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乱世行 作者:一梦斑驳

字体:[ ]

 
书名:乱世行
作者:一梦斑驳
备注:
文案
十三年前,他只是邻国质子,他却是溯月倍受宠爱的雩殿下。他孤寂隐忍,他轻狂张扬。
少时的相遇,究竟是乱世仇恨的开始,还是一段情愫的萌生?
数年后重逢时,他不再是势力薄弱,任人欺压小小质子,他却沦为了赵国俘虏,亡国之臣。
只是,他们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不,这只是一个开端罢了。
是何时起,破阵解诗,共度难关?
又是何时起,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云寂,我是不是爱上你了?”静夜里,是谁的一声轻叹?
“怀雩,朕爱你,亦如你一般,只增不减。”青鸾阁内,又是谁的一句答案?
一段似水流光,半晌年华无双。
不如恩怨尽忘,
留一段
乱世烽火千年绝响。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怀雩云寂 ┃ 配角:容烈云悠沈清韵于归上官逻 ┃ 其它:新手文雷点多
==================
 
  ☆、凯旋
 
  大漠荒凉,天空一片漆黑,没有星辰,也没有月亮。朔风夹着严寒卷过枯树发出“喀嚓”声响,远处偶尔传出几声老鸦的啼叫。
  月落乌啼霜满天。
  帐篷边的篝火依旧在燃烧,“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安静的阵营里回荡着,战士们抱着空荡荡的酒坛子,歪七列八的倒在篝火边,鼻鼾声此起彼伏。
  每个人都睡的很沉,想必都做着归家的好梦。
  征战五年,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了,真好……
  只有一个人,一直醒着,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看不见半分睡意,眼底,是掩不住的他怨恨和哀愁。
  原本的华裳,已经变得破旧不堪,面目全非了手脚都被麻绳紧紧地绑着,身上的各种伤痕将他的痛苦遭遇表露无遗。
  他是溯月国的皇子怀雩,昔日风流无限,而今孤独落魄。
  国,已亡。
  亲人,属下,已逝。
  徒留他独自一人,武功尽废,被当成了俘虏带去了远方的大国……
  次日,天上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带着无尽寒意自天而降。
  系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怀雩被关在一个格外破旧的马车之中颠簸着前行。马车有个破洞,寒风就从破洞之中灌入,像刀片一样生生挂着他的脸颊,不用多久脸颊便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他自幼身体不好,又是皇子,更是锦衣玉食,不知人间疾苦,何时受过这样的苦而今武功尽废,内力全无,更是雪上加霜。
  但他的韧性和自尊告诉自己,不许流泪,不许胆怯。他是堂堂的溯月国雩殿下,他的家仇国恨还未报,他的命还不该绝。
  他裹着单薄破旧的衣裳,冷的只打哆嗦,却咬紧牙关,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再忍一忍,马上就好了,很快的........
  —————————
  “哦他们活捉了溯月国的皇子怀雩”正在批阅奏折的年轻皇帝微微抬头,端过了茶杯,淡淡的抿了一口茶,一双斜长的美凤目毫无波澜。“怀雩啊,怀雩,你也有这一天啊”
  朱笔游走,玉玺一压。
  很好。
  _________
  时间在缓缓流逝,怀雩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他的身上已经长满了冻疮,又痒又痛,头发多日没有梳洗,已经结成了一团,早已不似原有的光亮。
  他无力地躺着,桃花眼半闭半睁,纤长浓密的睫毛地垂了下来,在眼睑上投下两片阴影。
  不能死,仇未报。
  这样的执念,支撑着他捱过了一天又一天。
  他紧紧咬住下唇,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
  渐渐的,他的意识还是开始模糊。
  眼前的景象开始错乱,
  他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小时候,妹妹笑靥如花,一双眸子顾盼生辉。妹妹正伏在他耳边说自己以后想嫁给质子府上的那个哥哥,他笑了笑,回答妹妹,他以后会找天下最好的男人给她,那个质子算什么,怎么配得上溯月第一美人呢妹妹却趴在他怀里撒娇道:“天下还有比哥哥更好的人么”
  画面一转,又到了妹妹出嫁,妹妹红妆胜火,凤冠霞帔与天边的骄阳相衬着,平日里不施粉黛的清丽脸上此刻却是绘尽红妆。
  妹妹嫁的是溯月的大将军,嫁妆从皇宫一直铺到将军府上,架势十足,分外壮观。
  将军当日大醉,一个晚上乐得合不拢嘴,一旁的妹妹却是心事重重,一双眼睛找不到半分做新娘应有的笑意。
  他刚想走上前与妹妹说上几句宽慰的话语,眼前的画面却再次转换。
  平日温柔腼腆的妹妹,着一身浅色云裳,静静地躺在将军府的床上,罗帐珠帘,全都换作了纯白,半生戎马倥偬,一身铁骨铮铮的将军,哭了。
  妹妹自杀了,是服毒自尽的,他们谁也想不到,平日里软弱的怀雪公主,竟然会用如此强烈的行为来无声地反抗这门亲事。
  对不起,妹妹,是哥哥害了你,可是你不愿意,你为何不说.......
  死后的容颜依旧如花般娇美,仿佛只是在沉睡,将军从此一蹶不振,痛失爱妻后的他,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岁。再后来战无不胜的大将军战死沙场,溯月国再也没有能力来抵御赵国的猛烈攻击。再后来……溯月败。
  忽然,各种各样的人全都出现了,有悲有喜,又哭又笑,所有声音乱作一团。
  他头越来越沉........
作者有话要说:  @-@新手上阵....
 
  ☆、相见
 
  盘龙殿里,一身华贵杏色长袍的男人,慵懒地靠在桌前。
  “你们押个犯人,居然可以押成这样。”年轻的皇帝淡淡的说,“要是死在路上了,朕还蛮想知道大将军会怎么交代。”说罢,他抬起头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个衣裳褴褛的人,上一次见,还是一脸不屑,一身白衣胜雪。
  “皇上……”大将军想解释什么,却被皇帝挥手打断,“好了,大将军屡立奇功,朕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来责备将军。下去罢。”“谢皇上。”将军抱拳退下。
  皇帝俯视着那个浑身烧的滚烫的人,用脚尖踹了踹,毫无反应。
  皇帝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来人,把他带下去清理一下。”“是。”他倒是很想知道,但怀雩知道那个灭了溯月国的人是谁以后,会是怎么个表情。
  曾经,他只是溯月的质子,他根本没有想过那个不屑地唤着他全名的人,会静静躺在他脚边,任他宰割。他不禁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一个时辰过去了,皇帝不禁开始有点烦躁,平日里极擅长容忍的他,竟也有迫不及待的一日。保养得极好的指尖,开始毫无规律地在桌面上轻扣起来。
  又不知是过了多久,小太监的声音终于在门后响起。
  “皇上,已经清理完毕。”“带上来吧。”
  片刻后,一个白衣少年被人搀扶着缓缓塔入了盘龙殿 。少年眉目如画,皮肤白皙,形销骨立,因为发着高烧,双腿无力,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 
  “快拜见皇上。”小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怀雩却并没有跪下,他抬起头,一双明眸盯着皇帝看了许久,“云寂——”少年的声音中带着惊讶
  。“大胆,竟敢称呼皇上的名字。”“小德子,退下。”云寂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是……”云寂看着怀雩,笑了笑:“没想到吧,曾经众星捧月的溯月皇子,现在竟然可沦落到被一个奴才训斥。”
  怀雩一咬牙,一掌朝云寂劈去,云寂信手将桌上的茶杯甩出,正中怀雩虎口。
  怀雩疼得一抽,一股力量朝怀雩腿肚子涌去,怀雩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啧啧啧,这样子就跪了。”云寂嘲笑道,“噢,朕忘了,你的武功好像被将军废了是吧,现在可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你……”怀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云寂用力扣住怀雩尖瘦的下巴,让怀雩抬起头来,让那双漂亮的眼睛与自己对视。
  居高临下地俯视道:“你什么要叫皇上.”手上加大了力道,疼得怀雩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哭了”云寂笑道,“真是脆弱,这样你这样就受不了了,朕还想着和你玩一玩呢。”
  “呵,那可知道雪儿是怎么死的?她就是因为你才悬梁自尽的!”“你妹妹你父亲是把朕当猪还是当狗看你又是如何对朕的你妹妹即使是真的喜欢又如何”“我……”怀雩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的确,那时候,这个国家还是那样弱小,空有一片广阔的领土。臣子无能,奸邪当道,王室软弱。他们,从来就没有重视过这个质子,更准确的说,他们从来没有把云寂当成一个人来看。一切,变得太快了,就如同一场梦……
  “怀雩,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云寂低头看着怀雩。“放手——”怀雩挣扎着,一双琥珀色的桃花眼中写满愤怒与绝望。“你还当你是溯月国雩殿下呐?命令朕?”
  说着,他忽然打横抱起怀雩,将他放在了龙床之上 ,“都道溯月国雩殿下美得让人心醉,朕倒是看看,究竟是有多美”云寂挑了挑美凤眼。“不不……不……要……”怀雩虚弱地叫喊着,“我是男……唔……”云寂吻上了他的嘴唇,片刻,凑到怀雩耳边轻声道:“有个词,叫断袖,雩殿下可是听过?”
  云寂一双凤眸微微眯起,浓密的睫毛下透露出危险而又诱惑的光芒。
  ----------------------
  清晨,怀雩醒来,发现自己正独自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显然是被清理过了,穿着干净的衣裳,浑身上下却疼得厉害,尤其是嗓子。想起昨天自己竟然和一个男人翻云覆雨,而且还是自己的仇人,怀雩便不由得泛起恶心,“云寂……我怀雩……一定……咳咳……”怀雩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喉咙,一口鲜血喷出,怀雩虚弱地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瞪着一双桃花眼,在心里默默地把云寂骂了一次又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这一章是有一点点,,的,嗯,你们懂就行,结果六个网审,不知道是哪个*****(自行想象)待定,我就呵呵嗒,就kiss了一下,脱了件衣服,摸几下,前戏都没有,就待定!呵呵,我真的很想发飙,我说这人真是,古时候穿越过来的吧
 
  ☆、开始
 
  晚上,云寂又来了,朝服早已换下,一身紫衣。
  长眉入鬓,眼眸如星。
  他伸出他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指,捏了捏怀雩的脸颊:“舒服。”这语气,浑然就想在评论一张貂皮坐垫,一件狐皮大褂一般。
  怀雩浑身虚弱,没力挣脱,只好对着云寂翻了个白眼。
  “有趣,怀雩在骂朕”云寂笑了笑,满是戏谑。
  “你……”怀雩吃力地从喉咙里扯出一个音。
  “我什么说了多少次了,叫皇上。”
  “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你不要再羞辱我——”怀雩扯着嗓子吼道,声音沙哑的要命。
  “犹豫什么……你恨我,就立马一刀杀了我……”怀雩哑着嗓子。
  云寂的脸色微微一变。
  “杀你?”云寂如同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一声,道,“呵,说的倒是轻松,我的游戏还没有开始呢!”云寂低低的说道,“自古成王败寇,败了,就要认命!我云寂绝不会留予你翻身的机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