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听弦宫+番外 作者:飞公子

字体:[ ]

 
 
【书籍简介】
     试问,谁知听弦宫?
    不如问,谁人不知听弦宫?
    他,乃听弦宫的宫主。
    传说,他是一名比女子还要俊美的男子。
    江湖人称他“无心,无情,不喜,不怒,出尘如仙,只袭一身白衣的索命阎罗”。
    当他出宫寻找自己遗失多年的弟弟时,他,遇见了司徒未言……
    据说,他是江南寻花暗柳,放荡不羁的不一公子,对于男女通通吃的消,他唯独对他守身如玉,放下他大少爷的架子,可惜天不作美……
    在放荡不羁,寻花暗柳的司徒未言的面前,他的一切都以烟消云散,一直以女子身份生活的他,要如何去面对一个倾慕已久的司徒未言……
 
 
小说人物: 主角1:江湖人称索命阎罗白林飞,主角2:江南人称不一公子司徒未言
作品标签: 耽美 美男 虐恋 江湖 作品系列: 虐恋情深
 
 
第一章  索命符
 
    楔子
    
    试问,谁知听弦宫?
    不如问,谁人不知听弦宫?
    他,乃听弦宫的宫主。
    传说,他是一名比女子还要俊美的男子。
    传说,他深重奇毒,一头白发,奇丑无比,让人闭尔远之。
    江湖人称他“无心,无情,不喜,不怒,出尘如仙,只袭一身白衣的索命阎罗”,但他却不滥杀无辜。
    
    据说,他是江南寻花暗柳,放荡不羁的不一公子,对于男女通通吃的消,他唯独对这个男人守身如玉,放下他大少爷的架子,可惜天不作美……
    
    如果你不知道“白云岛”与“听弦宫”。
    如果你没有听过白林飞的名字,那么,你就不配在江湖上行走。
    
    数年前的北方三侠(默然,长姗,隐岚),听弦宫的前任宫主(白衣寒),一剑天涯的白府之主(白倾睿),年少轻狂的他们在江湖上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的风波,世代变迁,如今的他们连白林飞半分也不及不上。
    
    而当年只有四岁,又与这几位前辈齐名的尘寰山庄的主子,现今江湖第二,也就是号称冷情公子的龙浩南,也要谦逊白林飞半分。
    
    可是这样的白林飞,他的弱点居然是一名男子,江湖传言,白林飞爱着江南不一公子司徒未言。
    
    如果在江湖上你惹到了白林飞,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正文:
    
    月色朦胧的夜晚,无数条黑色的身影在林中游走,利剑在月光的照耀下,却显得无比刺眼,一个白色的身影顺着月光来到了黑衣人的面前。
    
    “难道天依教就只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吗?”白衣人缓缓开口,看不出面纱里的脸色,只是话语虽缓慢,但却冷的吓人。
    
    为首的黑衣人冷的不禁微微一颤,可是他却壮着胆子握紧手中的剑。“哼,我天依教一向做事光明磊落,只有向你这种魔教中人才会暗下毒手,还我师父命来。”
    
    说着,他举起手中的剑冲向了白衣人,在空中狠狠的划了一道戾光,可是数十招已过,他的气息已有些不稳定,甚至连白衣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额头却已出现一层薄薄的汗水,他深知白衣人不惜与他计较,只是处处躲着他而已,如果白衣人出手的话,恐怕连一招,他都未必用的上,就已经命丧白衣人的手下了。
    
    正当他正面向白衣人刺去的时候,手中的剑却被白衣人的手指紧紧的夹住。
    
    “你师父是谁?”白衣人与他对视许久,不见对方回答自己,便又说道。“我何曾杀过你师父?”自己杀过的人,掰手指都可以数的过来。
    
    听到白衣人完全记不得了,龙飞卿瞬间火冒三丈,试图抽回自己的剑,虽然已用了全力,可是既然被白衣人紧夹在指尖。
    
    “你杀了人,还不承认吗?敢做不敢当是吧。”站在龙飞卿身旁的清秀男子向白衣人吼道。
    
    白衣人清澈的眼眸瞥了一眼向自己吼道的清秀男子,片刻不语。
    
    清秀男子见白衣人不语,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冷哼一句。“哼,没话说了吧。”
    
    “你师父是谁?”白衣人依旧对龙飞卿说道。
    
    “我师父就是天依教的教主冷寒暄。”说完便用力咬紧牙关,愤恨的瞪着白衣人。
    
    白衣人沉思片刻,努力在记忆里寻找天依教冷寒暄这个人,可是一无所获。“你们找错人了。”
    
    白衣人松开了双指紧夹的剑,从手中射出了一块令牌。“七天之内,我会取你大师兄的命。”退后一步便转身消失在了月色中,那身姿甚美。
    
    清秀男子不禁赞叹不已。“太美了,真是出尘如仙。”
    
    这时龙飞卿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出尘如仙?这世间仅有一人堪称出尘……如……仙……”
    
    清秀男子惊呼。“二师兄,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索命阎罗?”
       
 
第二章  索命阎罗白林飞
 
    龙飞卿愣愣的点了点头,额头上的汗早已流落脸庞。“仔细端磨,这白衣人的黑发只有一条白布竖起,而这世间也仅有索命阎罗会这样打扮。”
    
    听了二师兄的见解,清秀男子随意挠了挠头发。“可是大师兄不是说,只要来竹林就能找到杀师父的凶手,大师兄不会骗咱们的啊。”
    
    龙飞卿看着手中的令牌,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大师兄,是他杀了师父,然后嫁祸给索命阎罗,让咱们天依教与索命阎罗势不两立,如果惹了索命阎罗,咱们一定会死在索命阎罗的手下,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当上天依教的教主了,还有这块令牌是“索命符”。”
    
    “什么?“索命符”?江湖传言,“索命符”出现,那个人只有死路一条,难道索命阎罗真的要杀大师兄?”清秀男子完全不敢相信,可是仔细想来,大师兄的确有当教主这个野心,可是,没有想到他会……“二师兄,那接下来我们回天依教吗?”
    
    龙飞卿轻轻点头,可是误会了索命阎罗的确后悔不已。“凛然,咱们欠索命阎罗一个天大的人情。”
    
    方凛然了解看着龙飞卿。“嗯,二师兄我明白。”这个情是一定会还的。
    
    “方才打斗间,索命阎罗未伤咱们一兵一卒,咱们处处咄咄逼人,这人却只是躲闪,未出一招,恐怕只要出半招,我就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吧,还有就是,索命阎罗要帮咱们杀了大师兄。”龙飞卿的话语里满是崇拜之意。
    
    方凛然不忍打断龙飞卿的思绪,只是此时师父的仇更为要紧。“师兄,咱们还是先回天依教吧,为师父报仇才是要紧之事。”
    
    “对,回天依教。”龙飞卿一声令下率领天依教上下奔天山走去,方凛然紧随龙飞卿身后。
    
    却不知待他们走后,两条身影出现在竹林中。
    
    “林飞,你不生气?”司徒未言双手抱胸,稀奇的看着身旁的白衣人。
    
    “我为何要生气?”唤作林飞的白衣人反问着司徒未言。
    
    “额……”司徒未言一愣,却又嬉皮笑脸的看着白林飞戴有面纱的脸。“向这种情况,大部分人都不愿自己被人误会是杀人凶手。”
    
    初到江湖的白林飞不解。“我没有杀天依教教主冷寒暄,为何要气呢?如果天下人都为这一点小事就气,那岂不被气死了?”
    
    司徒未言被白林飞气的直咳。“咳咳咳……那你为什么还要出“索命符”?”司徒未言惋惜的摇摇头。“唉,恐怕这天下间只有你白林飞这样想吧。”
    
    “是吗?出“索命符”是有原因的。”白林飞却不以为然,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无心的人啊。“天色已晚,司徒公子还是早些休息吧。”说完,一条白色的身影消失在竹林间。
    
    独自站在竹林中的司徒未言有些恼怒。“什么嘛?我司徒未言可是江南的第一美男子。”他向一团空气乱吼,江湖无人不知,有人来江南只为见我司徒未言一面,可是……这个白林飞与他在一起生活大半年了,依旧没有被他的容貌所动,想想他就气打心底来。
    
    “难不成……白林飞有断袖之癖,她该不会……喜欢女子吧?所以才不会对我这个美男子动心。”他……这么失败吗?不论如何,他一定要把白林飞抢到手,天下还没有不被他司徒未言打动的女子。
    
    想着想着,号称江南第一美男子的司徒未言,那张俊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随即,司徒未言向竹林的深处走去,远远的看着司徒未言是蹦蹦嗒嗒的向前走的。
    
    在竹林深处,有一间很普通的竹屋,却有一条白色的身影站在月光下,眼神中没有悲喜,只有空洞,或许对人世间的一切,真的没有所动吧。
    
    深知自己是一个无心、无情的人,可是面对司徒未言的时候,自己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这……怎么可以?同样身为……唉,也只能哀怨的叹了一口气,怨谁呢?怨天不公平,还是怨生养自己的父母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