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一个教主都会遇到一个大侠 作者:江畔红莲

字体:[ ]

 
文案
当一只蛇精病教主,遇上一只正气明朗大侠——
 
大侠: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
教主:除了以身相许,不谢。
 
文案无能星人,大家有兴趣没兴趣都点进文文看了再判断吧~~
 
阅读注意:
1.教主蛇精病,真变态。
 
2.教主攻,第二章开始微主攻向(大部分上帝视角)。
 
3.作者停药中,脑洞大开,感觉自己萌萌哒~~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因缘邂逅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弃,唐陵 ┃ 配角:顾清儿,司徒傲然 ┃ 其它:教主,大侠
 
 
 
  ☆、救命之恩
 
  月光皎洁,溪水湍急。
  唐陵捂着左肩跌跌撞撞的沿着溪边逃命,手指间鲜血不停渗出,染红了半边衣衫,脚下再次被乱石绊到,差点摔倒,月光下印得唐陵惨白的脸更加没有血色。
  难道今天真的要交待在这儿了?不!清儿还在等着他回去迎娶,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努力忽略因失血过多已经透支的体力,唐陵用心中的信念支撑着稳住脚步继续向前。
  一定会没事的,很快,唐家的人和顾家的人就会发现他不见了,他匆忙间留下的求救信号也会被发现,只要等他们追上来他就能得救了,他只要坚持到那个时候!
  两侧群山上,翠竹参天,风吹竹海,发出连绵的沙沙声。如果在平日,唐陵一定会被这声音吸引,静静的聆听一阵,或者舞剑或者吹笛,但此时这些声音在他听来,尽掩藏着无数杀机,黑暗中,伴着这林海竹声,那些追杀他的鬼魅魍魉可能随时会从中蹿出要他的命。
  唐陵不敢停。
  啪。
  异样的水花四溅声在竹声中显得格外明显,唐陵惊了一跳,以为是杀手追了上来。他的听觉很好,同样他的视力也很好,捕捉到这个不同的声音的同时,在黑夜中,借着天上的月光,他很快便顺着声音看到了它的来源。
  不是追命夺魂而来的杀手。
  溪流蜿蜒,自西而东,地势渐低,水流丰沛,溪中大石小石林立,不时构成一个个落差,溪水便如小瀑布般急冲而下,水声淙淙。
  此时溪水中浮着一具“尸体”,刚才的声音便是“尸体”顺水从上游的一个落差上掉了下来,落在小瀑布冲击出来的水潭中发出的。“尸体”起起伏伏,不知道死生。
  这种已经自身难保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一具陌生的“尸体”。
  唐陵跑了两步,终于还是抵不住从小到大师门及师父的教诲,又跑了回来——万一那人没死,他不管不顾走开不就等于间接害了死了对方?时间紧迫他做不了其它至少可以将“尸体”捞上岸再走。
  落差下这个不大不小的水潭,如是白天便能看到水色青碧,纯净无比,只是在这大晚上,只有天上一轮明月照拂大地,水潭看起来只是幽深的一片黑色。
  唐陵一踏入水,便被凉得一个激灵,向前淌着,水位慢慢漫到了胸口,肩上的伤口差一点就要泡入水中,唐陵不敢再往深处走,他的左肩已经不能动弹,他只能用右手去够那具“尸体”,扯着伤口痛得厉害,试了许多次才拉住了那“尸体”的衣衫。
  “尸体”仰面朝上,四肢舒缓的张着,这个姿势似乎有些奇怪?唐陵未来得及细思,“尸体”已经到了身前,他一眼便先看到了“尸体”的脸。
  不像是死人的脸,半浸在水中,面容平静,双目紧闭,被束起的黑发随着水流飘荡仿佛与幽深的水色几乎融为了一体,那样子整条小溪似乎都成了他的背景。
  唐陵愣了一下,这人应该还活着吧?
  手指按上“尸体”的颈边,手下的皮肤被溪水冲刷得如溪石般透骨冰冷,唐陵倒不觉得有多少意外,只有隐隐有些悲怜,细数五下,手下没有探到任何动静。
  就在唐陵遗憾地叹息一声收回手时,陡然有一只手绕过唐陵的腰,巨大得不可抗拒的力量缠住了他将他往下拖。刚放下防备的唐陵向前一扑,没有丝毫停顿的被这股力量带入水中。
  噗通。
  溪中响起一声水声,巨大的水花眨眼又被冲击下来的水流波纹掩盖,溪面不留一丝痕迹,一人一“尸”已经消失无踪。
  冰冷的潭水将两人淹没,唐陵水性不是很好,又是仓促之间,顿时喝了几口水,冰凉的溪水往鼻子耳朵里灌,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困在他腰上的手力气却大得吓人,他伸手掰了几次都没有掰开,就那么被拖着沉到了溪底。
  隔着幽深的潭水,唐陵努力“看”向困住自己的“尸体”,他似乎看到了天空中的明月就挂在溪水之上,还有,近在咫尺的“尸体”如水一般黑亮的眼神静静的与他对视。
  这是水鬼吗?
  传说中山涧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女鬼男鬼,溺死在水中,然后想着各种办法勾引活人进入水中溺死成为他们的替身。他以前从来不信,此时此刻感觉到死亡临近却在心中浮起这个荒唐的念头。
  胸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唐陵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如被重锤击打的憋闷感,让他拼命吸着空气,吸进鼻子里的却只有潭水,一路带起撕裂般的疼痛冲进鼻腔进入身体,没有一丝可以呼吸的空气,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要死在这个不知名的溪底了!他不想死在那些莫名出现的杀手手里,更不想在这里变成一个“水鬼”的替身。他手脚并用地踹打,垂死挣扎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
  唔——
  嘴上被一个冰冷柔软的东西堵上,一口几乎可以称得上甘甜的空气渡了过来,唐陵在死亡边缘上徘徊,找到了一丝生机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缠了上去,他迷糊着将那个东西压在身下压住。手伸过去仿佛抓到了水草一样的东西,他用力拉扯将源头固定,让自己能够更方便的汲取其中的空气。
  许久。
  哗啦一声,唐陵被带着破水而出。
  “咳咳咳……”
  撕心裂肺的咳嗽过后,唐陵贪婪地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怀里还抱着样东西——是那个“尸体”,不,是个活人。
  “你是什么人?”镇定如唐陵一瞬间便恢复了理智,后退放开对方,他目光凌厉,仅能动弹的右手握拳暗自提防。这人出现得太过诡异,没有哪个人会在晚上躺在溪水里,要说没有目也没有人相信。
  对方同样也看着他,和他差不多的身高,毫无防备浑身湿透的站在溪水之中,头发上的水珠不停滴落。
  “你的救命恩人。”他的语气淡得一点不像活人,这种情况脸上神情又太过平静,实在古怪。
  “在下刚才差点淹死在这小水潭里。”意思是,如果不是被你拖下水,他根本不会入水更不会差点溺水死在这个还没有一人高的水潭里。
  “蠢。”一个眼神扫来,连骂人的话听起来也是那么平淡,更像是在陈述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唐陵五岁拜师,十岁跟着是师父行走江湖,十八岁后独自仗剑天崖,听得最多的就是“年少有为”,“心思慎密”,“名师出高徒”,等等,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蠢。
  一路被追杀和差点溺死的紧张顿时全部离去,唐陵没有生气,停了两息突然笑了出来,剑眉星目,霎那明朗。
  他遇到怪人了,然而不奇怪,江湖中怪人很多。
  “在下唐陵,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还没有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今日有事不能久留,容唐某改日登门道谢。”
  “唐陵……”那人突兀的笑了,“唐弃。”
  唐陵脑中将这两字过了一遍,反应过来这是对方的名字,竟然与他是同姓,太过巧合。
  “不需要改日,不需要登门。”浑身湿透,水珠还在从唐弃的脸颊边滑落,他笑完再次恢复面无表情,“一直听人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你要谢我就以身相许。”
  唐陵微微睁大了眼睛,如果这话出于浪荡不羁的人之口他还能当玩笑听,偏偏唐弃脸上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
  唐弃就那么站在水中,唐陵不语,他便也不语,只微微抬了头,开始看着天上的明月同无表情的发呆。
  “……今日在下还有要事,不便久留,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唐陵还是决定当作没听过。
  唐弃仿若未闻。
  唐陵等了一下,黑暗中随时会出现的危险紧拉着他心底的那根弦,让他走向溪边,再不走他就是连累对方了。脚下带着溪水声,走了几步,唐陵回头,那个湿透的身影半身立在水中,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让月光衬得苍白又孤单。
  “唐公子,天色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家,免得家中亲人挂念。”唐陵心中一动,忍不住说了一句。
  唐弃闻言转过头,视线落在唐陵身上。月色在唐弃的脸上打下阴影,唐陵看不清他的眼神。
  还待再说些什么,山间气氛一变,竹声与溪水声似乎也在转眼变得肃杀起来。
  “不愧是唐大侠,差点就让你躲过去了!真要如此,我魔教阎王殿的威名何在?”
  十数个黑衣长剑,面具蒙脸,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小溪两岸,将唐陵两人包围在其中,为首一人身材瘦长,同样蒙面看不见脸,他缓缓从人群后走出来,手中拿着同样的长剑,对着唐陵语气中带着猫戏耗子般的戏谑。
  “果然是魔教!”真直面杀手,唐陵反而镇定了下来。
  “自然是,除了我魔教还有谁有那个能力,有那个胆气,敢追杀名满江湖的玉尊唐陵?不过,你也不要怪魔教,我们阎王殿只是拿人钱财帮人消命,要怪你就怪那个花重金要你命的人。”
  唐陵在他说话间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去,直到压低了声音对着背后的唐弃道:“待会儿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你赶紧走,越快越好,我没有兵器挡不住很久。”
  那边,为首之人似已经觉得耍弄够了,手掌一挥:“杀!不留活口!”
作者有话要说:  先出来的是受~
  新坑欢迎收藏,作者努力卖萌求包养~~各位大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哟~~
 
  ☆、以身相许
 
  月光皎洁,溪水湍急。
  翠竹参天,风吹竹海,发出连绵的沙沙声。唐弃,魔教的教主大人,江湖人称魔尊的男人,摘了一片竹叶含在口中,时断时续没有调子的吹着,他想,这么美好的夜晚,也许就这么死了也不错。
  教主大人有病,有一种时不时会想自杀的病。江湖正道无数的大侠们如果知道他们的死对头得了这种“绝症”,一定会高兴得奔走相告,击掌相贺,遗憾的是,他们不知道。
  溪水很干净,唐弃看得出神。如果可以死在里面,葬身鱼腹,应该好过在暗无天日的土里慢慢腐烂。溪水还可以带着他的魂魄四处流淌,日子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趣。
  这么想着,就像入了魔一样,他转身踏入冰冷的溪水中,水流从脚尖开始将他吞没,他放松了身体,任由水流带着向下游而去。
  如果就这么死了,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下落会不会成为江湖一大秘闻?还有魔教应该会乱吧,唔,魔教应该也乱不了多久,没有他,魔教为了不被正道灭个干净,七大殿主逼不得已最后肯定会暂时放下恩怨,齐心协力对抗正道,正道也依旧伤不了魔教元气,正魔两道再次保持一个平衡,到那时至于他唐弃是谁,整个江湖还会有人记得吗!
  他怎么可以死得这么没有价值!他唐弃要死也得整个江湖给他送葬,至少记他一甲子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