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魏晋大经纪人 作者:五铢衣

字体:[ ]

 
 
文案
古代造星运动,818那些年沤心沥血无偿帮助帅哥成名的辛酸往事
 
===============================================
 
莫森操碎了心,第一要防备有人拔他的龅牙;第二老父被手下的人渣艺人夺走清白,所以要尽快找出这个爹夫;第三奸夫酷爱组团上门踢馆,是回踢?还是关门放流氓?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森 ┃ 配角:竹林七贤,司马昭 ┃ 其它:
 
 
  ☆、莫家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清晨,邺城大户莫老爷家张灯结彩,喜气盈门,惹得全城的人几乎都在看热闹。从都城洛阳请来的两位大先生如今就在书房里品茶,茶是敬亭绿雪,呷上一口,唇齿间清波流淌,香溢满口。而这品茶的杯子则是罕见的夜光杯,杯身全用和田白玉琢成,能在漆黑的夜晚发出夺目的光亮。
  这两位大先生在洛阳一带非常出名,一位叫王汗,人生得风流倜傥,举止轻盈如弱柳扶风,善抚琴;另一位名唤郎延心,面若春秋之月,皮肤白皙如初雪,以清谈闻名于世。
  莫老爷封了重金,巴巴的从洛阳城请来了这两位大先生,一见这风姿自个就先酥倒了,生怕自己一口气大了吹跑了姓王的,气暖了吹化了姓郎的。
  桌上摆放着精致的各色糕点和从西域来的奇珍异果,莫老爷神态恭敬,一边奉茶小心侍候,一边嘱咐下人去请少爷来。
  足过了半个时辰,门帘挑起,进来一位以白扇遮住下半张脸的年轻公子。那公子穿得一袭浅天青色镶松花绿边的长袍,袍子的领口和前肩绣着同色系的流云图案,腰上系着一条松花绿的汗巾,身姿伟岸。他虽是用折扇遮住半张脸,但从扇子上露出的剑眉英挺,黑如刷漆,尤其是一双眼睛灿若星辰,透出一股灵动和机智。
  “这就是令公子么,果然是龙章凤姿,愧煞吾等。”王汗起了身,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年轻公子瞧,心里大起亲近相好之意。
  “汗颜啊,今见莫公子才知以往吾等自负了。”朗延心摇头叹息。
  “哪里,哪里,他怎么及得上二位仙颜呢。”莫老爷一张脸突然胀成猪肝红,喝令年轻公子:“森儿,快来拜见两位先生,这位是王先生,那位是郎先生。”
  “王先生好,郎先生好。”那公子态度有些拘谨。
  “莫公子,你怎么一直用扇遮面,难道不愿意用真容与我们相见吗?”王汗忽然问道。
  “这个,这个小儿生性羞涩内向,两位先生可愿意教他吗?”莫老爷在一旁抢着回答。
  “令公子如此人材,我们正是求之不得,不敢为师,只愿为友余愿足矣。”郎延心语中充满对那公子欣赏之意,只觉得他眉目间英气勃发,神清气朗,端的是位世间难得的美少年,一点欣赏竟化作缕缕爱慕。
  “莫公子,我们已倾慕许久,请拿下折扇吧。”
  那公子只看着莫老爷,便听莫老爷低沉而颇显无奈的声音道:“森儿,既然两位老师想见你的样子,你就拿下扇子吧。”
  “拭目以待。”王汗满面微笑,做好惊艳的准备。
  折扇缓缓地从那公子面孔滑下,显出挺拔的鼻梁,然后是两颗比贝壳还要光洁白腻的牙,突出在薄薄的嘴唇外面。朗延心手里的葡萄掉在了地上,嘴巴张成了一个标准的圆形,半晌他起身,大怒道:“莫老爷,恕在下才疏学浅,教不了令公子,告辞。”
  莫老爷赶紧拽住朗延心的衣袖,道:“郎先生,你当然教得起小儿,只要你愿意再多酬金我都给。”
  “不是酬金的事,令公子如此模样,我对着他实在说不出话来,而且还会影响我食欲。”郎延心甩掉莫老爷的手,拂袖而去。
  “王先生,你留下来教小儿吧。”莫老爷几乎要下跪求情了。
  王汗叹了一声,道:“莫老爷,不是我不愿意教,琴只有高雅人才配抚,令公子此等尊容抚琴这不是侮辱琴吗,你想想一个龅牙抚琴会是什么景象?到底是听琴还是看他的牙呢?”
  莫老爷的脑中立即浮现出一张古琴,然后是两颗大板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是的,龅牙抚琴光想想就很恶心。“王先生,你刚才还说他龙章凤姿呢。”
  “我眼拙,抱歉,告辞,你另请高明。”王汗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此时只听那年轻公子不屑地切一声,伸手扯掉身上的长袍扔在地上,大刺刺地往椅子上一坐,拈起桌上的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大嚼特嚼。
  “装了半天憋死我了。”适才两位先生说的话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心情,嘴巴嚼得叭嗒直响。
  莫老爷捶足顿胸,忽看到他事不关己地大吃大喝,气不打一处来,揪住他的耳朵骂道:“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丑东西,你说你这副模样有谁愿意教你,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才生你这个龅牙。”
  “爹,咱家有钱,学那个劳什子的抚琴和清谈干嘛,咱家的钱就可以砸死那两个先生了。”
  “你懂个屁呀。”莫老爷放开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朝廷取仕一向以貌取人,你琴弹得好,清谈厉害,才会请你去做大官。”
  “那就没办法了,我天生龅牙。”公子撇着嘴。
  莫家家财万贯,良田万顷,在这邺城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五代单传的儿子偏偏牙口不好。他一心希望儿子成材,将来做官为他莫家争脸面,但是邺城的先生一瞧见儿子的龅牙就打退堂鼓,所以他才不惜花重金从洛阳请来王汗和郎延心,不料还是吓跑了。
  “森儿,从明天起你就给我去洛阳,如果你不能混出个名堂就不要回来。”莫老爷眼放凶光,咬牙切齿,与其每天让儿子追鸡赶鸭,游手好闲,不如让他出去闯闯,见个世面,吃个亏,学点乖。
  不到五更天莫森便被老父从被窝揪出来,昨日夜里莫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可莫老爷却铁了心肠,只得给儿子打点行装,这孩子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一点苦头都没吃过,如今在外面没了依靠少不得多给他备些银两。衣服干粮足足装满四驾马车,丫环小厮浩浩荡荡跟了一大群。
  出城的小道挤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大家昨日就收到莫家的龅牙要去洛阳闯荡的风声,纷纷拍手称庆。那莫森一袭白色锦裳,蒙着面巾,独骑一匹西域的汗血宝马,红白相衬,只见他脸似朝霞明亮眩目,眉如远山,眸光清澈,像是春秋佳日不知何处山峦叠翠间的一汪清潭深能溺人。
  莫森心情极佳,人群里挤着几个围观的年轻姑娘,其中有一个容貌长得挺可心,他赶紧抛一个飞吻过去,然后用眼神挑逗她,惹得那姑娘不禁也动了春心。这时莫森扯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两颗硕大的门牙,吓得那姑娘花容失色险些晕厥,他便哈哈大笑起来。
  从邺城到洛阳有六百多里路,莫森没了老父的管制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走不了多远便歇一阵,或和婢女们调情,或和小厮喝酒打闹,几天的功夫也才走出百多里路。这些丫环小厮也都是少年心性,平常跟着莫森随意惯了,出来后只觉天高皇帝远,尽着性子玩去了。略有一两个年长的劝莫森加紧赶路,这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天黑后怕有个不太平,但莫森仗着人多势众哪里听得进去。
  这日晌午,光色乍地阴沉,几朵小山峰似的乌云重得几乎要从半空跌落,风中隐约挟裹着一股腥涩的雨气,雷电狰狞,平日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山道上竟没半个人影。
  山道的一侧是茂密的草丛,不一会从里面发出窸窣的声音,拱出来两个浑圆的东西,一个大的像磨盘,一个小的像南瓜,却原来是两个屁股。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都等了几个时辰,再等下去可要下雨了。”小屁股道。
  “别急,咱们干一票能吃好久,再等等看。”大屁股胸有成竹。
  小屁股放心了,和大屁股继续蹲在草丛里,耳朵贴在地面,南瓜对磨盘,过了一会大屁股突然兴奋起来,一用力便把后面的小屁股给顶翻了。
  “你干嘛呀,想做什么就明说呗。”小屁股有些不满。
  “我听见有马车的声音,好像人数还不少。”
  此时山道上洇出一队模糊的人影,马蹄声得得,待来得近了方瞧清为首的是一个蒙着面巾的年轻公子,后面还有六七个马车,并一些丫头小厮。大屁股盯着那几个马车,只见车辙痕迹非常深,而马行走看起来也较吃力,这说明马车里面装的是很重的东西,但能够这么重的无疑就是金银珠宝了。
  “这是只大肥羊,妈的,要发财了。”大屁股喜不自胜。
  小屁股没有理睬,两只眼睛只把那马上的年轻公子瞧,乍明乍暗的光线落在他飘逸的身姿,他的面容仿佛夜里的明月光彩夺目。小屁股伸长脖子想要看清他的相貌,尽管他蒙着面巾遮住了半张脸,但绝对的,他是个美男子。
  很快车队到了大小屁股隐藏的草丛附近,两个人倏地一声跳将出去,肩膀上扛着两把板斧,叫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人也得给我留下。”小屁股指着马上的年轻公子加了一句。
  
 
  ☆、龅牙威武
 
  莫森骑在汗血宝马上,瞅着面前一胖一瘦两只山野毛贼,胖的那只如果推在地上可以滚几十丈远,瘦的那只跟个猴似的风一吹就倒,想着自己这边有十多来人根本不把这二贼放在眼中。“你们两个毛贼自不量力,凭你们也配打劫爷么,快快滚开,爷要赶路。”
  “胖子,他瞧不起我们。”
  “给点颜色让他开开染坊。”大屁股将肩上的板斧抡出一只圆圈,然后横到胸前做出霸气威武的样子。
  那莫森公子哥脾气,早被这两个丑陋不堪的毛贼弄得心烦,后面又有丫环家丁看着不能失了面子,喝道:“你们两个要是再不滚,小心我打得你们屁滚尿流。”
  “瘦子,他说打得我们屁滚尿流,哈哈。”大屁股故意背对着莫森,屁股向前一顶,又做了一个放屁的动作。
  “胖子,老规矩,金银珠宝归你,人归我。”小屁股阴沉地道。
  莫森瞅着两个满脸猥琐的毛贼对他嘀嘀咕咕,尤其是那瘦毛贼的眼神一直就没离开过自己,回身向后面的几名家丁道:“你们给我打,打死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家丁虽不是习武出身,但也身强力壮,听主人吩咐便搓拳摩掌,跃跃欲试,有几名家丁已经瞅准小屁股,想先拣软柿子捏。那小屁股并不害怕,两只手指放在嘴唇边吹出一声响亮的哨声,瞬间从草丛里又跳出二三十名手持钢刀铁叉的壮汉来,将狭窄的山道围得水泄不通。
  “刚才谁说要打死我们两个。”小屁股得意洋洋。
  现在形势是敌强我弱,且对方又有武器在手,人又是杀人不眨眼的劫匪,无论气势人数都相差悬殊,刚才还虎视眈眈的家丁面露怯色,慢慢退到莫森的后面。莫森又急又气,大声喝斥他们,但这些家丁贪生怕死哪肯上前卖命,双方对峙一阵,也没谁打一声招呼,像是约定好了似的众家丁和丫环们扔下行李马车,四处逃窜,那小屁股也不令人追赶,不多时便跑得不见人影。
  适才威风八面的莫森此刻也有些怂了,好歹他反应得快,手中鞭子在马屁股上一甩,那汗血宝马便受惊似的撒开蹄子向前飞奔,当莫森满以为可以逃出生天时,只见那马一个踉跄,被一根绳索绊住了前蹄,瞬间带着莫森连翻几个筋斗,便把他摔出老远。
  小屁股赶紧跑上来检查莫森是死是活,此时莫森眼前金星乱冒,神智不清,只觉有个人抱住了自己,一张满是大蒜味的臭嘴在他脸上狂啃。小屁股眼见莫森半醒不醒,双眸微闭,两排扇子似的睫毛仿佛蝶翼般颤动不停,心里早按捺不住要先轻|薄他一番。也不顾其他人在场,小屁|股一个狼扑便跃上莫森的身体,连面巾都来不及扯,便将一张臭烘烘的大嘴拱了上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