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爱,从相遇开始 作者:苏易尘

字体:[ ]

 
 
文案
因一次瘟疫相遇,一见钟情的爱情。
 
当他不顾一切为他挡箭时,当他说出喜欢他时,南宫秦就决定了,就是他了,今生都不会放开他的手了!
 
宫妃品级:皇后,贵德淑贤 妃 婕妤 贵人 美人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秦,宁疏远 ┃ 配角:白允,苏诺,南宫智,白紫苏 ┃ 其它:一见钟情,1V1,HE
 
 
  ☆、楔子
 
  庆安十八年巧月中旬,翊盛国南郡竹陶县发生洪涝灾害,引发瘟疫,疫情之惨烈已不能形容。今上南宫智召集群臣,已商议了整整三日,也无法拿出令人满意的方案。
  今日,当今天子破例让大皇子与二皇子来到承乾殿上朝,若是再拿不出令他满意的答案,就只有通过二皇子私下的议案了。天灾,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们在这里慢慢商议。
  寅时点卯方过,天光透过宽阔的厅廊,在承乾殿披甲执锐的卫士身上镀上一层金粉晨光。大殿内的气氛却压抑得如同山雨欲来,两列臣子个个低眉垂眼,大气也不敢出。
  座上的君王猛地挥袖将案前堆积的奏章掀倒一地,绣着日月山河的玄色的广袖乌云一样在每一个大臣眼底飘来飘去。天子暴躁的步下丹陛,负手将文武成列的一班朝臣个个打量,透着朱红的十二冕旒,天子的眼光冷锐如剑。
  “好,很好。诸位不愧为我翊盛的栋梁砥柱!南郡大灾,尸横遍野,诸位臣工且不说亲身效力,救万民与水火,便是拿出个赈灾方案,也是无能吗?”天子声音不大,然而语气中低压的咆哮却叫诸位大臣冷汗涔涔:“朕每日听诸君奏议,以为尔等皆是武能安邦,文可华国,个顶个国士无双。今日才发现,诸位原来只是在争名逐利结党谋权上方显英雄本色啊!”
  大臣们齐齐拜倒:“臣等万死!”
  “尔等是该死,万死难赎尔等尸位素餐之罪!”
  天子盛怒,流血千里。
  大臣们恨不得将头低到微尘里,在天子眼中消失。朝堂上的气氛冷到极点,皇权圣剑只如数九寒冰,悬在众人的颈上。
  “父皇,儿臣愿往!”就在众人噤若寒蝉之时,左列站出一个朱红锦衣的少年人,清声道:“儿臣愿往南郡一行,查察灾情。”
  满朝文武尽皆侧目将那少年瞧着,这少年年方弱冠,温文隽秀。朱衣玉带配着紫金麟符,正是二皇子南宫秦。
  南宫智心中一震,低叹道:“好!不愧为我南宫氏子孙。只是,瘟疫猛与水火,秦儿可有应对之策?”
  南宫秦虽略显年少稚气,但面上神情笃定:“父皇容秉,儿臣师从林谷医仙,对各色疑难病症古今疫患也多有涉猎,儿臣愿领太医院诸太医并发医仙令广邀江湖异人杏林好手共赴南郡,儿臣相信,诸多仁人志士万众一心,定能使南郡疫情得以控制。”
  南宫智将他深深望了一眼,朱笔书令,准他所奏。
  庆安十八年初秋,二皇子南宫秦领太医院十数太医疾付南郡。同月,隐遁江湖数十年的林谷医仙发医仙令,医仙令出,无数游方郎中杏林异士齐聚南郡竹陶。                        
作者有话要说:新人开新坑,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下朝之后,南宫秦换上月白常服,玉冠束发,前往他的母亲白贵妃的沉熙殿。皇子成年前,也会住在皇宫,直到成年分府。
  越过御花园,很快就到了沉熙殿。
  “参见二皇子!”沉熙殿在外伺候的内侍宫女齐齐行礼。
  “免礼!”众人只看到一抹绣着云纹翠竹的衣袂从眼前飘过,就不见了二皇子的身影。
  “二皇子安好!贵妃娘娘正在用早膳!您这边请!”白贵妃的贴身大宫女翠竹穿着宫中的份例服饰,清秀的脸上露出柔柔的笑容。她刚从外面进来,端着牛乳燕窝粥,这是贵妃每天都要用的,会让皮肤越来越光滑白皙。
  “儿臣问母亲安!”南宫秦朝母亲长揖行礼。
  “秦儿不必多礼。还未用早膳吧。”白贵妃穿着一袭浅紫云锦的深衣宫装,松挽着凌云髻,鬓边点着几朵精巧金梅,云鬓上斜插着一根八尾凤钗。既突出了女人的风韵,又不显累赘。
  “未曾!”朝堂之事不便向白贵妃多言,南宫秦只道:“儿臣是来向母亲辞行的,今日未时儿臣将前往南郡。母亲要照顾好自己!”
  白贵妃面上虽是温柔浅笑,然而她眼睫微微一垂,杏核清瞳中滑过潋滟水光,将自己的忧心悄然掩下:“秦儿先陪母亲用膳吧!”
  然后南宫秦就像很多个早晨一样陪着自己母亲用膳。母子两人都不喜欢别人伺候,遣了其他宫人,只留下翠竹与绿烟在旁。
  之后,用过香汤,祛除口中异味,白贵妃命翠竹呈上一只雕花红漆的匣子,匣子并不多大,盖子上以金粉描绘着两朵牡丹。像是女子妆奁之前的爱物。南宫秦疑惑的瞧着她,在白贵妃的示意下打开匣子,却见的匣中乃是盈满珠玉,数十颗鸽蛋大的皎皎明珠之下更有叠好的大额银票。南宫秦怔然道:“母亲这是何意?”
  白贵妃探身为他整了整衣襟,淡淡笑道:“匣中是母亲的一番心意,也不是为了你,便当是母亲为南郡灾民出的一份力。”
  南宫秦敛容,将匣子收好,朝母亲拜了一拜,“母亲不必担心,我已给师父飞鸽传书,发医仙令!只需假以时日,儿臣定会稳定灾情。”
  南宫秦只是比较不放心母亲,在深宫之中,没有强势的母族,没有过多的心计,只有帝王的宠爱是不能够长久的。
  “好,母亲等着你的好消息,期盼我儿早日平安归来。”白贵妃看着自己的儿子,还是个少年,面容上却没有少年该有的无忧与快乐。他只有看着自己,隽秀的面容上才会出现一些笑容。
  遥想当年刚接他回来的时候,还是团子一样的稚儿,遇人先笑,好像在他的眼中就没有坏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笑容渐渐没了。是在被大皇子南宫鸿欺负的时候,还是在被其他皇子一起污蔑陷害的时候?白贵妃已然不确定了,她只知道她那单纯善良的儿子已经被皇宫这个大染缸渲染的更加世故,也更加圆滑,当然更加的想离开这里。
  白贵妃拿着丝绣的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她知道,要不是她的话,她的秦儿肯定会生活的更好,不是在林谷跟着哥哥学医,就是跟着哥哥他们在江湖游历,不管是哪样,都比在这里生活自在。
  南宫秦知道,母亲有自己的保护方式,不然在自己刚回宫什么也不懂的那几年保护自己平安长大。只是作为人子,担心是不可避免的。
  辞别母亲,南宫秦回了自己的沉珂殿让贴身内侍收拾东西,自己辰时还要去南大营点兵,父皇给了兵符,可领一万精兵前往南郡。
  南宫秦到了南大营主帅蒋辞的帅帐,蒋辞有着一张稍黑的粗粝皮肤,常年打仗磨砺出的锐利眼神,南宫秦与之对视未显丝毫退缩。今上南宫智的圣旨已经下到南大营,令户部筹备的一百万担粮食与五百万两银钱已经差人运送过来。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不光适用于行军打仗,治病救灾也同样是这样。
  南宫秦与蒋辞商议后,招来了蒋辞的心腹副将吴峰,这是一个跟着蒋辞一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军人,对国家有着绝对的忠诚,军装显得他清俊的面容越发严肃,眼神冷冽。
  南宫秦点好兵将,令吴峰先率八千兵士押运粮草与银钱先行。瘟疫横行,刻不容缓,急需安定民心。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十二点之前还有一更!
 
  ☆、辞别帝王,前往南郡
 
  南宫秦与蒋辞在大营随便用了些午膳,便着人去太医院请自愿前往南郡的太医,而自己前往养心殿向父皇辞行。
  南宫智的贴身内侍高德庸领着南宫秦来到养心殿的书房,平时南宫智会在这里处理一些不是很急的奏章。
  “儿臣恭请圣安!”南宫秦对着坐在龙案前的伟岸男子长揖行礼。
  此刻的南宫智穿着一身玄色罩纱绣着云纹的织锦常服,卸下朱红冕毓的帝王,俊雅的容颜稍显温和,“秦儿不必多礼!可都准备妥当?”
  “禀父皇,一切已安排妥当!儿臣特来向父皇辞行!”说完,撩起衣袍,向着南宫智行伏地大礼,“儿臣定不辱使命!”
  “吾儿无需多礼!此去,主意安全!”南宫智走下龙案,扶起南宫秦,“记住,你母亲在宫中等着你!”
  “儿臣遵命!”然后转身离去。
  同一时间的雅兰殿,南宫鸿气急败坏的朝着宫人发脾气,旁边一袭身穿绯红宫装的女子妖娆的倚靠在美人榻上,伸出纤指细细端详,旁边的宫女在她艳红的蔻丹指甲上用金粉仔细的描绘着绮丽的花纹。女子艳丽的面容上露出嘲讽的笑,挥手示意其他人退下,“吾儿莫急,听说那边水患过后瘟疫横行,南宫秦但凡去了,能否活着回来尚属未知。这万一……岂不是正好成全了他忠君为民的美名。”
  “母亲可别小看他,那可是林谷医仙的亲传弟子!”南宫鸿想着南宫秦在大殿之上说的那些话就觉得自己一直视为对手的二皇子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林谷医仙啊,那是多少权贵想要巴结,却找不到门路的存在,竟然是南宫秦的师父,“呵呵,父皇真是宠爱他啊!”
  “什么?”淑妃叶雪琪艳丽的容颜露出一丝扭曲的恨意,那个贱人得天盛宠,就连她的儿子也一样,林谷医仙啊,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她不信陛下会不知道,竟然给白紫苏那个贱人求了那样的庇护。
  “这么多年了,母亲就没斗得过白贵妃。就连现在,我第一次参与朝政,看的也是南宫秦得意的模样。现在他领旨救灾,满朝文武都对他赞不绝口,好像我翊盛国就只他一人是个为万民请命的英雄。”越想越生气,自己就是去给南宫秦做陪衬的,“哼,现在看来,母亲还真是不得宠啊!”
  “你给本宫滚!”叶淑妃艳丽的面容此刻有些狰狞,不得宠啊,这些年真的是没有白贵妃得宠,相比其他嫔妃来说,当今陛下南宫智对她还是很不错的,不然也不会在南宫智登基后带入皇宫,潜邸留的女人还少吗?如果不得宠的话能从太子府的小小良娣到如今天子的淑妃吗?
  叶淑妃从来都不知足,只要有比她品阶高的宫妃,她就会使出浑身解数争得帝王的宠爱,可有一个异数,那就是陛下登基后册封的白贵妃,那也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她心中不能言说的痛。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叶淑妃招来心腹宫女青莲,换上一套冰蓝色的尽显她妖娆身躯的宫装,画着精致的妆容,宛若妖艳的蓝色妖姬,在这一方宫殿中静等帝王的宠爱。
  未时末,南宫秦在南大营广场点齐兵将,统领剩下的两千兵士协同十二位御医前往南郡。一路急行,绕过城镇直奔南郡。南宫秦身穿银色铠甲,与兵士同吃同住,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一路上就赢得了军心。
  这一晚在田边搭好帐篷,南宫秦领着当今天子赐给他的两名大内侍卫,在外查看,南郡的洪灾已经波及到了其他郡县,这里也或多或少的受到灾害影响,稻田显然没有北方的长势旺盛。
  “还有多久能达到南郡?”南宫秦看着这一切,眼底露出忧思,那些粮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发到受灾民众手中,不知医仙令发出之后,又有多少杏林好手民间高手前往。
  “回禀二皇子,还有两日路程即可到达!”大内侍卫之中的林洛擅长地形分析,于是在勘察过地形后,给出了最近一条路的时间,“只是,走这边的话,属下担心没有能好好休息的地方。”
  “无妨,明日辰时启程赶路!”南宫秦想起小时候跟着二师父去游历,遇到感染瘟疫的村子,那种尸横遍野的惨重,无不令人动容。这一刻竟是自己国内发生这种状况,南宫秦的心情可想而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