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涯归处 作者:钟晓生

字体:[ ]

 
  苏既明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羲武。那个乌蛮族的大祭司,那个强大得能够呼风唤雨的男人,短短的一段时日,已憔悴得如同被人抽走了神魂。
  他问他们:“如果你们见过我的天涯,请把他还给我。”
  苏既明不敢掀起草帽上的纱,残忍地说:“你的天涯,已经死了。”
  扫雷:沉默攻+脑补受。古代朝堂+灵异神怪1V1,HE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既明,羲武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苏既明原是本朝最年轻的翰林学士,学富五车、才智过人,谁知他因为在政党纷争中站错队而被贬谪,流落到儋州,被乌蛮族人大祭司羲武下了情蛊。当他不堪忍受这种生活寻找机会逃离之后,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强大得能够呼风唤雨的男人,短短的一段时日,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本文在选材方面不落俗套,通过人物设定和背景设定体现出作者的匠心独具。故事整体融入朝堂风云,官场争斗。此外,各种灵异神怪,奇闻异事,巧妙的穿插于剧情以及主角间的感情发展中,使故事本身充满令人神往的传奇色彩。
  ==================
  
  ☆、 第一章
  
  激烈的喘息声在屋子里回荡……
  纵|情过后,羲武缓缓从苏既明身体里退出来。
  苏既明双目无神,胸膛上下起伏着。他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今天寨子里办了祭祀活动,每人都喝了一碗鹿血。鹿血乃滋补壮|阳之物,因此今晚的羲武格外勇猛,而苏既明也异常配合。他足足高|潮了三次,最后一次几乎没有东西能射|出来了。
  羲武打来水为苏既明擦洗,擦洗干净后他在苏既明身边躺下,将他搂进自己怀里。
  苏既明道:“明天祭祀完偷偷给我留点鹿肉,我喜欢腿上的肉。”乌蛮族的祭祀要办整整三天。
  “好。”
  “明日我不想去采圣果。”
  “人人都采。”
  苏既明加重了语气:“我不喜欢。”
  羲武脸上没有表情,低头吻了吻他的额角:“好。”
  “睡吧。”苏既明枕在他胳膊上,眼睛已闭上了,“明日要早起。”
  羲武又蜻蜓点水般吻吻他的眼皮:“好。”
  不片刻,苏既明的呼吸已变得轻而静谧,似是进入了梦乡。然而他藏在身后的手却紧紧攥着,指甲嵌入掌心中,溢出的鲜血将指尖沾湿。
  羲武也睡着了。
  黑暗中,苏既明睁开双眼,眼底一片清明,并无半分睡意。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月光,他打量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很英俊的男人,剑眉星目,鼻若悬胆,便是这世上手艺最高明的玉匠也未必雕凿得出如此完美的相貌。羲武,乌蛮族的大祭司,强大而神秘的男人。
  苏既明觉得对方已经睡着了,轻轻将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胳膊挪开。
  “天涯?”羲武轻轻唤道。
  苏既明浑身一僵:“你还没睡着吗?”
  羲武惜字如金:“醒了。”
  “你继续睡。”苏既明坐了起来,“我喝多了酒,想去解手。”
  “嗯。”羲武重新闭上眼睛。
  苏既明咽了口唾沫。他已经心如擂鼓,深吸一口气后,起身往外走。
  推开房门,外面明月星空,万籁俱静。苏既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头看着屋中的黑影,极轻声地说道:“我不是天涯。”
  屋里的人没有听见。
  苏既明合上房门,拢了拢衣服,开始向外走。
  夜很深了,已快子时,乌蛮族里的人都已休息了,寨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快走到寨口的时候,他才看到外面有四个人正在轮值,禁止外人出入。
  苏既明没有过去,而是迅速闪进一条小路,沿着木头垒起的墙往里走,很快他摸到了一条挂在墙边的绳子——那是昨天祭祀时他趁着众人不注意偷偷挂上的。
  苏既明没有犹豫,抓起绳子围在自己腰间,开始往上爬。已经一年多了,他终于盼到今天,逃离这个异族的地方,逃离那位大祭司。明天,吃鹿肉也好,采圣果也好,都没有他了。他会离开这个蛮夷之地,不再在男人身下婉转求欢。
  翻过高墙,也就出了乌蛮族的寨子,苏既明立刻开始撒腿狂奔。路线是他早就调查好了的,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回头看一眼。幸而,后面没有人追上来。估计要到明天早上,那些人才会发现他已经不在了。而且,是永远地不在了。
  跑出很远,苏既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在一棵椰树下,两名穿着汉人服饰的男子正举着火折等他。见他出现,两人连忙迎了上来:“苏大人?”
  “快走!”苏既明剧烈地喘息着,“船准备好了吗?”
  那两人点头:“都准备好了,接到苏大人立刻开船去惠州。”
  “走!”
  那两人是惠州府派来接应苏既明的官兵,他们不敢靠近乌蛮族人群聚的地方,只能在这里等候。乌蛮族的祭司会使用巫术,呼风唤雨,能操纵蛇虫,且他们极其仇视汉人,曾有汉人闯入他们的领地,他们的祭司摆出百蛇阵相应,一瞬间就把入侵者啃得只剩一具白骨。
  儋州马匹稀缺,但那二人为苏既明准备了牛车,三人驾着牛车一路狂赶,终于来到岸边。正如官兵所言,一艘小船已经在岸边等着了。
  太阳升得很快,此时此刻天已经亮了。
  苏既明急匆匆要上船,一只脚踏到船上,动作突然停住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沙滩被清晨的阳光照得很美,雨林树影婆娑,当真是一副如画的美景。
  苏既明突然想起一年前自己刚刚涉足这儋州岛的时候,虽鄙夷此地为南荒之境,却也觉得此地景色如同海外仙境,颇有吟诗作画的冲动。
  “苏大人?”接他的官兵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大人快上船吧,蛮子若是追上来便糟了。”
  苏既明回过神来。他日思夜想盼了一年,终于盼到今天,可以离开此地,然而到了此刻,他心里乱哄哄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如果羲武醒来,发现他逃走了,会怎么做?那个乌蛮族的大祭司,上一回他一个人逃进山里躲起来,羲武花了三天的时间几乎将整座山翻过来终于将他找到,回去之后便在他身上下了蛊。那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可怕的男人,这一次他离开不知又会如何寻他……罢了,反正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苏既明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几口夹杂着海风腥咸味的空气,终于将剩下的一只脚也踏上船:“走吧。”
  船开动后,苏既明瘫软在船舱里。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你们可是岭南人?”
  接应他的两名官兵道:“我们都是惠州本地人。”
  “哦。”苏既明道,“既然是本地人,你们对岭南的这些异族可有了解?”
  那两人道:“惠州亦有黑白苗族、黎族和越人,然那乌蛮族只在海南之岛生活,与外界甚少沟通,我等并不了解。”
  苏既明闭着眼睛靠了一会儿,又问道:“可曾听说过乌蛮族人用蛊?”
  那二人面面相觑,皆摇头:“不曾。我们只知黑苗人善用巫蛊之术,汉人与黎族人亦有些用这等手段的,都是从黑苗族人那里学去的,乌蛮族人当真不知。”
  苏既明道:“我被困乌蛮族这些日子,曾亲眼见过乌蛮祭司用蛊虫之术惩罚违反族规之人。也不知他是否与黑苗族人勾结在一起了。”
  一人道:“那卜天据说就逃去了儋州,至今没被抓获。会不会是被乌蛮族藏起来了?”
  一年多前,岭南曾发生过暴乱,一位名叫卜天的苗族首领联合几族起兵造反,事后被镇压了。几名要犯均被处决,唯有卜天下落不明,据传闻是逃到海南躲起来了。
  不过苏既明提到这个话题,却不是要抓那卜天,只是探一探几个惠州人的口风,因为——他自己就被羲武下了蛊,他必须要找到解蛊的方法。
  苏既明身为本朝最年轻的状元和翰林学士,可谓学富五车、才智过人。虽因在政党纷争中站错了队而被贬谪为儋州别驾,到底也是正七品的朝廷命官,却被乌蛮族人镇压了一年有余,还被那蛮族的大祭司下了情蛊。他一个男子,被迫在男人身下承欢、被人下蛊控制,此等耻辱,他实在难以启齿!
  想到这些,苏既明攥紧了拳头,脸上一片青白。
  那些官兵还以为他身体不适,忙道:“覃大人已在惠州候着大人了。那些蛮子如此欺辱人,朝廷必会出兵征讨蛮族,为大人讨回公道。”
  
  ☆、 第二章
  
  几个时辰后,船已经能够看到惠州的海岸了。上百名官兵正在港口列队等待,大老远苏既明就看到人群中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站在港口中间,那是惠州知州覃春。
  船甫一靠岸,覃春便迎了上来,抹着泪花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苏老弟,这一年来你受苦了啊!都怪为兄啊!”
  苏既明斜睨了他一眼,心中暗暗冷笑。覃春这见风使舵老女干巨猾的墙头草,如今倒有脸跟自己称起兄道起弟了,一年前若不是他强逼着自己上了去往儋州的船,自己又怎会受这一年的非人之苦?
  “公子!真的是你!”人群中一位少年冲出来,扑向苏既明,挂在他身上呜呜哭了起来,“一年了,我还以为公子已经……呜……公子……”
  苏既明看见那少年,也是一怔,不可思议道:“苏砚?”
  苏砚是苏既明的书童,当日苏既明出海,苏砚亦在船上,船沉之后,整船的人几乎都命丧鱼腹,苏砚被冲到礁石上,幸而遇到出海打渔的渔民救了他。他以为苏既明已经死了,便在惠州为他戴孝,听闻苏既明又有消息了,他稀里糊涂被覃春带到码头,没想到真的是苏既明回来了!
  苏砚抱着苏既明哇哇痛哭,苏既明亦觉心中酸楚。他从京中出来时带了笔墨纸砚四位书童和几名贴身婢女,一场海难,如今他身边人就只剩下苏砚一个了。
  覃春道:“苏砚,这大庭广众之下别抱着你家公子了,回去以后你们慢慢说。”又转头对苏既明献殷勤,“我为苏老弟准备的洗尘宴已经备好了,苏老弟看是先吃点东西垫垫饥,还是先去沐浴?”
  苏既明冷冰冰地说:“我先去沐浴,覃大人让人给我弄些点心填腹足以,酒宴什么的大可不必了。”
  覃春并不在乎他无礼的态度,亲热地搂着苏既明的肩膀:“好好好,苏老弟随我来。”
  论官职,覃春还比苏既明高些,然而此时此刻,他对苏既明却是百般殷勤。苏既明何等精明的人,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大约皇帝终于下令重新征召他了。也是因此,终于有人想起他这个被乌蛮族劫走的朝廷命官,时隔一年他才被人从蛮子窝里救出来。
  苏既明是世家子弟,父亲官至宰相,他十八岁时就已及第,进入翰林,一路可谓顺风顺水,风光无两。但是从三年前他的运势开始急转直下,父亲去世,他又受到党派纷争的牵连而被弹劾。两年前,皇帝迫于压力不得不下令将他贬谪去儋州。
  从京城到惠州。便是徒步行走,三四个月也足以走到了,然而苏既明一路游山玩水,最后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终于挪腾到了岭南。他自认才略过人,早晚要被朝廷重新征召,因此才故意拖延,盼着早日皇上会撤回任命,只可惜到了惠州都没等来皇帝的诏书。
  那儋州是海外尚未开化的南荒之地,蛮族肆虐,上一任儋州知州、别驾便是被乌蛮族人残忍杀害,苏既明若真的出海,多半有去无回,而朝中那些该死的老臣怂恿皇帝将他贬去儋州,就是存了要置他于死地的心,只是本朝不杀朝臣,所以他们不便直接动手罢了。他到了岭南后,这天杀的惠州知州覃春早已被人授意,硬将他推上了出海的船,逼他去儋州上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