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寒轻晓 作者:荒淮

字体:[ ]

 
文案: 
架空架空 
 
内容百分百胡诌,与中国版图大约有一毛钱关系。不喜误入,典故出处啥的也大部份是没有的,有会标明。也不要问我为啥有时女性地位高得不正常顺手写的哈(捂脸)。设定的国家是娶男的当老婆也木得问题(再捂脸)。
 
生子,cp:吴王苏宇文x沈青亦 副cp:皇帝苏枳x沈青柳
 
面瘫攻x平凡受
 
正常文案:
 
庆和三年,蜀地山贼流窜数起,民不堪其扰。吴王请命,出征三年,贼患平。
 
时天子大悦,问其何所欲,吴王道,只欲得京师白梅一枝,遂封其辅国将军,令其久住京师。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青亦;苏宇文 ┃ 配角:沈青柳;苏枳 ┃ 其它:
 
==================
 
  ☆、第 1 章
 
  架空架空
  生子有雷的勿入呦。
  庆和三年,蜀地山贼流窜数起,民不堪其扰。吴王请命,出征三年,贼患平。
  时天子大悦,问其何所欲,吴王道,只欲得京师白梅一枝,遂得封辅国将军,令其久住京师。
  六月初,夏国京城。
  清明过后,天气日渐炎热,池塘里碧叶新出,莲花的花苞也有了初形。
  最近夏国西域不大太平。
  与大夏国西境相壤的白芜国国主几年前死了,留下七个儿子为争夺王位举兵相伐,以致白芜国战火连年,民不聊生,许多白芜人拖家带口逃入富庶的夏国。
  战事终于波及夏国西域,在白芜三王与四王的一场恶战之后,白芜的东境近成焦土,而穷凶恶极的盗贼猖行,犯进夏国,西域的长史府好几个镇都遭了災。长史府首府白鹿城八百里加急军报至京中,报有数十强盗团作乱,长史府驻军兵力不胜,只守得住白鹿城内无事。
  原本自十几年前镇西的骠骑大将军搬师回京师后,西域再无战事。
  这当年名闻天下、威镇四海的骠骑大将军现今也已年近七十。
  听闻此事的骠骑大将军可谓是盛怒不已,欲面圣请缨,豪情不减当年。
  可惜这年岁不饶人,老爷子久经沙场气势仍在,可也是落下了不少病根,他怒发冲冠抄起□□,启料卡嚓一声扭伤了腰只好在床上躺了好几日,更莫消说进宫面圣了。
  只得修书数十封,满腔热血看得皇帝苦恼得一个头十个大。便请了曾在西南乌思府重镇守军几年的辅国将军商谈。
  这辅国将军不是别的人,正是当今皇帝的同母胞弟苏宇文,幼年曾受封吴王,与母亲长兄相别,在吴地独住。
  成年后吴王请命去了久受山贼之害的乌思府,这乌思府又称蜀地,因山地众多而剿匪艰难。可这苏宇文去了之后,推招安良策与铁腕清剿并行之策,蜀地贼害渐消,作害的山贼最后大多是被招安,或是成了良民。
  故事说到这,说故事的人停下了手上的活,听故事的人问道: “也就是说,将军他到这洛京才五年?”
  大夏国国泰昌和,本就没什么大事,此日恰逢休沐,更是无所事是。
  书房内二人临窗而坐,听故事的人面前的木桌上放了一盘蜜饯,两人正偷得浮生半日闲,天南海北地闲聊,方才谈到吴王,说故事的人便从吴王请命蜀地开始娓娓道来。
  外头景色也不错,一人原本在一边与他说事一边画梅,此时手上功夫停下来,转头去望那庭院,这人名叫沈青亦,是吴地人,长相普通眉目清秀,是个医士,却因常年跟着将军府的守卫们在日下操练,将原本的白皙肤色练成麦色。
  可就算晒得一身褐皮,他身上仍丝毫没有兵士的粗鄙,作画时扶袖提腕,露出未经日晒的皮肤,对比竟无比鲜明。
  而听着故事吃蜜饯的人叫李浩南,是皇城禁卫军的一个下级士官,不过和沈青亦是好友,所以常趁休假来将军府寻他说话。
  “是的。”沈青亦说道,他挽袖放下毛笔,一副傲雪寒梅图已落笔完成,拿起来观摩一阵颇为满意,便放到了一边,转而又给李浩南添一杯茶。
  “要到院子里走走吗,你都坐了一上午了。”
  “算了,要是遇到了将军…”
  除了天子,见过吴王的人都敬畏他。
  苏宇文天生不喜与人接近,虽长相俊美,可身高近八尺,本就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之感,还总是眯了眼睨视人,眉宇间还带着些许不乐意的神情。加之位居高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怒自威,与他对视之人只能唯唯诺诺地大气不敢喘。
  “王爷只是眼睛有些畏光,不这么看人看不大清楚,其实他待下人一向谦和。”
  可惜沈青亦的劝说太无力,李浩南还是摇头。
  这时候,将军府的管家匆匆忙忙跑过来,对沈青亦道,“大人,柔安长公主派人来了信,说是这月十六日要来。”
  这位长公主是吴王和皇帝的姐姐,随附马封在道西府。沈青亦点点头,“取信钱答谢信客,十六日便是三日后罢,令后厨备宴。”
  管家领了命,又匆匆退下。李浩南觉得颇为奇怪,“这人不是将军府执事的么,怎么还要问你这些?”
  “这将军府的执事是年前才换的,遇事还不大敢下决定,常常要来问我。今日王爷去了面圣尚未归,他怕耽搁了那信客吧。”
  府上不知何时起,有了这么不成文的规矩,大事小事若是不能做决定便去问沈青亦,从不会有差池。
  说来也奇怪,这沈青亦在王爷府并无什么职位,也不属将军府,可却一直受王爷器重。
  “方才想问的还没问呢,听说圣上这几日日日都请将军入宫去,我听人说呀,是想派将军去长史府平定强盗流窜之患,你听说这事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沈青亦笑,“我怎会知道,我即非武将又非文官的,王爷怎会与我商讨。”
  “唉,青亦,你都跟着王爷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可莫要去啊,这白芜国内乱不平西域一日不安,要是你一去经年,再相逢怕你我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
  他与沈青亦成为好友时间不长,是三年前年初一去寺里上香时偶然认识,后慢慢才变成无话不好的好友。
  李浩南出身乃京师名门望族李家的庶族,无什么念书习字的天份,沐冠礼后便凭一身好武功进了禁卫军。这禁卫军里大多也是名望之族之后,夏国即崇文又尚武,李浩南在家族中也算是出人头地的了。
  “若是真要去西域,你不如辞了禁卫军,到王爷的军队去,肯定能立下战功。”
  李浩南幼年练武,早练得一身好功夫,可现在的工作却是每日在皇城里巡视一圈,沈青亦觉得这守卫皇城固然也是相当重要,可以李浩南来说就是屈才浪费了。
  “青亦你说得极是,可我是我爹惟一的儿子,你说我要是受伤了怎么办?”李浩南开玩笑说道,比起禁卫军来,他还真的更想去西域。
  “若是王爷真要去西域,我便随军一起行医,是医生,你若是受伤了生病了我也能照顾你。”
  李浩南仰头正欲哈哈大笑,门外响起脚步声。二人看向窗外,穿着一品武官朝服的吴王苏宇文停下脚步站在廊下,二人连忙起身作揖行礼。
  苏宇文还是那幅皱着眉头的凶神恶煞的表情,口气微冲,“青亦,你在这?”他一张口,空气似是冻结。
  “回禀王爷,今日当是休沐。便邀好友相谈。”
  苏宇文看一眼李浩南,背了光李浩南不太看得清他的神情,可不知为何背后直直冒凉。
  “青亦,今日得了圣令,七日后出行西域,快去准备。”他也不等沈青亦回话,甩袖就走。
  待脚步声渐远,李浩南才吐出一口长气,“好可怕,你管这叫谦和?”
  沈青亦收了桌上纸笔,也思忖觉着奇怪。
  李浩楠不敢久留,道别离去,沈青亦去了将军府的药房,侍女春和见到他行一礼,嗔道,“沈大人你可来了,方才王爷从宫里回来到处寻你,找不见人生气呢。”
  沈青亦温和笑笑,“是我疏忽了,将军说还有七日要出征,要我好好准备些药物。”
  春和还只是个十四岁小丫头,听闻有战事要出征很是惊讶,举袖掩面忧虑道,“怕是要去好久了吧。”
  当年骠骑将军严辞一去西域二十载,才换来十几年太平日子,如今说不准苏宇文要多少年才能像骠骑将军那样稳住边境。
  “没准几个月就能回来了。”沈青亦信口一说安慰她。
  春和闻言面上忧愁一扫而光,甜甜笑道,“若是如此,当好。”
  入夜,万籁俱静。
  四月夜晚凉风习习,初夏的微风吹入屋檐下半开的窗帏中。烛火微晃,罗帐里隐约人影相叠,压抑的低喘声与痛苦和欢愉交织的□□声相叠,最后喘息渐渐平静下来。
  帐中沈青亦趴卧在床上,乌发披散如绿云,面色潮红,细微喘息不止。
  “青亦。”原本趴在他身上的苏宇文起身去穿中衣,他的声音低沉醇厚,还带点事后的慵懒,听得沈青亦心里微酥。
  “嗯?”
  “此番去长史府,不日能归,回京师后,你直接去江宁府。”
  沈青亦诧异,不由问道,“为何?”
  苏宇文双手系带的动作缓下来,沈青亦见他不语,心下疑惑。半晌,苏宇文才开口,语气却变直硬,“这是命令。”
  月上三竿,苏宇文说还有军务未处理完,又说夜已深,沈青亦回自己的院落不便,让他在自己房里歇息。说完,他披了件外套去了书房。
  沈青亦起身去浴池,苏宇文的贴身侍卫静诺已将他的换洗衣物备好,怕他见了自己尴尬,也不在近处侍候。沈青亦洗好澡,迈着悠闲的步子回了自己屋。
  他自己独门一个院落,平常有一名唤作季方的小厮打理收拾,这会儿睡下了,沈青亦怕惊扰到他,轻手轻脚地推门回了自己屋。
  每回事后,虽苏宇文说他可留在自己屋子里休息,可他却不想第二日起来时被来往将士见到他从王爷的院子里出来。
  将军府的下人们是苏宇文还未封将前就一直在王府里供事的,懂得府上规矩不会与外人道他与王爷的碎嘴,所以军中也没什么人知道。可是还是有少许传言流入坊间,吴王高高在上,那些不入流的话自然是落不入他耳中,沈青亦听到过一些,所以能避嫌便避嫌。
  
 
  ☆、第 3 章
 
  惟一清楚晓得沈青亦和吴王关系的只有沈青亦的亲哥哥,当朝的左相沈青柳。沈青亦点了自己屋里的灯,从衣柜中取出一个螺钿漆面紫檀盒。里头只剩了一枚药丸,沈青亦并没犹豫,只似往常般从茶壶里倒了水,和水服下药丸。
  明早得去相爷府寻沈青柳取新的药,此番去西域时日可长,他若不备足够多的药恐有麻烦。
  他服下的药正是能让受孕体质的男子免于生育之物。沈青亦和沈青柳一族的先祖是男子可受孕的一族,传至今日人数十分稀少,他们的“母亲”便是一名男子,他们自幼不知生父是谁,沈家对外道是家主沈秋语不能生育,收养了两位沈家庶族的孩童。
  沈青亦不便在将军府里制作这方药丸,一直由沈青柳给他。想起沈青柳,沈青亦是十分羡慕他的,大约极少人知道,当今圣上的两个皇子是沈青柳所出,为了他皇帝后宫实际未设一妃一嫔。相比起来自己和吴王的关系可完全不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