寒舟抬起头看向上官瑾飒,一直站在旁边的上官瑾飒这才开口,不过是对着老人说的,“师父,这是沈神医。”言下之意,您有什么不舒服的统统都告诉他。
  沈寒舟心下了然,上官瑾飒的师父,谢靖南啊。
  “谢前辈,依晚辈所见,您身体安康,没什么毛病啊。”沈寒舟蹙着眉头道。
  谢靖南笑得跟个老顽童似的道,“我谢靖南武功盖世,哪里会生病啊。”
  上官瑾飒偏过头叹了口气,“师父,那您还非要让我把沈神医请来给您看病。”
  沈寒舟抬头,上官瑾飒,你确定我是被你请来的?
  听了上官瑾飒这话,谢靖南拉下脸,“我是身体没病,我有心病啊。”
  沈寒舟起身道,“谢前辈,心病还需心药医,这病,晚辈真的没有办法。”
  谢靖南拉下沈寒舟道,“谁说你没有办法的,我告诉你,你就是这个药。”
  这一次,不仅是沈寒舟,就是上官瑾飒也是愣怔当场,谢靖南长期生活在静阳山,为什么会与沈寒舟有交集,更遑论沈寒舟还是他的心药。
  谢靖南自然知道沈寒舟和上官瑾飒在想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寒舟,你娘去世的时候是不是给你留过玉佩?”
  沈寒舟皱皱眉,从怀中取出玉佩,上等和田玉所成,泛着温润的光芒,当真是极品,美中不足的是,这玉佩,竟然只有半块。
  看见这半块玉佩,谢靖南的目光转向上官瑾飒,上官瑾飒自然也看见了玉佩,知道师父想让自己干什么,上官瑾飒从怀中取出一物,赫然就是另外一半玉佩。
  这下沈寒舟也明白了,谢靖南起身下床,接过上官瑾飒手中的玉佩,又拿过沈寒舟手里的,两块玉佩接在一起,毫无缝隙。玉佩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字——缘。
  沈寒舟回过神,和上官瑾飒看过来的目光对上,看来这块玉佩的含义,彼此都清清楚楚。
  谢靖南看了看沈寒舟道,“你娘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没想到谢靖南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沈寒舟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看见上官瑾飒的目光也是盯着自己看才意识到,沈寒舟头微微低下,清冷的声音随后才响起,“十年前我娘就因病去世,也是那个时候,我才下定决心要跟着师父好好学医的。”
  谢靖南叹了一口气道,“十年前你不过十一岁吧。”
  沈寒舟猛地抬起头,“您到底和我娘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谢靖南回过头示意上官瑾飒先出去,看到上官瑾飒推开门走了出去才接着对沈寒舟道,“你娘走的时候,对你说过什么话没有?”
  沈寒舟咬了咬下唇道,“娘告诉我,这玉佩的另一半的主人,便是要和我相伴一生的人。”
  谢靖南点了点头,向后走了几步坐到了藤椅上,随后示意沈寒舟也坐过来,把上官瑾飒的那半块玉佩拿到了沈寒舟跟前道,“你也看到了,瑾飒,就是你娘所说的那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第一章,一个先婚后爱的故事。
  打个滚
 
  ☆、玉佩终生
 
  第二章玉佩终生
  见沈寒舟不说话,谢靖南便接着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吧。”
  沈寒舟点了点头。
  “因为我和你娘是夫妻。”
  这句话像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砸到了沈寒舟头上,愣了许久,沈寒舟才满脸不可置信的道,“您的意思是,您是我”爹这个字,隐藏在了沈寒舟迷惑的眼睛里。
  谢靖南摇了摇头,“不,我不是你爹,因为你娘不是你的生身母亲。寒舟,你,其实是我和你娘从一户人家那里抱来的,那家是打渔的,所以我们为你取名寒舟。”
  这些消息,一个比一个震撼,一个比一个让沈寒舟感到无力。谢靖南也没有再说话,一直坐在一边喝茶。
  一盏茶时间过去,沈寒舟才道,“那您和我娘又为什么会分开?难道是,因为我”
  谢靖南苦笑了一声,“不过一出孔雀东南飞的悲剧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