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非红非血+番外 作者:亡夜禁流

字体:[ ]

 
书名:非红非血
作者:亡夜禁流
文案:
 
 此文已完结,这是一个关于主角与五个人的故事然后回归到一对一的故事,期间攻除了原配不会对其他人暖昧。。。
  玄幻暗黑风,古代架空
 
 
标签: 主攻  强攻强受  玄幻  古代  架空  
==================
 
  
 
  ☆、第一章 被逐
 
  这里是黑夜,一**大的圆月在空中静静地注视着大地。
  某处树丛之上,猛然一群鸟惊飞起来。一个黑影窜出树丛,飞快地向前跑着。
  爔此时伤痕累累,但此时他却没有时间去考虑去休息,在他的后面,赫然出现几个黑衣人,直奔他而来。
  爔咬咬牙,抬头看向前方时,不由一惊。在他的前方,两座高山耸立,虽然是有些高度,却也不是悬崖峭壁,爔没得考虑,拼起力气,向着一座高山跳上去。一连跃了几十步,稍微向后看时,那群人果然还是穷追不舍,同样追上了山。
  爔脚底施力,一连蹬上几块山石,刚一落脚,身体稍微倾斜一下,爔再是咬了下牙。此时吹起微风,爔的发丝在空中轻轻飘动,他低着头,静静地停在那里,而他脚下的黑衣人却即将要追上他,随即,爔猛然抬头,眼里露着凶狠厉光,他不再看下面,双臂张开,低身畜力,脚一蹬向着上面跳去。
  跳到山顶,爔抬眼一看,不由一愣,只见此时所看到的山顶是一片平地。爔一边走一边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当他再次抬头看向前方时,再是一愣——在他的前方,出现了几个人。
  “爔,几日不见,近日可好?”站在对面的几个人中,最前的人说道,他一身华装,身后之人皆青一色普通族人装扮。
  爔停下了呼气,镇定地看着那个对他说话的人,此时他的身后,那些黑衣人已经跳了上来,但见到爔前方的人,不由得停了下来。
  爔看了下后面的黑衣人,又转回来,眼神里带着些怒火,“隶,这些都是你搞的鬼?”
  “爔,到我们这边来,我帮你报仇如何?”隶说道。
  “哈哈,隶,亏你跟了我十年,你说,”爔冷声道,“我还会相信你吗?”
  “爔,我对你是真的。”隶轻轻说道。
  “哈哈,之前我也只是猜测,如今却不用猜了,说!”爔大声道,“为什么要陷害我?”
  “爔,我也是不得已……”隶带着一丝的痛苦说道,“如果不这样,你就不会从那里出来……”
  夜空的月亮很圆,放的光芒中带着些清冷又有着柔弱但是却能将几人的身影清晰地照出来。
  “哼!”冷哼完,爔继续冷声道,“隶啊隶,你到底是谁?”
  “爔,我还是隶啊!”隶道。
  “好啊……”爔低头冷笑几声,转头朝着那几个黑衣人走去,“来吧,你们也追得烦了吧,就让我们好好打一场,也好回让你们的苦劳啊!”
  几个黑衣人立即就提起剑向着爔扑过去。
  “爔!”隶猛然大叫,大手在空中一招,一个水球自他的手中托出,紧接着他将水球向着那几个黑衣人抛过去。
  水球在空中化成几条水线直接避开爔冲向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们来不急反应,立即被那飞来的水击中,“嘭——”的一声,那几个黑衣人被弹飞出去。
  “哼哼哼……”爔低头笑起来。
  隶这里慌张起来,“爔……我不是故意的……我……”
  “水族的人,哈哈……”爔抬头笑了起来,几个笑声之后却突然停下来,双眼变得凶狠起来,“难怪你从来不施法啊,还说自己不会,看,刚才不就施展出来了吗?”
  “爔……我也是迫不得已……”隶支吾道。
  “要不怎么混进炎族,要不怎么混到我身边,是吧?”爔冷声道,“这十年我真是看走了眼啊!”
  “爔……我对你是真的,真的,你相信我……”隶苦声道。
  “要杀要剐随你,反正我现在能力被散,如普通人一样,要逃也逃不了,”爔继续说,“还是说,你们是来救我的?”
  “救你!当然是来救你!”隶不经思考立即说道。
  “哼!”爔冷笑一声,“那你们可以走了。”说完转头走向山顶的边缘。
  “你们先回去。”隶对着身后的下属说道,便随着爔走去。
  “是!少族长!”说完,几个下属向后退去,后方有着一条小道,通向远处。
  隶咬咬牙,追着爔跳下了山顶。
  下山更快,爔都感到身体有了一会的休息,只是督眼看到追来的隶,脚步倒是加快了起来。
  一脚落地,爔看了下之前的那片森林,又看了下两座山脚中间,只见两山之间有一个山洞,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更加神秘。爔叹了口气,看回那片森林,抬起脚准备走过去。
  “慢着!那里是回炎族的路,你回去是找死,不要啊!”隶大声道,他人刚好从上面跳下来。
  爔脚抬到空中停了下来,听了隶的话,又收回了脚,他看向旁边的隶,“你这样不是希望我死吗?”
  “那老家伙本就想你死好让他儿子上位,我……我只是不经意间让他计划加快了……”隶说道。“况且你在那里不也是天天和着他们吵来吵去吗?那不如来这个痛快。”
  爔转念一想,盯着隶看了看,没说什么,转头往着那山洞走去,“那就看上天如何吧!这个山洞是死是活,我都认了。”
  “爔……”隶跟了上去。
  一天前,炎族。
  “炎晶被盗!来人啊——”一声叫喊震动了整个村子。
  瞬间人群涌动。
  “给我追——”一个老者的声音站了出来。
  众人在一处空园里看到倒下的隶,众人准备围了上去。
  “发生了什么事?”爔穿过人群走向隶,“隶,你怎么了?”说着,低身准备扶起隶,却无意间看到隶的双手已经烧焦,“你……”
  “族长,我们被发现了……”隶痛苦地看向爔。
  瞬间,周围的人就围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爔紧张道。
  “说什么?原来是你盗了炎晶!”老者站出来指着爔道,“来人,把族长……不,把犯人抓起来!”
  爔立即警惕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各人不说什么已经将爔抓了起来。
  “去他房间里搜!说不定炎晶还在!”老者又说道。
  “炎晶?我没有偷!”爔大叫,“你们搞错了,我并没有盗的意图!”
  “哼!以前没有,现在倒不知道了!当上了族长,限制也会少了一层,当然更好打了这个主意!”老者说完,对着手下道,“还不将旧族长送入重牢?”
  “是!”那几个抓着爔的人立即行动起来。
  爔双双抓起拳头甩开抓着他的两个人,“愚昧!我岂是任由你们摆布?”说完,双手在空中凝起两个火球,“我要你们说清楚,不然怪我手下不留情。”
  “长老!找到了,炎晶果然在房间里!”一人在人群外喊道。
  众人一听,立即涌向爔的房间,爔也跟着进去。
  只见房内,一颗晶石静静地在空中浮着,它散发起微微的亮光,周围飘着小小的火苗,火苗出现了又消失,消失又重现,如此重复着。
  “这下各位看到了吧?”长老说道,“还不将他押进重牢?”
  几个手下立即就将爔抓了起来。
  爔呆呆地看着自己房间浮着的那块拳头大的晶石,皱着眉头,无语。
  当爔被抓着经过隶刚才倒下的地方时,看到那里已经没了人的影子……
  “嚓嚓——”牢门的锁被打开,在牢的里面,有一个巨型的法阵,在法阵的中间居着一团火焰,爔此时正被两个人往里面带。
  “等下,长老带话,说直接让他去传承。”一个人走过来。
  “现在就传承?”押着爔的一人叫了出来。
  “这也太快了吧!”押着爔的另一个也诧异了下。
  “长老的话哪知道,族里已经通告,爔已经被撤了族长,现在要爔传承力量给新族长。”带话的人说道。
  四人包括爔都沉默了一会。
  “虽然觉得这也有点太突然,不过为了族,旧族长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了。”来带话的那个人说道。
  “哼!”爔冷哼一声,不再继续说话。
  ……
  步入传承阵,阵法立即启动起来,在爔的对面,是一个与自己相差不多的男子。
  那老头的儿子吗?爔在心里冷笑,刚在心里说完,脚下的法阵力量汹涌地窜进爔的身体,由外至内,爔只感到全身的麻痹感,还有沉重的脱离感!
  时间逐渐流逝……
  夜晚,爔被拖到村外,此时他全身无力倒在地上,那些拖他出来的人已经远去。
  爔摆正身体,在地上猛地呼着气,躺在原地看着天上,此时,月亮很圆很大很明亮。
  许久,爔起身,他目光开始燃起怒火,他基本休息够了,便向着村里走去,却不想前方却窜出几个黑衣人来……
            
 
  ☆、第二章  尘
 
  四周是一片黑,爔只觉得自己走了很长的路,里面一点障碍物都没有,无论是直走还是转弯,都不会碰到任何东西,而随着他进来的隶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往回看时除了黑还是黑,当爔觉得身体支撑不了时,不由得脚一软,倒了下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爔的意识终于回来了。
  他睁开眼,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原来自己被人救了吗?爔默想着,如果是被隶救的话……一想到此,爔立马起身,想要离去。身体一动,全身上的伤口立即“闹”了起来。爔皱起眉头,开始观察起自己的伤口起来。此时他的全身已经被人上了药,也包扎起伤口来了,爔再是慢慢起身,身体的痛处还受得了,刚才那是动作太大了。
  “这位公子可是急着去哪里?”门被打开,走来一位陌生的年轻男子。
  爔抬头一看并不是隶,心里松了许多,“你是谁?是你救了我的?”
  “是我救的你,你先别动,你的身子伤势并小,就怕伤口变得麻烦走来。”那人说着就走到爔的身边,打算扶着爔。
  爔看到来人也听到是他救的,不由得为之前自己的疑惑感到一丝的惭愧,于是便自己躺坐回了床,让那个伸出手的男子又放回去。“多谢相救,不知怎么称呼?”爔问道。
  “我叫尘,你就直叫我尘吧!”尘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爔算是安心下来,这下开始问起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