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许你此世逆宠 作者:凛空s

字体:[ ]

 
《许你此世逆宠》作者:凛空s
 
文案: 
    一世你我竹马依偎,相顾、相守、相惜却不能相恋
  二世你我相忘于江湖互为仇敌,忆归时你血染长襟我自刎随君而去
  今世你我为君为臣,但却可抛俗弃规唯我天下!
  尹澈:“你是朕的悠儿,我可为你负天下,只保你安。”
  尹悠:“你是悠儿的澈儿,今世寻你而来便不会再离去,无论你是君是民,我愿与你踏血而行。”
  尹澈:“悠儿!放下你手中的弓箭危险!”
  尹悠:“澈儿,可是怕我这箭再次刺入你的胸口?”
  尹澈:“悠儿这是说的什么话?为何朕听不懂?”
  尹悠:“没什么,我饿了……”
  注: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瞎掰,历史上无此年限,请勿对号入座。年下攻,攻:尹悠、受:尹澈不要站错队列哦。
  冷厉唯宠臣弟攻vs温柔宠溺帝王受
  攻是一只小坏攻,受是一只小笨受,但是发生在帝王之间,那他们究竟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标签: 温柔宠溺帝王受  腹黑邪佞逆宠攻  凛空s  
==================
 
  ☆、先帝驾崩诞子嗣
 
 
  
  旒统15年夏,万壑国皇煜城上空被一片黑色浓雾所笼罩,阴蒙蒙的天仿佛随时便会下一场大雨,举国哀鸣,鳞次栉比的殿阁楼宇,在这样的日子略显萧条。城内零星白凌吊挂,宫内弯幽曲折的游廊内随处可见宫人忙碌的身影,尹煜驾崩,享年33岁。
  尹煜驾崩之日为尹煜小儿为人之时,侧殿内一草一木尽显生机盎然,宫人虽都忙碌但却没有前殿那般肃穆,这里奔忙的宫人脸上都透着一种激动与喜气之色。与前殿的悲恸哀鸣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诞子者尹煜嫔妃菀贵人上官菀儿。
  一悲一喜,一白一红,两个极端,两种情域。
  黄道吉日,尹煜入殓。除去了历代帝王所用来彰显奢华富贵的金银细软还有极致铺张且繁琐的入殓仪式。虽有大臣反对如此简洁的入葬仪式,因这样行之实为不孝,但是此乃太子即将来君主之命最终不了了之。
  次日吉时太子尹澈继位登基,改年号为旒乾,大赦天下,先皇嫔妃无子嗣者入皇陵守皇陵,终不可见日,有子嗣者可自选入朝为官,或封地出城过平淡生活成为庶民,赠与别院.皇后慈凝出家为尼,有一女,尹瑶公主留在皇宫。
  尹煜在位15年,只有最初当政之时才仔细认真,但是行政7年之后不知尹煜被何物何人所惑,一夜之间召集了百余位样貌出众身材姣好的男侍女宠于后宫瑬霓殿内,荒yín无度,朝歌夜弦,终日不上早朝,极少处理政务,那一年正是玉藩进贡给了尹煜一位容貌出众身有异香的女子,名叫墨子熏。尹煜驾崩之日该女子消失不见。
  至此以后一切宫中事务皆是由年幼的太子尹澈附内务侍郎卫渊在处理,那一年尹澈6岁,小小年纪已经在处政之事的能力上初露头角,但是大事尹澈也无能为力,有奈太平时期,无战乱,但天高皇帝远,宫外百姓疾苦身在深宫中的尹澈是不会知道的,贪官污吏横行,克扣粮饷使得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无一不暗地职责皇帝,有大臣想将此事告知尹澈,却都被拦下。有要事想与皇帝探讨却终日见不到皇帝的面,有勇者到瑬霓殿外堵截圣上却落得满门抄斩的命运,再无他人敢上朝进谏,而今,尹煜驾崩,百姓实则哀悼,心中却是欢喜的,看到先皇入殡之时的仪仗,平华简朴,百姓无不臆测新任君主会是一位好皇帝。
  尹煜生八子,五儿三女。归天之时,太子尹澈14岁,其母华仪妃诞下尹澈之时大出血而亡,自幼由珍嬷嬷陪伴,后常与菀贵妃相伴。二皇子尹睿12岁,其母锦荣妃因心生嫉妒试图毒害墨子熏,被尹煜赐了白绫,尹睿被其母波及被关到了冷宁宫,配有一嬷嬷两侍女相伴,终日不可出冷宁宫。三皇子尹昇11岁,其母敏贵人先前被打入冷宫,尹澈登基之时,搬出冷宫回到尹昇身边。四公主尹瑶8岁,其母即为慈凝皇后。五皇子尹商7岁,选择与母亲出城。六公主尹莟,7岁,母亲早年被尹煜折磨致死。七皇子尹博4岁与母亲呆在宫中,尚未封王。八皇子即为菀贵人之子尹悠,名为太子所取。尹澈上位后赐菀贵人桦宫殿。
  尹澈向来与菀贵人玩的好,两人年龄相差不大,在无人之时,两人可完全没有礼数之言的戏耍嬉闹,菀贵人给了尹澈他所缺少的亲情。她天生落得娇艳如花,丰姿妍丽,细肌嫩肤,举止温文尔雅,不争不抢,温柔可人,性格柔弱怜人,实为宫中少有的女子。因不懂得取悦尹煜而被冷对,一番折磨后直接扔到了侧殿之内,没有其他贵人所住的华贵之所。
  先帝驾崩之时菀贵人正临生产之时,尹澈立于菀贵人的门外,本来先帝驾崩应全部臣子皆到先帝面前送终,但是尹澈一声令下,愣是移了大部分的人来了菀贵人的侧殿。权衡利弊,尹澈可是未来君主,孰轻孰重一想便知。
  那边宫人忙着为尹煜出殡,这边的侧房内一声孩童的啼鸣声响破天空,驱散了空中的阴霾,露出了久日不见的太阳。14岁尹澈的脸上露出了与其年龄不符的笑容,抬头眯起眼看向了天空。
  珍嬷嬷抱着满身是血的孩童兴奋地跑了出来,丹色的木门被拉开,露出了珍嬷嬷眉开眼笑却满是皱纹的脸,浑浊的瞳孔此刻却闪着光“太子殿下,是位小皇子啊”被珍嬷嬷的情绪所感染,尹澈也雀跃了起来,伸出双手接过孩子,眼睛弯成了新月,嘴角温柔的向上翘起,高高束起的长发被微风轻柔的吹动。额前的几缕青丝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欣喜而轻快的飘动,此刻的尹澈是温柔的,不像对他人那般疏离冷淡。
  新生的婴儿小脸皱巴巴的,粉雕玉琢的脸蛋,眼睛还未睁开,嘴巴在不停的砸吧,头顶还没合起颅骨处的皮肤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尹澈看得这般真是喜欢的紧啊。
  尹澈摸着那湿嫩的小脸蛋思了片刻,踮脚朝门内喊去,“菀儿,叫他尹悠可好?”,毫无一个太子该有的样子,侧殿的侍从像是都已经习惯了这般的太子,没有感觉到不妥。
  留下的人都为自己的人,也就无所顾忌,本就以朋友相称,那些个规矩劳什子的都去了吧。
  菀贵人已经累得脱了水,听的尹澈的声音虚弱的点了点摇头。门内的丫鬟含清小步跑到门口,做了个揖“太子殿下,菀贵人说可以。”
  名字定下了,珍嬷嬷就势想要接过尹悠,却被尹澈一个转身躲开了,侧头疑惑的看着想要抢走尹悠的珍嬷嬷。“珍嬷嬷这是要做什么?”
  “回太子,我要带八皇子去洗漱啊。”珍嬷嬷微微弯腰含笑解释。
  尹澈撤步站定,挥手,表情无比坚定。严肃的开口,“不用,去哪里洗漱?这个我来。”
  珍嬷嬷睁大了双眸立叫不可“嬷嬷惶恐,太子殿下,这不成体统啊,哪有太子为皇子洗漱之理。”
  尹澈眯起眼睨着眼看向珍嬷嬷,珍嬷嬷感觉到周身的空气瞬间变冷,一直陪伴尹澈,他知道太子殿下这是不高兴了。伴随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话语从尹澈的方向传来“珍嬷嬷,在这里本宫就是体统,何为不成之理?”转头命令身后的小紫“小紫引本宫去洗漱之地”
  嬷嬷看着远去的尹澈,一个14岁的少年俨然已有帝王之气,这种凛然的气质难道是与生俱来?旦想来三皇子尹昇的样子,唯唯诺诺不成大器,嬷嬷摇了摇头。
  在尹澈看不到听不到的时间,珍嬷嬷做了个揖“喏。”满脸带笑的回头去照顾菀贵人了。尹澈为她从小带大,脾气秉性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即使刚才那般气势对待她,她也不会真的以为太子殿下会如何对她,太子殿下对自己人向来都是宽宏仁厚的。
  尹澈抱着尹悠婉过了几条游廊,穿过了几个门庭,终于到达了泫哗殿,小紫推开了门,俨然那里已经备好了木桶,温水。小紫想要上前帮忙,但是都被尹澈阻止了。
  小紫只得眼神温柔在旁边看着尹澈如何温柔细致的对待这刚出生的小皇子。
  尹澈小心翼翼的剥开锦被,仿佛在扒开什么珍宝一样,拖着尹悠的小屁股轻轻地把他放在了木桶里,一点一点的,温柔地轻轻地擦洗着尹悠身上的污垢,对着尚不能听的懂人话的尹悠喃喃道“尹悠啊,我是你的大皇兄,但是明天从开始,我就是皇上了,虽然这样,我还是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你知道么?……小东西。”尹澈脸上透着与平常不一样温柔的笑,那笑容很迷人,摄人心魄,但是被给予之人此刻还不能欣赏眼前人的样子。
  尹澈轻柔的洗净了他,他竟也乖巧的不哭不闹,除了出生时的啼鸣,仿佛宣告于天下他的到来一般,在后便无一声哭啼。
  换了一盆水,水里被尹澈撒了桂花花瓣,一阵桂花香弥漫了整个泫哗殿。尹澈把玩着尹悠的小蝉蛹,小紫在旁边看着偷笑。“小紫,你说他的这个小东西怎么这么小啊。”到底是个孩子,即使再有帝王之气他到底也是孩子。
  小紫红了脸憋住笑“太子殿下,八皇子才多小啊,你看他的小手还没有你的小手指长呢。”
  尹澈抬起头看到小紫快要憋成内伤的脸,祥怒道“大胆小紫居然敢偷窥八皇子的贵体,你可知罪?”
  小紫赶紧跪了下来,“太子殿下赎罪,小紫知错了。”虽是跪下了,可是肩膀却在一抖一抖的抽动着。
  尹澈收回了目光,继续给尹悠擦着身子,全然没有方才的温怒之色,淡淡的开了口“你就装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那跪着偷笑。赶紧起来拿来锦被,小皇子要就寝了。”
  小紫赶紧起身,一边小跑过去拿锦被一边说“小紫就知道太子殿下才不会生小紫的气。”
  轻柔的将小尹悠放到锦被上的时候,尹澈突然发现尹悠的菊花上方一点有一个半心形的红色胎记。隐藏的很深,要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包被的手停了下来,尹澈突然想到自己的下体上好像也有一个类似的心形形状的红色胎记,隐约记得小的时候珍嬷嬷帮他洗漱的时候还逗乐的说道:若是寻得另一半就好了。当时他还小并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想来依然想不通。如此相同的印记,可尹悠并非父皇之子,如何会有如此相似的印记……想来无果,便罢了。
  怀着包好了的小尹悠,尹澈晃悠着他,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小紫看着尹澈这般疼爱八皇子很是欣慰,敢问哪一代帝王之子之间可以有如此亲密的关系。
  “太子殿下,把八皇子交给小紫吧,小皇子该喂奶了。”
  尹澈不满的抬头“谁喂?哪个奶妈?可靠么?奶水好么?奶水足么?”
  小紫无语“太子殿下,你不会就这样一直抱着八皇子吧。”
  尹澈无声的看了一眼小紫,低头看了眼在咂着自己小手尹悠,因为眼睛还不能完全睁开,尹悠在那里不停地睁眼闭眼睁眼闭眼,试图看清眼前的事物,可是对于新生儿来说只能是徒劳。
  “我确实想一直抱着他……宠着他”无奈的把小尹悠交给了小紫,“你要好好照顾他,找个可靠的奶妈知道么?”
  小紫离开前看着尹澈心疼的说道“太子殿下,您也是个孩子啊。”
  菀贵人榻前,床上那美如玉琢的人,此时脸色有些薄白,因为过度疲惫还在熟睡,含清不停地拿着帛帕给床上的人擦着汗。
  尹澈推门进入,含清想要叫醒菀贵人,尹澈摆了摆手,含清颔首做了个揖退了出去,尹澈走了进去坐在榻上,手轻轻的抚摸着菀贵人的秀发“菀儿,父皇对你犯下的过错,我一定会在悠儿身上补回来,现在我有能力保护你们了,菀儿放心就好,我会一生都宠着悠儿的。”
  菀贵人虚弱的睁开双眼“澈儿,谢谢你。”
  不惊讶菀贵人醒来,尹澈如沐春风的笑了“谢什么,我就是来看你好不好,你好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先走了,你好生休息吧。”
  关上侧房的门,尹澈漫步走在去往太子殿的路上,今晚月亮格外的圆照的原本漆黑的游廊清楚的很,忽然一个黑影落到了尹澈的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