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和他的侍卫 作者:悠若羽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部古风架空历史故事,讲述了王子雪艾和侍卫武双之间的浪漫爱情。
南安国国君昏庸无道,宠信奸党,王子被迫离宫,与侍卫武双一路历尽艰险磨难,二人出生入死,相携不弃,最终举兵造反,攻城弑君夺取天下王权。怎奈命运多磨,悲欢离合无常,世俗的压力,亲信的背叛,当江山和爱情同时濒临绝境,他们又该如何决择。温柔的君王,痴情的霸主,绝色无双的男子,因缘生爱,因缘生恨,爱恨纠缠谱写成这一曲荡气回肠的旷世恋歌。
天下到底鹿死谁手,遭人非议的感情终究能否圆满,一切精彩尽在《王和他的侍卫》
 
关键字:倾城男子之恋 励志王子复仇
==================
 
  ☆、第1章 封后大典
 
他站在宫殿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浑身素缟,修长的手指安静的垂在身侧,偶尔有风穿过偌大的殿堂,拂起他腰间的玉穗,合着那满地帏幡没有节奏的在空中飘来荡去。
    身后跪满了宫人和妃嫔,人人披麻戴孝,低眉敛目。其中不免有三两人呜呜咽咽的悲戚,在寂静的深宫中显得格外突兀。
    在他面前是一口金丝楠木漆花大棺,那里面是他刚刚入殓的母亲。
    他的母亲是南安国的王后,他是王后唯一的儿子,储君南雪艾。
    夜已深沉,哭泣的人已经没有了力气,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他向地下的众人挥手:“都退了吧。”
    众人得令,纷纷叩头退去。惨白的烛光把他的影子在地下拉长,他的脸色也如火光一样苍白,纤密的睫毛覆在眼睑,挺直的鼻峰带着遗世的清冷。
    一条淡淡的人影斜挨在他身后,悄无声息。他回头,看着那条影子的主人说:“丹,怎么还不回宫?”
    身后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比落花还要娴静,比流水还要温柔:“你一个人太寂寞了。”
    丹,是雪艾同父异母的弟弟,虽然只有十五岁,但颀长的身材比起同龄的男孩明显要高出许多。
    宫里人人慑于雪艾的身份,当面只会说些奉承恭维的话,虚伪做作俗不可耐。幸而有丹在自己面前无拘无束,畅所欲言,日子倒也不觉寂寥。
    稍一走神,他拍着丹瘦削的肩头温言道:“今晚我守夜,你先回吧。”
    可是丹拉着他的衣袖不放:“你也太累了,和我回去歇一宿吧,不要熬垮了身体!”
    雪艾禁不住他劝言,便叫了几个太监来守着,自己随他回寝宫休息。
    雪艾困顿难奈,刚上床便即睡去。丹却久久不能入眠,看着哥哥熟睡的容颜,有一种不可言明的情愫便悄然而生。
    记得去年的盛夏,自己于万花丛中和哥哥玩藏猫猫,一不小心手指被蔷薇花刺扎伤,是哥哥把他受伤的手指含入口中,轻轻的吮吸,哥哥的眼神中是无限的疼爱,那个眼神就这么深深刻在了丹的心中,指尖没有了疼痛,却被一阵心跳和欲望所包裹。
    在这个男风尚不盛行的时代,加之亲情的阻隔,他能做的,只有趁哥哥睡着的时候,偷偷凝望他的脸。
    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就是与你结缘,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
    雪艾睡了一宿,丹陪了他一宿。次日清晨,雪艾起床时丹才朦朦睡去,雪艾不忍把他扰醒,便悄悄走到外边洗漱。
    忽见寝宫外人影绰绰,脚步声细碎,有侍女来报:“美妃娘娘到了。”
    美妃安氏是丹的母亲,因王后离世,故而今天穿的极是清素,略施粉黛,淡扫蛾眉,反而更有一番动人的颜色。
    美妃一路分花拂柳翩然走近,见雪艾也在,不免有点讶异,遂微微欠身施礼:“殿下早啊。”
    雪艾颌首回礼,美妃不禁问道:“殿下几时过来的?”
    雪艾如实回答:“昨晚。”
    美妃秀眉微拧,正色道:“殿下,恕本宫直言,昨晚您应在王后宫中为您的母亲守孝,这样方能显出您的一片孝心仁德,令世人折服,再者,丧期半月不得与人同寝,这是规矩,您不知道吗?”
    雪艾也觉得失礼了,不免很是尴尬,正不知所答时,忽听身后丹的声音传来:“母亲休怪哥哥,是儿子非要他来的。”
    齐目望去,丹穿着一件宽松薄衫,走近雪艾身边给母亲施了一礼。
    美妃还未开口,雪艾借机说道:“娘娘教训的极是,雪艾以后一定改正,这便告辞了!”说罢,转身走去。
    美妃一声冷嗤,而嘴角却牵起一丝冷凝的笑意。
    转眼间王后的丧期已过去数日,后宫不可一日无主,那些奉承的大臣纷纷借机向大王进言:“陛下,美妃雍容华贵才智双全,把整个后宫治理的井然有序,还望陛下早日册立美妃为后,母仪天下!我们的国土必将繁荣昌盛,子民安居乐业!”
    这些话每一句都说在了王的心坎上,立后之事他早就准了主意,大臣的进言也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其实这里面还有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妃出身名门,家势显赫,其父安裕景正是当朝太师。
    封后大典这天,王宫上下披红挂绿,张灯结彩,四处尽是一派莺歌燕舞,喜庆的气氛将先后逝去的悲伤萧条一扫无余。
    雪艾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短短数天,母后就被她的丈夫,她的臣民遗忘的干干净净,父母之间,到底残存着几分感情?人世无常,这就是人世无常吧!
    暗暗叹息,心中已是一片凄凉,沉默了良久,他忽的起身下令:“准备劲装、弓箭和马!”
    美妃,不,现在应该称安后了。安后已经梳妆齐整,端坐在凤榻之上,只待大典那一刻的到来。
    侍女云儿躬身走近,安后问她:“人都到齐了吗?”
    云儿上前回话:“回禀娘娘,所有大臣候爵及夫人都到了,只是……”
    安后问:“只是什么?”
    云儿道:“艾王子推说身体不适,所以未能到来。”
    安后不动声色,稍倾才说道:“想必他病的不轻吧?他是储君,万不可怠慢了。你拿些番邦进贡的水果速去看望,捎本宫的话,让殿下有病好好养。”
    云儿答应着去了。不多时,安后的哥哥骠骑将军安荣进宫参拜,安后忙扶住叫他免礼。安荣关切地问:“娘娘可都准备好了?”
    安后点头嗯了一声,安荣嗔怒道:“朝中上下该来的都来了,唯不见雪艾,今日何等重要?这小子也太不识大体,简直岂有此理!”
 
  ☆、第2章 妖后之计
 
安后嘴角勾起,淡然说道:“他推病不来,本宫已派人前去探望,却不知他到底病的有多轻重呢?”
    不久云儿回来了,附在安后耳旁说:“他并不在宫中。”
    安后一双秋波打量着她,云儿会意道:“据小荷说,王子出宫狩猎去了。”云儿和小荷都是安后娘家的贴身丫鬟,安后特地安排小荷在东宫,实是安后的眼线。
    不等安后怎样,安荣早怒不可遏的骂了声:“畜生!简直是畜生!”
    安后挥手命云儿退去,内宫只剩下她兄妹二人,安荣骂道:“这小畜生太目中无人!”
    安后冷笑:“他既然说自己病了,我们何不顺了他的意?”
    安荣问:“怎么说?”
    安后附首在他耳畔,悄悄嘀咕了些什么,安荣看着她的眼睛:“那倒不如直接弄死他算了,免得日后留患!”
    安后摇头道:“事不可以做绝了,何况今天这样的日子,如果他死了,势必会引起大王猜疑,即便大王那里说的过去,这宫内宫外,朝中上下又会怎样说?”
    安荣略一思忖,欠身道:“还是娘娘考虑周全,那我马上就派亲信去办,请娘娘放心!”
    雪艾着一袭黑色劲装,所骑的黑马是去年父王送给他的,百里挑一的良品,体态健硕,毛色纯黑锃亮,因此得名“黑风”。
    他骑着黑风在前奔跑,身后紧追着一群宫人。
    雪艾策马扬鞭,随手在箭壶里抽出一支利箭,侧身拉弓,就听“嗖”的一声利刃破空之声,那支箭射向丈远开外的箭牌上,不偏不倚正中红心。
    调转马头射出第二箭,他怎会知道有个人一直隐藏于暗处,紧紧尾随。那人虽然对他精湛的箭法赞叹不绝,但他还是要用最快的时间完成安荣交给他的任务。
    他用弹弓将一粒石子准确的射向黑风臀部,马儿吃痛,蓦地里一声悲嘶,甩开四蹄一路狂奔而去,雪艾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低呼出声,要不是及时抓住了缰绳,这下非被甩飞不可。
    马儿失控狂奔,速度之急可想而知,雪艾双手死死的勒住缰绳,被马儿颠的一路东倒西歪,风吹的他眼睛根本无法睁开,他急的大叫:“黑风快停下!黑风!给本王停下!”
    黑风不理他的呼喝,一路没有目的的狂奔,雪艾已听不清风声、自己的叫声以及人们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他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马背上跌了下来,一路翻滚着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当他再次醒来,已是两天后的事了,身体疼痛四肢酸麻,额头上也被包扎了一厚层纱。
    茜儿、锦儿一直守在床边不离寸步,见他总算是醒来,俩人高兴的跟什么似的,锦儿忙跑去佛前磕头,茜儿扶着他流泪道:“殿下,您可醒了!”
    雪艾抓着自己的胳膊,咬牙问:“太医怎么说?”
    茜儿忙说:“太医说您的手臂被挫伤,需静养些时日方可恢复,别处并无大碍。”
    雪艾听说,才稍微放了心,叹了口气,自语道:“因何突然惊了马呢?”他极力的回想当时情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突觉头痛欲裂,便闭目宁神,不再去想任何事情。
    却听茜儿悄声说道:“殿下,我们已经检查过黑风了,它的右臀处有一小块破损,好像……”
    雪艾蓦地惊起,睁大了眼睛盯着她,茜儿被他吓了一跳,声音更低了下来,颤声道:“好像被人用什么东西所伤。”
    雪艾心有所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咬了咬唇道:“有人在害我,是不是有人想加害我?”
    茜儿慌不知所措,忙跪下道:“奴婢是瞎猜的,奴婢罪该万死!求殿下息怒!”
    雪艾皱眉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且不可向外张扬。”
    茜儿慌忙磕头,嘴里一连应了好几个“是”。
    忽有人来报:“丹王子来了。”话声未落,丹已经走了进来,见雪艾醒了,顿时喜的手舞足蹈,紧挨着他坐了,一边说道:“哥哥,你可醒了!身体感觉还好吧?”
    雪艾淡然一笑:“已经无碍了。”
    刚说了两句话,就听侍女禀报说王后来了。茜儿锦儿急忙侍立一侧,随后就听得环佩丁咚,馨香袭人,安后已如月宫仙子般款款而至。
    丹急忙起身施礼,安后看了他一眼问:“你如何也在?你的功课可做完了?你父王说要查看你的功课,你可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