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菊花刺客 作者:玉子蝴蝶(上)

字体:[ ]

《菊花刺客》
作者:玉子蝴蝶
 
内容简介:一句话简介:讲述的是一个乡巴佬刺客,如何攻陷两土豪圆王爷,并打倒小三逃亡四国勾搭列强最终做了暴发户,却又因果报应没了钱财失了菊花的故事。    萌点:此文的小受有点二,身坚脑残立誓成为顶尖刺客,却是一人未杀过的,自带迷路系统与狗鼻子天赋。    两个小攻,一毒舌一腹黑,将鬼畜进行到底。    另外还设置了几对npc萌点奇怪的cp在中捣鼓。  
 
标签: 助理萤飞  吃货武功高强受x有钱有权王爷攻  有小三有微虐  he  
 
正文 洪武
 
    “洪武大陆,国分四国。
 
    东产美人宝玉名为朱国,地势崎岖丘陵树立。
 
    西产美酒力士名为长河国,平坦辽阔水草肥美牛羊成群。
 
    南产丝绸南商名为金钱国,居民居与峡谷之内,乃是天下最为难以攻占之地。
 
    东产巧匠灵兽,外人皆不可入,故不知其貌。但传闻乃是神界之地。国名为圣界。
 
    除去圣界,三国边界三百年来纷争不断,其战事盛时血流成河,草木皆伤。
 
    直到五十年前一切出现了变故......”
 
    “啪!”惊堂木一响,四座皆静一白衣少年稳坐其中,手摇折扇上描梅花四朵,食指纤长双眉微挑看向众人。
 
    “你倒是说啊!出了什么变故啊!”一短衣灰服少年,用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豆大的 汗珠朝着那少年便是大声嚷嚷道。
 
    哪知那白衣说书的先生,却是瞧着那少年微微 一笑,手中折扇一挥,故作神秘一般道:“欲知后事如何?....还请各位客官明日再来这晴常楼再喝一杯小茶。”
 
    这话一完,堂下一篇唏嘘,便有人起身朝着门外走出。
 
    那短衣打扮的穷小伙子,见着说书先生收拾着家伙就要朝外走,急忙上前拦住:“先生,这接下来是怎么样的事儿?您倒是和我说说啊。”
 
    那说书先生微微弯起嘴角道:“你真想知道?”
 
    “那是当然!”短衣小伙子忙不迭的点头称道,那感觉如同被鱼腥诱惑了的猫一般,急不可耐。
 
    说书先生抿嘴一笑接着顺手拿起了一旁的雨伞,一面朝着楼外走着:“那就到你家请我一顿包子可好?”
 
    那短衣小伙子如同吃了大亏,奈何心中的好奇如同猫抓一般只得点头带路。却被那说书先生拉入伞下两人一同在薄薄细雪中远去。
 
正文 所谓刺客不是指的吃货
 
    我叫孟小飞,三年前我踏入了刺客这项风险极高,报酬极具诱惑力的职业。
 
    我的目标就是取得所有任务名单上的人头,然后用其报酬去大吃大喝一顿。
 
    可惜,不知为何只打我三年前第一次参加刺杀行动后,便再也没有接到上方组织的任务,所以我现在的兼职是买包子。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我成为上等刺客的宏伟目标,以及吃遍全大陆的雄心壮志!
 
    可奈何英雄难为无米之炊,时至今日我兜里只剩下五十铜板。
 
    迫于生计我只得绕过组织,通过牙婆接了个报酬很低的任务。
 
    完成过后将有五十两银子入我的荷包!
 
    任务的内容是三天之内刺杀雍王,并脱光起尸体衣服扔在城门楼前。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雍王是谁!不过看他的人头值一顿千鹤楼的饭菜的面子上,我孟小飞决定要他的命!
 
    我是白雁亭,是当今京城中最为得到皇帝青睐的王爷之一。
 
    自打三年前先皇遇刺皇叔登基,这金钱国便平静了下来,不再与那强蛮长河国征战。实行了休养生息的策略。
 
    本人的爱好自然就是当当王爷,开开茶馆随便逛逛小倌院子的事儿,顺道调戏一下良家妇男妇女之类的。
 
    不过前些日子,出了个乌龙事件,我在醉红楼喝醉酒不小心上了个龟奴,之后他家的相好便讹了我五十两银子。
 
    不过这对我来说是小意思,区区五十两还没我这个茶壶的钱贵。
 
    没办法,我就是财大气粗,我就是大土豪哈哈哈哈哈......
 
    不爽啊,不爽来刺杀我啊!本王的在外的称号就是雍王。杀不死的雍王!
 
    顺便一提,别和我提什么善王,那家伙虽然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绝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真小人,遇见这人我奉劝各位还是绕远了走,别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的。
 
    在下乃是国中善王白羽,从小家母便教导在下要谦虚慎言勿要做那华而不实之人。
 
    虽现下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乃是一介文弱书生,又志不在朝政。
 
    但若是见到那欺善做恶之辈。在下就是拼了这条小命也要与他挣个高下。
 
    近日皇叔瞧着在下实在无用,于是断了在下的月俸让在下自谋生路。
 
    虽然在下觉着皇叔的做法是很好的,不过也太过直接了,连个包子也不留给在下实在是......
 
    但是在下明白,皇叔是为了在下好,不希望在下在每日闭门不出,丢皇家的脸面。
 
    也就是这个契机之下,在下遇见了一段禁断的恋情,在下第一次燃起了爱的火花,在下一定要在恶人下手之前,压倒他!
 
正文 第一章 牙婆 刺客
 
    天近黄昏,孟小飞便急不可耐的朝着一斜角小巷中冲去,瞧见一浑圆粉白的妇人就如同哭诉一般,凄惨无比的喊道:“大娘,您就帮帮忙,我都快揭不开锅了。”
 
    那妇人身形一抖,浑身白肉微微颤抖,一脸的胭脂皱成一团,瞧着孟小飞不住的摇头道:“我说耗子啊,我这儿不是布善堂,你要要饭也不能在这儿要吧?”那语气嫌弃的如同瞧见一堆耗子屎一般。
 
    “大娘,您就可伶可怜小的,给小的一份差事儿可好。”孟小飞一吸鼻涕,伸手就朝着自己干涩的眼眶一抹,身上一色的褐布短衣打扮,如同街口随意可见的脚夫一般,再寻常不过的身形了。只是那死鱼眼一般的双眼让孟小飞的表情愣显得有些滑稽。
 
    “不是大娘不给你差事,而是你不适合这行啊。算是大娘求你了,别再来了。”那妇人便是这斜巷唯一私营黑事儿牙婆,那语气带着一丝的无奈和不耐道。
 
    孟小飞一听牙婆这语气,以及那转身就要走的身形当即二话不说,一跺脚脸色阴沉道:“大娘,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
 
    “你就如何?”牙婆鼻中轻轻一个冷哼很是不屑的问道。
 
    孟小飞一咬牙,指着牙婆脚下黑土就道:“我就躺在你家门前不走了!”
 
    “那你就躺着吧。”牙婆冷笑着,一挥自己的宽袖,眼中带着十分的不屑。直接转身打算进屋关门。
 
    就在牙婆转身的那一刹那,孟小飞已然迅速抓住了牙婆的手臂,单手微微用力道:“等一下。”
 
    “你还想干什么?”牙婆瞧着孟小飞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已然站到了自己的对面,挡住了自己进屋的路,并一手紧抠着的命脉。牙婆脸上的血色立马淡了下去,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的狠戾道。
 
    孟小飞见着牙婆的表情,立马放开了牙婆的手,气鼓鼓的说道:“你要是不给我差事儿,我就让你接不到一个客人,来一个我打一个!”
 
    牙婆双拳微微握紧,后劲有些发凉,但是却还是硬咬着牙道:“哼,我这手下好歹有十几个当红的挂名的刺客,你要是敢搅和我的生意,你不怕。”双目却在细细的打量着孟小飞的动作。
 
    “只要他们打的过我!”孟小飞一听,表情已然没有刚刚那种菜鸟般的急躁不安,反而是十足的把握道。
 
    牙婆瞧着孟小飞一脸认真的表情只得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引着孟小飞就朝着自己的屋门中走去:“好!好好!算我怕你了。”
 
    孟小飞一听立马又变得急躁不安起来,浑身带着一丝的痞气道:“给个差事儿呗,大娘。”
 
    那成想到,这牙婆一进屋竟直接抓起了门脚的铁扫把就朝着孟小飞挥去,一股子的怒火,丝毫没有刚刚门外的那点儿斯文模样了:“我可告诉你,我这活计不做了,我也不给你。让你出去干活还不如我直接上官府投案自首算了。”
 
    “为什么啊?”孟小飞只是一斜身便躲过了牙婆的攻击,满脸的不解道。
 
    “你说说上次的事儿。”牙婆又是挥舞起铁扫帚对着孟小飞的下盘攻去,手法利落且狠戾。
 
    “那人死了啊。”孟小飞见着牙婆是下了死心不是开玩笑的打法,急忙一跃而起躲过了铁扫把稳稳落在那扫把杆上。
 
    牙婆见着自己将那孟小飞没办法,干脆一扔扫把,脸色黝黑的问道:“怎么死的?”
 
    “病死的。”孟小飞故做脚滑的斜斜落在地上,用自己的手指挠了挠自己的乌发道。
 
    牙婆龇牙道:“你是干什么的,作为一个刺客让你去灭门,你倒好还当了一回孝子了!”
 
    “什么灭门啊,他们家总共就两只活命的,还有一只是狗。”孟小飞听了牙婆的话,有些心虚的低声嘀咕道。
 
    “多好多容易的差事儿啊,我当初可是为了提拔你这个新人,才让你去做的。”牙婆一脸的痛心疾首握拳道。
 
    “可是那个书生挺可怜的,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只有出的气了。那咳嗽的连肺都要出来了。”孟小飞别过了自己的头看着自己的脚背像是犯错的小孩儿般,低声狡辩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