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月谜+番外 作者:妮哥

字体:[ ]

☆、第 1 章
 
  初阳渐起,万物从昏暗和淡灰色的雾气之中苏醒,嫩绿的叶子沾着晶莹的雾珠,显得剔透玲珑。
  等到暖阳盖满大地时,半月岭如同一个初生的明月,在消散的雾气之中露出蜿蜒而又平整的山脉,从高处俯瞰,半月岭的美态像是含羞的少女褪去面纱,尽显无遗。
  初春的季节,生机勃勃的季节,万物在阳光之下显出生命的奇迹,半月岭更像是一块有着流转美态的碧玉。
  花木繁茂,绿树掩映之间,远远传来清脆的马蹄声,原来是一个稚年郎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在树林中间游走。
  稚年郎身穿碧蓝色的短衬长裤,脚下一双虎头靴活灵活现,稚气的小脸上带着毫不畏惧的神情,小手拽住缰绳附身,感受着马儿奔跑带来的微凉的晨风,墨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着,还带着一些些初晨的雾露。
  跑出了树林,便是一处广阔的草地,紫色的小花已经绽开了,在阳光之中展露生机,铺成一片浅紫的花海,美轮美奂。
  越江下马,随手摘了几束,打算回去放在娘亲床头边。
  忽然一阵带着幽幽花香的清风吹来,越江展开双手感受清风吹入衣袖,在发间嬉戏的活泼调皮,把自己也融入了万物之中,和摇头晃脑的草木花叶一起,让风尽情驰过。
  等风停下的时,越江再跃上骏马,临走时,还回头望去,越过花地,越过草地,那是半月岭的尽头,一处极其凶恶的断崖。
  爹曾经告诫过他不要去看断崖,那里有鬼泣一般的阴风,会把人刮到崖底去。而其实,越江早已经去看过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害人的阴风,只有深不见底的萧条。
  花香清风再起,没有什么恐怖的事物,只有恬静的初晨。
  越江拉转马头,驱马回行。
  天上的云雾渐渐散去,露出澄清的湛蓝,越江红嫩的小嘴唇张扬地弯起。
  今天,会是一个好日子。
  半月岭岭峰上矗立着一座白色的古宅,带着年岁的消磨,白石墙已经多了一些灰白,但也无损半月堡的气势,威严自傲如同一位至高的王者。
  而今日的半月堡,比平日多添了几分杂乱,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从古宅的西院传出,破开了半月堡原本的宁静。
  整个西院的人都焦急地等待着,顾长威最是焦急,在房间外面不安地走来走去,严肃的脸上耐不住泛起忧惧。
  他的正夫人正在里面为他诞下第一位孩儿,心喜之余更多的是担忧,因为这个孩儿已经折磨了两个时辰了,断断续续传来的呻/吟声已经变得虚弱,到了现在,更是没有了声响。
  “顾管家。”一位年轻温婉的妇人由伺女扶着,脚步急躁地走进了西院,“墨兰情况如何?”
  顾长威一看堡主夫人亲自来了,立刻收拾神情迎了上前,微微摇头道:“奴才也不清楚。”
  妇人脸上的担忧更甚,墨兰是她的婢女,比她大两岁的墨兰一直就像一位亲切的姐姐照顾自己,两人虽说是奴仆,但关系相同于亲姐妹,如今亲姐难产,难不得有些心急火燎,头昏目眩。
  顾长威让人给妇人抬了一张椅子,让伺女小心照顾着。
  “吁!”
  越江跳下马,把僵绳交给马夫,边擦额边的汗珠一边走入半月堡。
  小允已经急坏了,这位小主子每天都这般不顾不管的,只穿一件单衣就出去溜马,万一感染风寒,自己就被安了一个照顾不周的罪名,挨一顿骂肯定是少不了的。
  一想起严肃的堡主和顾管家,小允的心忍不住咯噔一下,他曾经就看过一个小婢女被顾管家
  责骂,话虽不狠但语气很是渗人,没说几句那个婢女就被吓哭了。
  “少爷,往后可不能这样了。”小允赶紧上前递上了干燥的外衣,见小主子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又唠叨了几句,“别看现在回暖了,初春还是容易着凉。”
  每日小允都是这般说辞,但每次越江是自己的做法,还嫌弃小允像个老妈子。
  越江脱下被汗水湿透的短衬,随意擦擦汗就扔给小允,然后才披上外衣,随便在腰间打了一个结,就大步前走。
  小允赶紧跟上去。
  从马厩路过西院的时候,越江好奇地看着不停来往进出的人,便走到院门看了一会,只见众人都站在顾姆妈的房前,脸上都是焦虑的神情,顾管家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前屋伺候爹爹,仔细一看,连自己的娘亲都在。
  越江也被哀伤的气氛感染了,紧张地走到娘亲面前问安。
  “娘亲。”越江把手里的小花交给伺女,拉着娘亲的手,却发现娘亲的手竟然是冰凉的,不免有些担心,“娘亲,是顾姆妈要生了吗?”
  “江儿。”刘夕月把儿子拥到怀里,感受着小生命成长的奇迹,心里面暗暗为可怜的墨兰鼓劲。
  越江乖巧地抱着娘亲的手臂,童声稚嫩,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自信安慰娘亲,“娘亲别心忧了,顾姆妈没事的,等她生下了弟弟,我就带他去骑马,带他玩水爬树,还教他学武功。”
  刘夕月摸着儿子的软发,感到了一丝丝欣慰,却又隐隐生出一丝愧疚。
  她和堡主只有江儿一个,堡里面也没有什么同龄的孩子,连小厮小允也十几岁了,每天都精力充沛的江儿,或许很想要一个弟弟吧。
  只是她身体一直欠安,无法再为江儿生一个弟弟。
  刘夕月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把心底那抹忧愁抹去,墨兰和她情同姐妹,她的儿子便是自己的儿子,也算是江儿的弟弟。
  又过了几刻钟,报时的钟声正好响起,房间里面终于传出令人振奋的哭声。
  哭声划破了忧郁的西院,众人都松了口气,纷纷上前恭贺。
  “恭喜了,顾管家!”
  “祝贺祝贺。”
  顾长威一一抱手回谢了,威严的脸上难得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刘夕月双手合十,感激老天保佑墨兰母子平安。
  而小小的越江,则是兴致冲冲,想要看一看顾姆妈的孩儿。
  门外,是祝贺和兴奋,而门的另一边,则是愁云惨淡。
  接生的婆婆抱着细声抽泣的新生儿,只感觉如同抱了千百斤中的铁球一般沉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墨兰躺在床上,她还撑着一丝理智,想要看一眼这个磨人的东西,她看着婆婆,声音虚弱,问道:“孩、孩子呢?”
  “夫,夫人。”婆婆抱着已经安静下来的婴儿上前,放在了墨兰的手边。
  墨兰艰难地抬手,摸了婴儿的脸,现在还看不出像谁,不过她更希望是像自己的夫君。
  露出了一个苦笑,墨兰感觉心中的压抑淡去了,忽然才想起孩儿的性别,又问:“婆婆,他是男是女?”
  婆婆的脸上露出了犹豫不决的表情,张着干瘪的嘴巴好一会,都没有回答墨兰的问题,反而是低下了头。
  奇怪的态度让刚生产的墨兰更加憔悴,她抖着手,打开了包裹着婴儿的小袍子...
  如同一个闷雷砸到了心上,墨兰只感觉两眼发黑,手脚开始冰冷,像是堕入了冰窖一样。
  她的孩子,竟然是......
  此时,门外等了很久也等不到接生婆婆出来的顾长威,忍不住进门了。
  只是房内的气氛有些奇怪,夫人和接生婆婆都没有说话,婴儿就放在自己夫人的枕边。
  喜悦满头的顾长威过去抱起了婴儿,仔细摸了摸孩子的胎毛和眉眼,才觉得真实,他有了孩子了,怀里小人身上简单裹着的小长袍大大地敞开着,露出了属于男性的特征,顾长威更加高兴,他有了一个长子。
  等他认真一看,居然看到,儿子的男性特征之下,竟然还藏着一个...
  如同一桶冰水淋下,浇息了所有的喜悦,顾长威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阴沉。
  他的儿子,他期待已久的长子,竟会是一个,恶心的,怪物。
  顾长威犀利的目光盯在了接生婆婆身上,吓得婆婆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不关小人的事啊,大人请饶命,饶命啊!”
  眼神稍稍放缓了,顾长威叹气一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三十而立的大男子,从前跟着堡主走南闯北,即使是最艰难的时刻也没有想现在这般为难无措。
  现在该如何是好,难道要让所有人都嘲笑他吗?
  他顾长威,竟然生了一个怪物儿子!
  这样一个怪物,长大了也是让人嘲讽的东西,还不如现在就...
  混乱的思绪不停在脑里流转,但这个恐怖的念头却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直到占据了所有的理智。
  顾长威张开大掌,放在了婴儿的口鼻间。
  只要用力,他就不存在了,没有人会知道的,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婴儿的身体秘密...
  他会用一个早夭的借口,把他送入世代的祖坟之中,他会投胎转世,他会得到正常的身体...
  手掌慢慢收紧,婴儿感到到了压迫,竟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顾长威。
  黑幽幽的双眼并没有让顾长威心软,反而是觉得更加心惊。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夫君不要!”墨兰看到了顾长威的意图,推开了面前的夫君,撑着虚弱的身体,抢走了他手里的婴儿。
  怀里的婴儿发出虚软又颤抖的哭声,墨兰早已泪流满面,手臂再次收紧。
  母子天性,即使儿子是不正常的孩子,但是,也决定不能抹杀他的小生命。
  墨兰自小父母双失,唯一的亲人只有待她如亲姐的公主,一直以来,她都渴望得到一个家庭,随着公主来到半月堡,结识了顾长威,成婚到怀孕,一切如同做梦一般。
  墨兰用指尖轻抚婴儿的脸颊,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孩儿,我的宝贝。
  “墨兰,你听我说!”顾长威步步逼近,身影如同黑幕一样把母子二人遮住。
  “我们不能留他,他是一个,怪物,他长大了之后会被被人嘲笑的,你忍心看他受到那样子的境遇吗?”
  墨兰不住地摇头,呜咽道:“不行不行,他是我的孩子,他是我的孩子!夫君我求你,求你留下他,他会好好的,没有人会发现,不会有人发现的!”
  顾长威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进门的人,竟然是刘夕月。
  刘夕月关上了门,隔绝了房外的一切吵杂声。
  墨兰看到自己的主子来了,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她跪爬到刘夕月的脚边,哭泣道:“公主,求你,求你了,帮我保住我的孩子!”
  刘夕月扶起墨兰,让她回到床上休息,才抱着婴儿察看了一番。
  女人最懂女人的心,特别是她也是一位母亲,虽然墨兰的孩子有这样的缺陷,但这样就能抹杀一条小生命吗?
  他会长大,他会甜甜地喊爹娘,他会过得很好。
  刘夕月把婴儿放回墨兰的怀里,裹紧了婴儿的衣服,才道,“顾管家,让墨兰留下孩子吧,至于其他人,我保证无人敢嘴碎多说。”
  一直跪着的接生婆婆也立刻表明态度,“小人绝对不说多说,今日之事要是小人透露半句,就咒小人无子送终!大人饶命,饶命啊!”
  顾长威哀叹一声,僵硬地摇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八点再发一章~~
  求支持求鼓励求收藏/(ㄒoㄒ)/~~~~
  新文《虫虫特工》 戳这里~
 
  ☆、第 2 章
 
  今日的西院,多了几分喜庆,老少男女齐聚一堂,纷纷庆祝顾管家再添一女。
  四年前,顾氏墨兰为顾管家诞下一个男婴,但并没有更加宠幸母子,反而是把墨兰和新生的婴孩分配到了兰草苑,几乎是不闻不问。
  几月之后,顾管家再娶一女,在两年前,顾二夫人便为管家生下七斤多重的大胖小子,连堡主和堡主夫人也献上了厚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