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菊花刺客 作者:玉子蝴蝶(下)

字体:[ ]

 
 
 
    “他们是主持的客人。”化斋适时的打两人身后走了出來,瞧着里面武当少侠们道。
 
    “要是沒什么事儿,我们就回房去了。小和尚要帮忙呢就说一声。”白雁亭对着化斋便是友好的一笑拉着孟小飞转身就走。
 
    “谢谢两位,温泉就在桃树后面的小屋中。”化斋点了点头,低声提醒般说道。
 
    “谢谢啊。”白雁亭说完这话当即道谢。
 
    “这里有温泉?”那一旁站着的黄林峰听完这话当即起了玩心道。
 
    “主持不喜欢外人去哪里。”化斋对着这群人倒是冷着一副脸道。
 
    “可那个yín贼...”黄林峰觉着有些憋屈,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几位施主,他们两人是主持的客人不是yín贼。”化斋瘪了瘪自己的嘴接着说道。
 
    “小和尚,我看你长得白白嫩嫩的。我给你提个醒,这两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得注意一些。”黄林峰來來回回的打量了一下化斋的长相后。
 
    “多谢几位施主提醒。这是伤药。”化斋点了点头并沒有将黄林峰的话放在心中,而是将手中的药瓶放下转身就走。
 
    “小和尚,你这里可有水和吃食?”那一旁替受伤的兄弟上药的少侠瞧着伤口上的沙石问道。
 
    “这...”化斋显得有些为难。
 
    “这是些香油钱请您收下。”带头的青年急忙打自己怀中掏出了一些碎银子递给了小和尚收下。
 
    “水是有的,不过吃的要你们自己做,厨房在那边,我带你们去。”小和尚的脸色显得有些发青不好,指着外面的方向接着说道。
 
    “谢谢啊。”带头青年急忙点头道谢。
 
    “几位施主,小僧也有一话要说。”小和尚看了看屋中的几人突然开口说道。
 
    “小和尚你说。”带头青年很是谦虚的问道。
 
    “寺里本不该招待外人,几位用过午膳后还请自行离开。”化斋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小和尚,你就行行好让我们多待会儿。我这兄弟的伤势一时半会儿动不得。”带头青年听完这话,好看的眉眼立马为难了起來指着还斜躺在炕(响应国家号召所有的床都改名为炕,以防和谐)上的自家兄弟道。
 
    “还请几位施主好自为之,小僧告辞。”化斋只是瞧了眼那炕上的人便转身就走。
 
    “这和尚怎么奇奇怪怪的,给了他那么多钱还要赶人?莫不是嫌不够。”黄林峰气呼呼的走到了那带头青年身边握拳道。
 
    “师兄勿要这样说,那钱小和尚给我们留下了。”带头青年当即拉下了黄林峰的拳头安抚道。同时指了指那窗边化斋放下的自己给予的银两。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黄林峰只觉着这寺里的和尚有些无法理喻。
 
    “估摸着这真是不收外人的寺庙。”带头青年叹了口气,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细沙后道。
 
    “可是那yín贼都在这里住着。我们可是名门正派!”黄林峰一跺脚咬牙低声不甘道。
 
    “我们进來的时候瞧着的那些大汉身上有血臭味儿。”那一直照顾伤者的何冰站了起來,走到两人面前有些担忧道。
 
    “难道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遇到了天灾了?”黄林峰听完这话,总是觉着那些人必然比白雁亭要好的多。
 
    “估摸着不是,他们的衣服上沒有一点儿的沙尘吹过的痕迹。”何冰摇了摇头瞧着自己的师兄弟道。
 
    “看來这庙中很是古怪啊。”带头青年也是低头沉思了起來,嘴唇微微动了动。
 
    “那我们要不要留下來探查一番?”何冰见着带头青年的模样道。
 
    “我等名门正派本该惩恶扬善,自然要留下來查清楚才是。若是这庙里却是有什么见不得的事儿,我们也得履行名门正派的义务才是。”带头青年当即点了点头,一副正气盎然的模样道。
 
    “师弟你说不错,不愧是我师弟。”黄林峰听完这话立马就怂恿着夸赞了起來。倒是一旁沒出声的几个师兄弟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师兄,刚刚我瞧着有个石头砸中了你。要不要我替你瞧瞧。”带头青年微笑着对着黄林峰说道。
 
    “多谢师弟,沒什么大碍,只是那砸中的地方有些不好看。师兄我自己揉揉就可以了。”黄林峰脸色瞬间白了下來,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道。
 
    “砸中了哪儿?”这倒是让带头青年紧张了起來问道。
 
    “这个....”黄林峰显得有些慌张的向外退了几步。
 
    “师兄你别吓我啊。带头青年暗暗的咽了口口水后道。
 
    “是那个...股部...”黄林峰低着头眼神飘忽道。
 
    “这个...那个...师兄还是自己揉揉吧。”带头青年一听这话,便是红了一张脸别过头去一副尴尬的模样低声道。
 
    一个不大的池子上冒着细细的水雾,白雁亭瞧着孟小飞又是一副自顾自的在水中普通的模样,微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
 
    “两位在沐浴么?”那主持打一旁的入口走了进來瞧着两人道。
 
    “大和尚,你庙里來了批抢匪,估摸着要打算杀人灭口了。”孟小飞一见到主持当机转过身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一副认真的说道。
 
    “是么?”主持脸上沒有特殊的表情,平淡无比的问道。
 
    “大和尚你这儿有后门么?带着小和尚逃命去吧。”孟小飞瞧着一旁不予言语当时默默的用身体挡住了自己的白雁亭显得有些不耐烦道。
 
    “这是是贫僧的家,贫僧不会离开的。”主持微微摇了摇头一副淡然状。
 
    “就是暂时躲躲,你不走沒关系,至少让小和尚走吧,他还那么小。”,孟小飞急忙说道。
 
    在一旁听着的白雁亭却皱起了眉头,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和尚口中听说寺庙是他自己的家啦。这些得道高僧不都该是信奉云游四海四海为家么?
 
    “两位施主放心,贫僧自有办法保寺中完全。”主持对着孟小飞颔首点了点头似做感激状道。
 
    “主持您还是三思为好。”白雁亭瞧着那主持的模样沉声道。
 
    “多谢施主担心,一切都会在明日天黑之前解决。”主持瞧着那窗外的桃花微微挑起了自己的唇角道。
 
    “那....”白雁亭觉着主持的笑容來的有些奇怪,正想接着说些什么。
 
    “告辞。”主持却突然像是瞧见了什么般转身便走。
 
    “这大和尚有什么本事能打过那些亡命之徒啊?”孟小飞瞧着那主持的身形低声喃喃道。
 
    “这是人家的地方,命也是人家的命,我们管不着。”白雁亭深深的叹了口,心软如孟小飞这辈子恐怕都不可能是个刺客了。不过这样也正和自己的意。
 
    “那我们要不要逃?”孟小飞哗啦一声打水中站了起來。
 
    “既然大和尚都说了有办法解决,我们只要不让那些土匪发现我们的存在。为什么要跑?”白雁亭红着脸别开了自己的头偷偷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后道。
 
    “说的也是。”孟小飞听完这话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坐回了水中。
 
    日头刚斜,这边大屋中便传來了瘦高男人焦急的喊声:“大哥!大哥!”
 
    “怎么回事儿?”那原本在小憩的大哥急忙张开了眼睛,手也摸到了刀把之上。
 
    “二弟好像中毒了。”黄毛上前摸了摸那受伤的汉子,瞧着汉子口托白沫浑身抽搐的模样道。
 
    “啊....”那一边原本照顾那伤者的汉子猛地蹲下了自己的身子,捂了住肚子。
 
    “你怎么了,”大哥见着那汉子捂肚子的模样急忙上前。
 
    “大哥我肚子疼莫不是那小和尚下毒?”那汉子额头冷汗直冒,胃绞桶无比耳朵开始喔喔直叫,眼前也似乎见着一些奇怪的东西不断飘过的场景。
 
    “去把那小和尚给我抓过來。”大哥见着自己的两个兄弟都如此难受,当即一挥手拔出了刀吼道。
 
    “你们干什么?”化斋被那黄毛拉拉扯扯的揪进了大屋当中。一旁察觉的武当少侠们也跟了过來。
 
    “我问你是不是你下的毒”那大哥举着大刀直指化斋语气凶狠的问道:“解药交出來!”
 
    “什么毒?”化斋显然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那大哥的话,倒是瞧着躺在地上不断翻滚的两有些惊异。
 
    “你居然还给我装!在厨房里的饭菜难道不是你备下的么?”大哥用刀比上了化斋的脖子用力向下压倒。
 
    “小僧从未为几位施主备下过饭菜。”化斋额头冷汗直冒道。
 
    “那些饭菜是我们弄的,”倒是一旁站着的何冰站出了身來替那化斋解围道。
 
    “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害我兄弟!”大哥一听这话当即便是怒了,挥刀朝着何冰那边挥去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