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日日相思+番外 作者:栗竹幽

字体:[ ]

 
 
书名:日日相思
作者:栗竹幽
 
文案
十年前他看见那个比弟弟年纪稍长一点的小男孩便心生喜爱,谁知他一句话却将他永远留在宫中,十年了,他也有些舍不得舒弘了,但看着舒弘眼中强烈的欲望,他不得不离开,或许皇上只是一时兴起,他比他年长十岁,等他正值壮年时,他便已经年老色衰了,更何况皇宫美人无数,他有什么资格留在他身边。
“思晴留下,父皇为爹爹做的那一切我都可以为你做。”
“对不起皇上,草民不值得。”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思情陈舒弘 ┃ 配角:林烨陈静安陈曦许祁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第1章
  清晨的一缕阳光剥开了薄雾照向略有一丝寒意的大地,翠绿的枝叶上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缓缓滴落终而与泥土融为了一体。
  床帘紧闭,一个俊美的男子仅着衾衣躺在雕刻着龙纹的木床上,那张异常年轻的面容隐隐透露着一丝高贵威严之气。舒弘睁开双眼有些茫然的望着床帘,怀中紧紧拥着扭成了一团的被子。
  许久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舒弘眼中流露出欣喜的神情,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撩开床帘的一角,却发现是一个平日服侍他的宫女,他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闭上双眼继续等待着。
  “皇上。”宫女将盆中的热水打好站在一旁轻轻地唤了一句,她也知道皇上会偶尔赖床,但没想到是她当值的这一天,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你下去吧。”舒弘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他已经连续上了那么多天的早朝,难道就不可以为自己放一天假吗。至于那些依仗自己功德的老臣就让他们等着去吧。舒弘看见他们心中就很不爽,但他也是知道分寸的人并不会真的怎样。
  “是。”宫女听出舒弘话语中的威严,不敢有所抗拒,也只能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
  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身着蓝衣面容异常清秀的男子走到床前,他伸手撩开了床帘,看见缩在被子下的舒弘脸色有一丝不悦,“皇上,您睡醒了吗,满朝文武百官都在朝堂中等着您呢。”思晴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无奈,皇上都已经是一朝之君了,怎么还在耍小孩子的性子。
  “现在时辰又不是太晚,我早上醒来时有一些头痛,想在躺一会。”舒弘看见思晴焦急的神情脸上有一丝羞愧,他生怕思晴会再次搬出那套长篇大论连忙解释道。
  “皇上昨夜处理奏折睡得太晚了,早上醒来自然会有一些不适,您以后就挑一些要紧的看,不重要的就放在一边,总熬夜对身体也不好。”思晴伸手抚在舒弘的太阳穴上缓缓为他揉着。
  舒弘看着思晴眼中温柔的神情,嘴角勾起了一丝微微的弧度,或许思晴已经不生他的气了。昨日确实是他的不对,但他不知道该怎样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舒弘身为皇上高傲的性子不允许他对任何人低头,即使深爱之人也不可以,他也只能出此下策了,幸好思晴并没有和他斤斤计较。
  “皇上,现在好一些了吗?”思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倘若皇上的身体实在不舒服,他也不会勉强他去上早朝,不过让那些年迈的大臣空等着就有些不对了。
  舒弘微微闭上双眼,思晴的手指温温的,力道恰到好处很舒服,他真希望思晴能日日如此陪在他身边。
  “皇上。”思晴许久没有听见舒弘的回应,缓缓停下了手中的力道,或许皇上就是太累了,休息一天就好了。他看向舒弘有些苍白的面容不禁一阵心疼,不过是心性活泼的年纪却要承受这样的重任,实在是有些勉强。
  舒弘睁开了双眼,心中有一丝不舍,温暖不过就那么一瞬间,而他又要去面对那些老臣了,终日是无用的废话却没有一句真正事关民生百姓疾苦的话。
  “皇上,您今天还能坚持早朝吗?”思晴扶着舒弘坐在床边,皇上每日的事务枯燥无味又岂是一个少年人的心性受得住的,有一两天的怠慢也是情理之中的。皇上休息一天之后,精神或许会好一些。
  舒弘看着思晴眼中的期望点了点头,他又不是真的生病了,不过是想思晴亲自来看看他,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该例行每日的事务了。倘若他真的不去早朝,思晴也会对他很失望吧。
  “你们都下去吧。”舒弘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宫女都离开,他已经答应了去早朝,那么思晴也该奖赏他一下吧,他怕她们在这里思晴会不好意思。
  思晴看着宫女关上了房门,微微的叹了口气,原来皇上都已经算计好了。他无耐的俯下身为皇上穿上靴子,思晴虽不嫌弃服侍舒弘穿衣,但这毕竟是宫女的事务,他担心经常这样会有人说闲话。
  “皇上,那些宫女心灵手巧您还是唤她们服侍吧,我不过是一个曾经陪在您身边伴读的,经常在殿中服侍也不合规矩。”思晴低头为舒弘系好腰带,有了第一次就有以后,但他同样不忍心拒绝皇上,可皇上唤他服侍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真的担心皇上会离不开自己了。当年的太子已经继任为皇上,而思晴无意入朝为官也该离京回乡了,他的年纪已大实在不适合再继续留在皇上身边,可思晴每次刚想提及都被皇上尽力岔开,他也只能在等等了。
  “晴儿就这一次好吗。”舒弘哀求的看着思晴,他知道思晴不会拒绝自己的,规矩都是他定的,又如何有不合规矩之谈,就算他想让思晴和他住在一起也不会有人异议,但思晴恐怕不会愿意。他答应过父亲绝不逼迫思晴,他不会食言的。
  思晴的手停了下来,眼神略有一些冷,晴儿也只有在儿时爹爹唤过,他不想和皇上这样亲近,他终要离开皇宫的,他不希望自己留下太多的牵挂。
  “对不起。”舒弘看见思晴眼中的距离,心中有一丝悔意,他和思晴的关系刚刚缓和一些了,他明明知道思晴不喜欢这样,为什么还要触动他心中的最深处。可舒弘想和思晴的关系更进一步,他想像父皇和爹爹那样,可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道看不见的墙终无法越过。
  思晴装作没有在意一般,拧了拧水盆中的手帕为皇上试了试脸颊,他不愿和皇上走到那一步,他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但十年的感情又让他如何放得下,就算放不下他也必须要离开,他的年纪已近而立,皇上身边会有许多年轻有才华的人,而他执意留在皇上身边又算什么。或许皇上并不在意,但他还是在乎那两个刺耳的字眼。
  思晴握住手帕轻轻地擦过舒弘的手心,却被他抓住了。“思晴,我还是有一些头痛,你晚上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一会。”舒弘感觉他们不像儿时那般亲密无间,思晴离他越来越远了,他似乎都抓不住他了,但他真的不想失去他。他想尽量和思晴亲近一些日久生情,这样他就不舍得离开他了。
  “皇上,下了早朝后我派人去唤太医,或许喝几幅药会好得快一些。”思晴转身不去看舒弘眼中的神情,他看得出皇上对自己的感情,但皇上年纪尚轻心性不定,这样的感情又能持续多久,或许仅仅是太上皇离开的早将全部重担都压在皇上一人身上,而皇上不愿面对朝堂的那些事情,在他这里暂时求得的依靠吧。
  “就算看了太医也没有用,他们只会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思晴我的身体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有些累了,你晚上留下来陪我一会就好了。”舒弘看着思晴的侧脸,他知道他在回避自己,他想试图打破这份僵局,可无论如何也无法越过他们之间的沟壑,或许是因为身份的悬殊吧,而舒弘太过年轻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忽略了思晴的心意。
  “皇上,我身份低微留在御书房实在不合规矩。”思晴缓缓抽出了衣袖,舒弘已经当上了皇上,而他伴读的身份早就不应该存在了,他现在依旧留在皇宫中也实在勉强,他怕他陪在舒弘身边的时间更多会更难离开。
  “爹爹可以留下来一直陪伴在父皇身侧,难道你就不可以吗,”舒弘看着思晴眼中的冷漠略有一丝生气,倘若是思晴想做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在乎这些的,想当初思晴冒着被太傅惩罚的危险不也是为他写完了字帖吗。或许是思晴真的不愿意陪在他身边,舒弘的心中有一丝伤意。
  “还是说你害怕那些宫女会议论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嘴。”舒弘看着思晴有些动容的神情,或许是他想多了,思晴陪在他身边十年又怎可能没有一丝感情。爹爹陪在父皇身边受了很多委屈,他一定不会让思晴再忍受那些伤痛。
  “我不是郑公子,我也没有他那样的才华。”思晴的神情有些激动,他怎么可能和郑公子媲美呢,他在太上皇还是王爷的时候便陪着他共患难走到了一起打下了江山,当之无愧的站在他身边,可是自己那,思晴向后退了半步,他看着皇上年轻的面容,他没有过人的容貌也无任何才华,就连思晴这个名字也是冒名替代的,倘若没有爹亲或许他现在还是一个垂死挣扎的杀手了。等到皇上正值壮年时,他早已年老色衰了,他还凭什么留在皇上身边,或许皇上念及当年的情分不会赶他离开。但思晴做不到和那些容颜美貌的人一起服侍皇上,他宁愿现在离开。皇上可能会伤心一段时间,等他年长一些,看的多了也就会渐渐明白了。
  “思晴,我不是有意拿你和爹爹比较的,我只是希望我们。”舒弘看着思晴的脸色将话含在了口中,他刚才一时嘴快将父亲和父皇的事情说出了,或许思晴会更加厌恶了吧。
  “皇上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现在天已经大亮,早朝的时间将近过半,那些大臣恐怕早就在朝堂等候您了。”思晴转身去开门,他不想让皇上继续说下去了,就算他答应了舒弘永远相守在一起又能怎样,这样的相守在大臣的逼迫之下又能坚持多久,他不相信皇上会一直愿意面对这一张愈加苍老的面容,他不是郑公子,他也做不到一直留住皇上的心。
  舒弘走近思晴,他心知自己今天说的话有些多了,逼得太紧反而会让思晴离他愈来愈远。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他可以慢慢抓住思晴的心,“思晴,最近奏折有些多,你在我身边我看的还专心一些。”舒弘看着思晴,倘若他不答应自己,就让那些大臣继续等着吧,反正他们闲来无事也只会说有些废话罢了。
  “好。”思晴心中一软终而是答应了,让舒弘一个人熬到那么晚他也实在有些不放心。
  思晴看着舒弘缓缓离开的身影,转身走回了房间,他走到房间的镜子前缓缓停住了,镜中的面容甚为清秀,但眼角暗藏着一些细细的纹路,他已经不再年轻了,而皇上一天天的长大了,不知道他看到了那些年轻貌美的人,眼神可否还会在他身上停留一分。
  
 
  ☆、第 2 章
 
  第2章
  夜已经深了,远处微弱的烛火渐渐熄灭了,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格外凄厉。
  房间中的烛光异常明亮,似乎驱逐了一丝暗夜的寒冷。思晴坐在一边,他望了望天色,看着舒弘认真的注视手中的奏折秀眉微皱,含在嘴边的话缓缓咽了下去。
  一阵寒风吹过,思晴起身将窗户关小了一些,他看见桌上的奏折仍有不小的厚度微微摇了摇头,走到舒弘身边,“皇上夜深了,您早一点休息吧,剩下的明天再看也不迟。”
  “我在看一会,还有几本就看完了。”舒弘看着思晴担忧的眼神微微的笑了笑,但微皱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
  “皇上,您不要忘了您明天还有早朝了。”思晴将舒弘手中的奏折放到了一边,拂袖灭了几盏烛火房间顿时暗了下去。那一摞奏折可不是一会能看完的,倘若舒弘坚持下去,恐怕早朝又该迟了。
  舒弘略有一丝不甘的看着思晴,这些折子他今天必须要看完,倘若再拖下去,他明天就别想合眼了。舒弘不知道父皇是怎样处理这些事情的,而且还有空余时间去陪着父亲。
  “思晴我这就睡下,你先回去吧。”舒弘褪下了靴子装作准备上床睡觉的样子,思晴今天已经陪了他很久了,他也不想让思晴继续陪他熬夜。
  “皇上,您把外衣脱了再睡吧。”思晴见舒弘穿着龙袍就躺下了,走上前为他解开了衣带,似乎没有感觉任何不妥,思晴看着舒弘敞开的衣领下白皙的胸膛,连忙转过身去。皇上已经长大了,他似乎也并能在像儿时那般肆无忌惮了,尽管没有人去说但该守得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