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骨之人+番外 作者:阳关大盗(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寒门子弟,从一文不名一步步走到权倾天下的故事。
 
其中穿插与各种高门大族贵戚子弟相爱相杀,相知相惜的小插曲。
 
总之,这是一部催人上进的狗血奋斗史 ^_^
 
HE,1VS1本文主角古骜同学,是一只攻喔,CP是虞君樊虞公子。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骜
 
编辑评价:
 
乱世即起,天下纷纷,谁又将定鼎中原?芒砀山中的农家孩子古骜,出生在一个看似寻常的家中,父亲却隐藏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也许谁也不曾想到,竟是这个出生微寒之人最终权倾天下。漫漫成皇路上,他邂逅了许多高户大族贵戚权门,他和他们,有的结下不解之缘,有的结下不世之仇…… 这是一篇好男儿纵横四海的故事。作者娓娓道来,笔风古朴,其中人物个性鲜明,形象生动,寥寥几笔间,将乱世之争,勾勒得酣畅淋漓。其中穿插与各种高门大族贵戚子弟相爱相杀,相知相惜的小插曲,让故事更立体,是篇值得一读的文章。
 
 
 
    卷一 见龙在田
 
    第1章
 
  曾经有句诗说:“有女莫嫁芒砀中,十户人家九户穷。”
  可古骜的母亲,却偏偏给人卖进了芒砀山,成为山沟子里唯一有名有姓的人家——田家的妾。
  所以古骜从小,就能听见田氏庄子里的孩子对他喊:“你这个贱人生的!”
  又或者:“你妈原是主人的小妾,你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之类。
  每当此时,古骜总会发怒般地冲过去,用树枝或者石头作为武器,去驱赶追打那些嘲笑他的孩子们。
  “野杂种又打人咯!野杂种又打人咯!”
  古骜加快脚步,一言不发地奔逐,力图予以侮辱他的人重创。
  古骜的母亲闻声而来,招呼古骜:“快回来!”
  古骜见母亲喊他,手中的石子就这么飞了出去,正打在田氏管家二舅子的儿子头上,磕破了好大一块皮。
  那孩子与古骜差不多年纪,适才嘴里还骂着,如今被打了,立即便哭了起来。
  母亲古氏忙趁着这个时候,拽起古骜就往回跑。孩子们一哄而散,被打破头的田氏管家二舅子之子也哭着去找他爹了。
  古氏一身农妇的粗布荆楚钗,面色焦急下有些黯淡。可若仔细看去,姿颜却是不凡的。否则当初,也不会被田家买来做妾。
  那时候,她还不是古氏,没有姓,她只有个名字叫珠儿。
  田夫人千挑万选地从人伢婆那里择了她,觉得她十分的好,足以收住丈夫的心了。便把她买了下来,又亲自教养了一个月才让她侍候田老爷。
  田老爷头两个月新鲜,她算十分得宠的,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田老爷就不怎么去她房里了。倒是田夫人悄悄跟她说,让她等,日后自有办法。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田家大宅里,说话算数的还有一位叫做辛夫人的,虽不是田老爷发妻,却能掌事,如今,要容不下她了。
  然后她迷迷糊糊地就被拉到了大堂上,田夫人和辛夫人双双坐在上首,两人也不知在争什么,好像是说田老爷病了,病前喝了她炖的汤还是什么,就听见辛夫人说:“……珠娘如此不懂规矩,竟还是夫人买来的人,既犯了错,我少不得要断一个是非曲直。”
  田夫人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这时候她才发觉了不好,就无措地望着田夫人。
  辛夫人微微一笑:“我也是个宽厚之人,杖毙这等事,我是断断做不出来的,不如从此发到庄子上配了人罢。”
  这时候田夫人才涩涩地道:“庄子上哪有什么人可配?”
  辛夫人说:“我曾听老爷说,庄子上可不是还住了一位老瞎子么?”
  就这么着,她在刚满十六岁的时候,被配给了古骜的爹。
  这会儿古氏牵着古骜进了一处偏僻的院子,终于松了口气。古骜一溜烟跑进门里,就喊坐在床上的瞎眼老翁道:“爹,我回来了!”
  他爹古贲微微一点头,脸就朝着开门传出声响的地方转了过来:“回来啦!”
  “外面的小兔崽子又说我娘,上次没逮着,这次被我把头都打破了!”
  古贲年过花甲,如今一头白发,脸上皱纹也是深刻,正盘腿坐在榻上发呆,听见儿子这么说,便猛拍了一下大腿,叫了一声“好!”
  古氏不言,进了门关好了,却掩袖呜呜地哭了起来。
  听到哭声,老头儿古贲这才收了神,说:“……你跟着我,可受委屈了。”
  “我哪里是因为这个委屈……”古氏摇了摇头,伸手拭着眼泪——她当年年少,被赶出田家不明不白的,从此也就多了个心眼,如今她对庄子里的事,免不了比之前做妾的时候多打听一二,怕自己糊涂,说话间便有些抽噎,“适才骜儿打的可是管家二舅的儿子,如今我们衣食由人,赶我们出去便是管家能做主的事了!我如何能不急?!”
  古贲听到古氏的哭泣,出言安慰道:“无妨,你莫要担心!”
  古骜听见父亲这么说,立即挺直了胸膛,坐上小几就伸手拿瓜果吃。古氏听见丈夫这么说,倒也止住了哭声。
  她是十分信服丈夫的。当初她刚被发遣过来时,人情冷暖,连配给她的伺候妈子都啐了她一口“晦气的”,她泪流不止,自觉此生都灰暗了。可到了地方,虽然院子破败点,但那传说中的‘老瞎子’倒也并无青面獠牙,她心中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田老爷不年轻了,还胖。一上床,那肥肉如摊开在床上滚一般,不住地抖,她尚能忍。
  如今暗瞧着瞎眼老头,却见肉都藏在衣服里,并不显。那老头也只是跟她说话,无亲近之意,她倒安心了许多。许是在田家太过拘谨,而老头似乎和蔼又健谈,她不过几日时间,便倾诉般地讲起自己的事来。
  后来她来了月事,老头对她说:“此月廿五,是个好日子。”她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第二天就看见老头杵着拐杖去管家那儿求了红烛、莲子、花生和崭新的被褥,还亲手写了个“囍”字。
  她当时发愣,心想这老头不是瞎了吗?怎么还能画符?她不识字,并不认得。
  然后她就看见老头对她说:“这是‘囍’字。”
  立即,她的脸就红了。
  看着老头儿摸着边儿把‘囍’贴在窗上,她觉得恍如隔世。她想,当年田老爷,也没有这样隆重的呢。又想,不过是第二天给夫人敬了茶,却是没有字的。
  想着想着,她就哭了。
  不久,她怀了孕,老头将她照顾得十分周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头摸着门,拄着拐杖去管家那儿给她要鸡蛋的背影,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之前都白活了——白给人伢婆打了那么多年,白伺候田夫人田老爷那么久,如果……早遇见古贲这瞎老头,就好了。
  爹娘不要自己,人伢婆卖了自己,田家又把自己赶走,古贲却是在乎自己的。
  再后来,她生了儿子,古贲高兴得连拐杖都丢了,要进来抱儿子,结果撞到了门,差点摔了一跤。她那个时候奄奄一息的,看在眼里,就想,如果古贲不这么老就好了……这样,自己还能多陪他几年。
  有了儿子,这个家就完整了。
  她曾问过古贲究竟是田家什么人,古贲说:“田家的宅子,是我相的。”
  她不懂是什么意思,又怕再问引人厌烦,显得无知浅薄,便去照顾儿子去了。
  古骜一天天长大,古贲看起来似乎十分乐于和孩子相处。
  比如夏天的时候,古贲总会牵着古骜到院子里,向他指着天空,教他认东南西北方哪里哪里有一个什么形状的亮点,是什么星宿,里面又有什么故事,一看就是半宿……到冬日雾多了,他又教古骜背诸如“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配“子丑阴某辰巳午未”之类,古氏有时在一旁听在耳中,简直一头雾水。
  他不是看不见么?怎么懂得比那些看得见的都多呢?
  这么一想,古氏心里便又升起一股崇敬之情。
  “瞽叟!你家孽子打了人怎么算?!”
  古骜正趴在案几上吃瓜,就听见外面脚步声起,似乎是来了一群人,嘴上的汁液还没擦干净,他就跳下榻,想要抄起门口的耙子出去打,结果搬了半晌,耙子太重没搬动,他只好只身冲了出去,吼道:“是你没管教好!他说我娘哩!”
  “小子滚开,哪里有你说话的份?让瞽叟出来说话!”
  古贲坐在榻上,不动声色地听着外面的响动,心想:我这个儿子果然不寻常,如今才不过四岁,便会拿着理说人了;还护母,是个孝子。
  古氏在一旁急急地道:“老头子,这可怎么办?”
  古贲摸着拐杖下了塌,在古氏的搀扶下走出了门,那管家二舅子一看古贲,便又问了一遍:“你家孽子打我小儿,皮都磕破,流了许多血,你说说看,该如何算?!”
  古贲闭着眼睛,悠悠地道:“……你说,该怎么办?”
  “你们每天在庄子上白吃白喝,还打人,真是不得了了!我侄儿说了,你们既不感念恩德,不如搬出庄子,看哪里还要你们?”管家的二舅子双目圆瞪,趾高气扬地道。
  古贲捋了捋白须,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今夜就搬走。”
  古氏扶着古贲,闻言脚下一软,差点没跌着了。一抬眼,见丈夫一派风淡云轻,似乎明白自己说的什么话;转眼一看,又瞧见太阳要落了,月亮已经在天上露出半边白,就颤声说:“……我……我去收拾东西。”
  古贲却一把抓住了妻子的手:“不用收,我们这就走。”
  古骜站在一边,看了看管家二舅子,又看了看父亲,小大人似地加了一句:“爹、娘,我们走!”语气还有些义愤填膺的味道。
  管家二舅子有些傻了眼,他本是打算来威胁的,比如让瞎老头吓得求他,然后再把古骜这小杂种打个屁股开花是最好了,没想到古家真要走。没有预想中的争执或求饶,这么多人手也白带了,管家二舅子虽然一瞬间觉得有些不适,但又立即被自己的威风折服了。
  他本以为自己没有这么大能耐的,他以为会闹到他侄子那里,让他侄子来惩戒。
  他来田家晚,之前见庄子上养了这么个老瞎子,还奇怪,不知道是个什么因由;现在看来,肯定是仆役无疑了,主人好心才养着废奴,可由不得废奴把自己当主子,怎么,还欺负到他头上来?不知道他侄子是辛夫人娘家三姨丈表姑的亲家么?
  出了庄子走到田野上,古氏还是忍不住问道:“这……老头子,以后怎么办呐?”
  “无妨。”古贲说着,便在小道边停住脚步,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了,招招手,又让古骜过去,古骜开心地坐到了父亲的怀里。古贲摸着他的头,一寸一寸,又摸到鼻梁,下颚……很慢很慢……从前古贲这么做的时候,她还想,他是想知道儿子长什么样吧?可后来,古贲说,那是在给古骜称骨。
  “——好!”古贲苍老如刀刻深纹的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对古骜道:“……王军中,王使我摸骨,不过尔尔,汝富贵可期也!”
  “爹,这话你说过好多次啦!”古骜适才见母亲古氏一脸愁苦,路上还思忖着,是不是自己真做了什么不得了的错事,现在见父亲笑得轻松,便也高兴起来,哈哈一笑,“功禄于尔,唾手可得!”古骜学着父亲的语气,抑扬顿挫地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