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折翼公子 作者:墨若蝉

字体:[ ]

 
 
文案:
 
他风华绝代,他天性倔强,他冷血无情,他挣扎一生,他苏子陌如折翼之蝶,费劲心思想远离他人的禁锢,却是连连落入他人圈套,挣扎最后,满身成伤,倦怠成疾,应何去何从?
 
标签分类:美男、生存、暧昧、权谋、耽美
 
楔子
 
 
  文案
 
  他,此生所求,只不过是想有尊严的活着,每日过得简单而平凡,只为了这简单而卑微的心愿,却让他付出了不可估量的代价。
 
  楔子
 
  子时,夜深人静,唯有一轮桂月悬于中天,散下皎皎万顷清光。
 
  一扇古色的雕花窗内,烛光微漾。隐约中听得两人低声商量着什么。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叹气道,“如何,可想出什么对策来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让苏家的家业败在我手上,倘若真败了,我真是没脸再活着”接着悲叹一声,“更没脸见苏家列祖列宗了”
 
  一个稍显年轻的声音也跟着叹了口气,“可是,落霞布庄有姬州行在背后撑腰,我们苏家如何斗得过他,除非,苏家也有一个后台很硬的官宦撑腰,否则,恐无活路”
 
  中气十足的声音里立即携起几分惆怅,“可是,苏家向来不与官家来往,哪里认识什么有来头的”
 
  年轻的声音里立时带了分神秘,“据说,裴清明裴将军来到炐州了,听说是来看望他的老师的,他现在可是赫赫有名的将军,况且又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不如拉拢拉拢他,你看如何?”
 
  “你说的倒也不错,只是……”中气十足的声音里有些犹豫,“如何拉拢才是关键”
 
  “这的确是个关键”年轻的声音也跟着沉了下来,半晌,忽然道,“不如送他个美人,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
 
  “你说的倒也不错”中气十足的声音又迟疑了一下,“可这美人哪里找去?”
 
  “若爹爹舍得,我看…倒不如让子陌去”年轻的声音压着嗓子道,“子陌可是炐州公认的美人呢”
 
  “不行”中气十足的声音里带起些怒气坚决否定,“子陌是男儿身,如何将他送入火坑”愈加严厉道,“他可是你弟弟,你如何打他的主意?”
 
  “如何成了火坑?我何曾忘记他是我弟弟了?”年轻声音有几分惊诧,“裴清明年轻有为,如何配不上子陌”接着劝道,“若不如此,苏家上下两百口人如何安置?难道爹爹真能眼睁睁看着苏家败落?况且苏家虽有女眷,可哪一个抵得上子陌的风华?不管如何,子陌都称得上美人,只要是美人,何必非论出是男是女来”极力劝道,“倘若苏家败落不仅子陌受苦,阖家上下都要艰苦度日,到时当如何?况且,只不过是牺牲了一个子陌,救得可是苏家上下啊”又重重强调道,“裴清明祖家便是在炐州,同是乡人,他自不会亏了子陌,况且,子陌天生一副倾城容姿,爹爹又将他养的极好…”微微一顿,却不曾将话续下去,只在心里重重咬牙:若不为人、宠,当真可惜了呢。
 
  中气十足的声音沉默半晌,低缓道,“非要如此”思索道,“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非得如此,别无它路”年轻的声音坚决道,“爹爹,万不可犹豫不决啊”
 
  夜色更深,仿佛氤氲起丝丝缕缕的薄雾,晃动着升上半空。
 
 
第一章 翼折
 
 
  脑中明光漫漫,恍然若在一处亦幻亦真的虚境中,耳旁凌乱着一人的哭声,悲悲切切哭得很伤心。
 
  苏子陌想睁开眼睛,却觉眼皮上似是坠了千斤,重得很,只模糊得觉得这个哭得极伤心的好像是他的贴身奴才流光。
 
  流光模糊的声音夹着哀求弱弱的响在他耳边,“大公子,你不能这样,我不信老爷会这么狠心,我要见老爷,你不能就这么带走二公子啊”
 
  “老爷?”耳边立即传来一个极其阴冷的声音,“如果我爹不同意,我怎么会来,怎么敢来”
 
  流光的声音顿时静下来,苏子陌糊涂的转了转头,看见一张极其熟悉的脸慢慢在他眼睛里放大,虽然有些晃动,但他还是一眼看清了眼前这人,实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苏子枫,苏子枫模糊的面容上忽然勾起一丝冷笑,贴着他的耳朵,轻轻缓缓的一字一字道,“子陌,哥哥祝你好运”
 
  苏子陌不明白苏子枫这话什么意思,祝他好运?祝他什么好运?想伸手抓住苏子枫的袍袖问问他,却被忽然袭上来的困乏带远了思绪。
 
  苏子陌觉得这大概是场梦,自从布庄的生意遭到落霞布庄的打压后,布庄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爹爹也是日日叹息,阖家过得十分不如意。而近日来,赶上寒流回转,夜里不妨,感染了风寒,为了给爹爹少添些烦恼,他便嘱咐着流光不许告诉他人,一人住在逸月阁养病。
 
  不知怎么了,今日喝下流光送来药不过一会儿,便觉得浑身乏的很,窝在床上睡了半日,也只在模糊中听了这些事话,苏子陌一直觉得应是个梦,也并不曾放在心上,反倒睡的十分安稳。
 
  正值春日里,荷风院里的花树隐约缀了点点花蕾,在翠叶里微晃。
 
  流光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一直在眼前这扇门前打转,年幼清秀的脸上挂满凝重。
 
  他很犹豫,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冲进去叫醒还在睡觉的苏子陌,还是就这样看着他掉进水深火热的陷阱里。可是,现在他是在裴清明租住的荷风院里,四下里全是裴清明的人,他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把苏子陌不动声色的带出院子。
 
  流光狠狠的跺了跺脸,皱着脸几乎要哭了,却蓦然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从左边回廊那处极缓慢的转了来。
 
  流光吓得一下收住几乎要要哭出来的声音,机灵的躲在了一旁高大的松树旁。
 
  果然,不过片刻,一片青色衣角浮动着自回廊那处转了出来,来的不是他人,是荷风院的主子裴清明。
 
  流光瞪着眼珠子,咬着塞在嘴里的拳头看着裴清明端着一个竹青色圆形食盘推开那扇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顺手阖上了房门。而那扇门内,正睡着他主子苏子陌。
 
  裴清明放下手里的食盘,轻飘飘的往素纱帐掩映下的那道身影虚虚一晃,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裴清明并非断袖,可当苏子枫将沉睡中的苏子陌抱到他面前时,他瞬间失了神,他以为苏子陌是女子,可是他的着装却让他有一刻清醒,他虽然一直在寻找一个足以让他人信服自己会爱上的这样一个人,但却不曾打过男子的主意,可是从看到苏子陌那一眼起,他却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苏子枫的要求,并把苏子陌带回了自己的荷风院。
 
  裴清明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坏掉了,可是,这样一个白送的美人,他实在难以抗拒,思及多年以前铎渃送他的美人儿,却没有一个能抵得上苏子陌的,虽然这美人乃是个男儿身,但对作为大将军的裴清明来说,也没什么了不起。
 
  裴清明望着床上,定了定心思,慢慢走了过去。
 
  苏子陌忽然觉得身旁的的床襦往下陷了陷,应是有人坐上了床边,但他还是懒得动,以为是流光,只淡淡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扰的我也睡不稳”觉得口有些渴,又吩咐了句,“我有些口渴,去给我倒杯水来”
 
  裴清明果然走开,过了一会又回来了,仍坐在床边,静静的等着吩咐。
 
  苏子陌忽然觉得流光今日有些奇怪,却仍闭着眼睛偷懒,懒散的问,“流光你怎么不说话了,平日不是挺能说的么”他伸了伸手,立即有双手妥贴的扶了他一把,并将一个软枕周到的垫在他身后。
 
  苏子陌顿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忐忑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一张陌生却英俊的容颜含着几分柔和的笑,轻柔的将他望着,苏子陌愣了愣,张口问道,“你是谁?”
 
  裴清明却将掌心的茶杯往他眼前一递,“喝水”
 
  裴清明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瞬也不瞬的将苏子陌望着,眼神坚决的很,有那么一瞬,苏子陌有些恼火。却听他声音平淡道,“先喝水”
 
  苏子陌也的确是渴了,伸手接过茶杯喝了大半杯,看他喝完,裴清明又殷勤的伸手把茶杯接了过去,放在了床头几上,依旧含着笑将他望着。
 
  苏子陌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开脸,却听到裴清明极缓慢的说,“以后你就呆在我身旁,什么都不用做”苏子陌疑惑的抬头看他,裴清明却忽然伸出手来,轻柔的摸他的脸,苏子陌愣了一瞬,立即拍开裴清明的手,往里靠了靠。
 
  饶是苏子陌再傻,面对裴清明如此轻浮的举止,他心里也已经明白三分,心里震惊不已,却强自镇定得不许自己多想。
 
  裴清明看着苏子陌的样子无奈的笑起来,眸子里有清浅的笑意氤氳开来,“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吗?”他静静的望了苏子陌一会,接着道,“是我的荷风院”微微一笑,别有深意的看着他,一字一字咬的异常清晰,“你爹把你送给了我”
 
  苏子陌倏然睁亮了眼睛,怔忡半日,不愿相信的看着裴清明,眼里也携起一丝讽刺,“继续编”心里隐约中忐忑不已。
 
  “那你怎么会在我这里?”裴清明似乎很有兴趣,眯着眼睛看他,“你应该知道,你们苏家正值危险之际,需得一个靠山来撑腰,而我就是这个靠山”他忽然很近很近的凑到苏子陌眼前,“剩下的话,我想我就不必再说了吧?”
 
  苏子陌忽然感觉有股凉意从脚底直直窜进心里,冷得他几乎打起寒战。
 
  “自己好好想想吧”裴清明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对他说,“忘了告诉你,我叫裴清明”
 
  裴清明走后,苏子陌反应了半天才算缓过来。
 
  隐约听见裴清明含着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流光,别躲了,你家主子已经醒了,还不进去小心伺候着? ”
 
  流光期期艾艾的声音模糊的闯进苏子陌耳里,苏子陌忽然凄厉的尖叫,“流光!进来!”
 
  外面瞬间静了下来。
 
  过了半刻,流光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许是他的声音太凄厉,许是他的尖叫太绝望,流光进来时,脸上一片惨白,仿佛浮尸一般。
 
  “主子”流光拿两红肿的眼睛看着苏子陌,声音哽了哽,仍细细的抽噎了一会,小心翼翼道,“主子,你醒了,喝不喝水?”声音里却带着一丝哭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