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们教主被猪拱了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书名:我们教主被猪拱了
作者:云上椰子 
 
文案
粗野鄙陋杀猪佬攻X俊美艳丽教主受
 
恶趣味文,主角是个倒霉催的前魔教教主。
众叛亲离,武功尽失,被人追杀,被人糟蹋什么的……
写的比较随意,又天雷又酸爽,扛下来的都是真的勇士
 
 
【正文】
 
 
 
教主半夜是被肏醒的。
 
 杀猪佬不知何时回来了,睁眼就看到他那一张满是横肉的脸在自己上方,正专注的看着自己。
 
 见到教主醒来,只说了一声:“你醒了?”
 
就继续挥汗如雨,埋头闷干。
 
 间或低下头来与教主耳厮鬓磨,想要亲吻教主的唇角。
 
 被教主偏头闭眼,狼狈躲过。
 
 抗拒的态度一如半月前,没有丝毫改变。
 
 那粗人用那粗物插进来肏干他的感觉也令他厌恶。
 
 怨恨,不甘,羞耻之感疯狂的折磨着他。
 
 若不是一月前,武林白道在他闭关练功的最紧要关头,联合教内叛徒围攻他,他根本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现在的他 很惨。
 
 右手受伤,筋脉被断,哪怕伤口愈合他也最多只有端起一碗饭的力气。
 
 全身更是功力反噬,内伤严重,筋脉的阻塞让他形同废人。
 
 还被黑白两道悬赏追杀。
 
 出逃途中被这杀猪佬所捡,当夜就迎来了一轮功力反噬,伤病累累的身子被- yín -邪之火烧的细细发抖,他也道自己怕是撑不过去,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贪求功力精进 ,去练这邪性的武功。
 
 可若不练,自己怕是还如蝼蚁一般被人踩在脚底。
 
 特别是在没什么道义可言的邪教,弱肉强食。
 
 他自小便长得十分好看,随着年龄的增长,容貌更是愈发的打眼。自己如果羸弱,便少不得被人轻薄,更甚是……这亦是他当初决定练这邪功的原因之一。
 
 可造化弄人,要强了这么些年,最后还是沦落到这般境地。
 
 那杀猪佬初次把一双大手往他身上摸的时候,他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
 
 要是往日有人胆敢对他容貌表露丁点垂涎之意,早被他挖眼断手了。
 
 何曾落魄到任由那满脸色相,粗野鄙陋的杀猪佬动他分毫。
 
=
=
 
【二】
 
 
情事过后。
 
 杀猪佬撑着手臂从教主后*退出。
 
 啵的一声,两人相连处一片湿哒黏腻,眼看着教主被折磨的嫣红小*一开一合,似张小嘴般吐出许多白浊- yín -`水。
 
 杀猪佬用手指抹了一下。
 
 拿了浸水的巾帕替教主仔细清理。
 
 间或伸进两指细细抠弄,轻声问教主感受。
 
 教主不语。屈膝绷着两条长腿,手臂盖着眉眼,只有赤`裸胸膛的起伏透露出他的极力忍耐。
 
 终于在杀猪佬第三次问他感受时,斥了声:“够了,把你的手拿出去!”
 
 “……清理干净了?”杀猪佬不生气,只是用手指在教主穴内敏感处摁了摁。
 
 教主浑身一颤,偏头咬着牙,情绪却是不复刚才那么外露:“嗯……”
 
 “这就对了嘛!”杀猪佬边说边抽出手。
 
 一番简单收拾,翻身上床,精壮的他半强制的把教主软绵绵的身子抱进怀里,感叹道:“我发现你就是吃硬不吃软,都跟我好大半月了,脸色怎么还是这么臭呢!”
 
教主咬牙不语:“…………”
 
杀猪佬:“不过你反正也是我的人,以后多得是机会慢慢教你,保证把你教的跟二东媳妇一样温顺听话!哎,二东你知道么?就是——”
 
教主打断:“我要睡了。”
 
听语气不是很冲的样子,杀猪佬点点头,用下巴蹭了蹭教主颈背,温声道:“睡吧。”
 
=
=
 
【三】
 
 
早晨天一亮,杀猪佬就起了。
 
 日日如此。
 
 教主往往会被他起身的动静给吵醒,心里烦的不行,偏生还累得没劲发泄,只能转身面向床里,自己睡自己的大觉。
 
 杀猪佬临走前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闭目静躺的病美人。
 
 伸手摸了摸教主脸颊鬓角:“中午想吃什么?”
 
 “随便。”
 
 “那哪成,你这还病着呢,青菜你不要,肉你也不要,抱着都越来越廋了。”
 
教主听着就不舒服。敢情这家伙是在乎抱着的手感?!他也不想想,食物除了肉食就是瓜果蔬菜,自己要是都讨厌,是吃什么长到这么大的?!分明就是他煮的太难吃,什么玩意到了他手里煮出来都只会是一个糊味,偏生那菜还看不出什么糊样,简直天才。
 
 但他现在身无分文,人又还受伤病着。
 
 众叛亲离,自己也不敢贸然出行。
 
 只能委屈在这里呆着。
 
 教主无奈,随意说了几个菜才打发走那杀猪佬。
 
 被他这么一打搅也无心再睡,强撑着自己坐起来,就开始运功打坐。
 
 寒气淤塞,经脉不通。
 
 夜里便会升起邪火流窜全身,只有在与那杀猪佬交`合的过程中才能隐约感知一星半点浑厚暖流,来不及抓住却又被情`欲的浪潮冲刷的昏聩了神智。
 
 到头来,总是被人恶心的内*了一身,自己却如同在镜花水月中走过,一场空。
 
 不过起码内力并没有全失,只是不知用什么法子可以打开束缚的内力。
 
 当今江湖少有可以替他打通经脉的绝顶高手,这等快速的获救法子,想想也就罢了。
 
 
 他宁可自己在旁人不知的情况下受尽苦楚,也不愿在武林白道江湖众人面前下跪求饶。
 
 
 只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夜里承欢那粗野之人胯下,唯一的念头就是他日要亲手了结夺权篡位,断他手筋的仇敌。
 
 
=
=
 
【四】
 
 
“嗯呜……”一声呻吟。
 
 教主从手刃仇敌的幻想中清醒过来。
 
 
 是夜。
 
 他被身后操干他的人顶得一耸一耸向前撞去。
 
 两个人以野兽交*般的姿态叠加跪趴在床上,杀猪佬一手抓着教主无力的右手手臂,一手放肆的在他胸前揉搓撵弄,只把教主胸前的两个小玩意弄的又红又肿,无力承受,扭着身子就想躲开那作恶的手掌,却又被杀猪佬一个深深顶撞给弄的抽了力气。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色`情的响在幽暗的房间里。
 
 连着黏腻的水渍声,教主下`身一片湿漉漉的狼狈,又热又滑,只觉那粗大滚烫的肉柱像把利刃破开他的身子,让他难受;又像温泉缓缓流过抚平了穴内瘙痒的躁动,让他舒服。
 
“啊……你慢点……”敏感点的顶弄让教主受不住,沉溺欲海也就不要了脸面,闭眼催眠自己忘了杀猪佬那满是横肉的脸,在一片黑暗中只用身体感受埋在体内驰骋的东西。
 
 那人低沉压抑的声线响在耳边:“你确定?”
 
教主被这声音刺激的颤了颤,后*又是跟着缩了缩,直把身后的男人绞出一声深重的喘息。
 接着便干脆抓着教主手腕整个捞了起来。
 
 教主惊喘一声,往下坐落的重量让男人的阳茎深深顶了进去,正中教主那柔软不堪的敏感之处,一时是仰着脖子都嫌呼吸困难,闭着眼睛呜咽道:“唔……你放开我……呜……”
 
身后人低声笑:“这会儿咬的这么紧,我确实是快不了了……”
 
说着拍了教主屁股一下,诱哄道:“乖,难受就自己动。”
 
这话让教主睁开了眼,眼角一片难堪的绯红。此时的他被杀猪佬抱坐在怀里,双腿大开的挂在那人臂弯,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后*不知羞耻的吞吐粗红肉柱的样子,一进一出,一来一往,连带出许多湿滑黏腻的白浊。教主自己的阳茎也是剑拔弩张的形势,随着一次次的撞击,一下下的颤抖着,顶端吐露出稀薄的- yín -液。
 
 此等景象,看了一眼都恨不得羞愤欲死。
 生理上换来的却是更为汹涌的情`欲浪潮,偏生身后那人不肯再动,教主咬牙,用左手抓紧了那人手臂,借力缓缓动了起来。
 
 每动一下就仿佛抽了一层力气,十分酥麻,身后那人还在他后背脖颈落下绵绵密密湿湿热热的亲吻,一时舒爽的真是要了老命了。
 
 模模糊糊间,却也知自己这般情态已是不知羞耻到极致,想着日后一定要杀了这人灭口。方才解气。
 
 至于这会儿……
 
且先堕落着罢……
 
 
 
=
=
 
【五】
 
晕晕乎乎到被操昏过去。
 
 再醒来也不过是过了一会儿,入眼还是杀猪佬那满脸的横肉。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赤`裸脊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