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世为师 作者:林不欢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面瘫侍卫攻与他的多情悄徒弟》
楼上泥垢了~~酷爱滚呐!!本文原名《玄衣》现改为《一世为师》!
一个是无忧无虑的少年,一个是无欲无求的暗卫;
一个被权谋之术害的家破人亡,一个却纠缠与此。
——“当初我便提醒过你,若出手救他,必定是后患无穷。”
——“即便他当真是火,烧得也是我的身。”
——“师父……你别死……”
重要提示:师徒梗,主受!HE。深情大叔攻&病弱正太受。
本文原是《风雨》的大番外,写着写着逆了。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武樱,玄麒 ┃ 配角:云中天,章煜,沈寂溪 ┃ 其它:大叔攻,正太受
 
 
  ☆、恻隐
 
  昏暗逼仄的刑房内,一盏油灯摇曳不已,似要熄灭一般。刑房中央的一张小床上,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手脚分开,呈“大”字型被牢牢缚在小床上。那少年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但黑亮的眼睛里却透露着十足的倔强,明明已经恐惧到极致了,却硬是不肯哭出来。
  油灯昏暗的灯光背后,一个身着华衣的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那人太过一丝不苟的打扮,在这散发着潮气及血腥气的地方,显得极为突兀。
  “还不快动手,等什么呢?”那人语调阴柔至极,令人听了极为不舒服。
  “荣公公,着什么急呀。”这时一个鬓发纷乱,佝偻着背的老者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走向那躺着的少年旁边,然后将药碗放下,伸手撩起那少年的衣摆,一手扯下对方的里裤,啧啧道:“这鸟不是正好好趴在这儿呢,飞不了。”说着朝先前那人——也就是荣公公坐着的角落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那少年抖得更厉害了,但苍白的面上依旧没有泪痕。
  “哼,你个老东西,专会吊人胃口。”荣公公说着啜了一口茶,又道:“再不动手,天可要亮了。”
  “好,好。”那老者说着,端起一旁的药对那少年道:“快喝了吧,喝了药,眼睛一闭就过去了,再醒来这世界便是另一番摸样啦。”
  不料那少年却扭头不肯喝,白皙的额头,因极力克制的恐惧而浮现出一道青筋。那老者看向少年的目光有着微微的动容,但随即便转身拿起泛着光的行刑刀,在少年的胯间比划了一番。
  “你真不愿喝那药?若你就此疼死,黄泉路上可赖不得旁人。”那老者道。
  “我要记得今日之痛,明日才好苟活。”那少年倔强的眼睛里,因极度的恐惧和愤怒而泛出了血红色,赫然望去竟有些触目惊心之感,那老者忙转头不再看他。
  “你个老家伙,想急死人不成,眼瞅着天可就亮了。”荣公公不耐烦的抱怨道。
  “手起刀落,人鬼两隔。”那老者吆喝道:“我这一刀下去,你可就成了活着的鬼了。”那厢荣公公忍不住骂道:“说谁是鬼呢?你个死老东西。”
  “说你。”一个冰冷的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响起,随后屋子里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随后荣公公便没了声息,至死还睁着那双描绘精致的眼睛。
  “可是许久不曾有人来抢我的生意喽。”那老者手中依旧握着行刑刀,头也不回的道。
  那人远远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年,转身便走。那老者一愣,又略带惋惜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少年,叹了口气道:“是柔弱了些,可惜呀。”说着便举起行刑刀,眉头微皱,对着那少年的□□挥去。
  那少年脸色苍白,紧咬着嘴唇,却丝毫没有发出声音,一声利器割破血肉的声音划过少年的耳畔,随即少年只觉大腿根处洒落了一股温热的液体——那是血。
  “你......”那老者猛一回头,便见方才那人又去而复返,他气呼呼的道:“你要来便来,要走便走,作何要伤了老夫的手。”说着忍不住拉过一块白布裹住自己受伤的右手。
  那人闻言露出一个淡淡的笑,但纵使带着笑容,神情也是说不出的冰冷。他走近那少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对方,但见对方白皙的下巴上有一道殷红的血迹,想是方才太过紧张,咬破了下唇所致。
  那老者包好了手伤,熟练的上前解开那少年,对方显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尚未回过神来,依旧躺在那里瑟瑟发抖。
  “你是在等着我帮你穿衣服么?”站在远处那人冷冷的道:“或者你就这么跟我走?”说罢瞥了一眼那少年光着的下半身。
  良久,那少年总算是清醒了一下,颤抖着双手将衣服穿好。那人虽然表情冷漠,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一直等着那少年将衣服整理好,才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丢到那老者的怀里。
  那老者不动声色的将金子装入衣袋中,也不再看二人,转身向角落的荣公公的尸体走去,边走边道:“作孽呀,想不到你这老妖精果真死在我前头。”
  那人伸手一捞,将少年扛在肩上,便疾步消失在了夜色中。那老者将荣公公的尸体拖到房间一侧,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瓷瓶,打开盖子滴出了几滴红色的液体,那尸体不消片刻便化作几缕青烟消散了,只剩地下还有一滩血迹。
  “要你不学好,偏偏爱看这个,自己没了子孙根,便整日想着看别人如何断子绝孙。”那老者边自言自语,边拿了抹布擦地上的血迹。随后他又回头看了看那少年方才躺着的地方,露出一个笑容道:“总算是没白瞎了那一副好皮囊。”
  凝和殿后殿的暖阁里,玄麒临窗而坐,一旁的榻上躺着方才那少年。
  “师父,他以后会住在这里么?”另一个少年端着一碗热汤走了进来,将汤放到案上看着玄麒问道。不待得到回答他又走到榻边,伸手抚了抚那双目紧闭躺着一动不动的少年,道:“生的如此俊俏,倒似个女子一般。”
  玄麒闻言眉头一皱,随即又恢复如常道:“天儿,你且去练功,勿要为其他的事左右了心神。”那少年闻言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那躺着的人儿,才拱手而去。
  “你醒了。”玄麒转头看着那突然坐起的少年问道。那少年一脸惊恐,显是做了噩梦,脸色比睡着时更为苍白,心口剧烈的起伏着。玄麒走过去,坐到床边尚未开口,那少年便一个激灵,转头看着玄麒,眼中满是脆弱却又不失倔强。
  玄麒慢慢执起那少年的一只手,引领着那手摸向对方自己的□□,然后道:“放心吧,它尚在这里。你同从前还是一样的人。”
  那少年果然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脸色也慢慢恢复了血色。                        
作者有话要说:  坑品好,不弃坑,不狗血,请多多支持!!
  麒麟小剧场:
  小正太:我害怕,我想哭,可是我偏不哭。
  荣公公:哭吧哭吧,哭的越伤心我看的越兴奋。
  大叔:受死吧,老变态。
  荣公公:(死)
  行刑老者:死得好!
  
 
  ☆、虚惊
 
  “师父......”方才离去的那少年,去而复返,立在门口刚好看到的一幕是玄麒正抓着那少年的手,放在少年的□□,不由愣在原地。玄麒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走向门口道:“天儿,为师让你去练功,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师叔回来了,在偏厅内等着,说有事要同师父商量。”那少年低着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道。玄麒闻言,便提步向偏厅走去,临走前又回头望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少年,见那少年正凝神望向自己,便深深的回望了对方一眼。
  等玄麒的背影走远,那少年才提步走进去,道:“你看着似乎比我小一些,我十三岁了。”见对方并不作答他又道:“我叫云中天,师父和师叔唤我天儿,你可以唤我天哥。”
  那少年终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却依然没有理会他。云中天见状也不急躁,坐到那少年的旁边又道:“你看着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吧?告诉天哥,你叫什么名字?”
  “武樱。”那少年终于出声道。
  “樱儿,这名字就如你的人一般,甚美。”云中天发自肺腑的道。他正欲再说什么,却见玄麒和玄麟一同回来了,忙起身立在旁边。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玄麟一进门就面对着武樱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师哥,不如把他给我吧。”玄麟对着玄麒露齿一笑,眉目间满是期待之色。
  “麟卫向来都是女子任职,把他给你有何用。”玄麒道。
  “可是师哥已经有了天儿这个徒弟了呀。”玄麟才二十岁出头,虽然不至于貌若天仙,但她一身玄衣,束发而簪,倒是添了几分飒爽之气,寻常男子若是遇到她,怕是逃不过心动二字。可偏偏她与玄麒自幼便相识,十几年的光景两人也并未种下情根。
  玄麒闻言看了一眼恭敬立在一旁的云中天,又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武樱,后者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良久他才道:“此事勿要再提了。”玄麟闻言,撇了撇嘴便拉着云中天出去了。
  “今日你且先在这里歇息,待明日东边的耳房收拾出来了,你便搬到那里住。”玄麒言罢便欲提步往外走。
  “多谢师父。”
  本已行至门口的玄麒闻言不由一怔,自己尚未决定要收他做弟子,但见他终于开口却不忍回绝,遂道了句“无妨”才离去。
  玄麒和玄麟两人是皇帝的顶级贴身暗卫,两人合称麒麟卫。麒麟卫的身份及其隐秘,少有人知。二人居于凝和殿后殿,平日里这凝和殿除了皇帝李离及皇帝的贴身内侍荣安,便只有麒麟卫可随意出入。
  云中天和武樱是麒卫物色的接班人,因此也同麒麟卫一起居于凝和殿的后殿。若说这玄麒与玄麟二人,都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尚未到需要卸职而去的时候,但麒麟卫的传统历来如此。凡麒麟卫者,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岁,通常都是十六七岁任职,二十六七岁便卸职。
  “朕听闻你又带回来一个少年。”李离立在书案前,一边提笔画着什么,一边问道。
  “回陛下,确是如此。”玄麒立在一旁恭敬的答道。
  “哦?”李离抬了抬头,复又继续道:“这杀人的功夫,还能带个大活人回来,咱们的麒大人也真是越来越长进了。若有朝一日,你对朕让你杀的人,动了恻隐之心,是不是便也将人带回来作罢呢?”李离娓娓道来,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怒。
  玄麒忙单膝跪地道:“微臣该死,请陛下责罚。”
  李离并不看玄麒,依旧不停下手中的笔,继续道:“那麒大人说,朕该如何责罚你?是打你板子还是砍你脑袋?”玄麒闻言刚欲回话,李离一抬手制止道:“依朕看,麒大人还是处置不得,朕也不舍得处置你。”
  玄麒跪在那里一言不发,手心却出了一手冷汗,道:“谢陛下。”一旁的玄麟,面无表情,既不看李离,也不看玄麒。
  “麒大人别着急谢朕,朕说了不罚你,可没说不罚别人。”李离又不紧不慢的道。玄麒闻言心中咯噔一下,心道本以为自己救了那少年,如今看来怕是真真害了他。
  李离终于将手中的笔放下,负手走到大殿中央,绕着单膝跪地的玄麒转了一圈,道:“该如何罚他呢?”李离夸张的拧眉片刻道:“不如,罚他做个小太监,来伺候朕吧。朕听闻他似是长得不错,如此朕日日对着一张俊脸,倒也赏心悦目。”
  “请陛下三思。”玄麒闻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忙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