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玉雕师 作者:顾申

字体:[ ]

 
文案:
文案 -
 
这是一个玉雕师和大侠的故事。
 
季珩说,遇见顾随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顾随禹说,季大侠是他的奇迹。
 
一句话简介:玉雕师和大侠的蠢萌日常~
 
平平淡淡的凡尘间穿衣吃饭的故事,用以博君一笑尔。
 
作者菌文案废技能满点_(:з」∠)_求忽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随禹、季珩 ┃ 配角:很多~ ┃ 其它:这是正经文~
 
 
==================
 
  ☆、第 1 章
 
  今年江南入梅格外早些。
  “公子好运道,这时节碰到这么好的天可不容易。”老艄公一边摇桨一边同青衫船客搭话。
  季珩笑笑,只是问:“老人家可知道这附近住着一位顾姓玉雕大师?”
  “玉雕大师?”老艄公停下动作,似是在沉思,“我们这里到的确有位雕玉的顾姓后生,不过……”是不是什么玉雕大师就两说了。
  后生?季珩忙追问,“那老人家可知道那位住处?”
  “住处?”老艄公想了想,“他住在……西林巷?对,没错,就是西林巷!”
  ……
  江南,三水镇,西林巷,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前。
  季珩在门口站定,伸手去扣门上的铜环——
  “太初门下季珩前来拜访。”
  过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开门,季珩倒也不急只是默默等着。
  过了半晌,便有位青年男子远远地朝季珩走来。
  以季珩的功夫和目力自然是早早的发现了青年。只不过,这位,“顾大师”和他想象中差别颇大。
  “您这是?”顾随禹从街上打酒回来便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位门神,恩,还是位英挺的门神。
  “在下太初门季珩,此行是有求于顾随禹顾大师。”季珩顿了顿,“敢问您是?”
  “我?”顾随禹眯眼笑,他提着酒,衣衫又不甚整洁,这一笑便颇有些落拓不羁的模样。顾随禹绕着季珩转了好几圈,一手提酒一手摸下巴,还带着笑。
  被这般打量也难为季珩没动怒,甚至眼角眉梢都不曾动弹半分。顾随禹却是突地站定对着季珩又是一番打量,一会儿眉梢一挑,留下句“进来吧。”便径自开门去了。
  院子不大,季珩只轻轻一扫就能将整个院子纳入眼中。
  “季某叨扰了。”季珩这会儿心下有些了然了,这位顾师傅手底下应该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如此他此行所求……
  “说吧,什么事情?”顾随禹刚刚把手头一个摆件完成这会儿心情还算不错。
  “原来您就是顾大师?”季珩脸上就透露出一点吃惊的神色。
  顾随禹笑笑,这位装模作样倒是厉害。不过左右是和他没什么关系的人。“我是顾随禹,不过,我可算不上什么大师。”他顿了顿,“倒是季大侠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不知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说季珩赫赫有名并非顾随禹的讽刺,事实如此。三年之前季珩和毒龙吴峰麓山一战,季珩仅仅是一剑便挑断气手筋。一时间江湖哗然。毒龙是谁?江南第一恶,武功极高,行事狠辣,多少江湖人命丧其手,居然被一个少年人挑了手筋!
  季珩这个名字从此扬名武林——尤其是大家知道他是太初门掌门首徒、季家堡的少堡主之后,太初门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门派,季家堡的实力也不容小觑。难怪季珩如此辣手。
  “名师出高徒。”“颇有其师之风。”江湖人评价季珩总是少不了这类句子。他们,不如的是太初门掌门。
  “听闻季大侠相貌堂堂,”顾随禹请季珩坐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一身臭皮囊不值得说道。”季珩倒是不否认自己相貌之说。
  “还听闻季大侠品行端方、武功高强,家世出众。”顾随禹诡异一笑,慢慢拖长了调子,“是不少江湖豪侠心中的,乘龙快婿呢。”
  “……”这位可真不按常理出牌。这话季珩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倒是我的失礼了,让季大侠就这么干坐着。”顾随禹一边如此说着一边为季珩斟了杯酒。“我们这里的酒很有特色,尝尝。”
  “的确是好酒。”季珩笑笑,“明人不说暗话,季某这次前来的确是有事相求。”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包裹中取出一幅画。
  “顾小师傅请看。”
  “这是……”顾随禹一看那幅画眉头便皱了起来。
  “是家母。”季珩苦笑,“顾小师傅应当知道我娘去世之后我爹为了睹物思人花了大代价请人雕了一座我娘的玉像出来。”
  “当然,”灵芸夫人顾随禹自然是没见过的,可是灵芸玉像在玉雕界的名声半点不低于季珩手中那把太初剑。灵芸玉像是鬼雕陈光穷尽两年登峰造极之作——玉料之讲究自不必说,就陈光的雕工而言真真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
  “灵芸夫人玉像用料讲究,雕工精湛,据说和真人无异。”说到玉雕顾随禹的精神立马振奋起来,“陈大师的雕工堪称巧夺天工,我也曾有幸见过陈大师的‘秋蝉’。那蝉线条流畅,体态自然,原来玉中两道青痕却巧妙的被大师运用到蝉的翅膀上更添了几分生气呢。心思之巧,用刀之奇,不愧为鬼雕!”
  眼见顾随禹说到玉雕就有滔滔不绝的趋势,季珩虽然有些哭笑不得却也不好打断。
  “貌似我说太多了。”顾随禹这会儿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和季大侠来此有何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的。”终于说到正题,季珩面色严肃了许多,他抿抿唇,面上闪过一丝苦涩,“那玉像碎了。”
  “碎了?!”顾随禹颇有些大惊失色,“怎会如此?”
  “此事说来话长,季某此行就是想让顾小师傅帮我重新雕一座玉像。”季珩不欲多谈此事,若不是陈光早在三年前便与世长辞,他也用不着如此麻烦了。
  顾随禹闻言眉梢一挑,然后又紧紧的拧了起来。
  “季大侠这是在拿顾某开心不是?”
  “怎么会!”季珩忙道,“季某是诚心请顾小师傅帮忙的。”
  “我没这本事。”顾随禹一口把话说死了,他虽自认雕工尚可,但和鬼雕比起来……他还没那本事。
  “顾小师傅季某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季珩也没打算一下就能说服顾随禹,“自玉像碎了之后家父身体竟是每况愈下,我也曾遍访名医,可大夫们却都说是心病难医。”季珩满脸苦涩,母亲早逝,他和父亲感情极为深厚,见到父亲如此,他心里自然不好受。
  “……论雕工我可不是最好的。”
  “季某自然不可能只寻了顾小师傅一人,只是……”鬼雕那份手艺,谁能说自己比他雕的还好呢!万一落了下乘……
  “……”顾随禹沉默,季珩的未尽之意他能理解,可,这份活,要下定决心接下来可不容易呢!
作者有话要说:  蠢申开新文了哦~有存稿!!!!2333我也是有存稿的人啦!!!欢迎大家来戳~我会努力写好哒= ̄ω ̄=
 
  ☆、第 2 章
 
  一大早的张兰花便提着菜篮去买菜,才将将出门就见着从对门里走出来一个拎着菜篮子的小伙子。小伙子模样挺俊,可提着篮子的模样实在走着滑稽
  “季公子也去买菜?”张兰花忍笑问道。
  “嗯。”绕是季珩心性坚定这会儿面上也有些薄红,这位顾小师傅可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当然这不是他第一次作此感想。
  那日顾随禹沉默许久,久到季珩以为顾随禹打算拒绝他时,顾随禹却突然笑了,问了一句——
  “都说君子远庖厨,却不知,季大侠如何看待的。”
  季珩怔忪,这个问题……出现的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呢。
  “……圣人所言本意是君子不忍心看到被宰的牲畜,倒是后人曲解了。”季珩虽然奇怪,但还是回答了顾随禹的问题。
  “季大侠真是知识渊博。”顾随禹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既然这样,季大侠对烹饪一事……”
  季珩反应很快,虽然他觉得事情的走向有些奇妙却不妨碍他抓住机会,“季某粗通庖厨之术。”
  顾随禹眼睛亮了下,随即矜持的表示,自己很佩服季大侠的孝心,愿意帮这个忙。
  “不过,灵芸夫人像从玉质到雕工要求都极高,怕是要耽误季大侠一段时间了。”
  所以,耽搁一段时间的结果就是,季大侠现在要拎着篮子去买菜……对此,季大侠只能表示,人生只是奇妙无比。
  不管怎么说,顾随禹肯出手帮忙,季珩便已经是心怀感激了,何况顾随禹不过是要求“几顿”饭而已,连刁难都不算。
  季珩拎着满满的收获回来的时候顾随禹正在剥皮。
  玉料,尤其是经过河水磨蚀过的砾石玉料,其表面往往都带有一层皮。时人所谓赌石赌的得便是表皮未曾去除的原石。原石中是否有玉,玉质好坏便是输赢关键。因此一夜暴富者,有,却少;一夕倾家荡产者,亦有,多。
  而将表皮去除的过程就叫做剥皮。当然,剥皮也不是能乱剥的。若是剥皮时稍有不慎就会损伤其中的玉质;再次之,表皮也有好坏之分,好的表皮是可以帮助玉雕师雕刻造型的,自然不能随意除去。
  季珩见顾随禹一脸专注的模样心中对他是否能胜任重新雕刻玉像的信心多了几分。
  “看来季大侠真真是长了一副好模样呢。”顾随禹忙里偷闲看了眼季珩调侃道。
  “……”季珩看了眼自己满满的篮子,心中也是无奈。他买豆腐,王大娘便松了他不少豆干;他去买菘菜,张大娘又送了他许多小葱大蒜;他去买鱼,李大娘就说买一送一……他也只能在付钱的时候多付一些了。
  中午季珩做了清蒸鱼、炒菘菜、麻婆豆腐,其实以季珩的身份地位能把东西做熟已经是不易了,哪里称得上有多好的手艺呢,能入口罢了。当然比起生个火都能把房子点着的顾随禹来说已经是极好了。
  “季大侠的……”顾随禹话还没说完就被季珩打断了。
  “荀明。”季珩不知怎的,觉得顾随禹口中的“季大侠”有些让人不舒服。“顾小师傅称我荀明便是。”
  顾随禹略一怔忡,神色有些奇怪,“在下字谨之。”
  “谨之?好字。”就是有些名不副实,这位可是随性的很呢。
  顾随禹看眼季珩大概也知道这位大侠心里转悠着什么念头,倒也不以为意,反而另起了个话题。
  “我虽然应下了你,可灵芸夫人玉像却不是我现在能动手的。”说到自己的老本行顾随禹严肃了许多。见季珩似欲开口,顾随禹摆摆手,“灵芸夫人玉像的玉质极为名贵,乃是顶级的羊脂白玉,而且,以玉像的大小来说,找到大小、玉质都符合要求的玉料,很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