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杏林中人+番外 作者:古禾夫人

字体:[ ]

 
 
文案
大医圣唯一的爱徒神医季钰,年纪轻轻就名扬万里。
神医幼时就有一个大侠梦...
直到有一天,
不近人情的神医收留了一位重伤的大侠,
白吃白喝养了大侠一个月,还不求报酬。
大侠临走时,神医画了幅大侠浴后图(雾)
大侠看着画 迷茫了...莫非神医是喜欢我?
不等弄清楚这个问题,
大侠就发现原来是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少话的神医。
一发不可收拾。
******************************************
1、谢谢野分桑画的封面,太美太美~
1.5、文案是卖萌的,文文的风格是很正经的【正剧】
2、大侠略忠犬,互宠不要更萌
2、神医不算冰山,但自带高贵属性
3、1v1 有无伤大雅的小虐
 
内容标签:年下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钰,梅舒傲 ┃ 配角:梅舒礼 ┃ 其它:清冷神医受,正直大侠攻
 
 
 
  ☆、第一章
 
  季钰冷眼看着门前的众人。
  “季神医,救救梅公子吧。”
  “季大夫,季大夫,行行好,再拖梅公子恐怕真是不行了……”
  “呸,你才不行了!”一个樵夫打扮的中年人使劲打了下方才说话人的头,道“季大夫,梅公子侠义行事,天地共鉴。今日被贼人所伤,若不是我们一行人看到晕倒在竹林边的梅公子,这世间可是又要少位为民除害的大侠。公子伤势过重,只得季神医才救得,季大夫今日若是见死不救,可对不起这转世神医的大名了。”
  “呵……”季钰瞥了眼躺在驾车上的人,淡然的便要转身。
  李老汉见季钰要关门,扑通一下跪倒地上,“季大夫,老汉嘴愚笨,梅舒傲梅公子是李家村的大恩人,更是我李汉家的再生父母。今日我老脸也豁出去了,季大夫若是不同意,我李老汉今就跪死在这。”
  随之,李汉身后的十来个人也都跪了下来。
  “季神医救救梅公子吧…”
  “求求季神医,救救他吧…”
  …
  季钰关门的手一顿,停止了动作,抬脚走进院中。
  一柱香后,院子中传出个听不到起伏的声音,“抬他就来。”
  李汉喜极而泣,连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谢谢季大夫,谢谢季大夫。”
  “三儿,快来帮忙啊。”李汉朝着呆愣一旁的李全招招手。
  “爹…他居然真的同意了,一年前都说不再出山了。”李全激动的背起梅舒傲。
  “是啊,梅公子有救了,有救了。”李汉扶了一下膝盖,刚才跪下的地方,有块很尖锐的小石头。
  不顾膝盖的疼痛,抹了把眼泪,李老汉就一瘸一拐的和众人一起拥着梅舒傲进院子。
  梅舒傲一直痛苦的皱着眉头,他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一个人背他进来就好。”季钰看着满院子的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噢,是…是…三儿你留下。”李汉向众人摆手,“大家都点回去吧。”
  “季大夫要是需要什么尽管和我们说,我们能帮一定会帮。”
  一旁村民连声附和。
  “不用,只要以后不再来打扰我。”季钰看着将梅舒傲小心放在床上的李全,说到:“你也回去。”
  李全一个愣怔,别说,这季大夫除了脾气怪了点,长得却真好,怎么说来着,对!长得就像天上的神仙,他没见过神仙,但要是真的有,那就是像季钰这样的了。
  李全看着季钰越来越冷的眼神,脸颊通红,“季……季神医……那我不打扰了。”
  李汉和众人一遍又一遍的道谢后,这才走出小院。
  大家心都和明镜似的,季钰前几年转世神医的名声在外,谁不敬佩几分,不知为何突然再也不肯为人医病,昨日村民们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隐居在李家村旁的大山旁。
  城中的大夫说梅公子无法医治,又见李老汉一家哭求的实在可怜,就让他们去山里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经常去药铺送药材的季钰。万幸一行人找了一天一夜终是找到了,今日他应下,梅公子也就无大事了。
  “这半月内别运功,寒毒随着经脉散开神仙也救不了你。”季钰号完脉后,解开床上人的衣衫,用浸湿的棉布擦拭着梅舒傲的上身。
  应该是那些人已经为他寻过了大夫,肩膀处的外伤被精细的包扎过,衣服到也是新换的,虽然粗糙了些,不至于弄脏了床铺。
  季钰不紧不慢的擦干净双手,这才铺开一包银针。
  随着第一针落下,梅舒傲仅存的一丝意识也消失殆尽。
  “恩……”梅舒傲舔了舔干涸的双唇,痛苦的□□了一声。
  “别乱动,水在旁边,一会自己喝。”
  梅舒傲一瞬间清醒过来,睁开眼睛,警觉的看着立在床前的人。想要去摸腰间的匕首,低头注意到身上各大穴位都贴放着纱布包裹的小药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晕死过去之前的事。
  “在下谢过神医救命之恩。”梅舒傲说罢便要起身行礼。
  “不必了,能不能好要看你的造化。这药已敷好,你自行处理掉,后院有山泉,既然能动就自己去洗漱。”季钰转身走出房门,“伤口不能沾水。”
  梅舒傲脱力的躺在床上,虽然体内的寒气还是乱窜,较比以前已经好了很多。
  艰难的拿掉身上的药包,披上衣服,折腾了一身汗,顺手拿起一旁的瓷碗喝了几口水,这才缓过劲来。
  梅舒傲看着外面已经日上三竿,也不知自己躺了几天,不过这身上的味道终究是不好闻的,尽是苦涩的药味。
  对了,这顶顶有名的神医……怕也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曾听闻杏林谷有位转世神医,但在他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那位神医已经隐退不知去了何处,现在梅大侠最落魄的时候,却是见到了。
  梅舒傲笑着摇摇头,拿起来桌子上的衣物,一步一晃的去寻后院的山泉,幸是他身体结实,一般人大病一场自是起不来了。
  来到这后院的景色别是一般洞天,炙炎的烈日丝毫没有惊扰到这里,溪水在山脚的巨石处形成一小帘瀑布,从山脚一直流经小院。临院处载种了几株杏树,看叶子繁茂,想必也是有些年头了,树下有个石桌,桌子上还摆放着茶具和几本书。另一边,是个用小篱笆桩圈起的小菜园,真想不到这清冷的季神医归置这菜地是何模样……
  待到梅舒傲简单的清洗完身子,换上自己的衣服,一扫病床上的落魄,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坐在小院中。
  看到季钰不停的进进出出收拾晾晒的药材,他到没有逞强去帮忙,身子是自己的,虚弱成什么样他也知晓。
  只见季钰忙完去后院取了书,坐在梅舒傲身旁低头看起来,丝毫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
  梅舒傲这才尴尬的咳嗽一声,起身抱拳行礼,“季神医,在下梅舒傲,大恩不言谢,他日你若是有何用到我之处,在下定当在所不辞。”
  季钰瞥也没瞥梅舒傲一眼,翻了一页手中的书,“恩,季钰。”
  季钰?究竟是哪个玉?梅舒傲最终也没问出口,低头摆弄着自己的配剑。
  说是剑又更像刀,梅家祖传的利器,用的很是顺手,外面用厚布包裹着。这应该是和自己的衣物一道送来的,还有把小匕首和随身的荷包。
  “在下冒昧就称神医为季公子了。”见季钰没反驳,梅舒傲接着说“请问季公子,在下的伤要何日才能好?”
  “少则一个月,多…我也不知。”季钰这才抬眼看了看嘴唇青白的梅舒傲。
  “厨房里我熬了粥,你自己去盛吧。”说罢季钰又低着头翻了一页书。
  梅舒傲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又挪着步子向厨房走去,院子不大,只有三间屋子,一间是方才所睡的寝铺,一间是见季钰进进出出的,应该是放置药材之处,另一间小的,想必就是厨房了。
  走近一瞧,果然,灶中的木柴还带着一丝星光。锅中粥香阵阵袭来,梅舒傲咽了下口水,摸了摸肚子,这该好几日没过饭了吧?
  用唯一可以使上劲的右手,拿起旁边的瓷碗,想了片刻,梅舒傲盛好一碗粥拿起竹筷端到院中看书那人桌前,“季公子,先吃饭。”
  没等季钰眉头皱成型,梅舒傲便扭头走去了厨屋,但凡医家,似乎都有种种怪癖,他是不能理解的。
  梅舒傲倚在厨房门边,端着瓷碗直接就喝了起来,他没那些讲究,手不方便,填好肚子才是大事。
  季钰放下书,将竹筷用茶水冲洗一遍,这才开始吃粥,也就吃了两口,就又低头看书。
  这边梅舒傲却一连吃了三大碗才罢休,粥里不知加了什么,很是香甜。
  梅舒傲满足的坐在季钰旁边的石凳上,仰着头看了会儿蓝天白云,又扭头盯着季钰看。
  这就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吧,远离江湖,远离勾心斗角,隐居于此,真是妙哉。日后他又是归隐了,不回梅庄,也专门找个无人烟的小院,自得其乐。
  “啪。”梅舒傲被拍在桌子上的书吓了一跳,一脸不解的望着季钰。
  “看该看的。”季钰头也没抬,面无表情低着眼睑。
  梅舒傲愣怔的拿起桌子上的《百草注》,悻悻然也开始看书。
  毫不感兴趣的内容让梅舒傲直犯困,又忍不住偷偷瞄了几眼季钰,这人也有意思,枯燥的书都能在这一看看一天。
  梅舒傲及冠后才走出梅庄独自闯荡,刚入世不及一年,资历也尚浅,但因其一身英气,好惩奸除恶,在南方这一片也被人尊称一声梅大侠,不似季钰,年少时就替师父四处行医,江湖上有口皆碑。
  不过,只曾听其名,季钰究竟是哪两个字呢?梅舒傲又开始盯着季钰的脸看得出神。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发文,求花花,求评论。
  有存稿,有大纲,坑品保证,He 1V1,不坑文,欢迎小天使入坑。
 
  ☆、第二章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两人都不是话儿多的,平日除了必须的交流很少会聊上几句。
  虽然不爱闹,但梅舒傲也是耐不住寂寞,在小瀑布边洗完澡,突然思绪很杂乱,梅父梅母自小便教导他,虽不至定要为官,大丈夫也要修身、平天下。
  若是都在痴醉于这与世无争的自得生活,谁还去为那些手无寸铁的穷苦人家伸张正义?又有谁去治国安邦?
  以天下事为己任,这些在梅舒傲的理解里,并不是逞英雄,求名誉,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活法儿,就像人每天要沐浴更衣一样。
  体内的寒毒差不多也已控制住,算算也在这呆了近一个月,梅舒傲皱着眉,想着怎么和季钰告别。
  “季公子,在下……”梅舒傲走近坐在石桌边的季钰,看清桌子上的画,话也来不及说完,整个人都愣住了。
  季钰侧着头等待后文,手中的毛笔仍不停地在画纸上游走,勾画着山石的纹理。
  画中正是刚才梅舒傲所站之地,他侧身而立,衣袂飞舞,一旁的小瀑布飞湍而下,溅起晶莹的水珠在画中要呼之欲出一般,更加精妙的是身侧的巨石,每块的纹路都不尽相同,但堆砌在一起又巧妙的和谐大气。
  “这是在下?”梅舒傲明知故问。
  “恩。”季钰放下笔,很满意的看着自己完成的画,抬头抿嘴一笑,说:“好看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