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芯计 作者:蝴蝉

字体:[ ]

 
书名:攻芯计
作者:蝴蝉
 
 
17K  2015-08-05 完结
 
 
文案:
  不管如何,你给我的都是死路一条,既然要玩,为何不玩个痛快?还是说你害怕,怕你真的爱上我?怕你自己舍不得杀我?
  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它都可以说出口,前提就是你愿不愿意听,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会将它亲手割下,毫不留情,你明白吗?
  一时兴起,荒唐赌约,却未想到爱意竟起,
  心生不甘,狠心伤害,却在失去后追悔莫及。
  初遇, 情生, 追忆成灰。
  利用, 悔恨, 万念苍然。
  我集权爱上你那一日,就是你雨而命丧之时!
 
标签: 古风    阴差阳错      虐恋情深  
==================
 
  
 
  ☆、春柳院
 
  京中第一名坊,春柳院,因此处皆是嫩柳而得名,故得春柳,院中等级有三,幼柳学艺,嫩柳接客,枝柳缠人。且有一种不被院中所知的为“老柳出府”。
  不过一批十**的青春年少,个个捆成肉粽,被老柳拿去与人贩交换新拐来的“幼柳“,双方互不贴金各有所利,老鸨求新人,人贩随手丢的奶娃,不费一油一粮养大成人,在高价转卖,真他妈的好事成双,一“贱““双““叼“。
  老鸨运着一车小兔崽子回院,按大小摸样分了名牌,又唤来属枝柳的众爷,扯开嗓子作态
  “你们姑且一人领个去,好生对待。花样,招式都别厉色教与他们。“
  “这不是给别人贴金,砸自己的生意?“
  “孩子们都是快二十的爷们啦,接姑娘的生意“老鸨抬睸扫一眼脸色皆是绿青的众柳,奸笑道
  “这里面的好处,多着呐”
  “多?我看是妈妈你的好处最多,。。。。谁管我们的死活。”
  老鸨心里一震,转而辗转笑颜,拿了怀中的绣花手绢边晃边说
  “哎呀呀,听人家把话说完嘛,孩子们,我看着你们长大的,都把你们当成自己亲生的,这天下间哪有父母让自己孩儿受了苦的道理,你们也是过来人了,什么好处,还要我说出口么?”
  看着众人半信半疑的目光老鸨反笑得更妖艳了。全然不顾自己的高龄,将脸上的褶皱笑得挤出层层波浪。两眼饱含微光,好一幅隔江望柳美人图。可偏偏有柳不识抬举,当场冷哼了一声。老鸨美人回过头,看着发声的主。奸笑道
  “怎么?有何不妥?”
  ————分割线————
  天渐白,熙熙攘攘的雾气。朦胧的让人看不真切。马车还在山路上摇摇晃晃的颠簸。尽管加厚了蒲团。准备了美人。但集权还是不耐得厌烦起来。一巴推开为他捶腿的芙菊。厉声将她赶出车外。
  心中却在嘀咕。早知如此倒不如赶水路来的安稳。也省了一顿颠簸。集权正想着,突然感觉到马车猛的一停,等了一会也不见走动。正待发火,窗外却适时的传来仆人的声音
  “老爷”
  豆子并未听到回话,倒也识相自估说到
  “前面有人倒在路上“
  “如何?“
  “他。。。躺在路中间。挡了道“
  集权不悦,眉微皱
  “拖过去,走。”
  “那个。老爷,我去看了看的。。他长相不俗”豆子咽咽口水,瞧主子没回应,壮着胆子又说“我想。。我想是不是可以和那批货一起,这荒山野岭的,也不怕被人瞧见。”
  “长相不俗?“
  “是!顶清秀的人,白的跟鬼一样。”
  “身上可有伤?”
  “小的也没瞧见他流血,外伤是没有,那因该就是内伤吧”
  集权闻言不答,低头笑了笑,片刻才抬手掀开帘子道
  “把那仙人抬进来。”
  果真如豆子所说,长相不俗。白的像鬼。
  集权将他抱在怀里,细细的看,这人眉毛略淡,细长。尽管紧闭着双眼,也可以猜想出睁开后的光景。一定是大而明亮的,鼻梁不是很挺却小巧,集权忍不住出手捏了捏。无意中碰到了那光滑红润的唇瓣,用指腹顺着唇形来回抚摸。又俯身去闻怀中人的气味,又对着这人的耳朵吹气,舔舐。他倒不是来了欲望,温柔的开头,后面必是狠毒。
  “公子的容貌当真是倾国倾城,却出现在这荒山野林里,莫不是仙人?若不是仙人,又怎会全身干净如雪,一点汗味也没有?身上即没灰土也没受伤,这莫非就是形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你也是天上掉下来的?。”
  怀中的人毫无动静。
  “现在醒过来,交代清楚,大爷我或还可以饶你一命。”
  “。。。”
  “再这样挺尸我就扔你出去喂狼”
  集权的性子,被无视了还能问两声已实属不易了,怀中仙人躺的倒好,不动,就是不动。
  集权眯着眼睛不在开口,推开仙人,随后站起来一屁股坐到他身上
  “正好,人肉屁垫最是软和”
           
 
  ☆、初见
 
  雨而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没有反应,丢了魂般的瞪着大眼。双目毫无焦距的迷离,不知道在看何处,仆人端来饭菜汤药,他也不喝,叫他也不应。集权得此消息倒是坦然,也不去看他,随口丢一句
  “随他怎样”
  众仆人无法,不知这仙人在主子心中究竟是何种地位。怠慢不得。喂饭时只得将饭菜剁得碎碎的,一勺一勺的塞,拖着他下巴替他嚼菜。雨而一连躺了三四天,吃喝虽少些,
  但就是不见拉撒,集权还笑他是只只进不出的活媲鞦,豆子听了这话之后,是满心的愧疚,毕竟当初是他求老爷留下的,这会又拉了老脸劝道
  “集老爷,那人怕是个瘫子加弱智,卖了也不值几个钱,不如将他扔了如何?”
  “人家千辛万苦的来挺尸挡路,就这么扔了,岂不辜负了他一片苦心。”
  “爷您多心了,他应该是被家人嫌弃而丢出来的吧“
  集权冷哼一声,双目毫不隐藏的露出鄙视
  “他生得粉雕玉琢,皮肤吹弹可破,眉目清秀。穿着不俗,不可能出自农家大院之户,被家人嫌弃而丢出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听爷这么说,此人必是有些来头的,该不会是来查幼童遗失的案件吧!”
  “**不离十。”
  “小的这就叫人去宰了他!”
  “不用”
  “可是爷,他。。”豆子话还未说完便被集权扫过的目光生生斩断。
  ——————分割线——————
  俗话说得好,人有三急,哪一样忍起来都是不得了的。一开始对于雨而来说还算轻松,无非就是一边装晕,一边承受集权不容轻视的体重,在怎么憋屈,也不过忍一忍就过了 ,一路上晃晃荡荡被压的内出血,都能镇定自若面不改色,其心理反承受能力,非一般人可小视。
  但现如今,腹痛难忍的膨胀和咕噜声,却是真真实实的反应在身体里,每一寸的毛孔都在叫嚣着“我要拉屎”雨而的鸡皮疙瘩是起了一片又一片,冷汗也是层出不穷,握紧拳头想要强忍,偏偏起了反效果,抓着床褥不行,松开手不抓,更难受。矛盾的利害。雨而咬着下唇,心里懊悔不已,早知如此,就换第二个计来使,本来的计策是晕倒让集权救自己回来,这一步他成功了。
  “假装失意弱智,博得我的同情,在慢慢的恢复过来,然后以“我的命是你救的”理由,留在我身边,对不对?”
  雨而闻言暗自吃了一惊,集权什么时候进来的?竟然未听到分毫声响?
  “我猜你这会,肚子里必然是翻了天吧,晚饭里的巴豆我放了不少。”说完瞟瞟雨而的神情,集权见他不回应自己,倒也不气,悠悠然的座到床边,拿自己的袖子给他擦汗,
  擦完脸还不算,改擦脖子,堵起嘴对着他脸吹气
  “瞧把你热的”
  说完又把雨而得衣领向两侧拉开,白嫩的肌肤上细汗淋淋,还顶着两圈小小的桃色淡点,集权玩味的伸手捏住一只,往后轻轻一扯,扯了几下玩够了,还很可恶的用指甲扣了扣。
  可怜的雨而,雨仙人,一边忍屎还要一边忍他!更要命的是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他哪里知道这样坚持,只会加剧集权的玩味心和征服欲。
  集权笑得春风满面,双手撑在他头两侧,鼻子贴着鼻子,眼对着眼
  “可惜你如意算盘打得响,我却迟迟不来看你,我不来看,你又怎么能好呢?本大爷现在来了,仙人你也该开眼了吧”
  雨而的心和身,都如掉进了冰窖,冷得彻骨冻得揪心。冰条一般的杆在那里。偏偏腹部周围烫的似火,**用力缩的快抽痉了。
  集权看他还不动,不由得叹惜一声“我懂的,我懂你的,你本来是要醒的,被大爷我这样一点破,你又不能醒了。对吧?”
  集大爷不依不饶,伸出一根指头,戳他小腹,点一下轻的来一下重的,戳着戳着不知怎得又戳到了**入口门前
  “你说,大爷我要是戳进去,会怎么样?”
  你!你敢!
  像是回应雨而的心理想法般,集权迅速的答
  “你猜我敢不敢?”
  雨而还是不回应,集大爷拍拍手赞叹道
  “果然是聪明人!知道我下不去手。”
  雨而松了口气,心里暗道,他还算有点人性,不置于
  “不用手,用筷子总是可以得”
  集权脱下雨而的里裤,拿着筷子对着入口,轻轻戳了下,勾唇笑道
  “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雨而也是个犟脾气,闻言心一横!他妈的你来啊!
  集权等了一会不见动静,贱贱的一笑
  “看来你选的是后者了。”
  他抬起雨而得腿,筷子正待进入时,门外突然响起芙菊的声音
  “集爷,奴家有要事禀报。”
  好玩的游戏突然被打断,集权不耐烦地回应
  “有事明日在说!”
  “是蒋大哥的事。”
  蒋杰?集权皱皱眉,为难的瞟瞟雨而,在看看门外。随即转身把筷子放到桌上,回眸一笑,也不留一句话,就轻手轻脚的走了,关门时也没发出声响,默默地丢下雨而在床上
  挺尸忍屎,雨而听不到他离开的声音,又不能睁开眼睛看个究竟,心里还在捉摸,他莫不是躲在一边?诱我露馅?雨而这边冥思苦想,殊不知集权这厢早走了。
           
 
  ☆、你是我的了
 
  肉体凡胎的雨而,倒没有真的把自己当成仙人,过了半柱香,确定集权走了之后,他才妥协,想好了对应的计策,就摇摇晃晃的摸出门找茅房。
  他也考虑过,就这么躺在床上拉了算!可一想到那副场景,胃里的酸液就适时地翻腾。说不定集权这厮见他如此,反倒不帮他换衣换被,就这么讴他十来天也说不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