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丞相总在御书房打地铺 作者:庄未晞

字体:[ ]

 
 
文案
 
当丞相强了皇帝之后……
 
扫雷区
①风流丞相受vs霸道皇帝攻 主受 1v1 HE 专宠 受的菊花很纯洁。【特别重点提示:有生子梗出没。】
②本文资料均出自各类搜索百科,《新华字典》和作者菌的瞎编,背景架空!内容纯属胡说八道,拒绝考据。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书铭,赵风凌 ┃ 配角: ┃ 其它:打地铺,皇帝,丞相
 
==================
 
  ☆、第1章 孽障
 
兰书铭是一个断袖。好男风?这事儿在大宋朝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前几朝可有不少的男妃男后,可像兰丞相断的这样风风雨雨的断袖实在是少之又少。
    只因这兰丞相是红遍京城第一人,年过十八却是彻彻底底的逛完了京城里所有的小倌窑子。又因为兰丞相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皇帝亲封本朝第一大才子。
    若有人论起兰书铭的长相,那更是了不得,这兰丞相生的更是俊美无比,五官似雕刻般,外人都道是天赐容颜。再加上他喜穿白衣,气度非凡,笑若春风,众臣齐封本朝第一美男子。光凭着这些足以惹得那些小倌是日思夜念,想的是肝肠寸断,每日都要往兰大人府门前走一遭才算是甘心。
    兰大人脸皮厚,为此宁可在御书房打地铺也不愿意回去。这也就作罢,那些对兰丞相有倾慕之意的人几日不见丞相回去还以为出事了,竟然跑去击鼓鸣冤说是要寻兰丞相,更甚的是在路上冒死拦其他大人大人轿子要问出个究竟来。
    众大人那个怒啊!天天给皇帝上折子,兰丞相皮厚,不放在心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完全不把自己当做当事人。
    皇帝每天给众臣都烦的是不得安宁,可是他一直都靠着兰丞相给他处理政要,拿捏主意,轻易不敢得罪。
    兰丞相还说了,要不是瞧着自己从小和他这个不受宠的皇帝一块长大,看他可怜,没准早就辞了官,自己一个人去云游四海了,皇帝那个憋屈啊!老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日,听说自家门前的人少了些,兰丞相一个激动又从宫里溜了出去,明目张胆的进了清风阁,请了新来的小倌。那小倌脸蛋粉的跟桃花似的,一身彩衣半挂在肩头,唇红齿白,媚态横生,娇嫩欲滴,实在是惹人心火直冒。
    丞相才刚刚将一壶小酒刚刚放到炉子里温着,外头就传来了一阵吵闹的锣鼓声,小倌年纪小,好奇心重,想要探头去瞧瞧,兰大人不为所动,那小倌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见门被重重踢开的声音,吓得生生后退了好些步!
    堂堂天子,就这么站在门口,一身紫袍系着金带,青丝高绾,面如冠玉,眉目疏朗,俊美绝伦,满身贵气升腾,只是那一脸的阴云着实有些煞了风景。踢门的侍卫老实的回到了他的身旁。
    “要我回去?要我老实?得看圣上的本事才行!”兰丞相指着门口的人就这么说了一句,倒头就睡,那温酒劲头真大!
    那日醉呼呼的丞相便跟着皇上回了皇宫,又是一夜训导,具体是个什么内容也没人知道,但是有些好奇心重的大臣打发了银子从公公嘴里探了口风,据说兰丞相昨日是睡在御书房的,还让公公们打了地铺!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还没到早朝的时间朝中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丞相昨日在御书房与皇上一块儿打了地铺。
    “启禀皇上,臣有事要奏!”翰林院的某位站了出来,对着龙椅上的人说道。
    “刘爱卿有何事?”
    “兰丞相行为不检点,整日出入花街柳巷,这等风流人物竟然为我朝丞相,实在是有失我朝颜面,臣等希望皇上切莫被人迷了眼啊!”那人是满腹慷慨,几乎都要落泪了!
    “刘大人,您前日去了牡丹阁吧,据说尊夫人可是亲自带着丫环去寻的。”兰书铭突然站出来笑着说了一句。
    刘大人一句话哽在喉头,愣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整个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兰书铭下了早朝,众臣都绕道而走,生怕是被这兰大人给盯上了。
    “嘁,就你们这些姿色,本相多看几眼还觉得晦气呢!”兰丞相冷哼了一声,打开折扇,大摇大摆的朝着自家的轿子走了去。
    刚刚推开家门,小黄热情的扑了上来,还没站稳脚跟,后头就是一把竹扫帚甩了过来,擦着肩头过去了,兰书铭转了个身。
    老丞相抄起簸箕又甩了过来,脸色铁青:“混账东西,你玩谁不好,你居然玩到天子头上去了,看老夫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兰书铭慌忙道:“爹,这话可就不对了,舍不得儿子套不着狼!儿子衣裳一脱,往那两腿一张,咱兰家可就是财源滚滚,富贵荣华!”
    老丞相气的是满脸发红,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回了神就抄起那装满马粪的簸箕朝着兰书铭掀了去。
    “寿客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您不懂这断袖之美,龙阳之……”来不及说完,就瞧见漫天的粪土飞奔而来,兰书铭赶紧抛下小黄,扯着领子夺门而出。
    哎,看来今日又得到御书房打地铺了!
    兰书铭提了袖子,又摇着自己的破扇子沿着皇道朝宫里走,没走几步就看见一玄黄色的小轿子侯在拐角处,身着深蓝色官服的公公小碎步迎了上来。
    “皇上知道兰大人肯定会被扫地出门,特命奴才来接大人!”
    得了,这皇帝知道的还真多!自家老头子就那德行,出了这么一个孽子哪里受得了!
    兰书铭呵笑一声,抬步准备上轿,刚刚掀开帘子又退出来,看着一旁抬轿子的侍卫咧开嘴道:“眼若星辰眉如黛,面像桃花色似春!横批,好被压!”
    公公只觉得小腿肚子抖的厉害,那小轿夫更是羞红了脸!兰大人心情甚好的上了轿子,哼着小曲儿,一路奔着自己的地铺而去!
    小轿子缓缓的走在皇道上,远远的就能看见高墙红瓦,朱漆的大门,金涂的柱子,入了这宫门,里头冷清的厉害,一直到进了御书房倒多了几分暖意,外头还没全黑,五角玲珑灯已经点上了,数不清的书册堆在里头。隐约从书堆的缝隙中看见一人。
    “你来了。”一人开口,声音低沉微哑,带着丝丝的困倦。
    兰丞相缓步绕过书桌,站在赵风凌身边,伸出手来,一指弹在对方脑门上,白皙的皮肤上顿时红了一大块。皇帝吃痛却也不怒斥,只是笑道:“丞相今日没有去清风阁?少见啊!”
    “断袖,定当断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压人不如被压,被小倌压倒不如……被皇上压,您说,臣这话可有错?”兰丞相用扇柄挑起皇上的下巴,眯着眼,双唇微张,继续道,“此等良辰美景宜谐琴瑟之合,圣上可与臣想的一样?”
    皇上将手中的朱笔搁下,抬起头来凝视对方。眼神带着狡黠,笑的一脸春风:“今日睡龙床不睡地铺。”
    兰书铭当即发愣,似遭雷劈,恍然记起那天在御书房熬夜处理了三百分加急奏折,实在是扛不住了,皇帝便命他去寝宫歇息,他也没打算睡龙床,打个地铺也能凑合,只是不曾想到刚刚进门便看见三名女子半卧在龙床之上,一个个是生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媚态横生,看见有人进来,只当是皇上来了,上来就撕了白玉金腰带,又要来撕外衫……
    从此兰丞相再也不敢踏进皇帝寝宫一步,每日只敢在御书房打地铺!
    丞相已经失去了反应,被皇上拉着还没来得及出御书房,小公公就已经撒着腿跑了过来,一脸惊恐道:“皇上,太后来了!”
    兰书铭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大抵是呛到了,一阵接着一阵咳。
    皇帝刚刚起身给兰书铭顺气就瞧着有人越过门槛走了进来,一身紫金色长袍,凤冠端正顶在头上,虽说是上了些年纪,但是也能看到当年的绝色,一身贵气凌然却也气势汹涌,这来者不善啊!
    兰书铭心知不妙,想要寻个法子溜出去,可是皇帝哪是那么容易放过他的人,一把揪住了兰丞相的领子小声道:“你若敢跑了,朕明日就毁了清风阁,丞相以为如何?”
    丞相呵呵赔笑,心底把皇帝的祖宗十八代王八羔子都骂了一个遍,不等太后走近就憋了气,涨的一脸通红,双眼中挤出两三点泪光来,瞅着太后的距离是近了,迎上前去,哭的一个梨花带雨,满腔悲愤道:“太后,皇上欺负臣!”
    太后身后的老公公的嘴角明显的抽了抽!也就只有兰丞相这么没脸面可讲!
    恶人先告了状,太后再怒,一句话憋在嘴里也吐不出来,兰家世代为相,已然是名门望族,兰家人皆是治国栋梁,为这江山也没少奉献,万万不可轻易得罪,太后又怎么不知道,瞅了一眼皇帝,结果皇帝看都不看太后一眼!
    “无事,兰大人若是有委屈就告诉哀家,哀家定会给你做主的。”太后憋着一副对着儿媳妇的口吻朝兰书铭说道,皇帝在一旁特老实的站着,一句都没有反驳。
    此后一个时辰,宫中的小太监和小宫女盛传:“太后在皇上行琴瑟之合时闯了进去,丞相当即就委屈哭了。”
    丞相闻言道:“皇上身下死,委屈又何妨!”
    皇上闻言道:“胡闹!”
    晚膳后,内务府密报,有娘娘今夜来袭皇帝寝宫,经过再三考虑,兰丞相还是决定在御书房里打地铺,御书房的地界不好,湿气重,老公公用粗布做了稻草垫,又铺上了棉絮,又铺上了一层狐狸毛毯,摸一摸,挺暖和的!
    “一股子腥臊味,皇上这爱好当真是让臣忏愧不已!”兰丞相调侃道。
    皇帝不解,丞相又道:“狐狸,骚中之极品,生的媚,床笫功夫媚,可攻可受可教养,皇上,臣没想到您好这口!今日可让微臣在上头?”
    “何尝不可!”皇帝笑答,眼底却是浓浓的算计!
 
  ☆、第2章 闹事
 
两人到底是没能打地铺,天色刚刚黑起来的时候,边关急报,皇帝连夜召集军机大臣商议,兰丞相本应该去的,只是下午困了些,趴在狐狸毛上打了一个盹就被落下了,睡醒爬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紧闭的大门,又看了看天色,皇帝一时半会估计是出不来了,兰丞相起了身,摇摇晃晃的走出了皇城东门。
    夜晚的皇城格外的热闹,灯火阑珊,甚是繁华,最受欢迎的却还是这清风阁,窑中之极品,人间之天堂。美若天仙的姑娘,这里有!清秀可人的小倌,这里有!京城里无人不知,谁人不晓,再加上这地儿以风雅著名,想入这门的人都要对上一副对子才行,更是引得不少客人!
    站在门口的妈妈瞅见兰书铭来了,摇着扇子笑的花枝招展。
    “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恋不休。妈妈,老规矩了,来个清倌!”兰丞相说完就朝着东边的厢房走了去。
    “哎,大人先歇着,妈妈我这就给你找人去。”摇着罗扇,妈妈柳腰款摆地离去。
    这东厢房建立至今,也只有兰丞相进来过。东边能看到皇道,只要从宫里出来的,这里可都是瞧的一清二楚。温了一壶小酒,兰丞相等着妈妈把人送来。
    人是老半天没有等来,倒是听见外头一阵喧哗声。
    “小桑今儿个怎么不在!”说完就是一阵掀翻桌椅的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